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七十四章又见洛染

酒鬼花生2017-6-3 23:49:5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四章又见洛染

    一回生二回熟的,一会儿功夫,周晓白就抓到两尾活蹦乱跳的大活鱼了,这次直接放到带来瓦罐里面,就不怕鱼死掉了。

    拎着瓦罐,周晓白本来就要直接去镇上的,临到要出门的功夫,周晓白想想,又从存着神水的罐子里面倒出那么几滴到瓦罐里面。虽然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但是神水总归是好东西,坏不了。但就拎着两尾鱼去道谢,像是太单薄了点,但是家里也实在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周晓白干脆就倒出半袋的绿豆一起背上。

    东西虽然不多,但是还挺沉的,到了镇上,周晓白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之前打听过商家的地址,这次直接过来就是。

    大户人家气派果然是不小,光这大门都比自家的院子大,气势非凡,不仅前面有影壁挡着,门前还有两个威猛的石狮子。看着朱红色的大门,周晓白有点露怯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偷不抢,有什么好担心的。

    “扣扣”敲了敲门环,半响功夫门才慢慢悠悠的打开一道缝,一个花白胡子的头伸了出来,先是上下打量了周晓白一番,见到是个小姑娘,衣着朴素但是还算干净,许是家里哪个下人的亲戚,那人慢慢的把门打开了。“小姑娘,你这是来找谁?”

    周晓白赶紧说着,“俺是来找您家大少爷的。”

    听着她是来找大少爷的,那人面色忽然冷了下来,“我们家大少爷忙的很,没空见你。”说着直接把大门给关上了。

    接着周晓白就听到门缝里面传来,“这现在的闺女都这么大胆,追男人都追上门来了。”真是叫她哭笑不得,原来她是给人误会,来追商洛染的了。

    这真的是误会吗?周晓白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到底有没有一点心动,这下她不敢直接否认了。想到这里更是不好意思继续敲门。但是来了,怎么可以空手而回呢。

    大户人家听说都是有小门的,商家应该也不例外。周晓白沿着院墙,一路走着,果然在后巷看到了一个小门。正要上前敲门,忽的门就自己开了。

    周晓白一看,走出来的,竟然还是熟人。冬至,是那个嚣张少爷的随身小厮。管他认识不认识自己,周晓白就迎了上去,“冬至小哥。”

    “是你啊你在我们府上后门做啥?”果然冬至还是记得周晓白的,能把自家少爷气成那样的,也就她一个,自己想忘记也不成。怎么自己出门买个东西,都还能遇到她呢。

    周晓白对冬至印象还不错,觉得他可是比他家少爷明理多了,所以就想求着他帮帮忙。“小哥,俺想请你帮个忙,俺想找下你家大少爷。”

    把周晓白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冬至见着她一手拎着一个瓦罐,另外一手拎着个布袋。她这样的打扮找大少爷是做什么的?“你找我们家大少爷做什么?现在大少爷管家,每天忙的很,你要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麻烦他了。”

    想起商洛染那双清亮的眸子,周晓白忽然有些自惭形秽,把手里的袋子和瓦罐递了出去,“这样啊,冬至小哥,俺就是来道谢了,谢谢大少爷帮了俺爷爷。既然他那么忙,俺就不去打扰他了,就麻烦小哥把这东西交给大少爷。都是自家产的,不值钱。”

    冬至应下,接过东西,走回大屋。周晓白也算是运气好,遇到的冬至是个实诚人。若是别人的话,早就把东西私吞了。

    等到冬至把东西交给商洛染,并把这周晓白的话答谢带到,就识趣的走了。可这还没有走几步,就被商洛染的随身小厮立春给叫住了。

    原来商洛染本来听到周晓白来道谢,本不是很在意,更是对她送的东西完全不在意的,正要叫人送到库房。忽然闻到一股异香之中还夹杂着鱼腥之气,就叫立春住手。接过来一看,倒是愣住了。

    不是说他没有见过这种大黑鱼,而相反的是这种黑鱼,他已经见过两次了。之前周晓白卖掉的黑鱼全是商家买来的。

    商洛染自小被作为商家的继承人,经商头脑也是一流的。他第一次在餐桌上面看到黑鱼的时候,就留意的问了下,到底是哪里买来的。知道是个小姑娘,心里就模模糊糊有了个念头,等到第二次见到买来的活鱼的时候他更是叫人留意,若是再有的话一定要把人留住。可惜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有再见着卖鱼之人,他心中正暗暗可惜的呢。没有想到竟然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个卖鱼的小姑娘是周晓白。

    赶紧问起冬至,周晓白往哪边去了。立春一路小跑的终于算是把周晓白给叫住。“晓白姑娘,晓白姑娘……”

    却说周晓白把东西交给了冬至之后,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着。心里却是没有了半点之前要来的时候的雀跃。没有见到商洛染,周晓白心里有股莫名的失落。

    可是没有失落多久,就听到后面有人叫唤她的名字。扭头一看不认识,不过穿着和冬至一样的衣服,想来也是他们商家的人。

    “请问这位小哥,找俺有啥事情?”周晓白停住了脚步,好奇的问道。

    立春终于算是把周晓白赶上,停下来喘了了半天气,这才说话,“晓白姑娘,我们家大少爷,想请姑娘见上一面。”没有想到这小姑娘个子小小的,竟然脚程这么快。

    什么?他家的大少爷,那不就是商洛染他怎么会记得自己,还想见自己一面的呢?周晓白刚才低落了许久的心忽然就飞扬了起来,“他在哪里,麻烦小哥快引俺去。”

    “晓白姑娘请随我来。”立春一路带路,把周晓白引到了书房门前。

    周晓白一推门,就见到了商洛染含着浅浅笑意的脸。阳光洒在他的身前,周晓白只觉得他俊美的不像凡人,不由得看呆了。

    “晓白姑娘?晓白姑娘?”还是商洛染见到周晓白呆呆愣愣的样子,好心提点她。不过他可是没有想到周晓白是看着自己长相而呆住的,只当是周晓白没有见过这么气派的房间,给惊吓住了。

    被商洛染叫醒的周晓白很是不好意思,脸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商洛染客气的叫人上茶,招呼周晓白坐下。

    周晓白忙碌了这么一早上的,早就累了,不客气的就坐了下来。至于这茶,商家做茶叶生意的,品色自然是差不了,周晓白也就不客气。果然是好茶,光是味道就叫人心醉了,端起茶碗,小小的轻啄一口,入口更是幽远清雅。

    “大少爷,您这茶是极品的大红袍吧。”来了古代这么久,周晓白还算是第一次喝到这么极品的茶,上次在茶楼,那茶虽然不错,但是主要是水质好,若单说茶叶自然是及不上这面前的大红袍了。

    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说,倒是把商洛染的兴致给勾了起来。没有想到周晓白一个乡下的小女孩竟然见识这么的广,还能认出这是大红袍来。不简单,不简单了。“确实没错,晓白姑娘果然是见多识广。”

    商洛染若有所思的目光盯得周晓白,好生的不自在。脸上的红晕更是有蔓延的趋势,周晓白轻咳一声,“大少爷……俺这次主要是来答谢您的救命之恩,谢谢您救了俺爷爷。”

    商洛染摆摆手,上次在茶楼见她和略行起了争执,确实是略行理屈。又见她爷爷招来牢狱之灾,便动了帮她的心思,算是替略行道歉。不过这对他来说,仅仅是举手之劳,若不是今天周晓白找来,怕是他自己都忘记了。

    “晓白姑娘不要那么见外,叫我洛染便可。那只是小事一桩,不值得一提。”商洛染轻轻打断了周晓白的话。

    怎么是小事呢,自己爷爷的性命啊,周晓白还待要分辩,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刚才他叫自己叫他洛染。洛染、洛染,这名字在周晓白嘴里轻轻的打了几个转,却是叫她不好意思叫出来。怎么他这人长的这般风轻云淡,恍若神仙的,连名字也是格外的好听。自己的名字怎么一叫起来就分外的土气了呢,想着想着,周晓白不知怎么的又走神了。

    “晓白姑娘,我想问下,你这黑鱼是从何处得来的。”商洛染出声问了出来。

    一听商洛染的问话,周晓白本来欢欣雀跃的心情算是一点点冷静了下来,原来不是他记得自己,叫自己回来是为了这鱼。“这鱼俺是从山里打捞来的。”周晓白实话实说。

    果然自己的想法没有错,商洛染忽然急切起来了,“那姑娘可否告知商某是在何处打捞的呢?”

    这话却叫周晓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禁地温泉的秘密是不能随便说的,但是她又不想说谎骗他,只能沉默。见到周晓白面上犹豫,商洛染接口到,“晓白姑娘,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小懒憋了一上午的小黑屋终于写了出来,赶上了更新。先睡觉会儿去,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在八点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