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七章 开地种豆

酒鬼花生2017-6-3 23:53:1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章开地种豆

    啊啊,求推荐票票啊,各种求。

    ************************

    说是地!?可周晓白真的彻底觉得算是完全就是和旁边的杂草地差不多的样子,要不是这里算是有几道田埂隔着,周晓白还真是分辨不出来。

    据说之前这地里,春上还种上过小麦来着,可周晓白这么一看,就算自己再怎么五谷不分,还真是没有找出一点像是小麦的植物来着,满眼都是杂草,半颗麦苗都没有见到。

    虽然之前已经想到是荒田,可这也荒废的厉害了点吧。周晓白看的真是泪流满面,但是现在不整整又该怎么办呢?虽说现在夏天,林子里面甭管怎么说,也总能有点落单的野味,但是再过几个月,等到天寒了,那可不什么都没有吃的了。所以现在必须要早做打算。

    那么这片荒地虽然不怎么着,也一定要给用起来。周晓白盘算着,到底该怎么折腾一下比较好呢?手里的活计也不敢停住,哎,没有带工具来真是失策,周晓白只能徒手开始拔掉这些个野草。

    咦,对了,种绿豆,周晓白忽然想起小时候在姥姥家,总是听着说“富地要种豆,尤其是青豆”。虽然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现在只能死马当做活马来医了。

    虽然已经下定决定打算种植绿豆,但是现在种子又从哪里弄呢?现在六月下旬,正是播种的好日子,周晓白想不管怎么着,也要先把这绿豆种起来,要不这冬天可就难熬了。

    至于种子嘛!走一步算一步好了,等到地平完了再说吧!

    “姐,俺说你去哪里了呢,俺都找你一大圈了。”周晨墨那个小小的个头,气喘吁吁的从田埂走来。

    “爷爷不是昨黑里说起,叫俺过来看看咱家的地吗?俺这不就赶紧来了呗。”刚才还不觉得,被周晨墨这么一说,周晓白这才觉得手酸痛的紧。低头一看,果真手里起了大大的几个水泡。

    “姐,俺说怎么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你人了,这都晌午了,姐你连早饭都没有吃,不饿啊!”听着晨墨这么一说,是啊,这都劳作了一早上了,早上就喝了那么一碗水,竟然不觉得饿啊!“没啥,姐不饿,等干完这点活,姐再回去。”

    “还干活!”周晨墨一把抢过周晓白的手,“姐。你看你这手!”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这又是唱哪出呢?看着周晨墨乌溜溜的大眼里,满是心疼。“姐,疼不疼,俺给你呼呼。”

    暖暖的呼气吹在**辣的手心里,奇迹的有种清凉的感觉,之前那种灼热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这个弟弟真是个宝啊!周晓白用另外一只手摸摸晨墨毛茸茸的小脑袋,“晨墨呼呼真有用,姐的手不疼了。”

    周晨墨一把又抓过周晓白另外一只手,一听自己呼呼有用,周晨墨可激动了,语气也一下就飞扬了起来,“不疼就好,姐,俺再给你呼呼。”

    “姐,你就用手拔草啊!”周晨墨看着周晓白满是血泡的手还是很心疼。“难道家里有锄头不成?俺找了一圈,都不见家里有个什么铁的家伙什。”

    额,是啊。想到这里周晨墨又恨恨了。都是二叔,分家的时候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抢了过去。还说什么咱们老的老小的小,用不上那些东西,要有什么需要直接去找他就好了,结果呢,现在……

    “姐,等俺长大了给你买多多的锄头、镰刀……再也不叫你用手了。”周晨墨高高的扬起小拳头。听着晨墨的豪言壮语,周晓白不禁失笑了,等到他长大了,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不过虽然这样,还是很窝心的。

    人家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晨墨这么小,都已经这么懂事了。周晓白很是欣慰。

    “姐,要不咱直接拿火烧吧。”周晨墨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周晓白眼睛一亮,还真是个好主意,但是转念一想不成。可惜现在是夏天,那些野草茂密的很,想用火烧那是肯定不成的,若是改成秋天,想来倒是可以。

    周晓白摇摇头,算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晚点借个锄头再来好了。“走,晨墨,姐和你一起回家。”

    一回到家里,周晨墨嚷嚷了几声,把爷爷招呼出来,就自己钻到厨房里面忙活去了。周根生见到周晓白满是血泡的手,也是满眼的心疼,“你这个傻孩子,怎么就这么笨呢。家里没有,不晓得去别家借啊。走,爷爷,给你去上点药。”

    家里能有药,周晓白将信将疑的,等到看到爷爷口中的药是什么,默了,就是爷爷平日里面占卜用的蓍草烧成的灰。

    这干净不干净啊!不会发炎了吧,周晓白把手一缩,赶紧想溜。周根生这才是不给她溜掉的机会呢,早就眼疾手快的给她手上直接拍上了蓍草灰。

    周晓白哭丧着脸,“爷爷啊,你别……俺这手还要留着种田养家的呢。”周根生一听人家质疑他,可不高兴了,板起脸来,哼了一声,“人家想求着俺,俺还不给呢,要不是看你是俺孙女。”

    “是啊,姐,你别不信爷爷,你看爷爷算出你大劫过去了,可不是,你现在比之前可清白了不少。”周晨墨已经手脚麻利的把午饭给整出来了。

    什么啊!明明是姐穿越了好不好,怎么是大劫已过,不过这话不好说出来,周晓白只能闷闷的坐了下来。

    今天的饭还是上次燕小开送的玉米面,不过这次没有贴成饼子了,只是煮成一碗玉米面的粥。周晓白端起碗,虽然不饿,但是喝上一口,换种吃法,竟然分外的香甜。

    周晓白三口两口就是一碗粥下肚了,转眼一看晨墨面前还是空空的碗,他舔舔小嘴,见周晓白望向他,“姐,俺和爷爷都先吃过了。”

    看着周晨墨面黄肌瘦的样子,和现在满眼渴求,但是又勉强自己不去望向周晓白的碗。周晓白看起来别提有多心疼了。想来爷爷和晨墨晌午都没有吃饭,这会儿心疼自己手破了,这才把剩下的这么丁点儿的玉米面都给自己熬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