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四章 紫气东来

酒鬼花生2017-6-3 23:53:25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章

    紫气东来

    对着这样的人,周晓白和小小的周晨墨都明白,再说下去是讨不了便宜的,一对姐弟俩个人拼命拉着周根生,苦劝他:“爷爷,俺们回去吧。”

    看着姐弟俩个人把父亲周根生拉走,周禄全才进去关上门,同时鼻子里“哼”上一声,这几个老老小小的居然还没有饿死,那两间茅草屋,也可能给俺当个牛栏不是。

    接下来回去的路上,周晓白和晨墨小心翼翼地聊上了天,尽自己的所能从晨墨嘴里套一些村里人的情况出来,免得自己一无所知的出了门,连个应该认识的人都不认识。

    原来前些年自从二叔周禄全把这个罗氏娶进门以后,就是闹得家犬不宁,所以爷爷只好分家。周晓白他爹老实巴交的周福全反被二叔他家给欺负了,什么好地和房子都被他们占去,只分下两亩薄田和这几间已经破烂不堪的祖屋。

    周福全本想着自己有手有脚,过不几年肯定也能挣回一份家业的,也不想老爹跟着老二受罪所以把老爹也接回家里,岂料一天他打猎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周晓白他娘急得不行,也去找他爹,两人从此就不见了去。

    从此周根生只能带着周晓白和周晨墨祖孙三个相依为命。周根生自小都沉迷周易算卦之类,也不是个能做活计的人,虽然每天早出晚归努力讨生活,但是还是三人只能这么有一顿没有一顿,靠大家接济的过生活。

    这么一路,周晓白算是把自家人的情况被摸透了,刚才那个地上打滚的就是罗氏啊。现在姐没有功夫整治你,等着姐把肚子混圆了,你等着瞧吧,周晓白在心中暗暗发誓。

    “咱家的地在哪里?”周晓白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自家的地,想看看地里能有些什么吃的。

    “家里只有几亩荒地。好地分家的时候都被二叔给分走了,现在也不是播种的时候,”周晨墨先说的是自己家里的事情,快走开家门口的时候,突然高兴的挥着小手:“小开哥。”

    周晓白看着站在自己家门口的一个男孩子,黑黑瘦瘦的,十一二岁的年纪,面相很是憨厚,一看到这一家三人回来,赶快笑着过来,先是对爷爷打一声招呼:“爷爷,”然后再摸摸晨墨的头:“晨墨,”最后才不大好意思的看向周晓白,黑黑的面上倒是有几分泛红,把手里一个小布口袋塞到周晓白的手:“你拿着。”然后一溜烟儿就跑了。

    看着手里这个突然出现地布口袋,周晓白捏了一捏,粉乎乎的感觉,这才对着爷爷和弟弟晨墨露出一个笑脸来:“咱们有吃的了。”手上总有一、两斤面粉吧,做成大饼一个人一块是足够的。

    虽然不能算吃饱饭,可是这理想说来就来,一下子击中了这一家三人,周晓白的心里重新又嘀咕上了:“天灵灵,地灵灵,以后的理想是黄金美钻,宝马香车,打个折扣满足了,也不少了吧。”

    突然有人送面粉来,一家三人当然高兴,虽然周晓白有些不好意思,拿人家的手短。但是想着之后自己有钱了再还给他,倒也在没有什么想法了。面粉在周晓白手上还没有捂热,就被周晨墨拿走在手上掂一掂,高兴地道:“这足有二斤玉米面哩。”

    二斤?玉米面?周晓白由头脑发热在呼唤理想,一下子回到现实,看着晨墨打开这个小小布口袋,里面果然不是白面粉,是黄色的面粉,而且这是玉米面,因为周晓白小时候是在乡下姥姥家里长大的,见到过真正的玉米面。

    所以对着这二斤玉米面,周晓白的心里又难受了一下,这是正宗玉米面,何谓正宗玉米面,就是玉米晒干直接打碎,并没有过筛箩滤过细面出来,玉米皮,玉米糁子,都在这里,这也不是细磨研出来的,就是大磨上打碎了,所以玉米面加上粗的没有打碎的都在这里了。

    对于周晓白来说,这叫正宗玉米面,可是这样的玉米面吃起来,有点儿粗。吃在嘴里是不舒服的。

    相对于周晓白这一会儿转了这么多的心思,周根生和周晨墨都是高兴的。周晨墨拿着玉米面对姐姐和爷爷道:“俺贴饼子去,姐姐和爷爷等着吃。”

    周根生没有说什么,往屋里去了。在屋外可以看到他又坐在桌子前面用蓍草在卜算。周晓白赶快跟着晨墨在一起,眼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刚才那个对着自己面泛桃花的男孩子是谁?

    一看这玉米面是冲着俺才飞来的,一个脸不咋白的男孩子,面泛桃花能到看出来的地步,周晓白当然要弄明白这个“小开哥是谁?”

    跟在晨墨身后,“嘿,晨墨,小开哥……”想了一下,弄出来一句:“名字真好。”会不会有个弟弟叫“小关”,如果有个妹妹再叫“开关”,只开不关总是不对吧。

    不明就里的晨墨正在打水洗手做饼子,不回头回着姐姐的话:“燕小开,这名字一直都是响亮的。姐,”晨墨这才回过头来一次,对晓白嘻笑一下:“你以后别再取笑小开哥的名字了,你总是问他是开门有了,关门在哪里?”

    周晓白跟着嘻笑一下,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燕小开的姓,心里觉得还算是游刃有余了。屋子里传来一声呼唤:“晓白,过来。”

    随着声音走进屋里去的周晓白,看到又在摆弄蓍草的爷爷,心里寄上一份希望,要俺以后相信你不是,俺相信你,俺要宝马香车,澳洲大龙虾成不行?

    周根生嘴里又念念有词,听得清楚的象易经,听不清楚的象八卦,周晓白一脸恭敬状站在周根生面前,装得很是听话的样子,听一听周根生打算说什么。

    外面的天过了午时,周根生看一看天色也合适,这才对周晓白慈祥地道:“一会儿吃过饭,你去屋后山里转一转,记得往东边儿走,一直走,爷爷算过了,会有宝贝才是。”

    虽然对周根生的算命不太相信,周晓白想想刚才一时情绪激动,在不了解地情况下答应了相信爷爷的算命,只能点点头道:“好。”

    ******************

    亲爱的卿萌,萌萌****,你亲爱滴龙套小开哥来了。错了错了,不是龙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