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七十一章租下田地

酒鬼花生2017-6-3 23:50: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一章租下田地

    哎,送走了他们两人,周晓白叹了口气,这还有着大堆的事情要善后。

    唐流风看着周晓白却是若有所思,一直以来把她当成一个可爱的妹妹,但是经过这件事情,却发现,晓白虽然看起来个子小小的,但是做起事情来却是一套一套的,真的不能把她当做小孩子看待了。

    告别了唐流风,周晓白赶紧回家了,之前春花姐和桩子哥走的匆忙,好些事情都没有交代,所以自己要替着他们跑上一趟,到各家都交代一声。

    等到走到二叔门口,又是老远就可以听到屋子里面的吵闹声,周晓白眉头一皱,自己还是晚些再来,免得给自己添堵。正要走开,听着屋里面的声音,又停住了脚步。

    二叔怒气冲冲的叫骂着,“就是你生的好闺女,这人现眼的,真给浸猪笼了也就算了,现在还跑的没影了。”

    周晓白听了就来气,怎么有这样的父亲,还巴望着自己闺女去死的。

    “这还不是你的闺女,没有你,俺一个人也生不出来。”罗氏也不甘示弱,小声的辩解着。

    接着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和女人的嘶叫声,想来是二叔和罗氏打了起来,“爹,你咋打俺娘。”春花一声尖嗓子插了进去。

    “啪”,周晓白就听到一巴掌打在肉上的声音,“你还有有脸,这一个二个的不长脑子,要不是你这大嘴巴,怎么会弄的尽人皆知。”

    第一次周晓白觉得二叔说的还算是人话,这事若不是夏桃,指定不会弄成这样,听着二叔好生教训了她一顿,周晓白也觉得胸中的恶气也出了不少。屋内哭闹还是没有停,周晓白却是不想进去了。

    刚才听着话的意思,二叔和罗氏完全没有一点担心春花姐的意思,反倒是觉得她败坏了门风,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既然这样的话,周晓白觉得就没有必要再去告诉他们春花姐的下落了。

    到了桩子哥家里,周晓白这才觉得这为人父母的,怎么还能有这么大的差距呢。一见周晓白过来,桩子娘就围了过来,“晓白,你这早起的叫桩子帮忙,这都晌午了,怎么还不见回来啊”

    周晓白拉着桩子娘就进屋,“大娘,俺们进屋再说。”进了屋,关起了门,周晓白这才把事情给说了去。

    桩子娘一听,简直是不敢相信。本来听说了春花的事情,还在感叹,这孩子不错,怎么就想差了呢。可现在知道竟然是自己儿子做的孽,还竟然直接两人啥都不说,私奔了。

    “噗通”一声,桩子娘一个没有站住,坐在了地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地面,啥话都说不出来。

    把周晓白吓到了,没有想到竟然桩子娘会这么大的反应,“大娘,你别这样啊”

    “俺一个人把桩子拉扯大,这又当爹又当娘的,这么些年都过来了。本来想着这桩子大了,来年娶了媳妇儿,俺也可以享享下清福。”桩子娘坐在地上不起来,眼泪刷刷的就掉了下来,嘴里念叨起来,“可谁想这可好,他坏了人家闺女的身子不说,这就一走了之,丢下俺这么个老太婆,这日子可以怎么活啊。”

    看看屋子里面简陋的布置,周晓白也是一阵心酸。想着桩子娘这些年过的真是不容易,“大娘,您别这样,叫人家听到了,该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虽然心里一片冰凉,但是还是想为着桩子着想,桩子娘收起了眼泪,在周晓白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大娘,桩子哥本来是想回来和您说一声才走的,但是又怕这生出什么事端,只能急匆匆的走了。但是他不是没有心肝的,这不托俺带了银子给您。还说这一安顿好了,就给信说要接您一起去。”

    说着周晓白又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给了桩子娘。桩子娘也是有些迟疑,虽然不信,但是还是在周晓白的再三劝服下收下了钱。

    周晓白的解释和举动算是暂时安抚了桩子娘,见着自己儿子没有白养,桩子娘也就回过神来,开始打听起着春花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的事情了。

    周晓白再三的叮嘱了她,要把这事给烂在肚子里面,就说是桩子哥去镇上的时候给人看上当学徒去了。要不这一大活人,怎么一出去,就不见了,还不落人闲话,再给村上那些长舌妇一说道,就怕和春花这事扯上关系。

    想着这一锭银子该是够她过上些时日,周晓白这就放心了。刚要走,忽然听到桩子娘嘴里念叨着,“哎,这桩子一走,俺这家里的地该怎么着啊。”

    周晓白一听停住了脚步,自己前些天还琢磨着自家就那么一块荒地,肯定是不够的,本来是打算再去开一块或者去租上这么一块的。桩子哥家的地虽然之前分到的时候是薄田,但是经过桩子哥这几年的打理,收成已经很是不错。

    所以若是桩子娘一个人种不来的话,自己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周晓白插话道,“大娘,俺想问下你这家里的地打算怎么办?”

    桩子娘也正是犯愁的呢。家里虽然地不多,好歹也还有个三亩薄田,自己这是年纪大了,自然是操持不动了。自己一个人花费不大,在家养养鸡什么的,再加上刚才桩子给留下的银子,好歹年把是没有问题的。就可惜了这地,得赶紧处理掉。“俺也不知道,反正俺自己是种不起了,打听打听这谁家能种下的,俺给租出去。”

    “大娘,既然要租,不如就租给俺吧。”周晓白想着反正租谁的不是租。

    桩子娘倒是诧异了,周晓白家也没有什么劳力,她租来是打算做啥的啊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嘛?

    “大娘,俺可不是说笑的。俺就是想租下你家的地,租金按收成来,不管种啥子,俺们都四六分成。”周晓白都寻思好了,桩子哥不在,自己也得帮衬着点他娘。

    桩子娘连连摆手,“这可不成,晓白你若是想种拿去便是,还租什么啊,俺只想着不要把这地荒了就成。”人家都是三七分,晓白说的还是四六分,摆明就是照顾自己。这晓白家也是出名的困难,这个便宜桩子娘可是不能占。

    “不成不成,这一桩归一桩,大娘俺们就这么说定了,明个俺就找村长来定个契约。”周晓白哪里不知道桩子娘的想法呢,自己说的这个条件肯定是错不了的。就不给桩子娘反驳的机会,赶紧的走了去。

    回到家里把这事和爷爷、晨墨这么一说,他们虽然不是很赞同,但是还没有说啥,只让她看准了再说。

    其实周晓白有这个想法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自家三口人,就守着一亩的田,别说发家了,能养活三口人就算是不错了。现在手里刚巧能有点闲钱,本来周晓白是打算直接买上几亩地的,但是这刚才给桩子哥和大娘的,七七八八已经花掉了不少,所以只能租地来种了。

    虽然是和大娘四六分成,还要算上这农忙时候请人的钱,但是周晓白算了一笔账,自己用神水泡过的种子,总该是比别家的收成能好上个一成半成的,所以怎么说都不会亏。就算是不挣钱,就当时帮衬了桩子娘的了。

    几天过去,这村上到处都找不见春花,事情也渐渐的淡了去。二叔家更是恨不得大家都把这个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可能唯一有怨念的就是夏桃了,因为之前家里的活计都是春花做的,这下春花不在了,所有的活都落在了她身上,所以她在心里算是把春花给恨上了。

    周晓白也在村长那里,和桩子娘定下了契约,这租地的事情算是了结了。桩子娘带着春花到了地里,倒是叫周晓白吃了一惊。

    这地里满是绿油油的小麦,眼瞅着过不些时候就要抽穗了的。周晓白还以为自己这是帮衬了桩子娘,哪里想到这是人家便宜了自己。

    但是周晓白可不是会占人家便宜的人,虽然这契约上没有写,可做人不能不厚道。打算等这庄稼熟了,自己雇上人,收拾了就给桩子娘送去。

    走到地里,摸摸这地里的土壤,周晓白很是满意。虽说是薄田,但是桩子哥不怕下力,总是施肥,这么几年下来,已经很不错了。这赶茬儿的收了小麦,就可以一起种上玉米了。

    手里能握着几亩地,周晓白觉得心里不慌了。这种上玉米,连来年的的粮食都有了保证,自家就再也不怕断粮了。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收入,日子必须是越过越好的了。

    这么些天都没有上山,周晓白都忙活着这地里的事情。瞅着租地的事情差不多了,周晓白想着前几天自家的绿豆差不多都结荚了,今个也应该可以收成了。

    摘豆子的这活,不算累,所以周晓白叫上了晨墨和爷爷,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大半天功夫就把地里给拾掇完了。剩下的杆子,周晓白没有叫他们割下,说是留在地里,自己还有别的用处。

    以下不要钱

    哎,小懒真是弱爆了,本来想着昨天加更,但是没有想到这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这不写完了都过了12点了。不行了小懒累趴下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