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七十章春花私奔

酒鬼花生2017-6-3 23:50: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章春花私奔

    第二天,周晓白这一睁眼,天都大亮了,一瞅身边,春花姐怎么不见了?周晓白翻身起来,正要找着。就瞅见帘子一掀,周春花端着个碟子走了进来,“晓白,你起来了啊赶紧洗洗漱漱,来吃包子。”

    “春花姐……这是?”周晓白有点糊涂了。

    “你赶紧的,一会一边吃,俺和你慢慢说。”周春花放下碟子,就开始收拾起床铺来。回春堂还好平日间会有病人来歇息,所以这偏厅里面备着些被褥,刚好便宜了她俩。

    怀着满肚子的疑惑,周晓白赶紧的拾掇好了,这才一拍脑袋,“哎呀,昨个俺晚上就出来了,现在还没有回去,爷爷和晨墨这不要急死了。”

    周春花看着周晓白懊恼的那个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还等你想到,爷爷还真是要急死了。一大清早的,俺起来就见着一个小哥叫俺和你说,他去你家知会一声了。”

    流风哥做事真是稳妥,自己没有想到的,他还真是一早就想到了。心放下了,周晓白顿时觉得这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抓起包子就咬了下去。

    周春花在旁边慢慢的和她交代了起来。原来这大清早的她一起来就遇到了唐蓝河。不会说瞎话的她,老老实实的把事情原委告诉了他。唐蓝河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叫她安心的住下,交代唐流风赶紧去周晓白家里报个讯,免得家人担心,自己也出门看病人了。

    周晓白是说这大清早的,怎么就不见人影,他们还就放心把两个生人放在家里啊。

    虽然人家说的很好,叫自己安心的住下,但是周春花哪是那么厚脸皮的人,已经打扰了人家一晚上了,怎么好多呆。这就和周晓白商量开了,昨天是两人临时起意就这么偷偷的溜走了,至于以后的事情都还没有考虑清楚。

    这村里还不知道现在闹成什么样子了,自然也是不可能回去了。周晓白问着春花姐的意思,她还是想见桩子哥一面再做打算。

    周晓白叫春花姐在这回春堂里不要出去,自己先回去打探打探。刚要出门就见到流风哥已经回来了。还是冷着脸,但是已经熟知他性格的周晓白一点都不怕他,笑嘻嘻的挽上他的胳膊,好一顿腻味,缠的唐流风还是忍不住破功了。

    刮刮周晓白的鼻子,“晓白,你就不知道安分点,整天就惹事。”唐流风叹了口气,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转过身来,周晓白吐吐舌头,嘟囔着,“俺安分的很,哪里有惹事了。”和流风哥打了个招呼,周晓白这就打算回村里了。

    一到村口,周晓白就明显的感到气氛很是不一样。本来这大上午的,男人们都该去地里或者山上了,可这会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啥。

    周晓白刚一进村口,就被拦住了,“晓白,你早起看到春花了吗?”

    “啥。春花姐不是关在祠堂的吗?”周晓白装憨还是有一手的,装出无辜的样子,别提多像了,“俺大早起来去了露水集,不知道啊。那春花姐现在在哪里啊?”

    看着周晓白的样子,那人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只是叮嘱周晓白若是见到周春花一定要知会自己一声。

    周晓白赶紧的一路小跑回到家里,见到晨墨和爷爷也都没有出去。两人在院子里面坐立不安,见到了周晓白都迎了上来。周根生一点周晓白的脑门,“你这个鬼丫头,昨黑的,一出门就不见人,把俺和晨墨都要急死了,还好这清早的人家流风小哥过来说你是在他家歇着的。”

    周晓白赶紧点头哈腰,这事确实是她自己太欠考虑了,再三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周根生教训完了,赶紧拉着周晓白到了屋里,小心的关上了房门。这才小声的问道,“白丫头,这春花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这是在自家,更是自己人,周晓白就没有隐瞒,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周根生听的一头冷汗,这两个丫头也太大胆了点吧。板脸来训斥了周晓白几句,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其实心里倒是很赞同的。

    这春花也是自家的孩子,怎么能不心疼的呢,这早起听说了这事,周根生的的第一反应就是春花这该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去浸猪笼?不过幸好后来这又听说她不见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那她以后有啥打算?”

    周晓白摇摇头,“不知道呢,先走一步算一步的吧,俺先去找下桩子哥。今个若是俺不回来,铁定也是在流风哥家歇下了,你们别等俺了。”

    看着周晓白急匆匆的背影,周根生暗自叹了口气,这孩子都长大了,不需要自己操心了,真是又高兴又有点失落。

    周晓白这次直接到了田间,大大方方的找到了桩子哥,“桩子哥。俺想请你帮个忙。”

    听到周晓白叫喊,桩子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过来了,“啥事,晓白妹子。”

    故意大声的说道,叫旁的人都听到,“俺在镇上买了两袋白面,想麻烦桩子哥帮俺背回来。”

    果真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啧啧的,纷纷小声的议论起来了,不外乎是什么这晓白发达了之类的。周晓白听着心里暗暗一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这青天白日的要是和桩子哥偷偷摸摸在一边嘀咕着,肯定会被人说闲话。不如像这样大大方方的,当着大家的面说,免得人家猜忌。

    桩子也是说干就干,收拾起家伙什就跟着周晓白走了。“晓白,你这是买了多少粮食,在哪里?”

    周晓白白了桩子哥一眼,这人也太实在了吧,还真以为自己叫他去帮忙的啊,看着已经走出了村子,周晓白这才开口,“桩子哥,俺是叫你去见春花姐的。”

    啥,听的桩子哥一个激灵,差点没有跳了起来,抓住周晓白的胳膊就是一阵猛摇,“晓白,你说的是真的,春花在你那里”

    见到周晓白点头答应,桩子这才算是一颗心落回了原地,本来打算的今个早上就去认了。岂料还没有走到村长那里就听说春花不见了,可把他着急的啊,生怕春花这出点什么意外。

    知道春花安好,桩子也脚步轻快了许多,周晓白带着他到了回春堂,把里屋让给他们一对小****。周晓白就到了外屋看着唐流风摆弄药材。

    这虽然来了回春堂好些次,但是看着流风哥摆治药材倒是头回,看着他一点点的洗干净,切碎,剁碎再配成各种丹药,周晓白倒是看的兴致勃勃。

    不大会儿功夫,桩子哥和春花姐就从里屋走了出来。桩子哥再三的谢谢了唐流风,不仅谢谢他收留春花,更是感谢他保住了自己的孩子。原来昨个那么一惊一乍的,唐流风刚才一回来就看出周春花气色不对,赶紧的就给她施针好生的打理了一番。

    周晓白真没有想到,流风哥一个大男人竟然能这么细心,也不知道是天性这样,还是医生的本能呢。

    “晓白,这个事情,俺还好好好谢谢你,若不是你,春花也不能逃出来。”桩子哥一个大礼就要给周晓白做下。

    这周晓白哪里受得起,都是一家人的,说这些都客气了,赶紧扶住。“桩子哥,春花姐,你们打算怎么办?”

    看了一眼周春花,桩子下定了决心,“俺打算和春花去外地,这村上怕是容不下俺们了。”

    什么?要去外地,岂不是就是私奔了?周晓白和唐流风都是一愣。但是随即又反应过来,现在这种情况,要是回去的话,真的是死路一条,确实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去外地了。

    可这在古代奔则为妾聘为妻,春花姐这么没有名分的跟着他,会不会……周晓白心里这又担心开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这种事情赶早不赶晚,俺打算回去收拾一下,把俺娘接着就走。”桩子是这么打算的。

    周晓白却是不这样想,“桩子哥,你这要一回去,再去接了你母亲,这动静就大了,保不住人家能猜到点什么。所以俺说啊,今个你也不要回去了,直接就带着春花姐走吧。”唐流风站在到一边继续去忙活他的了,这种事情,他一个外人不好插口。

    啥,就这么走?桩子转念一想,虽然是有些仓促,但是周晓白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可……

    “桩子哥,你身上带着啥信物吗?”周晓白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桩子虽然不知道她是干啥,从脖子上取下祖传的一条链子,递给了周晓白。“桩子哥,你把这链子当做聘礼给春花姐可好?”

    原来周晓白是打的这个念头,虽然在外面仓促了点,但是这事情还是要做的,要不委屈了春花姐,她可是要心疼的。桩子自然是不反对,连连点头。周晓白接着又从怀里掏出一锭三两的银子,“桩子哥,这是俺春花姐的嫁妆。今天虽然简单了点,但是该做的俺也不能差了。”

    周春花和桩子,虽然连连推辞,但是拗不过周晓白,总算是收下了。周晓白还特地把春花姐叫道一边偷偷的又塞了一两银子给她,说出门在外,这女人家也要留点体己的钱防身。

    三人又商量了这一阵,周晓白和唐流风这才把他们给送了出去。看到两人越来越远额背影,周晓白心里很不是滋味。

    哎,送走了他们两人,周晓白叹了口气,这还有着大堆的事情要善后。

    以下不要钱

    真的很感谢那个叫做小神碗的朋友,在这一路上对我的支持。还记得你第一次在书评区说是因为看我的书才注册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很激动。好吧,其实现在也很激动。

    说句不怕大家笑话的话,我开始还以为那是我老公为了鼓励我注册的新号呢。他说不是,我还不相信,前前后后一共问了5次,我才相信。

    谢谢你,谢谢小神碗,谢谢你每次的票票和打赏,谢谢一路有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