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十五章 姑姑回家

酒鬼花生2017-6-3 23:52:18Ctrl+D 收藏本站

    每个熬夜码字的人都是折翼的天使啊,伤不起,困死了,PK600加更奉上,继续黑着眼圈去下午的更新吧。握拳,双更真是件坑爹的事情。

    ***********************

    晨墨也是兴冲冲的打开油乎乎的纸包,肉香四溢,纸包里面原来是红烧肉。不多也仅仅就是两块而已,可能放的时间太久了,已经凉掉了。

    但是一见这红烧肉,晨墨还是很激动的,“爷爷,红烧肉耶。”周根生笑眯眯的指着纸包,“白丫头,晨墨,你们赶紧吃吧,俺在席上已经吃过了。”说着转身就从堂屋里面拿出一个杏子吃了起来。

    见周晓白望向他,解释道,“这席上吃的太饱了,俺要消消食。”但是周晓白却晓得完全不是这回事儿,一看爷爷捂着肚子的样子,就知道铁定是饿着肚子一路回来的。而这红烧肉也肯定是他碗里省下来留给自己的。

    小心翼翼的小小咬了一口油光发亮,香气四溢的红烧肉,虽然已经冷掉,味道也比自己在前世吃过的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但是周晓白还是觉得这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红烧肉。

    “爷爷,俺今天肚子不舒服,一吃这油腻的东西就反胃,爷爷还是你来吃吧。”周晓白把手里的红烧肉这么一递。

    晨墨和爷爷都关心的问,“姐姐,你咋就个不舒服了呢,刚才不是见还好好的呢?”“是啊,白丫头,你到底哪不舒服赶紧告诉爷爷。”

    额,周晓白一看弄巧成拙了,赶忙解释道,“没事没事,就是今天肚子不大舒服,这肉俺是吃不得了。爷爷你帮俺吃掉吧。”

    周根生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但是看着周晓白捂住肚子一脸痛苦的样子,又不得不相信了。半块红烧肉,其实也没有多大点,周根生一口就给吃掉了。完了随手在衣襟上擦擦油,把手给搓热。

    “白丫头,你这肯定是吃什么生的果子吃多了,爷爷给你暖暖胃。”说着就把热热的手掌心给贴在了周晓白的肚子上。

    这一动作叫周晓白一愣,随即笑意就浮上了嘴角,“爷爷,俺肚子暖暖的了。”其实不仅仅是肚子,心里更是暖暖的。

    天一点点暗了下来,周根生就这么有一下没一下的帮周晓白揉着肚子,虽然本身自己就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在爷爷这么的按摩下,周晓白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天一亮,周晓白就醒了,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的小神碗,把里面满满的一碗水给倒了出来放在瓦盆里,又在溪边打了满满一盆子的水,直接就抬到了地里,小心的给地都浇上了水。

    这天气热,地也干,连着几天都没有下雨了,周晓白惦记着自己的这个绿豆,所以早早的就起来浇水了。

    等到她忙活完了,回到家里,爷爷和晨墨也才起来,随手拿了几个果子,周晓白就打算去镇上转一圈。可刚要出门就被周根生给叫住了,“白丫头,今个你就别出去了,俺们去请姑姑。”

    晓得周晓白对这个习俗不甚了解,周根生就索性干脆好生的把这个和他们说道说道。原来“六月六,请姑姑”。过去,每逢农历六月初六,农村的风俗都要请回已出嫁的老少姑娘,好好招待一番再送回去。

    周根生面上虽然很是有些为难,但是还是说了出来,“虽然俺们家里确实不成,但是这风俗不能不做,要不你姑姑岂不是被人笑话不成。”

    晨墨也在一边念叨着,“俺想姑姑了,姑姑对俺可好了,见回来,都给俺带好吃的。”

    既然爷爷和晨墨都这么说了,周晓白也自然是同意的了,“那晨墨你在家准备着,俺和爷爷一起去请姑姑。”本来这事该小一辈操持的,但是周晓白完全不知道姑姑到底是哪个,自然也是不能自己去了,只能叫上爷爷一起。

    周晓白这算是第二次出远门了,跟着爷爷一道走。今个六月六,村上的人,也纷纷去请姑姑了,道上热闹的不少,一派喜气。

    周根生一路上纷纷和村上的人打着招呼,周晓白赶紧记着这些个名字,免得赶明自己又不知道了。

    一个看起来黑黑壮壮,一脸敦厚相的青年男子热情的和周根生打着招呼,“大爷,你这也是去请你家闺女?”

    “是啊,桩子,你这也是去请你家大姑?”

    “恩。”

    “那紧着好,刚好俺们一起顺路,都是去小林村。”

    桩子?这名字倒是勾起了周晓白的记忆,那天和春花姐在林子里面幽会的男人好像就叫桩子,难不成就是这个?这么一来周晓白就更是留心的望了过去。

    男子个子不是很高,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看起来倒是很干练的样子,说话间也很是有分寸,这么看来倒是不错的样子,周晓白暗暗点头,希望和春花姐能是个好姻缘吧。

    “大爷,听说您家今天打算种荒地了,你家没有什么劳力,钱俺没有,力气倒是有一把,有啥活尽管的叫。”这村上的事,还真是没有啥,一点风吹草动大伙都知道了。这不周晓白开荒的事情,不到几天功夫,都几乎村上的人都知道了。

    不过听着桩子这么说,也是热心肠的人,周根生点点头,“那俺到时候就不客气了。”这么说起来真是又伤心又安慰啊,自己这么年纪一大把了,到头来还享不到儿孙福,又儿子等于没有儿子,连个外人都不如。

    两人这么一路闲聊,很快就到了旁的小林村。因为周晓白她姑姑住在村子北头,桩子他大姑住在南头,所以在村口两人分别了。

    “白丫头,你去了别多说话,免得叫你姑姑操心。”周根生走到门跟前停住,特地交代了周晓白这么一句。

    周晓白懂事的点点头,晓得爷爷想瞒住什么,铁定是不想叫姑姑知道家里的情况。看到周晓白答应了,周根生这才整整衣服,走到了近前的一家院落,“凤儿在不在?”

    “爹,是你不?”屋里立马就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随着声,一个衣着简朴,干净利索的女子走了出来。“爹,俺终于等到你来了,还以为今年你又不来的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