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十四章 禁地ji情

酒鬼花生2017-6-3 23:50:25Ctrl+D 收藏本站

    “姐,你干啥呢,这好好的衣裳你怎么都给撕了?”周晓白这里拾掇着,晨墨还就给回来了,一瞅见周晓白把家里过冬的衣服都给扯破,急了,赶紧抢过来。

    周晓白知道他这是心疼了,“晨墨,这衣服都破成这样了,你还想咋地啊。姐姐这不是才买了布,叫大姑给你做新衣裳去了的捏。”

    说起这新衣服,晨墨眼睛一亮,这多些年没有穿过新衣裳了的呢。“就算有新衣裳了,这衣裳也没有破,怎么就不要的呢。”这个小抠包,周晓白就知道他是舍不得了。“晨墨,俺是想拿着这个去抓鱼。”

    一听是抓鱼,晨墨的脸色变了变,很是犹豫。不过只是一下,就马上松手了,果断的,鲜鱼的魅力明显大多了。“姐,这衣裳怎么抓鱼啊!”

    周晓白把那里的环境这么一说,晨墨也觉得姐姐的这个想法很是靠谱。这一条鲜鱼就是大几两的银子,肯定是比自己这几件衣服值钱多了。“姐,俺来,你不行。”看着晨墨熟悉的动作,周晓白自觉的退开。怎么这家务活,晨墨竟然都比自己老练的多了去,自己这个做姐姐的还真是没有面子。

    “晨墨,你这是男孩子,以后要大方一点,不就几件穿不成的衣服嘛,不要舍不得。放心以后姐姐叫你天天穿新衣。”周晓白在一边鼓吹着,希望晨墨以后不要那么抠包。晨墨一听白了她一眼,这姐姐,还没有有钱呢,就这么穷大方的,就只怕她说的出,做不到的吧。

    晨墨动作麻利的就把几个人的衣裳给做成了一个大口袋,虽然针脚不算细致,但是总还算是牢靠,周晓白抖动了这么一下,觉得甚是和自己心意。催着晨墨赶紧把这晌午饭做了去,她要赶早去上山。

    拿起布袋,正要动身,忽然想起来,“晨墨,上回俺带回来的书你看的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晨墨倒是一跳老高,“姐,俺看了大半,可有意思了。”乐滋滋的从房屋里面翻出药书,津津有味的指给周晓白看着。

    果真这些都是还是有天分的,看着这医书上的图画,周晓白只觉得头脑发麻,根茎叶完全都分不清来着。摸摸晨墨的头,鼓励了他几句。这晨墨好学倒是个好事,既然他连医书都看的下去,估摸着等到去学堂也不错。

    既然晨墨还没有看完那医书,周晓白就不忙着带晨墨去温泉边上采药,一个人还利索一些。

    这大晌午的,虽然外间没有什么人,但是周晓白这路上还是小心的点,这是要去温泉禁地的,自然是不要叫人家发现的好。

    特地绕了这么一大圈,见到周围确定没有人,周晓白这才往那边绕去。这刚吃了饭,口正干着,顺手从路边揪下一个红色的野果,随便擦拭了几下,大口咬去。

    这里来了这么多次,周晓白不说闭着眼睛都能走,反正再也不会迷路就是了。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叫她停住了脚步。咿咿哑哑的声音,周晓白停住听了片刻,脸立刻的就红成了一片。

    这……声音。

    好歹作为穿越女,没有杀过猪,也总是见过猪跑的吧。若是连这男女****的声音都分不出来的话,那可真是弱爆了。周晓白一明白这是在做啥,脸上爆红,本着非礼勿视的态度,扭头就要改道。不是她太保守,实在是没有偷窥的这个爱好。

    可这刚要一走,周晓白忽然就停住了。刚才虽然她没有听的分明,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但是之前在这个地界儿遇到的可是春花姐啊!

    那,这不会就是春花姐吧。周晓白心里一沉,这事在古代来说可还真是大事来着。春花姐还没有许人,这要是一旦名声臭了的话,不仅亲事说不成,甚至都要给抓去浸猪笼的呢。

    这样的话,周晓白可不能不管了。虽然二叔家的都不咋地,但是春花姐人倒是很不错。冒着长针眼的危险,周晓白往发出声音的那边望去。

    隔着老远,中间还有几颗树,周晓白其实想看也看的不很分明,就见到两个白花花的身子。

    这个时候周晓白还有心思寻思着,在这野外,难道他们不觉得扎肉的吗?勉强看了看,果真是春花姐。这……该怎么办呢?虽然这里是禁地附近,没有什么人,但是保不住什么时候要真来个什么人,看到春花姐就不好了。

    耳边不时传来的****之声,真是叫周晓白羞红了脸,一刻都不想多呆。但是怎么能叫春花姐停下呢,周晓白纠结了。

    幸好没有叫她尴尬多久,事情就圆满的解决了。

    “晓白?!”周春花眼睛无意间往晓白这个方向一望,大大的吃了一惊,赶紧从身边抓起一件衣服,随便给披上。旁边的那人定是桩子哥,也是飞快的披上衣服,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见春花姐收拾的差不多了,周晓白这才过去。两人大眼瞪小眼的,都是满脸通红,不知道怎么开口。

    “春花姐……”

    “晓白……”

    叫了一声,两人这就又尴尬了。周晓白好歹是多活了二十来年的人,定定神,先开口,“春花姐,你们这样多久了。”

    “啥。”没有想到这周晓白一开口,就把春花给震住了,脸红的像滴血,蚊子哼一样,“今个是第二遭。”

    还好还好,周晓白才算是放心了下来,赶紧追问了句,“之前没有撞见村上的其他人吧。”

    周春花把头摇的飞快,心道,还好这遇到的自家人,要是遇到别人真是没脸见人了。

    “春花姐,你这样不成的。赶紧叫桩子哥去你家提亲吧,眼瞅着你这年纪也差不多了。”没有人撞见就好,只不过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还是赶紧叫春花姐定下来的好。

    听着周晓白的话,周春花脸色黯了下来,“俺爹瞧不上桩子哥,说他家太穷了。”

    原来又是这嫌贫爱富惹得,但是就算是二叔不愿意,但是春花姐这都是桩子哥的人了。木已成舟,二叔还能反对不成,周晓白好生劝慰了春花姐一番。也没有再提刚才那尴尬的事情了。

    ***************************

    谢谢小神碗的PK票票和慕容琳霜的打赏,被人搭理的感觉真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