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六十九章 要浸猪笼

酒鬼花生2017-6-3 23:50:12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九章要浸猪笼

    周春花眼泪都要掉了出来,本来这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藏着掖着的,怎么就给夏桃说了出来呢。一扭头就跑开了去。

    脑袋还差根弦的夏桃还跺着脚,“这人怎么回事啊,俺这衣裳还没有洗的呢,怎么就跑了呢?”

    见到脑残的,还真是没有见过这么脑残的,周晓白瞪了她一眼,到河边收拾起春花姐落下的衣服,也扭头追了上去。

    抱着衣裳追了老远,这才追上了春花姐。她正躲在树林里哭的正伤心的呢。周晓白赶紧上前过去。

    周春花一把抱住了周晓白,“晓白,你说俺这以后怎么做人呢。”

    “春花姐,你先别慌了神,保不住她们没有听清的呢。”周晓白也只能这么说了,先把春花姐稳住再说。不过刚才夏桃那声音那么大,怕是别人没有听见也不容易。

    想到这里周晓白心里就一阵添堵,哎,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这夏桃也跟着过来了呢。若是春花姐真的怎么滴了,自己这也过意不去。

    好说歹说算是把春花姐给劝住了,这事就算是她再哭也没有用的,暂时这镇上看大夫是不能去了,这个时候可是不能再给人添口舌。周晓白叫春花姐回家,装作啥事也没有。要是别人问起就一推三不知,就是咬准这事不知道。

    周春花这会儿早慌了神,听着周晓白说的头头是道,连连点头,收拾了心情,这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周晓白这心思倒是琢磨着。虽然刚才自己的说的像是那么回事儿,其实她心里也乱成了一团,这事儿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刚才也不过就是夏桃的几句闲话,若是抓不到切实证据的话,春花姐也应该没事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周晓白就赶忙到二叔那边去打探消息了。她知道春花姐每天都会早起做饭啥的,打算问问怎么样了。

    可这她等到了日上三竿,也没有见到春花姐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儿?春花姐不该这么晚了还没有起身的啊周晓白也不想进去,打算去河边打探一下消息。

    回家拿了昨天换下的脏衣服,和晨墨、爷爷说了声,这就到河边去了。河边果然又是挤满了村上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这女人一多,八卦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了。

    远远的还没有河边就看到那边热火朝天的景象了。

    “你们听说没有,周家的事情。”一个大婶洗着衣服说道着,得意洋洋的想爆料来着。

    “你这才知道啊,俺们昨个就知道了,周家春花那丫头,平日里面看起来不吭不哈的,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另外一个大娘接口。

    那边有一个小媳妇插嘴,“是啊,据说她被抓了个正着,还嘴硬,死都不说这奸夫是谁的呢?”

    什么,周晓白一听这急了,赶紧走了过去,“俺春花姐怎么了,怎么被抓了个正着。”

    一见她过来,那些碎嘴的女人们纷纷住了嘴,不再搭话了。自顾自都忙活起自己的事情,当做周晓白不存在。虽然这周晓白家和周禄全家不和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但是毕竟这还是血亲,当着她的面编排她家里人的不是,她们虽然八卦,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

    见着再也问不出什么,周晓白衣服也不洗了,想看看去燕大娘知道不,自己打听打听这是怎么回事儿。

    岂料这到了燕大娘家,她这么一问,倒是把燕大娘给弄蒙了。原来她这今个还没有出门,所以完全不知道,但是见着周晓白着急的样子答应帮她出门打听打听。周晓白一个人等着实在心焦,就在这院子走来走去,心里着急着呢。

    还好这燕大娘大不会儿功夫就回来了,周晓白赶紧的迎了上去,问怎么回事儿。给燕大娘端来了凳子,倒了杯水,这才听她说道起来了。

    原来啊,昨个被夏桃这么一闹腾,村上的那些个女人家都知道了。回去这么一八卦,更是弄的尽人皆知。本来吧,没有证据,谁也抓到春花的把柄。但是谁想到这周禄全为人刻薄是全村人都知晓的,不知道哪个看他不顺眼的人,想落他面子,就给捅到了村长那里。

    这不,昨个晚上村长就带着几个长老,找了个大夫上了周禄全家,非要给春花把把脉。这可不,就给查出已经有了月余的身子。当即春花这就给带到了祠堂里面,连番的审问。真是没有想到周春花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样子,这么连轴逼问之下竟然还是半点口风都不露。死都不说这孩子的爹是谁。

    现在这不只能僵在那里,暂时还是把她关在祠堂。不过说要是她再不交代的话,明天这个时候要把她游街示众,还要浸猪笼的。

    听的周晓白心一跳一跳的,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还闹大了,谢过了燕大娘,自己赶紧回家想办法了。

    回去周晓白没有敢和爷爷说,生怕他这一着急上火的又急出什么问题来。这可是大事,自己一个人琢磨总是心里没有底,但是也不能找谁商量。忽然想了起来,这事情和桩子哥有关,倒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若是他认下的话,春花姐会不会就没事了?

    这么想着,周晓白赶紧的就到了桩子哥家里,在他家园子里面找到了正在浇水的桩子哥。周晓白这眼瞅着他一瓢水直接的给浇在了自己身上,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想来他这今天心里也不好受。

    周晓白把桩子哥叫到了一边,这次再三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人,这才开始和桩子哥嘀咕开来。

    原来这桩子也是听说周春花出了事情,心里着急的不行,但是也不敢去找她。知道她坚持不肯供出自己,心里真是不知道什么滋味。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要一个女人这么保护着。

    这会儿听着周晓白问他这以后的打算,桩子还真是不知道。但是自己做过的事情,怎么可以就叫女人去抗的呢,要死要活自己陪着她一起。定定神,“晓白,俺打算去找村长,认下这个孩子。”

    周晓白心里点点头,看来春花姐没有看错人,这桩子哥是个能担当的人。也不亏她牺牲了这么多。

    “晓白,俺求你件事情。”桩子有些不好开口。

    这都啥时候了,周晓白着急道,“桩子哥,你有啥事就说吧。”

    “俺想托你帮俺去看看春花,帮俺带句话。说俺一定不会辜负她的。叫她等着俺。”说着脸红到了耳朵。周晓白也没有想到这桩子这个事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点点头,虽然困难,她也是肯定要见到春花姐一面的,把话带到,叫她安心。

    见桩子有了打算,周晓白这就也赶紧回家想办法怎么能见到春花姐了。先是打听清楚了祠堂的位置,去那里看了下环境。

    祠堂不大,孤零零的一座房子在村子西头,周晓白本来想直接进去的,但是见着门口坐了一个大叔,只能退了回来。不能这么莽撞的进去。

    地形观察好了,周晓白等到晚上天黑透了,这才带着狮子头和东坡肉悄悄的到了祠堂的门口。里面黑漆漆的,就只见到有两簇火光闪着。

    这里人迹罕至,周晓白心里也是直打鼓,挺吓人的。可是这都到了这里,怎么能退缩。按照事先想好的办法,给狮子头和东坡肉身上各套了个袋子,只露出两个眼睛。先叫狮子头过去把看门的大叔给引出来,然后东坡肉在一边混淆视听,周晓白就乘着这功夫赶紧进去。

    还好事情都按照周晓白的预想这样,周晓白顺利的混了进去。祠堂地方不大,很快就在里屋找到了春花姐,她歪倒在地上。

    “晓白,你咋来了。”见到周晓白进来,春花吃力的坐了起来,很是惊诧。

    周晓白“嘘”了一声,望了外面一眼,还好没有惊动别人,“春花姐,俺偷偷来看你的。”

    接着她就把自己见到桩子哥,以及他托着自己带话的告诉了春花姐,说的春花姐眼泪汪汪。但是等到她听说桩子哥打算认下这事的事情,紧紧的抓住了周晓白,“晓白,你千万要帮我拦住桩子哥……”

    原来这事情还不像是周晓白想的那么简单,她以为若是桩子哥认下了,春花姐就会没事的。但是没有想到就算是这桩子哥认下了,也不过就是多个人一起受罚,桩子哥要和春花姐一起游街一起浸猪笼。所以之前春花姐一直咬紧牙关就是不想说出来,自己已经是被抓了个结实,她不想叫桩子也牵扯进来。

    “那春花姐,你这打算咋办,明个说是就要……”周晓白说不出来了。

    周春花苦笑一声,“能怎么办?事情俺都做下了,也只能这样了。”看样子这春花姐是打算认命了。

    这可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周晓白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春花姐去送死,不成,得想个法子。这外面暂时没有人,要是现在走了,岂不是刚好。“春花姐,要不你现在偷偷走吧。”周晓白出着主意。

    啥,周春花是个老实人,从来没有想过逃跑的念头,连连摇头,“不成,这不成的。”

    “不成个啥子啊,春花姐,你这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肚子里面的孩子想想啊,再说啊,你也要为桩子哥想想,桩子哥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俺怕是拦不住他。”周晓白看着春花姐顽固不化的样子,赶紧的再给她洗脑。

    说起肚子里面的孩子,说起桩子哥,周春花有些犹豫了。虽然她是认命了,但是蝼蚁尚且贪生,何况她呢。“那俺这走了,你不会有啥事情吧。”周春花就怕这自己一走,给周晓白带来麻烦。

    “俺这进来的时候,没有叫人瞅见,你就安心吧。”周晓白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先把春花姐给偷出去再说。

    既然她已经意动,就事不宜迟,两人猫着腰,悄悄的往门口溜去,还好门口的大叔还没有回来,她们这才顺利的溜了出来。

    两人一路狂奔,跑的远远的这才松了口气。等到歇下来,两人这就傻眼了,刚才啥也没有想,就这么出来了。可现在这春花姐该能去哪里呢?

    周晓白不知道,周春花更是不知道。她一个大闺女的,成天就是在家做活,连镇上就少有去。现在自家是不能回了,晓白家里也不能去。那能去哪里呢?

    最后还是周晓白拿定了主意,再去麻烦一下蓝河叔。哎,她这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镇上认识的也就蓝河叔比较熟悉了。他们做大夫的,一定不会见死不救。先叫春花姐在他家呆上一个晚上,再从长计议。

    这大半夜的,黑灯瞎火,两个女孩子都是胆战心惊的,但是也只能这样了。还好这去镇上的路,周晓白走了好些次,算是不会走岔。摸着黑,终于两人到了镇上。

    顾不得时间早晚,叫开了回春堂的门。还好是流风哥开的门,他们偶尔会有人半夜来应诊,所以听到有人叫门也没有诧异。但是等到他开了门,看到的是周晓白,倒是奇怪了。

    再听着周晓白把这事情的经过一说,唐流风不说话了。这周晓白也太胡来了吧。竟然这种事情也敢做出,这位缩在她身后的该就是她上次说的那个有了身子的姐姐吧。

    虽然知道明天早起老爹知道了肯定会骂自己,唐流风还是自作主张的叫她们进门了。这大半夜的,她们两个闺女家的,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良心上真是过不去。

    安顿好了周春花,唐流风把周晓白拉到一边好生的训斥了一番这才放过。周晓白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哈腰。心里却是偷着乐,她就知道流风哥心软,求求他肯定是可以的。

    见到时辰实在不早了,唐流风这才放过了她,但是不许她连夜回去,这么晚了,她要一个人回去,自己该得多操心啊。

    本来以为一晚上的担心受怕,周晓白还想着睡不着的,但是没有想到这头一沾枕头,这就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周晓白这一睁眼,天都大亮了,一瞅身边,春花姐怎么不见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