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五十九章 掌柜毁约

酒鬼花生2017-6-3 23:50:37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上次生病,晨墨不做声了,就是因为自己身体太差了,随便一点什么就病了,这一病更是花钱,所以晨墨不反对了。倒是见到这周晓白给他的银子,又是一声惊呼,“姐,你这钱是哪里来的?”

    周晓白把这来龙去脉给他这么一交代,也是把他给乐和的,没有想到这药材还真是值钱来着。

    说起了这药材,周晓白想着自己这倒是没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叫晨墨学着点那书上的东西,下次带着他一起去呢。

    中午爷爷不在家,两人随便的这么吃了点,周晓白就把上次流风哥给的医书拿给了晨墨。

    接过了医书,“姐,俺不识字啊!”晨墨不知道周晓白是什么意思。

    “没事,里面都是画画,晨墨你就瞅着能不能把这里面的图画都给记住。这可都是钱啊。俺上次就是找了一个药材就给换了十两银子。”周晓白就这么忽悠起来。虽然上次她找到的红叶党参确实也挺值钱,但是若不是商家人大方肯定没有这个价钱。

    但是晨墨一个小孩子家的,见到周晓白拿过的这么多钱,自然是当真了。翻开书一看,果然里面都是画画,虽然有些字,但是也不妨碍他看。

    见着家姐这么每次都能带钱回来,晨墨虽然很高兴,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爽快,自己是个男人,怎么能叫姐姐养活呢。这次周晓白给他这么个事情,他自然想是办的妥妥当当的,也给家里贴补贴补。

    若是周晓白知道现在晨墨心中所想,铁定是笑着跳起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非要当自己是个能养家糊口的男人。

    把书交代给了晨墨,周晓白也没有闲着,打算拾掇一下昨天买的种子。这绿豆估摸着再有个十来天就可以收了,接茬就该种上这玉米了。

    从家里找出筛子,把种子都给倒了上去。周晓白端到院子里面,细心的挑起来这种子,专挑这个大饱满的出来。自家劳力少,所以必须要捡着这精良的种子去种上。

    家里有这神碗,自然是不能浪费了去了,又是把今天早起剩下的神水给这挑好的种子上面撒上,这才放在一边等着过些时候再来弄。

    忙活的这差不多了,周晓白这才打算歇一会儿的,这就听见门外这“嘚不嘚不”的马蹄声,这边就自家一户人家,铁定是找自家的,那会是谁呢?

    不用猜,还没有等周晓白猜出来,就看到这人了,竟然是小虎哥。早起这不是他来过一趟了的啊,怎么这会儿的又来了呢?难道是严掌柜的有什么吩咐,周晓白赶紧把手擦擦,迎了出去。

    见到周晓白人在,小虎哥也不往前了,直接在她门前跳下了马来。见着小虎哥气喘吁吁的样子,周晓白正打算进去给倒杯茶解解乏的。小虎哥赶紧止住了,满脸歉意,扭扭捏捏的,“晓白……”

    看着这个样子,周晓白急了,“小虎哥,这有啥事,你就直说呗。”

    见到周晓白这么爽快,小虎也不在吞吞吐吐了,“晓白,不好意思,是掌柜的交代我来的,说是从明个起,就不要这山泉了。”

    什么?这话对周晓白来说可谓是突兀之极,前几天明明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一下就变卦了的呢?虽然这每天的钱不多,但是也不少的啊!周晓白赶忙问着这是怎么回事,可惜小虎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是掌柜的吩咐的。

    这么不明不白的,周晓白还真是糊涂了,虽然暂时这手上有点闲钱,但是这也不能坐吃山空啊。“小虎哥,你能不能带俺去镇上,俺当面问个清楚。”

    “这……”小虎为难了,这掌柜的就叫自己来说一声,这要是带着她回去的话,掌柜不会又说什么的吧。

    知道小虎的难处,周晓白紧着说,“小虎哥,你就带俺到镇上,俺自己再去,这就不关你的事情了。”

    这样说来,和自己没有关系,小虎自然是不反对,不过就是捎带个人的事情。和晨墨交代了一声,周晓白就跟着小虎到了镇上,特地早点下车,就怕他为难。

    今天这都是来了两次镇上了,不过这心情可是完全大不一样。上午是满心欢喜,现在却是满肚子的纳闷。真心的,周晓白这是完全不明白,怎么会严掌柜的会突然毁约呢?难道他这是找到了另外的来源。

    “这位女施主,请留步。”忽然一个人影把周晓白挡住了,

    抬眼一见,竟然是一个和尚。可这个和尚也太……太不知检点了点吧。肥头大耳,腰间挂着一个酒壶,手里拿着一只吃了一半的鸡腿,嘴边油乎乎的。这是个酒肉和尚吧。

    那和尚紧着嚼了一下,把嘴里的鸡腿赶紧吃下,这才开口,“贫僧法号绝色。”

    “噗。”饶是周晓白心情不佳,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喷了出来,果然绝色。看着这和尚的样子,果真是可以拒绝了女色了,有酒肉就好了。

    绝色和尚却是毫不在意,抹抹嘴巴上的油光,正色道,“施主,我见你印堂发黑,眉心涣散,近日内必有一劫。”

    虽然说的郑重其事,但是配合着他那副酒肉和尚的样子,周晓白是一万分个不相信。

    绝色和尚见她连连摇头,也不勉强,“那望施主好自为之了,你我有缘必有再见之日。”接着又啃着他的鸡腿一摇一晃的就这么走了。

    被这么一出一闹,周晓白想着是不是这和尚说的劫难就是严掌柜的毁约这事?算了算了,现在自己脑子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的,反正这都到了面前了,周晓白总是要弄个明白的。

    走到了商家茶楼的门口,周晓白一眼就瞅见了严掌柜的锁着眉坐在了柜台前面。

    “严掌柜的,打扰了。”周晓白很是客气的过去,小小的个子倒是还没有柜台那么高。但是严掌柜的一见着她,赶紧出来,把她拉到了一边,小声的道歉着,大体意思就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继续在合作之类的。

    这些话,周晓白都不想听,直接单刀直入,“严掌柜的,你是不是用了别家的水?”

    严掌柜的一愣,随即马上否认,“晓白姑娘,没有没有,这事是我们店里做的不地道,就请见谅了。”周晓白一直瞅着严掌柜的眼睛,刚才他说话倒是一丝闪躲都没有,想来也确实没有说谎。但是这样,周晓白就更疑惑了,既然没有新的水源,为什么要断掉交易呢?

    看着严掌柜的欲言又止的样子,周晓白估摸着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人家不愿意说,那么周晓白又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转身就要告辞。

    “你你……你怎么还敢来。”一声大喝倒是把周晓白给叫住了。

    **********************

    谢谢丢落的线头的香囊,嘿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