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三十章 冷面流风

酒鬼花生2017-6-3 23:51:58Ctrl+D 收藏本站

    哎,原来这个闺女是这小病号的姐姐啊,害的我空高兴一场,唐蓝河很是失落啊,但是马上医师救人的天性又回来了。

    “你先别急,我先看看你弟弟再说。”唐蓝河示意唐流风把晨墨的手给递过来。

    手搭上晨墨的手腕,闭上眼睛沉吟了半晌,他这才说,“流风,拿纸笔来。”

    唐流风赶紧把晨墨交给了周晓白,转身到里屋拿纸笔了。这会儿周喜凤也走了进来,和周晓白一起问着唐大夫,“大夫,俺家晨墨怎么样?”

    唐蓝河一捻胡子,“放心吧,不碍事的,看着凶险,吃几副药就差不多了。”

    “那他咋回事啊?”周晓白还是不明白怎么人好好的,忽然就病倒了呢。

    唐蓝河瞅了几眼周晓白,这姐弟俩都是瘦骨嶙峋的,难怪了,叹了口气,“这孩子身子骨弱,平日里没有啥大油水的,这肯定是一下吃多了油腻的东西。他一下子消化不了。”

    听着这话,周晓白和周喜凤都心里都是不是滋味,没有想到中午的那场打秋风,竟然还会给晨墨吃的闹起了肚子。周晓白更是难过,没有想到自家常年还真是不见荤腥,这一吃竟然还会吃出问题来,周晓白心里暗暗发誓,等有钱了一定要顿顿吃香的喝辣的。

    等到唐流风出来,唐蓝河大笔一挥,在纸上刷刷的几行字,然后递给了周喜凤,“你拿着这方子去别家药房抓药吧。”

    周喜凤一愣,看着这铺子后面一排的药柜,“难道不是在这里抓药吗?”

    唐蓝河眼睛一斜,“俺这里的药,精贵着呢,怕是你买不起。”周晓白听着这话有点不顺耳了,这不是瞧不起人的嘛,刚想反驳几句,但是想着自己口袋空空,赶紧闭嘴了。

    周喜凤也是心里藏不住话的人,“俺说这大夫啊,你也不能这样啊。”

    “俺这里的药材都是深山里挖的,和外面那些园子里面种出来的,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说起自家的药材,唐蓝河可是一脸的得意。说着从手边的柜子里面取出一根野山参,“你瞅瞅,这枝桠,这根须,哪个不是壮实的紧。”

    周喜凤虽然不认识这药材的好坏,但是见着确实比以前自己见过的都看着喜人,到嘴边的话就给吞了回去。扭头和周晓白一说,“闺女,俺先去抓药了,你在这里看着下晨墨。”

    这病人不宜移动,周晓白就听从唐大夫的安排,想把晨墨给移到旁边的偏房去。还没有伸手,唐流风就已经把晨墨给抱起。周晓白只得道了一声谢谢,这才跟着他身后去了。

    唐蓝河看着眼睛一眯,又是一道精光,接着又闭上了眼睛,捻着胡子,又说不知道在想啥了。

    等到把晨墨给安顿好,躺下,又见唐流风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根长针,速度的在晨墨肚子上扎上这么几针。

    吓得周晓白大叫,“你这是干啥,不要乱动……”但是眼瞅着几针下去,晨墨的小脸脸色就好了许多,周晓白这才知道误会了他。

    “姐,俺好多了……”虽然还是有些虚弱,但是比之前连说话都费力的样子已经好上了不少。周晓白捂住他的嘴巴,叫他不要多说话,多休息。

    见到晨墨这个样子,周晓白心里算是安定了下来。偏厅不大,也就他们三人,唐流风走到了一边,不打扰他们姐弟两个休息。

    周晓白却是很不好意思了,这么接二连三的误会人家的好意,心里真是过不去。也悄悄的走到一边,站在了他身边,扭扭捏捏的却是不好怎么开口。“这个,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你了。”

    但是半天没有听到回应,周晓白想着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小了?加大点音量再说了一次,可是还是没有回应,偷偷瞅了一眼那个小哥,难道自己说话还是太小了吗?

    周晓白卯着嗓子吼了出来,“喂,俺说刚才的事情对不住了。”这么大的声音,不可能听不见了吧。

    果然唐流风有了反应,一把捂住周晓白的嘴巴,指指一边的躺着休息的晨墨,示意她小声点。周晓白这才想起,这么大声,吵着了弟弟可是不好了。

    偷偷的一吐舌头,很是不好意思。可惜她又忘记了自己的嘴巴被人家给捂住了,这一吐舌头不要紧,直接舔在了人家的手心上。

    唐流风像是触电一边,飞快的把手缩了回来,身子也僵硬了起来,转身从偏门出去了。

    周晓白懊恼的直跳脚,这是什么事儿啊!

    听到门帘一想,周晓白以为是唐流风进来,刚想道歉,却发现是唐蓝河走了进来,还是一脸笑眯眯的,“小姑娘啊,我看着你中气很足啊,但是别吵着病人就不好了。”

    听着唐大夫这么一打趣,周晓白更是脸燥的不知道哪里去了。她哪里想到,唐蓝河心里不知道乐和成什么样子了呢。心里想着这闺女还真是性子活,配上他那呆头鹅的儿子还真是刚好。多少年都没有见到流风红脸了,这刚才一会儿功夫就见着他满脸通红的。

    周晓白更低着头,不知道说啥才好,鼻子里面就是一阵药香,一碗黑乎乎的中药递在了她手边。抬眼一看,是那个冷面的唐流风,推着她手肘,示意她赶紧给弟弟喂药去。

    这是啥药啊,大姑还没有买药回来啊,周晓白不解了。

    那厢就听到唐大夫惊呼了起来,“你这败家的孩子,俺的药材啊!”原来这唐流风刚才出去就是在自家的药柜里面给晨墨抓了服药。所以把唐蓝河给心疼个死。

    周晓白一脸的不好意思,赶紧接过了药碗,小心翼翼的喂着晨墨喝下,还好晨墨很乖也没有叫唤,听话的就这么咕嘟咕嘟的喝完了。

    在那边哭天抢地的唐大夫已经被唐流风给推了出去,免得打扰病人休息。又剩下了周晓白和唐流风了,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周晓白清清喉咙,压低了声音问道,“刚才对不住了,你这胳膊和腿没事吧。”这次盯着唐流风看着,周晓白这才注意到,人家不是没有回应,而是静静的点点头了。

    要不是之前听他说过一句话,这么久都不见他说话,周晓白都要以为他是哑巴。

    *******************

    唐蓝河和唐流风都是偶亲爱滴蓝河流风,蓝叔大人的龙套。

    ****************

    先八一八我这悲催的更新票的事情吧,昨个收到了生平第一次的催更票那叫一个激动啊,虽然很难,但是忙不迭的还是吐血完成了,三更。

    结果更新完了,苦逼的发现,竟然催更票是次日生效也就是说我昨天三更无效,当时小懒真的泪流满面了。今天实在是熬不住了,票票我吃不下了。琉舞轻殇和影の子丶你们的票,估摸着是要退回去了,我真的努力了。哭。这几天俺要修养生息,保证一更,至于PK加更,俺一定慢慢补上。

    谢谢Oo流云oO的粉红票和Pomelo的打赏以及海雁123的PK票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