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十三章 悲催种地

酒鬼花生2017-6-3 23:52:25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是PK500的加更,好困啊,有木有。谢谢roddick1的粉票、雕刻的玫瑰、南宮舜英的戒指还有卿萌的香囊。

    **************************

    满脑子都是肉肉的周晓白,直接蹦了出来,“狮子头和东坡肉。”

    嘎,什么,晨墨直接给愣住了。“姐,啥是狮子头和东坡肉啊!”周晓白一拍脑门,真还忘记了,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个啥意思。

    “这个说来话长了。”周晓白起了继续逗弄晨墨的心,故意卖关子起来。

    这个晨墨果然也是不经逗的,“好姐姐,你和俺说说的吧。”

    “这个狮子头和东坡肉啊,都是一道有名的菜。一个是拿狮子的头做成的肉丸子,一个是用东边山坡上的猪肉做成的红烧肉。”周晓白一阵瞎白活。岂料完全没有达到意料中的效果。

    晨墨抱住狮子头和东坡肉,远远的退了几步,“姐,你是不是还在打这个的主意,要把它们吃了去?”

    周晓白真是哭笑不得,难道自己的意图这么明显吗?

    “好了,白丫头,你就别在逗晨墨了。”周根生站在院子门口,不知道看了他们多久,这个白丫头真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些什么,整天胡言乱语的,把晨墨给惹得气呼呼的,但是别说,这么一来家里倒是有生气多了。

    就这样,他们家里就多了一只叫做东坡肉的秃子猫和一只叫做狮子头的癞皮狗。(虽然这两只是当作后备食物储备的,但是之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晌午没有吃到狮子头的周晓白,玩命的把玉米面当做红烧肉来泄愤,三口两口就给吞下了。吃完了也不收拾,就开始忙活起她的绿豆种子了。

    周根生也看着天气还不错,随便吃了点饭,也紧着出门了,这东庄那边有白喜事,他想去看看能不能去挣上一笔。留下晨墨一个人收拾屋子。

    这天气热,绿豆不能泡久了,要不发起豆芽就麻烦了。周晓白看着把外皮都给泡了起来,这才赶紧把水沥了出来。这可是神水,也不能浪费,周晓白倒在一边留着备用。

    “晨墨,你把上次剩下的野兔肉放在哪里了。”周晓白在家里四处都没有找到,只能张口问晨墨。

    “就在里屋的角落边上。”周晨墨在外屋收拾着,不想进来就直接喊了出来。

    周晓白在里屋又是一阵翻找,还是没有找出来,只得出门去叫晨墨。“姐,这不就看着你的啊,你咋就找不到呢?”晨墨一进来,直接从边上拎出来递给了周晓白,又是一通抱怨,这个姐姐啊,真是丢三落四的,从来家里的东西都是找不到的。

    周晓白自知理亏,陪着笑,踹着绿豆种子。拿着兔子肉这就出门了,“晨墨,俺去趟小开哥家,一会儿俺去种地,就不回来了。”

    走了小几分钟路程,这才到了燕大娘家,周晓白这家算是远的了,就连这燕家都算是离得最近的了。走到院门口,周晓白扬声,往里屋叫着,“燕大娘,落屋了不?”

    听到外面有响动儿,燕小开听出是周晓白的声响,赶紧出来了,“晓白,你这是干啥呢,吃了晌午饭不,要不再在俺家吃点。”

    “不了,小开哥,俺在家吃饱了才来的,就是想找你家借个锄头,俺打算去种地。”虽然说那玉米面不太好吃,但是实诚啊,这会儿吃了下去,肚子还真的饱饱的。

    见周晓白不肯,燕小开就从屋里取出锄头递给周晓白。

    “闺女,你一个人能成不,要不叫俺家小开去帮衬着点。”燕大娘听到周晓白来了,也出来。这周家老的老,小的小,真是叫人看着心疼。

    燕小开也是紧着说,“晓白,你等俺一下,俺这就和你一起去。”说着要进屋去换褂子了。周晓白连忙拉住,这怎么好意思的呢,总不能叫人家见天都是忙活自己的活不是。

    这个耽误了人家娘俩的时辰都已经落不开面子了,今个不过就是去种点绿豆,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人家的呢。周晓白连连摆手,顺手也把腌好的野兔肉塞到了燕大娘手里,“大娘,这是俺前个上山猎到的野兔,吃了一半,还有这半只拿给大娘您尝尝。”

    燕大娘一见柳眉一皱,一拍周晓白的手说,“你这孩子,你上山多不容易啊,能打到点野味自己吃了就算了,能惦记着大娘,俺心里就知足了。赶紧拿回去,大娘不要,好生和弟弟吃顿饱的去。”

    周晓白是人家敬她一尺,她就敬人家一丈的人,自然是不肯,“大娘,您甭和俺客气,俺都在家吃过了。这是俺爷爷算出的卦抓到的,赶明再叫爷爷算一下,还能抓到的。”

    燕大娘不依,“你这孩子。”要是周大爷算命真的准的话,你们爷孙三个也不会老饿着肚子了,燕大娘才不信周晓白的说辞呢。

    “娘,俺要吃兔子肉。”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娃子跑出来抓住燕大娘的衣角使劲的摇着。

    燕大娘没有想到这个小坏包,跑出来扯后腿,一点小娃子的额头,好气又好笑,“你这个好吃的保娃子,那晓白,俺就收下了。”

    真是最精明的女人遇到孩子都没有折,这是燕大娘家的小儿子,燕保儿,才五岁,正是好吃的年纪。

    周晓白拿起锄头,赶忙就去地里了。把绿豆种子放在了一边,回忆起前世姥姥家种地的情景。

    记得是先给地施肥打垄,可惜家里啥都没有,不能施肥了,周晓白一想不成就拿那个神水来代替,急冲冲的跑回家,赶紧端来了神水,就这打算下地打垄了。

    这还真是看起来简单,做起来真不简单啊。周晓白记得之前看着人家随随便便几分钟就能挖出一道又深又直的垄来,但是临到自己做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拿着锄头,周晓白就有点不知所措了。一锄头下去,没有挖到土不是,竟然锄头还往自己这边打了过来。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肯定是一头的包。

    哎,这个还是最简单的打垄,自己都做不好,真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办了,周晓白想着就是头大。

    “晓白,你咋坐在了地里?”

    *********************

    真的特别要感谢卿萌童鞋给我提了很多意见,光开头她都帮我看了好几个,抱住压倒亲。虽然现在的开头还是那样,摊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