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二十九章 晨墨害病

酒鬼花生2017-6-3 23:52:1Ctrl+D 收藏本站

    pk800的加更票,累趴下了,今天三更了,有木有表扬的。

    ************************

    周晓白正要搭话,见着晨墨小脸泛白,捂着肚子,头上豆大的汗一滴滴的掉,“晨墨你咋了?”

    周喜凤这么一眼望去也是吓得大惊失色,晨墨小小的身子直打颤,几乎都要站不住了,看着周喜凤心里一惊,周晓白早已经跳了过去,抱住了晨墨,“晨墨,你别吓姐姐啊。”周根生听到屋里的动静,也冲了进来,看到晨墨的样子也慌了神。

    就连晨墨养在家里的狮子头和东坡肉,都听到动静,冲了过来“汪汪”、“喵呜”的叫着,不过这会可没有人搭理他们,这一屋子的人乱成了一堆。

    还是周喜凤镇定,从周晓白手里抢过了晨墨,周晓白哪里肯放手,虽然来这里没有几天,但是已经真心的把晨墨和周根生当做了亲人,所以这乍一见着晨墨这个样子,早就慌了神。

    “晓白,你放手,还是俺来抱着,你赶紧去村子西头叫下周老爹,叫他准备一下套车,俺马上就到。”周喜凤抱过一看,这晨墨的小样,真的不能耽搁了,但是这村上哪里有什么赤脚大夫,只能去镇上,这就赶紧招呼这周晓白去叫人了。

    周家庄村上不算富裕,家里能有牲口的也还真是没有几户。数得出的就只有周老爹那家的了,一头老黄牛,忙时就耕地,闲时就用来拉着村上的人进城挣点零花。

    还好今天早起出门的时候周晓白算是知道了地,这下一听到大姑的安排,赶紧飞一般的就跑了出门。周喜凤和周根生也不敢大意,把门一带,这就也紧着出门了。反正家里一穷二白的,也没啥好偷的。

    等到周喜凤把晨墨抱到西头周老爹的时候,他已经在门口套好车等着了,车不大,周喜凤看了看,“爹,你还是在家歇着吧,俺和晓白去就成了。”

    “那你们小心着点。”扶着周喜凤坐稳了车子。

    “周老爹,麻烦你这大晌午的还要出来,但晨墨这孩子也不知道咋的就这样了,麻烦您快点。”周喜凤低头看看已经闭上眼睛的晨墨,心里焦急万分。

    坐在前头的周老爹回头一瞅晨墨,果真,这孩子可是耽搁不起了,使劲的一鞭子就抽到了牛背上。

    虽然牛已经跑的很快了,但是周晓白还是心急如焚,总是觉得这路总也到头,总算是到了镇上。

    “周老爹,能不能再快点。”见着晨墨泛白的小脸,周晓白真是心里像是被火在煎熬一般,恨不得这车快一点,更快一点。

    忽然牛车使劲一顿,前面周老爹一声惊呼,周晓白这才把眼睛从晨墨的脸上转了过去。周老爹已经跳下了车,“这位小哥,你没事吧,俺实在赶着时间,没有撞到你吧,”

    原来被周晓白这么一催,周老爹也紧着赶,这不一不留神就给撞上了人,还好停的快,不知道到底伤的怎么样了。

    “小哥,真是对不住了,俺家大侄子得了急症,俺这着急上火的就给撞了,你撞到了哪不?”看着那个小哥慢慢的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小哥,俺家住在周家庄的最东头,你要是有什么岔子,尽管去找俺。”周喜凤赶紧交代两句,就想催着周老爹赶紧走。

    岂料地上的那个小哥,拍完了身上的灰,望了他们两眼,猝不及防的就跳上了牛车,一挥鞭子,扭头就跑了。

    急得周老爹追着后面,“啊,打劫了,俺的牛车。”

    周晓白和周喜凤也是被这一变故给吓了一跳,这小哥驾车可比周老爹疯狂了许多,周喜凤抱着晨墨几乎都要坐不稳了,“小哥,你这是做啥子,俺这是急着救命的。”

    “停下,停下。”周晓白也是急了,见他那么飞奔法,扑了过去,掐在了那个小哥的胳膊上。

    那小哥也不理会,扭头瞅了他们一眼,“坐稳了。”这才又快马加鞭的跑了起来。

    看着那人不动声色的样子,周晓白反倒是心里平静了点,手也松了下来,悄声附在周喜凤的耳边,“大姑,看着他也不像是坏人。”

    虽然周晓白嘴里这么安慰着,但是心里还是打着鼓,这小哥到底要带着他们去哪里?不会真的被他们拐卖了吧,这他们老的老,小的小,也卖不到什么钱啊。

    也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乱想,一会儿功夫,那小哥就一勒缰绳,停了下来。

    周晓白只觉得这颠簸的自己心肝脾肺都不再原位了,这小脸也几乎和晨墨一样白了,忍住了呕意,周晓白一抬眼,这才看到他们停在了哪里。

    一个小小的院子,门口上书几个大字,“回春堂。”看着这个名字,应该是医馆了。周晓白一推周喜凤,“大姑,快下来。”

    周喜凤这还不如周晓白清醒的呢,一跳下马车,****一软,差点就给扑倒在地上了。立在一边的小哥,眼疾手快的给她扶住,顺手就把晨墨给抱了过去,直接往里头走了过去。

    周晓白一瞅大姑没事,赶紧着跟着那个小哥进门了。

    一进去医馆,里面空间不大,就一个老大爷坐在桌子前面,捻着胡子,眼睛闭着,头一摇一晃的样子,叫周晓白忍不住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但是没有等他们走到跟前,唐蓝河眼睛一睁,一道精光闪过,再见到唐流风后面跟着个姑娘,又是一道精光闪过。心里不知道算计着什么。

    脸上堆起了笑,“流风啊,你这不是说出门采药的啊,咋这么快就回来了呢?”

    唐流风把怀里的晨墨往前一送,“给。”

    唐流风这才注意到自己儿子抱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小孩,刚才只注意到他身后的闺女了。

    “大夫,赶紧帮俺看看俺弟弟吧,他到底咋了?”周晓白赶紧冲了前去,拽住唐大夫的手,不住的晃着。

    哎,原来这个闺女是这小病号的姐姐啊,害的俺空高兴一场,唐蓝河很是失落啊,但是马上医师救人的天性又回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