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十八章 夏桃坏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50:15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春花姐犹豫的样子,周晓白也沉默了,知道春花姐的想法也不催促,只叫她好生的想着。

    其实在周晓白看来,这个孩子自然是不能留下的,不管这春花姐和桩子哥这事能不能成。这不是在现代,而是在保守的古代,未婚先孕可是要浸猪笼的大事。

    但是这孩子是人家身上的,周晓白也不敢怎么建议着。果真见着周春花犹豫了许久,终于狠狠心说,“晓白,这孩子不能留。”

    见到周春花想通了就好,知道这孩子不能留下,周晓白现在就该想着怎么处理了。这事绝对要保密,不能叫村上的人知道了。周晓白一想,对了,要不就去找蓝河叔帮忙,他家在镇上,和自家的关系那么好,想来也不是碎嘴的人,找他该是最合适的了。

    “春花姐,俺认识镇上的一家大夫,要不俺帮你打听打听下。”看着春花姐的样子,周晓白干脆自告奋勇的说了出来。周春花连连点头,她正发愁怎么能有个稳妥点的法子呢。

    这事不能拖着,周晓白叫春花姐在家好生呆着,自己就赶忙到镇上了。

    几天不见蓝河叔和流风哥,周晓白心里还真是有几分的惦记。虽然他们和自己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但是比起二叔那家子来说,更亲切几分。见到周晓白来来,蓝河叔很是高兴,终于来了个能陪着自己说话的人了,就连唐流风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周晓白和蓝河叔随便哈拉了几句之后,“蓝河叔,俺找流风哥有点事,不打扰你们的吧。”周晓白思来想去,虽然蓝河叔的医术高明,但是这种事情,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流风哥虽然看着面冷,但是心软着呢,周晓白就吃定了他这点。

    听到周晓白找唐流风有事,唐蓝河脸上的菊花又笑开了。“你们忙去,忙吧。晓白啊,记得叫晨墨也来看看我啊!”周晓白这次见到蓝河叔脸上的笑意,不知怎么的就那么的别扭呢?

    白了自己老爹一眼,唐流风完全知道他什么意思,真是为老不尊,“晓白,我们到里屋说话。”唐蓝河闻言,更是脸上菊花笑的更开了。

    唐流风真是对自己的老爹做法哭笑不得,拉起周晓白直接到了里屋。到了里屋,周晓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话题该怎么开口啊。她不说话,那个闷葫芦唐流风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两人就这么呆呆的站着不说话。

    终于还是周晓白牙一咬,把这茬子事情红着脸给说了出去。一听周晓白开口是要打胎药,这饶是平日里再淡定的唐流风也差点跳了起来。这晓白才多大点的孩子,怎么会?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不像啊!

    瞅着流风哥上下打量的眼神,周晓白就知道他想岔了,又气又恼,“流风哥,你这想啥呢?俺是帮俺一个姐姐来问道的。”

    哦哦,这样啊。唐流风见不是周晓白,这心才放下了大半,医者的天性恢复了。开始详细的问了下病人的症状,这周晓白哪里知道的清楚啊。

    “晓白,这药我不能给你,我没有见着病人,这药是肯定不能乱下的,一时分量不对,就容易出大问题的。”听着流风哥这么一说,周晓白也觉得很是在理。再三谢了他,也就回去想劝春花姐跟着自己来一次了。

    虽然很是不想再踏上二叔的家门,但是这为了春花姐,还是硬着头皮往院子里面喊了声。叫了一声,没有人答应,周晓白不死心,这不是和春花姐说好了的,叫她在屋里等着自己的啊,怎么这会儿会没有人?

    又叫了几声,这才听到里屋的门“吱哑”一声的开了,夏桃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磕着一边走了出来,看到是周晓白,这面上明显的不高兴了,“俺说是谁在这里鬼叫鬼叫的呢。”

    周晓白懒得理会,不想和这种人废话,“春花姐哪里去了?”

    见周晓白不搭理自己,夏桃自讨了个没趣,啐了一口,“这死丫头,没大没小的。见了俺也不知道叫姐姐。俺姐去河边洗衣服去了。”

    知道了春花在哪里,周晓白才懒得再呆在这里半刻,拔腿就走。夏桃一正想追上去再骂几句来着的,忽然想起自己屋里刚给弄脏的衣服,进屋拿起,也打算拿到河边给春花一起洗掉,顺便再教训一下那个没大没小的死丫头。

    再说周晓白到了河边,一帮子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在河边洗衣服洗菜来着。周晓白瞅了半天这才在人堆里面找到了春花姐,上前把她拉到一边没人的地方。

    “晓白,这药你拿到了吗?”一见到周晓白,周春花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周晓白摇摇头,赶紧继续说道,“春花姐,俺去镇上这问了大夫,这药不是随便就能开的,必须人家亲自给你把脉,才能对症下药。”

    啊,这才非得自己去不成的吗?周春花真是有些抹不开这个面子,要是叫村里的人瞅见了,这可咋整的啊!

    见到周春花竟然还犹豫,周晓白急了,“春花姐,你这身子马上就显出来了,那大夫和俺很熟悉,你放心绝对不会传出去的。”

    还没有等到周春花回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什么,你有了身子。”周晓白赶紧的这回头一看,怎么是周夏桃?她怎么也跟来了呢?

    她这会儿还不住的扯住周春花的袖子,问着,“姐,你有了身子?”

    本来周晓白拉住周春花还专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小声的说着这事,生怕人家听见。可这没有长脑子的夏桃一过来,这么一嗓子吼了下去,河边那群大婶大妈们都往这边望了过去。

    看着那眼神,估摸着刚才夏桃那嗓子铁定是被他们听了去。周春花也是满脸通红,一甩袖子,跺跺脚,“夏桃,你瞎说啥呢?”

    眼泪都要掉了出来,本来这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藏着掖着的。这竟然还给自己的亲妹妹给说破了,叫自己怎么办才好的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