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十五章 宠物变异

酒鬼花生2017-6-3 23:50:22Ctrl+D 收藏本站

    有些事情周晓白不好明说,只能暗地里旁敲侧击的和春花姐说道说道,这个地方实在不是那个啥的好地方。还好周春花也不是不开窍的人,做那种事情还被自己的妹妹撞见,还真是没有脸了,自然是红着脸连连点头。

    等到周春花走的老远了,这脸上的羞色淡了下去,她这才想起来,周晓白一个小闺女家家的,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

    但是随即,又想到了自己和桩子哥的事情,思绪立刻转移了。桩子哥家里就他和他妈妈两人,孤儿寡母的,之前因为家里没有个当家的,所以分家分地的时候,被人欺负,只分来几亩薄田,勉强糊口而已。这些年桩子哥大了些,生计这才好了点,不过自己的爹一向都瞧不起他们,更是不许自己与他来往。哎,这亲事,难办啊!

    这厢周晓白也在抱怨着,这事难办啊!原来是她把抓鱼这个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一个布袋下去一定能抓到几条鱼来着的,岂料她这一个布袋下去,仅仅就是满满一袋子的水了。

    坐在一边,周晓白寻思着,这到底该怎么整治一下的呢?先是觉得这布袋口太软了,想起自己小时候抓蜻蜓的那个竹竿。周晓白灵机一动,虽然这里没有铁丝但是竹条应该也能代替的吧。

    这边自己转过这么几次,真不记得哪里有竹子了。本来自己这北方少有竹子的,但是这温泉边上,保不准就能有点把的。反正来了也不能白来,周晓白赶紧的在这边上转悠开了。

    上次和流风哥一起来的时候,路过的那边像是没有见到什么竹子,这次周晓白就特地绕到另外一边去。没有走几步,这还真给她找到了。

    不过数量也不是很多,零零星星的几颗竹子在温泉边上,周晓白才没有半点欣赏美景的意思。赶紧上去,用手拽着,用脚揣着,费了老大的力气,总算是把最细的那根竹子给拔了出来。

    把旁边的小枝桠都给摆治了去,弯着试试,这柔韧度倒是还满适合的。弯了个圈塞在了布袋口,又弄了一个粗长点的树枝,折腾了许久,总算是整出一个类似于以前抓蜻蜓的竹竿一样的东西了。再把布袋开了几个小口,免得一竹竿下去满包的水。

    东西做好了,周晓白抖动了几下,感觉这还真扎实,这才到了那个有着黑鱼的那个温泉边。先悄悄的把竹竿给沉到了水里,慢慢悠悠的往一条大鱼那边伸了过去。这次有了工具,再也不怕水烫了,真是一抓一个准。

    见到黑鱼进到袋子里面了,周晓白眼疾手快的赶紧把竹竿往上拉了上来。等到一拉上来,周晓白就迫不及待的赶紧往袋子里面张望了过去。

    啊,一看竟然还有惊喜,袋子里面不仅有条大鱼,还有一条半大的鱼呢。之前给大鱼给挡住了,没有想到这么一捞,竟然两条都上来了。周晓白也不是什么贪心的人,能一次打捞上来两条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所以也不贪心,收拾起东西就打算下山了。

    拎着湿哒哒的袋子,周晓白哼着小曲,得瑟的一摇一摆的下山了。这两条鱼,她都给琢磨好了。晨墨他自然是不肯吃掉这鱼的,知晓了这鱼的价值,其实周晓白也有些舍不得,所以这大鱼是要卖掉的。

    至于这条小的嘛?周晓白也想好了去处,打算送给周大娘,之前上次进城的时候都答应了人家的,自然要说话算话的了。做人啊,不能太抠门了,有舍才有得的这个道理,周晓白通透的很。

    下了山,一进院子就见到晨墨在侍弄小鸡。见到周晓白拎着袋子回来,赶紧放下手里的瓦盆,“姐,抓到了鱼没有?”

    周晓白得瑟的一举手里的袋子,“这不,你姐姐俺出马,怎么能抓不到的呢?”说着把袋子口打开给晨墨看。这黑鱼还真是皮实,离了水还给周晓白折腾了这么一路,这一开袋子口,看着还摆着尾巴。

    今天不早了,估摸着是不方便赶到镇上去了,周晓白可不想再走夜路了。但是这活鱼自然是要比死鱼值钱的多,这隔着****,可是不能把它养死了去,所以这得赶紧把这鱼给养了起来。赶紧的叫晨墨去把家里的小水缸给腾了出来,把袋子叫他拿着,自己赶紧去打了水来。

    把大的黑鱼丢到水缸里面,见着它尾巴欢腾的紧,周晓白这才赶紧的又拎起袋子,到周大娘家去。

    这么精贵的东西,虽然周大娘见了眼睛一亮,但是还是不好意思白拿,周晓白再三劝说她这才收下。还说着以后要去镇上,尽管的开口,周晓白等着的就是这句话,嘿嘿的笑着离开了。对她来说不就是条鱼的嘛,山上温泉里面还不少的来着。

    一回到家里,就见到晨墨“嘚不嘚不”的跑了过来,献宝一样的把狮子头举到周晓白面前,“姐,你看这狮子头头上的癞子都掉了,东坡肉这腿好像也不拐了。”

    周晓白就着一看,还真是的,之前满头满身都是癞子,看起来像是花斑狗一样的狮子头,现在倒是油光水滑,顺眼多了。那个平日里胆小怕事的东坡肉也得意洋洋的在院子里面撒欢跑个不停,一点都看不出来之前拐腿的样子。

    这还真是奇怪了,也就是在自家养了几天,怎么就见天的长好了呢。晨墨才不管那么多,看着它们的样子就乐和的不行。周晓白倒是纳闷了,它们这来了家里,自己也没有特地给它们吃点什么来着,直接都是放养的啊!难道还真是自己家里的风水好的吗?

    说到风水,周晓白神色一动,赶紧跑到屋里一看,自己放在屋角的放神水的罐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倒在了一边。里面的周晓白辛辛苦苦攒下了几天的神水现在一滴都没有了。

    周晓白心在滴血啊,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抱着罐子,冲到院子,“晨墨,这罐子不是叫你好生看着的吗?怎么会倒在地上呢?”

    **********************

    谢谢苏眉菁的好人卡,嘿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