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五章 收获宝贝

酒鬼花生2017-6-3 23:53: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章收获宝贝

    虽然对周根生的算命不太相信,周晓白想想刚才一时情绪激动,在不了解地情况下答应了相信爷爷的算命,只能点点头道:“好。”

    算命要能算出宝贝来,这家还是这样穷吗?周晓白把这句话在心里压下去,在压下去话的同时,同时冒出来的是肚子里两声:“咕、咕”,周晓白不折不扣地饿了。一会儿别说是正宗的玉米面饼子,就是一把老玉米粒,周晓白也不想再挑剔了。

    玉米面饼子很快,和个面揉两把,死面不用发,切几刀就成。想多切也切不了,一共就两斤,三个人还要分着几顿来吃。

    肚子“咕、咕”叫的周晓白拿到手里这一块发黄的饼子时,还是很艰难地只吃下去了半块,因为这一块有两个成人手掌那么大。看着周根生和周晨墨都吃得很香甜,也没有带动周晓白。

    “姐,你咋不吃了。”晨墨问出来,又咬了一大口饼子在嘴里,只是嚼几下就下了肚。看得周晓白心惊不已,这样囫囵下去,需要多大的胃动力才能消化吸收。

    屋里晨墨吃得香甜,对爷爷道:“姐,今天吃得真少。”周根生也点点头,他也吃得香甜,顿顿不饱的人都会吃得香甜。周根生看着晓白放下来的半块玉米面饼子道:“给你姐留着,她晚上好吃。”

    晚上睡在硬木板床上,周晓白回想一下今天,嗯,爷爷说东边也有宝贝,还一定在早晨去,要在日出前后才能看到那宝贝的紫气东来,周晓白自己先寻思上了,早出晚归的野兽?一定是一只大的?嗯,明天累死也要弄出来,拉不回来用拖的,拖不回来用扯的,反正保证明天的三顿饭。

    这样想着的周晓白很快就要入睡了,虽然那硬木板床还是硌人。来这里不过半天的时间,就见识不少,装穷心眼儿不正的二叔;青梅竹马的玉米面小开哥,据晨墨说,一定是背着家人送来的;然后就是可怜自己的人和没有心的人,还有……

    第二天一早,周晓白早早地就起床了,天没有黑就得走,爷爷说了,路是不远,只是要赶在日出前后到才行,晚了钟点儿就看不到那光泽了。

    “姐,”听到周晓白起床,与晓白一床睡的弟弟晨墨也醒来了,坐起来摸黑从桌子上拿出来半块玉米面饼子给晓白:“你带着。”

    握着那塞到自己手里的半块玉米面饼子,晓白有几分感动:“晨墨,饼子不是都吃完了,这是你昨天晚上省下来的吧?”二斤玉米面祖孙三人吃两顿,对于平时半饥半饱的人,还能省下来真是不容易。

    晨墨的眼睛在没有光的屋子里象黑宝石一样能看得清,纯净有如一汪泉水:“姐,拿着吧。”然后象大人一样交待:“山里黑呢,要多看着脚下的路,家里还有几个土豆,等你回来一起煮了吃。”

    “嗯,姐回来给你带吃的来。”此时感动无用,周晓白觉得我立即去找吃的最中用,爷爷的卦不准,宝贝是没有,可是有吃的也行。周晓白拿着玉米面饼子就出门了,踏上了漆黑的山路向东向东,一直向东。

    没有走两步,碰到前面有几个大人从草丛里走出来,想来是认识的,就有人招呼:“晓白,你哪里去?”

    看着这几个人手里拿着猎叉,身上前着弓箭,一看就是打猎的人,周晓白见“猎”心喜,走借着这一声走过去,不知道名姓,没头没脑地乱叫一句:“大叔,你们好,你们打猎吗?”眼睛垂涎三尺地看着这几个人,脸上流露出心里的真实想法,想跟着去。

    跟着这几个大人总比一个小孩子在山里乱逛的好吧,而且俺一路上关心他们,说笑话给他们听,肚子里笑话还有几个的周晓白真心要打劫了,最后多少分俺一点儿就成,俺的要求不高。一路上的嘘寒问暖换点儿好吃的吧。

    就有一个人说话了:“老三,你别理她,咱们办正事呢,”这就挥着手对周晓白驱赶着:“小孩子一边儿玩去吧,那里还有几个蘑菇去采一采吧。”

    自尊心一直就有的周晓白只能却步了,还是笑容甜甜的转过身来,小拳头握得铁紧,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没有一切心的家伙,而且欺负小孩子,欺小孩太甚!

    眼前没有办法,只能听爷爷的话。往东边晃悠着的周晓白还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周家的小孩也可怜呐。”

    可怜的这个周家小孩愤愤不平地在山林里晃悠着,一面走一面无意识地踢着脚下的石子,泥块,再就是往两边的地上看,有好吃的果子也成?

    说什么紫气东来,什么日出前后就可以看到的,现在周晓白看来完全是抓瞎。半个时辰以后,日头从山洼里升起来,一轮红日照大地,同时照着哭笑不得的周晓白。好像脚下倒是有个东西隐隐发着光,按着爷爷说的地点儿,方位儿,样样都不错,可是……这是个啥东西?

    紫气东来,日出前后有光泽可以看到,周晓白觉得晕过去吧,让我晕过去吧。在这个地方,日出前后有光泽地就是脚下这一个破碗。日头升起照在碗边儿上,离远看着,有光泽也有紫气,光线本就是七彩的。

    不是吃的周晓白的劲头就去掉大半儿。

    唉,吃光了半块玉米面饼子,想着拖着,扯着,拽着大猎物回去的周晓白只能拿起这碗来,虽然破了,可是回去洗一洗,好歹是个能吃饭的碗吧。

    你别说,这事还真是蹊跷,等着周晓白从土里把这破碗给挖了出来以后,刚才光芒万丈、紫气腾绕的景象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难道这破碗还真的是什么宝物不成?

    周晓白拿着碗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的看了这么一圈。还真是没有发现到底有哪点神奇的,蓝边的粗瓷白碗一个,碗沿儿还豁拉了一道小口子,表面摸起来也不甚光滑。得了,感情还不如自己家里吃饭的碗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