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三章 极品二叔

酒鬼花生2017-6-3 23:53:2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章

    极品二叔

    周禄全只是口口声声:“俺家里没有隔夜粮。”这话周晓白才不信的呢,虽然她来这里没有多久,但是看着她那个二叔游离的眼睛和躲闪的目光,若不是有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样。

    伸长脖子往屋里看了过去。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婶正把什么东西往床头塞呢,感受到周晓白的目光,把手中的东西往被子里一塞,一屁股就在炕头坐了下去,张口指着周晓白就是破口大骂,“你这个是死妮子,真是有爹生没爹养的,都没有人知会你,不能这么随便的往人家家里看的吗?”

    满脸的横肉上下直哆嗦,一副强词夺理的样子,周晓白倒是还没有什么,晨墨可就不依了,冲了过去,一头撞进那个****怀里,“不许你说俺爹,俺爹是好人。”

    那个****一时也没有想到一直以来都胆小懦弱的周晨墨会突然这么一发狠,刚才本来就没有坐稳,给这么一撞,肥胖的身子直接往一边倒去。

    周晨墨也被这一变故给吓呆了,“哇”的大哭起来,周晓白和爷爷赶紧也都冲了过来,抱住了晨墨。

    “这是怎么回事?晨墨怎么在院子里面哭呢?”一个样貌清秀,但是穿着很是土气的十五六岁闺女抱着一捆青草走了进去,一眼就瞅见晨墨了。一把丢下了青草,也是赶紧过去,把一把什么东西塞在了晨墨手里,“小墨不哭啊,姐姐给你狗尾巴草吃,你这瞅后面的根,可甜了。”

    见到这个闺女,摔在地上的那个****,更是怒火中烧,“你这个死丫头,只知道顾着外人,不知道看看老娘。”

    闺女这才见到了摔在了地上了****,但是手里抱着晨墨,也不好放手。周禄全知道孙女为难,心里叹了口气,“妮子,你去看看你娘吧。”说着把周晨墨给接了过来。

    “娘,你摔在哪里了?疼不疼?”把****给搀扶了起来,****嘴里还是骂骂咧咧的,一把直接拧住她的耳朵,“你这个死春花,是不是俺亲生的,只知道顾着外人,也不知道看看你娘。”

    春花很是委屈,嘴里嘟囔着,“小墨不是外人,是俺弟弟啊!”见到春花还敢回嘴,那****手下的劲头更大了去。

    “娘,你怎么了?”里屋的帘子一掀,一道香风传了出来,一个十一二岁的闺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哼哼唧唧”的样子,屁股一扭,把之前那个闺女挤开,“娘谁惹你生气,俺去帮你出气。”

    “桃儿啊,你娘被人都要欺负死了,你要没有娘了啊!”一说那个****更是来劲,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接开始撒泼打滚了,“都是这个死孩子啊!俺们当家的也不帮俺说说话,乡亲们都来给俺评评理啊!这个没有爹的死孩子,大逆不道啊。”

    那个被叫做桃儿的闺女一听,丹凤眼一挑,就直接奔着周晨墨过去了,“你这个死小孩,竟然欺负俺娘,看俺不掐死你。”

    周根生本懒得理会那个疯女人,周晓白更是闹不清楚状况,所以也是一言不发,见到桃儿冲了过来,周晓白这才叫不客气了,竟然还想欺负俺弟弟。直接也是一把把她推到在了地上。

    桃儿也是猝不及防,直接跌到在了****身上,两人一起“哎呦”一声,两人都在地上打滚了起来,“春花他爹啊,你就任凭小辈这么欺负俺们娘俩的吗?”

    春花想拉着他们两人起身,可惜他们偏生不肯,只能在一边直抹眼泪。

    一直守在门口的周禄全,本来见着他们娘俩在闹,也由着她们,反正不吃亏就可以了,但是现在见着越闹越大,生怕人家邻居听见,赶紧上前,捂住了他们嘴巴,“你这个老娘们,少嗥两声。”这乡里乡亲的,若是真闹大了去,说自己不孝,那名声可就没有了。

    周晓白倒是没有留意她们两个在闹腾什么,眼尖的一眼望见了被子里面藏着的一盆菜。菜是猪肉炖粉条,还冒着丝丝的热气,猪肉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子去。原来刚才****倒地前,不留神把被子带了下来,里面的东西就给露出来了。“爷爷,你看。”

    被周晓白这么一叫,大伙儿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炕上。“你这个死娘们,不是叫你藏好了去?”周禄全上前扭住****的手,低声训斥道。

    这会儿,****倒是也顾不上哭了,“当家的,这不是太突然了啊,俺也没有想到。”

    “你。你这个逆子。”周根生气的直哆嗦,扬手抬了起来想打周禄全来着,终于还是丧气的垂了下来。

    “爹,你听我说。”周禄全见状,还能死皮赖脸的狡辩。

    听着爷爷和这个“二叔”这样在拌嘴,周晓白心里的气愤是一下子涌上来,“爷爷,咱们走吧,咱不吃他的菜了,以后等俺挣钱了,顿顿叫您吃红烧肉。”周晓白拉着周根生,可以感觉到他的身子在颤抖,胡子翘着还在骂二儿子周禄全:“你这个逆子,还有脸说什么?”

    周禄全一下子不高兴了,可是看看附近已经有乡亲邻居地看,重新换上嬉皮笑脸的周禄全开始低声下气:“爹呀,你当初分家的时候给俺多少田你还能不知道吗?现在粮价便宜,税又重,俺家里孩子,孩子妈一家人,吃用都费……我这都半年没有闻到肉味了,这不一做上了,正要给您端过去,您就来了啊”当着邻居乡亲的面,周禄全是不打算落一个“忤逆”的声名。周禄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完全是一等一的,还说什么送过去,本来藏的严严实实的,这下是瞒不过去,才这么一说的。

    “好好,你既然这么孝顺,那俺也就不用你端过去了,俺自己端。”周根生本来真是忍不下这口气,辛辛苦苦把他养大,竟然会这样对自己。说着就要到炕头上端菜。

    这下周禄全可急了,“爹,俺们怎么可以叫您动手呢,一会儿俺就叫俺家那口子给您送去。”说着一步挡在了周根生身前。说的倒是比唱的都好听,一会儿送气,周晓白鼻子一哼,看着这个样子,等他送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呢。

    ************************

    周春花是俺群里的卿萌小童鞋的龙套,至于团子的龙套就是周春桃了,希望你们会喜欢。至于罗氏,嘿嘿,子曰,不可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