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章 破碗?神碗?

酒鬼花生2017-6-3 23:53:20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章破碗?神碗?

    但是周晓白想着既然已经来了,甭管他怎么着的,带回去也能是个家伙什的吧,也不算白来这一趟。

    “爷爷,你说的什么紫气东来,什么有宝贝啊!俺走了一大圈下来,就看到这么个破碗。”还没有进院门,周晓白就冲着屋子里面直嚷嚷,反正这里离着最近的燕小开家也老远,不怕人家听见。

    周根生听到周晓白的叫唤,也走了出来,手里还是拿着他的那几把破草,“白丫头,你就去找到了这个?”他也接过去这么翻来倒去的看,“这卦象明明是说的东边有宝贝的啊!怎么可能是个破碗呢?难道这个是前朝宝物?”还不等周晓白诧异,他就又接着说,“可这成色实在也太新了啊?”实在看不出来个端倪,周根生把碗又塞给了周晓白,“不可能啊!”

    叨念着,“我要去在算算。”说着直接走了进屋。

    “姐,甭管这些了,咱们晚上吃点什么?”周晨墨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冒了出来,又是灰头土脸的,小脸蛋上灰扑扑的。

    周晓白看不眼,用衣袖给他擦了擦,“晨墨啊,你都大人了,也要注意点脸面啊!”

    周晨墨翻翻白眼,不以为然,“姐,你还说俺,你看你自个儿?比俺还邋遢好不好?”

    周晓白低头这么一看,额,脸顿时就红了起来,刚才那么去山里一趟,也没有注意,一堆的树枝落叶落得满头满脸都是。周晓白倒腾了好一会儿,这才觉得可以见人了。见到周晨墨在一边“嘿嘿”的笑着,脸有点挂不住了。“姐帮你注意还不好,这还就学会笑起姐来了,还不快去做饭?”

    虎着脸,也不知道吓唬谁呢,反正周晨墨是不怕,但是看看天色,确实不早了,嘴里嘟囔了几句,“真是的,姐也不知道心疼人,每次都只会欺负俺。”

    其实周晓白不是故意要欺负弟弟的,而是她真的不会做饭,尤其是这种农村里面的大锅饭,还要拉风箱烧柴火的。看着就头大,但是看着那么小的晨墨在厨房里面忙来忙去,周晓白还是于心不忍。

    “晨墨啊,你看姐能做点什么?”

    周晨墨一边和面,一边头也不回的说,“姐,算了吧,俺怕你把俺家厨房给烧着了。”

    自己不会这么菜吧,周晓白还想说道几句,“姐,你出去出去,别耽误俺做饭。”周晨墨就直接把周晓白给推了出来。

    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哎,看来这穿越的主,还自己一样都是不进厨房的,这样也好免得露出什么破绽来。周晓白也没有闲着,站在门边看着周晨墨的动作,反正是不耽误自己做事,周晨墨也没有说些什么,反倒是觉得这样挺好,“姐,你怎么转性了,之前你都不爱做事的。”

    周晓白讪笑一声,“姐也不忍心晨墨一个人忙上忙下,所以也想帮着晨墨一点。”

    这么一说,周晨墨更是欣慰了,“姐,自从你上次转运以来,真的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的比以前勤快多了去。”

    是吗?之前的这个周晓白怎么还是一个懒妞?周晓白摸摸晨墨的头,“晨墨啊,姐这不是霉运走了啊,所以就变了呗,上次姐不是说了,俺们三个人要齐心协力吃饱饭来着。”

    听到周晓白这么说,周晨墨更是开心了,手里的活计干的也更快了,动作娴熟的,叫周晓白都心疼了。看样子,这些家里的活计,之前都是他一个小孩子在做的。不过以后还好有自己,一定要叫大家好好吃饱饭,再也不饿肚子了。

    “爷爷,开饭了。”周晨墨端着一只破碗走进了屋里。

    饭食很简单,还是干玉米面的饼子,但是周晨墨和周根生都是吃的津津有味,大口大口,三下五去二的就咽了下去。周晓白随便咬了几口,就有点食不下咽了。想起以前吃的香喷喷的红烧肉,周晓白嘴里的玉米面更是难以下咽了。“晨墨啊,俺家什么时候能吃上顿肉啊。”

    岂料周根生和周晨墨一起瞪向周晓白,“姐,你还想吃肉啊,过年的时候能有顿解解馋就不错了。”

    什么?周晓白一听要哭了,过年的时候才能吃顿肉!心里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去山里,不管怎么说也要弄点野味来打打牙祭。心里这么想着,狠狠的咬了一口,算是把窝头当成了红烧肉来吃了。

    甭管吃什么,总算把肚子混了个圆。这里古代农村,晚上也没有什么休闲,家里更是穷的没有油灯,所以一到天黑,他们三人只能早早的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周晓白早早的就睁开了眼,真是早睡早起身体好,这么一想,其实除了吃的差点以外,在这里生活也算是不赖。

    昨个睡了个好觉,所以周晓白一点都不懒床,直接爬了起来,摸到厨房洗漱了一番,这才在想看看有点什么吃的。

    灶台上空空的,昨晚确实也没有剩下什么可以吃的。就见到一个破碗放在上头,里面还装满了水。

    咦,这不是昨天自己带回来的那个破碗吗?昨天不知道随手丢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会放在这里,里面还有水?

    想必是晨墨给倒的水吧。周晓白也不多想,肚子里面有几分饿,干脆一口气把水喝了下去。有股淡淡的甘甜,若叫周晓白形容一下,还真是无法形容,周晓白心想着,这里的水质倒是不错。没有饭,喝点水充饥也是好的。

    见到晨墨和爷爷还没有醒来,周晓白也不做声,记住了昨天爷爷的交代,要去看看自家的田地,就顺着昨天爷爷指着的方向,往田间走了过去。

    周晓白这么一路走来,还真是奇怪了,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人呢?等到走到田头,周晓白这才明了,原来是自家的田太偏了。

    本来周晓白家的屋子都已经算是村子的最东头了,周围四下里面都不见人烟,就连最近的燕小开家都要走上个几分钟。而自家的地,更是在更东边了,周晓白又走上了这么几分钟,这才到自家的地。

    说是地,周晓白真的彻底觉得算是完全就是和旁边的树林差不多的样子,要不是这里算是有几道田埂隔着,周晓白还真是分辨不出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