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十四章 雪中送炭

酒鬼花生2017-6-3 23:52:21Ctrl+D 收藏本站

    啊啊,不好意思,小懒写晚了点,这不写完赶紧发了上来。

    ***********************

    哎,这个还是最简单的打垄,自己都做不好,真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办了,周晓白想着就是头大。气馁的一屁股坐在了地里,唉声叹气。

    “晓白,你咋坐在了地里?”燕小开心里总是不放心,把家里的活计三下五去二的做了下,和娘说了声,这就来周晓白这里看看了。

    果真和他想的一样,这周晓白从来没有下过地出过力的,怎么可能会种地呢,这不,正一脸苦相的坐在地里。

    燕小开上前,拿起锄头,拽起周晓白,先是拿起锄头,演示一遍给周晓白看着,“你看。锄头要这么拿着,左手握住下面,右手捏住上面,然后再用力往下锄。”看着燕小开驾轻就熟的样子,周晓白一阵的艳羡。认真的开始学了起来,以后这可是自己吃饭的家伙,怎么能不学会呢?

    燕小开演示了几遍之后,周晓白就开始跃跃欲试了,“小开哥,俺想自个先试试。”燕小开把锄头递给了周晓白,看着她自己开挖。

    周晓白哪里知道轻重,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学会了,一锄头下去用错了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晓白,你这不对,左手拿着的位置太靠下了。”燕小开倒是不厌其烦,手把手的教着周晓白。

    周晓白这会儿却走神了。看着燕小开弯腰,认真教授自己的样子走神了。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见到燕小开了,但是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

    之前自己怎么都没有发觉呢,燕小开其实长得倒是满俊俏的,黑黑瘦瘦的,眼睛大大的,鼻梁高高的,小嘴也是红艳艳的,现在虽然个子还不算高,但是可以预想等到过几年肯定是个很招姑娘喜爱的大小伙子。

    燕小开像是意识到周晓白走神了,低头这一看,发现自己刚才自己手把手的再教周晓白,手不晓得啥时候握住了周晓白的手,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松手,两人都闹得一个大红脸。

    “俺来开垄。”燕小开都不知道手脚要往哪里放了,只能拿起锄头,闷头的开垄。

    周晓白本来男女的界限倒是不很严的,在她看来被一个小屁孩给碰了下手,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却是把人家小孩给吓得不轻。

    脸爆红的燕小开像是打了鸡血,一亩见方的地,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开好了。这会儿他手脚才放开了点,“晓白,垄开好了,可你这没有肥啊。”

    周晓白也不说什么,就忙着把那神水均匀的撒在了那个垄里面,就招呼着燕小开,赶紧给垄合上了。虽然燕小开不知道周晓白在弄些什么,还是听话的赶紧弄了去。

    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不用开那么深的垄,随便豁个浅浅的沟就成了。这个活计周晓白自己倒是可以胜任,所以这次就不用燕小开在忙活了,自己一个人就是可以了。

    忙了一下午,总算是把这绿豆给种上了,虽然还离不开燕小开的帮忙,但是周晓白已经觉得很有成就感了。

    把锄头还了之后,周晓白回到家里直接瘫倒在了床上,原来种地是件这么累的事情啊。

    还好晨墨倒是很贴心,见到周晓白累成这个样子,赶紧过来殷勤的帮着她捶腰和捏腿什么的。“姐,家里的玉米面明个就该吃完了。”

    晨墨叹着气,对周晓白说着。周晓白看着他眉头紧紧皱起的样子,一阵心疼,看人家家里这么大的孩子,还在撒娇玩耍的,但是看自家的弟弟,小小的年纪就要操心家里的事情。

    周晓白强打起精神,堆起笑意,“晨墨,这是给俺来操心。家里不是还有些野果子的啊,明个你和爷爷就先吃起,俺去城里逛逛,看能有什么活计。”

    晨墨低下小脑袋,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但是转念一想,现在能每顿都能吃上个差不多,已经比之前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自己该知足了,要知道之前连果子都不是能经常吃到的。“爷爷咋还没有回来啊!”

    晨墨真是个操心的主。刚才才操心完明天的粮食,这不就开始担心起爷爷怎么还没有回来了。听着晨墨这么一说,周晓白也担心起来了,之前爷爷虽然也是早出晚归的,但是从来也没有今个这么晚回来了。

    周晓白终于也体会到了上次晨墨和爷爷在家等着她的那种心急火燎的心情,虽然爷爷身体还算是大好,但是年岁毕竟已经不小了,这天黑了,要是不小心哪里磕磕碰碰的,就麻烦大了。

    拉住晨墨,把房门一栓,这就打算去村口接爷爷了。周晓白牵着晨墨的小手,站在村口,望着各个道,不知道这爷爷会从哪里回来,周晓白真是后悔,晌午怎么不问个清楚啊。

    现在也不敢乱跑,就怕和爷爷走岔了道,只能在这里等着了。“白丫头,晨墨,你们咋在这呢?”正当周晓白伸长着脖子往前面看着的时候,从后面传来周根生中气很足的声音,语气里面还带着笑。

    周晓白和晨墨都像是乳燕投林一般扑到了爷爷身上,“爷爷,你咋这么晚才回来的呢。”

    周根生呵呵一笑,一手牵起一个,“走,咱们爷孙三个赶紧回家,看爷爷给你们带了啥好东西。”

    “羊啦肚子手啦巾哟

    三道道格蓝

    咱们见格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的难”

    周根生像是今天兴致很是不错,信口就开始唱了起来,晨墨也不甘示弱,也随着爷爷唱了起来,一道苍老一道稚嫩的歌声就飘荡在了村子上方。周晓白的心,也一下子安定了下来,第一次觉得像是自己真正的融入了这个时代,也融入了这个周家。

    一进屋,还没有落座,周根生就兴致冲冲的拉住晨墨,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晨墨,白丫头,你看爷爷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

    晨墨也是兴冲冲的打开油乎乎的纸包,肉香四溢,纸包里面原来是红烧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