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十二章 爷爷出狱

酒鬼花生2017-6-3 23:50:30Ctrl+D 收藏本站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说着,就见到燕小开已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个人,应该就是村长了。

    这还是周晓白过来以后第一次见到村长,趁着其他人和他打招呼的功夫,偷偷瞄着这位村长。身材圆滚滚的,满脸的油光,头上也是油光水滑的,脸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嘴里还“吧唧吧唧”嚼着什么。

    看着这个样子,周晓白心里一沉,这村长会不会也是那种只吃饭不干事的人啊。但是到了如今也别无他法,只能求他了。

    看样子他是刚在吃饭,就被燕小开急匆匆的叫了过来,这会儿,心下不满的很。求人办事,周晓白还是很懂的,赶紧叫晨墨去烧水,自己却是去从屋里挑出一个个大水分多的野果子,拿了出来。

    “村长,这吃饭的时辰麻烦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先吃个果子垫点肚子。”周晓白赶紧把果子递了过去。

    周有才本来正吃的香,却非要给拽了过来,心里本很是不满。撇了一眼,本来以为就是普通的果子,懒得理会的,意外却是个又大又香,忍不住接过大大的咬了一口。这滋味着实还不错。

    正是应了那句吃了人的嘴短,吃着野果子,周有才的态度算是缓和了点,“你这急吼吼的叫俺过来,到底是啥子个事情。”

    人家家里人在场,燕小开一家子不方便说了,紧着周喜凤赶紧的把事情的原委给说了一遍。越说这周有才眉头越是皱着,连嘴里的果子也不吃了。

    见着他半响没有回话,周喜凤也着急了,“村长,你有啥话就说啊,俺爹怎么样?”

    “这事还有些难办!”周有才也是很头疼,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事情。周根生惹到的那家人算是这边的大户,根基很大。若是真弄个杀人犯出来,他这村长的面子上也不光彩。

    “俺回去先托人问道问道去。”果子也不吃了,周有才这就打算起身去办事。但是刚一站起,又停住了。

    周晓白不明所以,怎么还要干嘛?还是周喜凤明白,赶紧从袖子里面掏出几吊钱来,塞给周根生,“村长,就多麻烦您了,要是不够,俺再回家拿。”

    周根生掂量掂量,分量还不少,收到袖子里面,“你们在家等着,晨墨你去给俺叫下周老爹,俺这就进城去。”

    晨墨应了一声,赶忙去跑去了。

    这天色都不早了,周晓白见着耽误燕家的事情也怪不好意思的,赶忙的叫大姑,给和着鸡蛋,摊了几个大饼。

    虽然鸡蛋白面大饼很稀罕,但是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就都算了。

    原来是这爷爷被抓到大牢里面的时候,刚巧被同村的人瞅见,这就赶忙来他家报信了,但是又遇上这周晓白不在家,所以燕小开这就赶忙到镇上找她去了。

    时间不早了,周晓白好说歹说算是把燕小开一家给劝回去了。可大姑怎么说都要留在家里,说是怕他们两个小孩子不好做主,周晓白也就不再劝了。两人就坐在屋子里面等着晨墨回来,说着村长已经摸黑去了镇上。

    虽然托了人,但是周晓白这心里还是不踏实,晚上翻来覆去的就睡不着。晨墨和大姑也是一早就起来,忙活完家里的活计,就在院子里面等着了,巴望着这村长能赶紧的托个话回来。

    送菜的杨大娘倒是很实诚,大早就把菜送了过来,不过这会儿周晓白也没有心思,接过菜数出了钱交给了大娘也就罢了。晨墨也是心里藏着事,难得的没有说道周晓白浪费。帮着把这菜给拾掇拾掇,这手里闲着,心里就发慌,总是惦记着爷爷。

    周喜凤却是也急性子的人,把手里的菜这么一丢,“俺去村长家看看,到底昨晚怎么个说法。”

    可这还没有出门,就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往这边走了过来。周晓白和晨墨都是冲了上去,“爷爷,你回来了?没事吧。”

    把周根生这么上上下下的一打量,皮面上是见不到一点伤,“爷爷,俺去镇上找流风哥给你瞅瞅。”周晓白还是不放心,爷爷这年纪大了,一不留神有什么闪失就麻烦了。

    周根生赶紧一把拉住,“别折腾了,俺啥事都没有。回去歇一下就成了。”

    周晓白心里寻思着,这村长还真是管事,才一晚上的功夫,爷爷就给放出来了,怎么说自己也要好生的感谢下他。三人先把周根生伺候回屋里去,晨墨赶紧麻利的给整出点吃的来,看着爷爷吃完休息上了。周喜凤这才赶紧回去,她家里那一大摊子事情也够她忙活的。

    拾掇完屋子,晨墨去村上弄点草什么的喂养小鸡了,狮子头和东坡肉倒是很自觉的就站在鸡棚那边守着。既然泉水的生意断掉了,周晓白也就打算另外想别的主意。

    做人不能忘本,周晓白打算送点野果子给村长。虽然人家看起来肥头大耳很是不靠谱的样子,但是做事还真给力,怎么说也要谢谢人家去的。反正这山上的东西,也就是花费点气力。

    家里还有些果子,周晓白那个口袋收拾起来,打算这就送去给村长,昨个见他还是很中意的。

    把院门给关上,周晓白就拎着袋子到村长家去了。在门口叫唤了声,这才有人应门了。同样也是个肥肥胖胖的女人,红色的褂子把她圆滚滚的身子包的紧紧的。

    没有等周晓白叫出声,那个女人就冷着脸招呼了起来,“晓白啊,你这真是的,大早上都不叫人清闲。”等着周晓白把这袋子往她手里一递,她立马改口了。“你这是做啥的呢,乡里乡亲的客气什么?”

    周晓白才不管她的态度呢,“村长在吗?”女人早就是满脸的笑意,“在在,老头子,赶紧出来。”

    听着屋外的响动,周有才剔着牙踱着方步走了出来,一见是周晓白,“晓白啊,你这性子也太急了,昨个晚上俺才去,怎么会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呢?你回去歇着吧,有啥消息俺再通知你。”

    这到底是咋个回事?倒是把周晓白给愣住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