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章 红烧野兔

酒鬼花生2017-6-3 23:53:1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章红烧野兔

    小懒的新书虽然还很瘦,但是一定会肥的,握拳,更新必须不会断,(吐糟,不能自动更新,所以好麻烦啊!)

    亲们,求****,求推荐票,小懒在冲新人榜,票票很重要的说。满地打滚~~~~

    下月小懒要PK了,亲们,要是有保底粉红的,麻烦给小懒留下,抛个媚眼,遁走码字去。

    *************************

    周晓白看着这爷孙两个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是啊,也才两斤的玉米面,三个大活人都已经吃了几天了,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了。今天甭管怎么说也要去弄点什么吃的来。

    碗一丢,周晓白也不想揭穿他们,“爷,晨墨,俺去山上看看,能弄点什么来不?”说着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

    “白丫头,你出门小心着点啊!这次记得去北边啊。”周根生赶忙追了出来,不放心的朝着周晓白的背影交代着。

    周晓白远远的摆摆手,就跑的不见人影了。

    直到再也瞅不见周晓白的身影,周根生这才叹了口气,走了进屋。这孩子虽说前几天清醒了过来以后,就见着比之前清白了许多,但是一个女娃单独上山总是叫人有点不放心来着。

    周晨墨乖巧走到爷爷身边,“爷爷,俺去小开哥家借点粮食。要不晚上俺们又要饿肚子了。”周根生叹了口气,摸摸晨墨的小脑袋,“晨墨苦了你啊!要不你先别去借,这说的是借,可咱家怎么还的去啊。看你姐一会儿能抓点什么回来不行。”

    想想刚才周晓白的那手,“晨墨,你一会和爷爷下地去把那地给开了吧。”周晨墨点点头,“那俺去小开哥家去借把锄头来吧。”

    那边的周晓白童鞋已经熟门熟路的跑上了山。北边有什么宝贝?准是爷爷不知道怎么又算出来的。不过周晓白现在倒是真不知道去哪边好,既然这样那么就还是顺着爷爷的卦象来吧。

    已经来了一次了,山里的路周晓白也算是熟悉了点,绕着之前来过的路转了一整圈,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周晓白估摸着肯定是之前村里的人都把果子摘完了。

    无所谓瞎转悠的周晓白就往北往北走了几步,偏离了刚才的山道,来到一个废弃的陷阱旁,往里面一看,顿时快乐了。

    这陷阱里居然有东西在蠕动,其毛也灰,其耳也长,其尾甚短,乃是一只山野灰兔也。站着乐的周晓白突然想起来爷爷的话:“往北往北,有宝贝。”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理想是吃饱饭,宝贝是野兔子。不过对于此时贫穷的周家,这只兔子还真的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山风有一小点儿吹过来,象是轻风拂面,来陪衬一下周晓白的心情。红烧野兔?烤野兔?一只野兔真好!

    是几时周晓白混到对着一只野兔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因为今天晚上可以有一顿好饭。人生世上,其实吃穿二字。混功名,混学业,做好人,挤兑人,其实本质上只有吃与穿。

    吃最实惠,穿威风又次上一点儿。一身衣服都不合身量儿的周晓白眼前是顾不上穿,先放到理想中去,只有吃是最为紧迫的。更是紧迫的是三个人吃,不能只顾着自己一个人。

    是以周晓白在这样的一个下午,在徐徐的小风中,站在这生机无限的山林里,对着脚下这个陷阱,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是理智。

    看到野兔的惊喜,再看看脚下这个陷阱,周晓白首先要考虑的事情就是怎么拿出来。

    很简单,跳进去拿,当然要跳下去,可是跳下去以后呢,出来是个大问题。周晓白四面看了一看,在地上的枯树枝子有长的也有结实的,石头也有,然后就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树上缠着长的藤蔓。

    解这长藤蔓花了不少的功夫,然后就是要捆起来足够长足够结实,好系在离陷阱最近的树上,免得自己跳进去和这只野兔一样出不来。

    费了九虎二力,把身上原本就破的衣服又拉破两处,周晓白和野兔一起顺利出来了。野兔受了伤,一只腿不方便了。周晓白抱着这只野兔,爷爷口中北边的宝贝,今天晚上的一顿大餐,周家小姑娘开开心心回家了。

    没有进门先喊上一声:“爷爷,晨墨。”晨墨是立即就出来了,看着姐姐喜笑颜开的小脸儿,把手里的野兔一举:“看,”然后把野兔给了同样绽开朵花的晨墨,周晓白进屋里来本着尊敬老人,先恭维爷爷一句:“爷爷你算得真准,陷阱里有一只野兔摔到了腿。”

    坐在桌子前面的周根生也呵呵笑起来,对着周晓白面有得色地道:“东边有紫气,西边有祥云,这牛首山一带,有宝贝呀。”

    “有宝贝好。”周晓白也来了精神,明天的早餐还没有着落呢,赶紧地盯着爷爷:“再算,爷爷再算,明儿早上咱们吃什么。”一不小心,实话出来了的周晓白嘿嘿笑两声这才改过口来:“爷爷,西边有什么宝贝?”

    手抚着乱蓬蓬的胡须的周根生卖了一个关子,先走出来看孙女儿弄回来的东西:“让爷爷先看一看。”出来一看一只肥大的野兔,周晓白只看了一眼就回屋里去了,因为晨墨快手快脚地已经在宰杀了,血淋淋地真是不好看。

    重新回到屋里的周根生兴致高涨,连声道:“这鬼谷之算法,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也可养家糊口呀。”周晓白忍住笑,还是一脸正经地点头:“爷爷说的是。”心里只是嘀咕:惊天地,泣鬼神和养家糊口能扯到一起去吗?

    在门口的周晨墨听着屋里爷爷和姐姐继续在说牛首山的宝贝,心里喜滋滋,看看俺姐,说要养家,这就养家了。周晨墨心里乐滋滋的,收拾这野兔。

    晓白弄这野兔费了不少功夫才连人带兔一起出了陷阱,回到家里的时候也是近黄昏,房里油灯也没有,点着的一棵松枝火把在房里照明。

    这松枝火光下,一家三人围着桌子吃得正是开心,红烧野兔,野葱是晨墨在山上摘来的,又挖到土豆,不知道是哪一家种在山上,后来又忘了。晨墨说这个的时候也晃了一下小脑袋表示得意:“俺一开始只挖两个,怕是别人种的不敢去,刚才没有东西烧这野兔,我去看看,并没有人往那边去的脚印,俺都挖了来。”

    土豆烧野兔,只有盐和葱,作料也不全,可是全家人包括周晓白也吃得兴高采烈,把中午剩的玉米面饼子泡在汤里,也是香甜无比,直到这第二顿饭上,周晓白才算是有满意的感觉,虽然不是完全满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