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章 憨厚小开

酒鬼花生2017-6-3 23:53:12Ctrl+D 收藏本站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这个月小懒要PK了,厚着脸皮到处求粉红票,PK票,自然必须还要的推荐票了,亲,手里还有票咩?

    **************************

    头天晚上吃的饱饱的,晚上也是一个好觉,梦中周晓白这次吃的不是红烧野兔,而是红烧野猪肉。那喷香的肉味啊,天大亮了周晓白都还舍不得起来,周晨墨叫了几次,她这才懒洋洋的起来了。家里穷,连条被子都没有,所以周晓白也省事了,不用叠被子了,两脚一蹬就那么起来了。

    在屋里溜了一圈儿,周晓白也没有看到晨墨,就看到爷爷蹲在墙脚,手里还是拿着蓍草摆弄着,周晓白真是不懂了,这就两根破草还能算出朵花来不成?

    周根生像是知道周晓白心里所想,“白丫头,你还别不信,今天你往西边走,铁定能出宝贝。”

    又出宝贝?周晓白打心眼里不相信来着,但是想着昨天那只肥野兔,这个,也算是宝贝的吧,现在只要是能吃的,对她来说统统都是宝贝,管他的呢,往哪儿去不是去呢。一会儿自己就往西边瞅瞅。

    “爷爷,晨墨呢?”这周晓白在家里转了这么一圈,都没有找到丁点儿吃的,赶紧想找到晨墨问问,昨天剩下的野兔藏哪里去了。这饿肚子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周根生头也不抬,“你以为晨墨像你那么贪睡啊,一早儿他就起来去锄地了,昨个找小开借了锄头,今个赶紧使完,好给人家还去。”

    啊,这天还没有大亮,晨墨就出门了啊,周晓白脸一红,“那俺去帮他。两个人也快点。”

    最后还是不死心的在家里转了一圈,确实一点吃的也没有,真是不知道他们这些天是怎么过的,有上顿没下顿的。

    咦,怎么厨房灶台上还有那只破碗来着,里面又是满满的水。得了,没有饭,喝点水充饥得了。

    两口把水喝完,随手把碗往角落里面一丢,周晓白向爷爷挥挥手,这就出门了。

    想着晨墨那么小小的孩子这么大早就起来,周晓白好生不好意思,加快脚步往地里赶了过去。

    不过还没有等她赶到地里,就远远的听到,晨墨清亮了嗓子,“小开哥,你累不累,换俺来一会儿吧。”

    “没事,俺不累,晨墨你就在一边歇着吧,要不你去看看你姐怎么还没有过来?”一个沙哑撕裂的公鸭嗓子响了起来。

    这么有标志性的嗓音,肯定就是那位小开哥了。周晓白走近一看,果不其然,一个穿着灰色短褂子的小哥,正在田里埋头苦干呢。

    周晨墨听到小开一说,这就要往家里走的呢,抬眼就见到周晓白笑意嫣嫣的往这边走了呢,激动的直挥手,“姐,你终于起来了啊!”小嘴撅着,对于周晓白这么晚起身,其实还是颇有微词的。

    周晓白脸一红,这死小孩,在外人面前还这么不给自己面子,“俺这不是昨晚忙的太晚了的啊,就起身晚了一点点。”

    偷眼一瞄地里的燕小开,他也正拿着锄头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呢。见到周晓白望向了自己,他憨憨的一笑,抬手想抓抓脑袋,岂料忘记了手里拿着还有锄头,“砰”的一声,撞上了脑袋。幸好是木头的那边,要不可真要头破血流了。

    燕小开给撞了,犹自不觉得,还在那里憨憨的笑着。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周晓白和晨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还算周晓白有点良心,笑归笑,赶紧跑商前去。“小开哥,你头疼不疼。”说着就要拿手去揉。

    燕小开赶紧闪身躲开,连声说着,不疼不疼,弯腰赶紧继续干起来了。周晓白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是穿到了古代,男女授受不亲来着。

    还好,晨墨在一边笑得乐不可支,捂着肚子,乐和个没完,完全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小开哥,换俺来吧,你这都忙了一早上了。”周晓白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说,本来就打算借把锄头的,但是没有想到人家还来帮着干活了,这多不好意思啊。

    燕小开头也不抬,用手随便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你们都歇着,俺是男人,这点农活不打紧的,你瞅着就好了,马上就好了的。”

    周晓白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见着锄头也就只有一把,就不再扭捏,但是人家来帮忙的,自己总不能反倒站在一边的吧,也干脆下地帮着看看能不能做点什么。

    “姐,你早起吃了没有?”晨墨想着自己出来的急,忘记给爷爷交代一句。也不知道姐早上起来找到吃的了没有。

    是啊,听着晨墨这么一说,周晓白这才想起来,自己早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吃,刚才还饿的肚子咕咕叫来着。正要说话呢,一摸肚子,咦,怪事啊,刚才还是饥肠辘辘的,怎么这下子完全感觉不到饿了呢?

    本该说走了这么远的路,应该更饿的才是,怎么会现在完全不饿了呢?自己也没有吃早饭啊,就喝了一碗水。

    周晓白忽然想起,难道就是这碗水的效果?记得昨天也是自己喝了一碗水之后就不觉得肚子饿的。难道这个破碗,还当真是个宝贝?

    周晓白完全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要真是和自己想的一样,那自己岂不是要发了?“小开哥,晨墨,俺先回去一趟,马上就回来。”说着就是一溜烟儿的跑了回去。

    “晓白,你回去记得点啥再来哈。”低着头干活的燕小开,一听周晓白还没有过早,连忙叮嘱着。这厢晨墨也赶紧呼喊着,“姐,在灶台里面,俺给你留着吃的。”

    不过这会儿,周晓白的心思完全已经不在吃的上面了。满腹的心神都想着那个碗去了。三步并作两步走,不大会儿,周晓白已经奔到了家里。

    低着头坐在墙角的周根生,见到周晓白急匆匆的样子,摇摇头,也不言语什么,继续研究他的事情去了。

    周晓白一回到家,直接冲到厨房。灶台上光光的,什么也没有啊。周晓白一拍脑袋,忽然想起来刚才喝了水,把碗随手这么一丢,还不知道丢在哪里去了。又是在厨房一阵乱翻,终于算是在角落里面翻了出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