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七十七章占谁便宜

酒鬼花生2017-6-3 23:45:11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一百七十七章占谁便宜

    等着商洛染刚走到家门,一进门就见着温翠翘站在门口。她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却是一脸的冰霜,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丫鬟婆子们都不敢靠近。

    虽然本来就想着要来找温翠翘的,但是一进门就见到她,商洛染的心情立刻就沉了下去。

    但是温翠翘一见到商洛染,脸上的冰霜却像是一下子融化了一般,变成了一池春水。她脸上漾起了一抹微笑,其实她也算是一个绝色的佳人了,配上这抹微笑更是显得明**人。

    可惜商洛染却是看也不看,冷冷的对她说,“我要和你好生的谈谈。”

    温翠翘心中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了,不过随即又是扬起一丝的笑容,头抬得高高的,“正好,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待到两人走到了屋子里面,商洛染示意立春出去把门带上,正要开口的时候,却是给温翠翘抢了话头。

    “洛染,我们什么时候成亲。”温翠翘开门见山的就问了出来。

    商洛染只觉得深深的无奈,这么些天了,她怎么还这么固执,任凭自己怎么说,她都是这么一句话。但是已经拖了这么久了,商洛染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今日一定要和她说个明白。

    “温姑娘……”商洛染才一开口,就给温翠翘打住。

    “翠翘。”温翠翘一脸的坚持,一副你若是不答应,我们就没有办法谈下去的样子。

    商洛染只能叹了口气,好吧,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翠翘,我想这几天我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是不可能和你成亲的。”

    “我也和你说过,这辈子我是非你不嫁的。”温翠翘虽然语气轻柔,但是话却是掷地有声。

    “我是不会娶你的,翠翘,你一个姑娘家,这样住在别人家里终归是不好,不若我在镇里找个地方,叫你住下。”商洛染只能这么说着,想把她劝走再说。

    温翠翘却是“腾”的站了起来,冷冷一笑,“莫非,你以为我真是穷的住不起旅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你不想负责?”温翠翘本就不是什么温顺的性子,这几天在商府里面,为了亲事,已经算是委曲求全,但是却是总给他这么不假辞色拒绝,早已经窝了一肚子火气了,这下声调也是高了几分。

    商洛染却是还是一脸的淡定,说话声音依旧还是那般的淡淡的。“负责,我是自然要负责的,但是这种方式,我却承受不了。”

    “你毁了我的清白,难道就想这么算了吗?”温翠翘语气也尖了起来。

    “我已经说了,你想要多少钱,或者别的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补偿你。”商洛染话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

    “钱,现在我会稀罕这个吗?我只要和你成亲。”温翠翘却还是一脸的执拗。

    “那么我只能说,我做不到,就算是你认为我是一个不负责的人也罢,我也不能这样负责。”商洛染虽然也算个读书人,甚至礼义廉耻,但是却是不迂腐,这种事情,本就不是他情愿的,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就赔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呢?

    温翠翘冷冷的笑了几声,“那好,你就不怕我到官府那里告你始乱终弃?”

    商洛染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威胁一般,“你随意。”

    温翠翘的气势忽然一下子消了下去,眼泪却是“刷”的一下掉了下来。语气也再也不复刚才的强硬了,“洛染,我什么都不求,只求和你在一起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商洛染看着她的眼泪,心也是软了半分,但是还是没有走过去,只是口气轻柔了些,“温姑娘,你这样又何必呢,凭着你的样貌,何必在这里委屈自己呢。”

    温翠翘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孔,任是谁看了,都会有些心疼,“委屈?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我从来不觉得委屈。”

    商洛染正色道,“你虽觉得不委屈,但是我已经有了心爱的女子,我容得不她委屈。”

    温翠翘脸上的泪水又是“哗”的一下收住了,“就是上次在明月湖的那个女子吧。”绝美的脸上,说起这个来,却是有些狰狞。

    商洛染刚刚软化的脸色,也一下子冷凝了,“你要做什么?”

    温翠翘冷冷的哼了一声,“我要做什么?”

    商洛染心里一惊,这几日,虽然温翠翘在家和众人起了不少的冲突,但是却是没有伤人,不过商洛染却没有忘记,她是个山贼。“温姑娘,不管你要找什么,请不要打扰到她,若是你敢打扰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商洛染性子本就是温和,对待女子也是一贯的温文有礼,虽然一直以来温翠翘就是这般的步步紧逼,但是商洛染却是一直还是那般的彬彬有礼。这次竟然为了那个女子,说出了这样的话。温翠翘更是怒火中烧。

    温翠翘银牙紧咬,眼中闪过一丝不着痕迹的杀气,“我又不认识她,又怎么会对她怎么样呢?”

    商洛染却是还不相信她,冷冷的警告道,“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洛染,我们真的不可能吗?我只求和你在一起。”温翠翘转瞬又是求了起来。

    “那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但是若是因为这样,就勉强我们在一起,我觉得那是对你的不尊重,也是对我的不尊重。”商洛染心意已定。

    “那你想占了便宜就算了?”温翠翘又是拿著这个事情来说。

    “温姑娘,坦白来说,这件事上本来就算是你们是山贼,公然掠我上山,我没有告发官府,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商洛染能执掌商家这么多年,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

    “但是我也没有伤害你啊”温翠翘分辨道。她本来就没有存着伤害他的意思。

    “伤害不伤害,也不是由你说了算,这个要由官府来算。你以后再莫提什么占了便宜,我一直当你是个女子,说话也留了几分的情面,今天既然打算话摊开来说,我就不客气了。其实被占了便宜的是我吧。”商洛染若说话毒起来也是丝毫不输于温翠翘的。

    “你……”温翠翘气的脸色通红,他这么一说就像是明明白白的扇了她一个耳光一般。叫她觉得自己是那般yin/邪/放/荡,不知羞耻的女子。“但是我一个女子的清白却是毁在了你手里。”语气中间已经有了几分的咬牙切齿。

    “姑娘说反了,是我的清白毁在了你的手里。”商洛染冷冷的说道,心里却是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厌恶,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这样逼迫了自己。

    “你……”温翠翘气的已经话都说不出来了,转身就跑。

    只听到商洛染又道,“温姑娘,你的东西我已经叫丫鬟收拾好了,放在门卫那里。”

    温翠翘脚下一顿,忍不住回头,“你真的那么讨厌我?”

    商洛染却是什么话都不说,“温姑娘,你一路小心。”

    温翠翘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商府,却是心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山寨。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想了许久,这才狠狠的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面。

    她万万没有想到商洛染竟然会这样对她。按照她对商洛染的了解,他是一个正人君子,若是和自己有了夫妻之实,不管怎么样也会和自己成亲的吧。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般的固执,竟然不肯。

    但是自己就这么算了的吗?温翠翘自然是不会的。

    商洛染见着温翠翘离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把门口的小哥叫了过来,叮嘱他,若是温翠翘再来的话,就不要在开门了。

    可是那小哥一脸为难,那姑娘这般的厉害,她若是想进门,谁拦得住啊。商洛染见着他这样,也是明白了,只能交代,马上来叫自己,这样就作罢。

    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难题,商洛染只觉得脑子里面也利落了好多,所以就想着去和奶奶回报一声。

    心情舒畅,连带着脚下也是轻快的,等着走到了商老夫人的门口,却是给她的怒吼声震住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上次温翠翘来也没有见奶奶这般的生气啊,商洛染不禁有些惊诧了,放慢了脚步,只听到里面又传来。

    “不行,这次我是不会答应的。”商老夫人斩钉截铁的说着。

    接着就听到商略行的声音,“奶奶,我真的很喜欢她,你就听我这次吧。”

    听到商略行这话,商洛染却是停下了脚步,商略行说喜欢她,据自己所知,他喜欢的应该是周晓白。那现在?

    商洛染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了下来,站在门口却是听了起来。

    “略行,你平日里面喜欢瞎胡闹也就算了,怎么这次婚姻大事还要这么胡闹呢?”商老夫人见着孙子跪在面前,这么苦苦的求着,心里也是软了几分,语气和和缓了下来。

    商略行急着分辨,“奶奶,我这次真的不是在胡闹,我真的喜欢她。”

    怎么才是周四啊,深深的希望今天就周五了,求放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