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十四章 来者不善

酒鬼花生2017-6-3 23:52:55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四章来者不善

    “咦,这不是周家的晓白啊!”周晓白刚走了这么一段,还没有出山林,就听到有人招呼着。周晓白扭头一看,五六个汉子从另外一条山路那边走来。

    周晓白心道坏了,这下自己这口袋里面的东西估计瞒不住了。但是人家都已经看到了,乡里乡亲的怎么能不打个招呼就走呢。

    周晓白也只好停下脚步,转身对着他们一笑,“叔叔,伯伯们好。”没有晨墨在身边提点,周晓白一个人都不认识,只好这么叫着了。

    男人就是腿长脚快,说话的功夫就赶上了周晓白。周晓白见着他们六个人,基本都是手里空空的,就只有一个汉子手里拎着一只山鸡。看来他们这一上午的,收获也不大啊。

    他们两手空空,倒是见着周晓白一个小闺女,反倒是背上背了两个袋子。

    “晓白啊,你这是弄的个啥?”一个精瘦精瘦的中年汉子,忍不住问了出来。

    周晓白犹豫了片刻,不说点什么,怕是他们会怀疑,“俺起的早,就走的远了点,都到了山那头,那边好多果子啊,可惜俺拎不动,要不还要拎上这么几袋子。”

    一听周晓白这口袋里面全部是野果子,几个人互相望了一眼,很是艳羡的样子。还是那个精瘦的男子再开口,“晓白啊,你这具体是在哪里采到的?”

    问的周晓白好生问难,这话要真给说实了,他们找了过去,又找不到,自己该咋整的啊。正当她犹豫不绝的时候,旁边的另外一个男子,“有福,少扯淡,看着人家小闺女背着这么重的东西,不晓得搭把手啊。”

    一边说着,就一边伸手直接从周晓白肩膀上给取下了一袋,“晓白,俺刚好空手,就顺手捎带你一段。”那个男子也被说的不好意思,赶忙也是接下了另外一袋。

    周晓白很是不好意思,朝着那个男子一笑,“谢谢叔。”

    “谢啥,都是一个村子的,也就是搭把手的事情,谁叫我是你大根叔的呢。”

    原来这个男子叫大根啊,看起来倒是人不错的样子,周晓白牢牢记下长相,生怕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要再认不出人家来了,可就麻烦大了。心想着回家一定要晨墨把村上的人指给自己看看,否则这以后……

    成年男人果然力道比起自己大上不少,周晓白见着人家扛着一个口袋,还是健步如飞的样子,真是好生羡慕。

    有了他们的帮忙,周晓白少了一半的时间就到了家。周大根直接给周晓白直接送到了家门口。

    周晓白好生不好意思,打开袋子,硬是要给他们一人塞了一个梨子,再三谢了谢,这才把口袋拎进门了。

    “姐,你今个咋这么早就回来了呢?”周晨墨也是挡着一挑子的柴火进门了。周晓白才把口袋放好,赶紧把晨墨肩上的柴火给接下。

    “今个遇到大根叔他们,他们帮着俺把口袋拎着回来了。”

    晨墨一回来,就没有闲着,开始准备起午饭了。还是不太会的周晓白站在门边,打算学习一下。

    “姐,那你没有把你采到果子的地方说出去吧。”晨墨生怕周晓白把地方说了出来,然后大家都去了,自家却什么都落不到了。

    周晓白才不是那么傻的人呢,自然是不会说出去的,“放心吧,俺才不会说的呢。”

    听到周晓白这么说道着,晨墨才算是安心,“还好姐你遇到的是大根叔,他不会问东问西的,要是遇到有福叔啊,肯定没有那么好心。”

    周有福,周晓白想起那个精瘦的男人,“晨墨啊,有福叔是不是黑黑瘦瘦个子不算高?”

    自从上次周晓白醒来,好多事都不记得了,所以晨墨也不奇怪,点点头,“没错,就是他了。”

    那人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善类,不像是好相与的人,周晓白也记下了,以后要少和他们打交道。

    见到晨墨在里面忙里忙外的,周晓白也进屋打算去收拾一下今天带回来的果子。回到屋里,周晓白先是去看了下她的神碗。也不知道是不是时辰不够,李子还没有什么异状,周晓白有些失望的放了回去。

    把这才回来的果子分门别类,一一放好,有些熟透了的,检出来,打算赶紧吃掉,生一点的就放在一边,倒是可以再放几天。然后又拾掇出来一些这个季节常见的,堆在一边,打算一会去燕大娘家的时候带去。

    “二叔,你咋来了呢?”忽然听到院子里面一阵骚动,晨墨扬声喊了一句。周晓白眉头一皱,这个二叔怎么赶到这个时候来呢?真是不巧,赶紧把一些不当季的野果给收拾了起来,这才紧着走了出去,生怕晨墨招架不住。

    “咋了,俺就不能来看看爹啊!”周晓白一出门,就见到她家的那个极品的二叔推开院子门,走了进来。“爷爷出门替人算卦了,还没有回来。”晨墨虽然也是满心的不悦,但是这好歹是长辈,只能回答了。

    虽然晨墨这么说着,周禄全还是继续往屋子里面走着,一边还四下看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安什么好心。周晓白才不和他客气呢,“俺爷爷不在,要找他晚点再来。”说着站在了门口,堵住了房门,不叫他。

    周晓白挡住了去路,周禄全这才怏怏的停住,“咋了,大侄女儿,怎么连门都不叫俺进去了?”说话间,一双小眼还不住的往房间里面张望着。“咋个了,就是俺爹不在,怎么连口水都不打算给俺喝的吗?”

    晨墨倒是很使眼色,从厨房端来一碗水,“二叔,这不是给您端水来了。”周禄全见到晨墨递过的碗,也只好接下,这头还是不住的往屋里张望着。“大侄女儿啊,听说你弄了好多野果子的不是?”

    听到这里周晓白才算是明白了,还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早知道这个二叔上门准不是什么好事,原来是惦记着这野果去了。

    *******************

    那啥咬牙加更了一章,啊啊,小懒就是那种欠抽打的人啊,不抽不能码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