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章 接受现实

酒鬼花生2017-6-3 23:53:30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章接受现实

    过了一会儿,周晓白算是不迷怔了,心里也有打算接受现实的心思。不接受又能怎么样?想到这里,周晓白跳下床来,早就硌得难受了。

    这一下床来,刚才还觉得老爹和晨墨是破衣烂衫地周晓白不能不看看自己,主要是一块不知名的东西在自己站直了的时候拂在自己的腿上。

    上身是一件蓝色的褂子,只有袖子上有补丁,别的地方是没有补丁,可是这衣服实在是太脏了,说它是蓝色的是因为衣边还有一道旧蓝色。别的地方要么是洗得发白,而大部分则莫名的污渍一样的颜色。

    下身是一条旧裙子,却不象古人是盖过脚面的,只到小腿上,裙子下面露出来白生生的小腿,还好不是太脏,至少不象晨墨的小脸儿一块脏一块白,那莫名的拂在自己腿上的东西是裙边儿上的一块破下来的布片。

    我真是好命到底了,周晓白嘟囔了一句,脏罗衫,短小的裙子,我先要去找个镜子来照一照,我不幸与这具身体的主人一个名字,难道长的也一样?如果真的是长的也一样,周晓白决定,彻底认命吧,心死死地留在这梦境中。

    没有肯德基,没有麦当劳,没有巧克力,没有大钻石,只能当它是个梦。可惜是个再真实不过的梦了。在屋子里看过一遍来,周晓白居然没有找到镜子。

    晨墨问了出来:“姐,你在找啥?”看着周晓白的眼睛只是在屋里看来看去,屋角都要瞅两眼,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在找东西。

    眼睛还在四处瞅着的周晓白随口应了一句,“俺家有镜子不?”

    晨墨轻笑了一声,“姐,俺看你是还没有清白(清醒的口语),咱家怎么会有镜子,你要想照镜子,到院子里面水缸瞅着去吧。”

    听到这个答案,已经有点心理准备的周晓白,只是“哦”了一声,就到院里看去了。看到水面上熟悉的面容,周晓白彻底的死心了。这张自己看了二十几年的脸,虽然年轻了点,面黄肌瘦了点,但是好歹确确实实是自己。

    既然还是自己,甚至还年轻了几岁,虽然这个家里穷了点,也算是自己挣到了吧,周晓白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屋里嘴里念念不停“天玄地黄”地老爹周根生用手捋一下自己的胡子,象是明白了,对晨墨道:“你姐得脱灾星,咱们今儿庆祝庆祝,去你二叔家里借点儿米粮来,俺们吃一顿饱饭。”

    晨墨答应一声跑出去了,周晓白在心里告诉自己,饱饭,饱饭,有饱饭吃你还要怎样呢,前面的意思:“咱们今儿为庆贺吃一顿饱饭,”周晓白决定先忽略掉,管他们以前吃不吃饱去。

    周晓白决定继续找镜子,如果没有镜子,至少应该有水缸,有一盆水光线合适的情况下,也可以照一照吧。

    爷爷继续对着桌上的蓍草开始念叨,走出屋门来的周晓白,这才觉得精神一爽,这屋子是独居在一片树林外面,看一看远处也有村庄,大大小小的屋子,以茅草屋居多。

    看日头稍偏离正中,应该是午后的光景了,家家户户屋顶上都有一个直直的东西露出来,里面冒着烟。看得周晓白欢快无比,这是烟囱。

    屋上有炊烟,田里还可以看到有弯腰种田的人,空气当然是新鲜的,站在这里的周晓白才算是心情舒畅一些,至少这环境,田园树林风光还算是不错的。再看不远处田地的那一头似有青山影蒙蒙,哈,进山旅游当天去当天就可以回来了。

    回身再看自己这屋子,一间草屋是刚才走出来的,还有一间草屋小一些,却更象是一个牛栏,只有三面有泥墙壁,里面堆着一些稻草,一面有一个火灶,却是没有牛也没有猪,原来竟然是厨房

    这穷家,周晓白又开始难过了。这个时候听到一阵小脚步声回来,还有轻轻的啜泣声。

    往厨房里避一避的周晓白看到晨墨用袖子擦着眼泪过来了,因为在擦眼泪所以没有看到周晓白躲在厨房里,胳臂挡住了一部分视线。

    站在屋后的晨墨把眼泪全擦干了,声音也重新欢快起来,这才走进屋里去:“俺回来了。”周晓白听到屋里晨墨的声音传过来:“俺姐呢?”然后更是故作欢快地声音:“爷爷,二叔今天家里不方便,家里不是还有三个地瓜,正好一人一个吃着也行。”

    屋里传出来周根生的苍老声音,是有几分颤巍巍了:“晨墨,你又扯谎了,扯谎不好。”本来是想粉饰太平的晨墨一下子没有忍住,眼泪又掉了下来,听到身后脚步声,周晓白也进来了。

    看到小小的晨墨忍泪的样子,周晓白心中无端一阵心疼,走过去把晨墨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安慰道:“别哭,晨墨是个好孩子。”

    看到这样的场景,周根生是更明白了,听着晨墨在晓白的怀里哽咽:“姐,俺没事。”胡子颤抖几分的周根生站起来往外走:“俺去看看去,这个不孝子去。”这样骂着往外走了。

    晨墨拉拉周晓白,脸上还有泪水地道:“姐,俺也去看看吧,二叔说话可难听了,别再把爷爷气到了。”

    小小的孩子尚且这么有孝心,周晓白也拉着晨墨往外走,跟在爷爷身后几步,再问晨墨:“二叔说什么?”

    “就是不借,还说他也快要饿死了。”晨墨委屈地不行,快要饿死的是自己一家人才是,这不是刻薄人吗?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遇到二叔,今天为了庆贺姐得脱大难,晨墨不得已才去的。

    爷爷算命从来是不准,村里人就没有信的,可是晨墨信,爷爷要是说姐以后一路好命到底,晨墨深信不疑。

    “姐,你以后好命了,也不要理二叔,”对于晨墨这样的交待,周晓白承诺一下,心里苦笑,身上旧罗衫,腰间短罗裙,还能好命到底吗?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叫骂声,一个独门小院的门口,站着一个一脸惫懒的中年汉子,正在和周根生拌嘴:“你们走吧,俺穷得快要饭了,哪里有吃的给你们,爹,你会算命,算一算哪里有大把的银子多好,也可以帮俺一点儿……”

    “你这个逆子,”周根生手指着二儿子周禄全骂道:“祖宗会施报给你的,分家的时候良田可都给了你。”周禄全听过不生气,反而嘻嘻笑:“爹呀,祖宗施报给俺,俺才这么穷哩。”眼睛看一眼老爹身上的旧衣衫,再看看走来的两姐弟,这两孩子穷的,周禄全只是口口声声:“俺家里没有隔夜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