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十六章 蜜糖小嘴

酒鬼花生2017-6-3 23:52:15Ctrl+D 收藏本站

    “爹,是你不?”屋里立马就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随着声,一个衣着简朴,干净利索的女子走了出来。“爹,俺终于等到你来了,还以为今年你又不来的呢?”

    女子爱娇的拉住周根生的手,好一阵打量,“爹,你又瘦了。”

    周根生嘿嘿一笑,“闺女啊,人家都说千金难买老来瘦,你看我这是不又省钱了的啊!”

    “爹。”女子不依的摇着周根生的手。

    这个女子就是周根生的三闺女周喜凤,前些年嫁来小林村后,就很少回去了。

    “姑姑。”周晓白见着这女子不知怎的,就心生亲切,忍不住想亲近亲近。

    听到周晓白的叫唤,周喜凤这才注意到老爹身后还有个小小的人儿。亲热的拉过,好生一番打量。“这是晓白吧,这段时候不见,这小模样又变俊了。”

    个头不高,下巴也尖尖的,但是轮廓倒是挺标致的,周喜凤看着也有几分欣喜,人家都说这侄女像姑姑,果然这话不错。这小模样看起来倒是和自己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像。

    周喜凤打量着周晓白,这厢周晓白也是瞄着周喜凤。之前醒来就听晨墨说过这个姑姑怎么样怎么样的了。今天一见还真是这样的。

    脸盘圆圆的,身子倒是很窈窕的,褂子粗时看着素净,但是细细一看领口袖子都绣着花型,看来这个大姑,还是个爱俏的人。至于性子怎么样,就要慢慢相处了。

    “你家当家的呢?”周根生不见周喜凤他男人问道。

    “他大早就出门种地了,家里事多,劳力少。”

    周根生点点头,男人知道养家就是好事,看到闺女过的不错,心里安定了几分。

    周喜凤一拍脑袋,“爹,俺这个记性,光顾着唠嗑,你们这么早起就过来了,吃了没,俺去厨房在给你们整点,这一大早的。”也是,这天色还这么大早,想是他们天没有亮就起来了,自己这也才起身没有多久的捏。说着就赶紧往厨房里面走去。

    周根生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闺女,别忙活了,俺们在家吃过了这才来的。”今个他是特地起的早床,赶紧过来的,去年个有事耽搁了,结果到了晌午这才过来,连累的闺女都被人取笑,所以今个不管怎么说,这才大早就过来的。

    见到老爹坚持,周喜凤也就不说什么了。

    “闺女,要不俺们这就走吧。”周根生催着他们这就上路。

    周喜凤拍拍衣袖,笑着说,“爹,俺去换件衣服就出来。”

    “姑啊,你穿啥都好看,不用换了。”周晓白拉住她的衣服。

    一听这话,周喜凤乐了,“你这个小精怪,啥时候这么会说话了的呢,等着俺进去一趟,这就走。”

    因着马上就出门,周根生和周晓白也不进屋,就站在门口等着。没有多大会儿,门一响。

    “亲家公啊,你咋这早就过来捏,真是的,也不进屋坐坐。”出来的竟然不是周喜凤,而是她的婆婆林氏。

    “亲家母啊,真是不好意思,这早就吵到你们,俺们就不进去了,这就走的。”周根生也是客气的招呼着。

    还不待爷爷叫,周晓白就亲热的拉住了林氏,“婆啊,你咋今天精神气这么的好呢,看起来都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了。”

    林氏乐了,虽然明显知道她是哄自己的,但是女人嘛还是很吃这一套的,“白丫头啊,给婆婆看看,怎么这么水灵了呢?”见到林氏那脸就像盛开的菊花,周晓白就知道这样错不了,小嘴更是像涂了蜜糖一样,哄得老太太这是合不拢嘴。

    “娘,你们这是说啥呢,这么开心,也不带上俺。”门帘一掀,周喜凤走了出来。

    周晓白顿时觉得眼睛一亮,这姑姑还真是爱俏,果真进去又换上了一身,翠色的衣衫,头发也是重新梳起,还插上一根鎏金的钗子,小腰一扭,走了出来。

    林氏看着周喜凤的打扮也是满意的一拍手,“俺在说,你这侄女真是个可人啊!”

    周喜凤也是嘻嘻一笑,没有想到这自己一向呆板的大侄女儿,这下一下子能哄得老太太这么开心了,“娘,那俺就走了哈。”

    “成,既然你们都准备好了,那就赶紧出门吧,凤儿,晚上早起回来。”这媳妇儿回娘家穿的排排场场的,自己婆婆也觉得脸上有光。说着还往周晓白手里硬是塞了一个红皮的鸡蛋,“白丫头,拿着路上吃。”

    周喜凤一看可不依了,“娘,你真偏心眼儿,俺早起想吃,你都不给俺吃。”林氏啐了周喜凤一口,“你这还和人家孩子计较,赶紧的吧。”

    偏生周晓白竟然还当真了,“姑姑,俺不爱吃鸡蛋,你吃吧。”举着个手,非又要塞给周喜凤,一气算是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周根生也是在一边摸着胡子直乐和,告别了林氏,乘着天色还早,日头还不算毒,几人赶紧赶路,不大会儿,就到了家。

    晨墨早就在院门口巴望着了,一见他们过来,就扑到了周喜凤身上,“大姑,俺想死你了。”

    周喜凤也是好久不见这侄儿子,抱起也是一阵亲热。几人闲话了一下家常,眼瞅着这就到晌午了。

    “凤儿,饿了吧,家里没有啥好的,将就点吃着吧。”周根生张罗着,叫晨墨开饭。

    玉米糊糊、玉米巴巴。

    周喜凤一见着饭桌上的东西,眉头就皱起来了。周根生面上有些过不去,人家家里六月六请姑姑,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是自家里,也就只有这个。

    “爹,你这见天都是吃这个的?”周喜凤板着脸。

    周根生闷着头不说话,周晓白心想着,能见天吃上已经算不错了,可怜自己还经常连这个都吃不上的呢。

    见自己老爹不说话,周喜凤心里有谱了,眉头一竖,“爹,二哥都不过来瞅瞅?”

    周晓白心里更是嘀咕着,不过来更是好了,一过来还指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见老爹还是不说话,周喜凤又问到,“爹。俺经常叫俺二哥往回捎带的东西,你见着没有?”

    啥,这闺女还经常给自己捎带东西?周根生更是糊涂了,完全没有听说过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