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章 姐穿越了

酒鬼花生2017-6-3 23:53:3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姐穿越了

    第一个清晰的思绪传到周晓白的脑子里来的时候,周晓白这才明白自己是在昏睡中,身子是平躺着的,不过很不舒服,x下面有什么硌的慌,全没有了水床的那种顺应人体自然曲线的包容感,自己这是在哪里的呢?

    “嗯……”先出来一声不舒服感觉的周晓白,随即就听到耳边有惊喜的声音,“晨墨,你姐姐醒了。”

    晨墨?周晓白觉得眼皮有千钧重,今天这个梦做得长久,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她没有睁眼以前,先用力摇摇头,感到额头上一片冰凉,然后是“嘣”地一声轻响,后脑勺碰到了一个东西。刚才那个苍老的声音变得着急起来:“白丫头,你醒醒,又做恶梦了不是?”

    “爷爷,水来了。”再是一个脆生生的小孩子声音,然后小脚步声越离越近。不管这是一个什么梦,都让我快快醒来吧。平时最爱做怪梦的周晓白猛然一睁眼:“啊!……”发出这声音的同时她张大了嘴,眼睛瞪圆了,乌溜溜看着面前出现地两个人。

    两个古人出现在面前,一个人破衣烂衫,胡子花白,头发花白;胡子乱糟糟,头发糟糟乱;这乱蓬蓬的头发上有一个小包!一个用一块布包扎起来的突起在头发上,象是古人发髻的东西。此时对着周晓白的惊奇,老人颇不耐烦的,脸上也瞪得多大的眼睛,对着周晓白的乌溜溜圆睁的眼睛对视着:“白丫头,又要同爷爷比眼睛大吗?”

    这是第一个惊奇,第二个惊奇就是另一个古人,那个小孩子,一样也是烂衫破衣,小脸儿上几块灰扑扑的,不脏的地方看着倒是粉嫩一块,脏兮兮的几块再和粉嫩的几块一起出现在这小脸儿上,虽然他眼睛乌黑也是圆溜溜,不过还是会影响到视觉的美观。

    “你应该去洗洗脸才是?”周晓白伸手往他那小脸蛋上一擦,不由自主地就出来这么一句,然后再被自己吓上一跳,这话?是我说的吗?后面两个字“才是”,这两个字是古人经常会出现的口吻。

    那个小孩子,小嘴一撇,“姐姐,真是的,俺还不是忙着招呼你,结果你一醒来就埋汰俺。”

    这是说我的吗?周晓白有点迷惑了,不过这屋里也就只有自己一个女滴,难不成还真是和自己说的?

    周晓白用力摇摇头,抬眼望望四周,这是一间破草屋,自己睡在一张硬木板床上,不是自己房里的水床,所以觉得硌得慌,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拍戏?不可能这么假吧,难道姐穿越了?还是我还在做梦?周晓白不确定了。

    一间破旧的草屋,房里一角摆着一张旧桌子,从桌面上可疑的痕迹来看,这桌子没有擦干净,而且破了两只角,露出来木头茬子,随时有刮伤人的危险。

    这桌子上不放盘子碗,也不放摆设座屏,空空的放的是一把草,周晓白用狐疑地眼光看着那桌子上的一把草,呈不规则状摆在桌子上,这是杂草,还是菜?难道我梦见别人在择菜?

    “姐,你坐起来喝点儿水吧。”烂衫破衣的小孩子把手里端着的一碗水递给周晓白,这碗让周晓白一下子就如弹簧在身子下面一样坐了起来,这碗太……脏了,而且还缺一个口,碗圈黑了一块,一看就是陈年的污垢。

    重新闭上眼的周晓白用力再摇摇头,嘴里念念有词:“让我醒来,让我醒来。”这样一摇,额头上又痛起来,刚才是碰到了哪里了。再次睁开眼的周晓白看一看这硬木床上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不得不手抚着额头叹一口气,貌似,姐穿越了!

    看来像是真的,x下坐的硬木床,刚才碰到头的是石枕,眼前古人装束的一老一小两个人,一个自称是“爷爷”,一个看来是“弟弟”。

    晨墨把手里的水送到晓白面前去,眼睛里是黑盈盈的关切:“姐,俺出去打点儿柴火,你要累了就睡觉,不然你又做怪梦了。”

    自称“爷爷”地破衣烂衫人看到晓白醒了,还是发迷怔的样子,转身走到破了两个角的桌子旁,用手拿起来那一堆像是“菜”地东西,先是两手一分为二的握着分成两把的草,然后开始数来数去的,再抽出来摆弄,在周晓白看得迷迷乎乎的时候,这位“爷爷”回过身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对周晓白喜悦地道:“白丫头,你命里的灾星总算是去了。”

    不等周晓白回答,再转过身去嘴里念叨着:“天玄地黄……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很是不幸看过几天易经的周晓白一听就听出来他念的是易经,那么,这草,应该就是算命用的蓍草!

    晨墨再提醒一句:“姐,喝点儿水你就会好些的。”眼睛里关切不减,反而更多了,对着周晓白的脸上只是看:“早知道俺上午不说让你去打柴禾就好了,一定是你听到这话累得不行。”

    我听到去打柴就会累得不行?周晓白觉得这真是侮辱了,侮辱我这个劳动人民家的孩子,不!是“俺”这个劳动人民家的孩子。

    虽然这穿越让人相当的不舒服,这家也太穷了,可渐渐明白过来的周晓白对着小不点儿晨墨眼里的十分关切与关怀,还是小小的温暖一下。

    再觉得温暖的就是那位胡子乱蓬蓬,头发也乱蓬蓬的爷爷正在对着貌似做祈祷:“祖师爷保佑,俺们家晓白得脱大难了,祖师爷显灵,东边有紫气,西边是祥云,晓白总算是回来了……”听起来像是在关心自己。

    周晓白不能不问一句:“那个呃,爷爷,俺回来是什么意思?”周晓白也不自觉的说话就变成俺了。爷爷还是祈祷完,这才对着晓白也是一脸的慈祥和蔼:“你命中今年会有大难,俺刚才帮你算一下,灾星已去,已经就是一路好命到底了。

    对着这间破草屋,x下硌人的硬木床,一块硬邦邦又凉冰冰的石头当枕头,还有眼前两个破衣烂衫,眼睛里有无限关切地古人,周晓白****一声,这是什么算命吧,这就是我的一路好命还到底,天呐,让我回去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