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七十六章小贼偷鸡

酒鬼花生2017-6-3 23:49:5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六章小贼偷鸡

    第二天一大早,周晓白又急吼吼的冲到瓦罐面前,这次一揭开盖子,就能闻到一股香甜,终于可以开始炮制水果味的玉米了。

    把挑好的玉米种子平铺在大瓦盆上,浅浅的铺上一层,再细心的洒上一层神水,接着再铺上一层,就这么来回几次。神水不能洒的太多,太多了怕种子发霉,也不能太少,怕没有效果,终于算是把种子给折腾好了。

    周晓白把瓦盆放在屋里阴凉的地方,叫种子慢慢吸收神水的香气。见着时间还早就翻出上次燕大娘送的萝卜种子,瞅着已经隔了几天,该是可以下地了的。

    家里的农具差不多都备全了,周晓白直接从屋里拿出钉耙就下地去了。屋后园子的土还算是平整,但是周晓白还是用钉耙又给整了一遍。种萝卜倒是很简单,周晓白老早就问清楚了步骤,直接把种子给撒下去就好了。

    细心的把种子均匀的洒在地里,当然给白菜还是留出了一半的地方。然后再用钉耙把土给盖上,就大功告成了。嘿嘿,周晓白看着园子,幻想着过不了过久,就可以吃上自家种的萝卜了。都说冬天的萝卜是小人参,萝卜进了城,药铺关了门,这萝卜可是个好东西。

    等到肚子“咕咕”作响,周晓白这才回神过来,自家地里长出萝卜还早的没有边呢,想吃还早着呢。拿着钉耙就回家吃饭才是靠谱。还没有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里面传来晨墨的哭声。

    这是怎么回事儿?

    “晨墨,怎么了?”周晓白赶紧走了进去问道。

    晨墨一指地上散乱的一地鸡毛,“姐,咱家的鸡少了一只。”周晓白冲到鸡圈一看,果然数来数去少了一只。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家里的这些鸡都可是晨墨的宝贝呢。

    话说回来,狮子头和东坡肉不都在看着鸡的嘛,怎么会没有看住。周晓白一瞅,那两只像是知道自己犯了错误,缩在鸡圈最里面,哆哆嗦嗦的。看到周晓白恶狠狠的盯着狮子头和东坡肉,晨墨赶紧扑了过来,把它们护在身后,”姐,不管它们的事情,是俺拖着它们出去采食的,这么多天都没事,所以就大意了,谁想就这么一出去,就瞅着家里的鸡少了一只的呢。“

    算了算了,既然晨墨这么护着它们,周晓白也不打算继续追究了,还是赶紧先把丢了的鸡找到才是。拉着晨墨赶紧出门去找鸡,这次再三叮嘱狮子头和东坡肉一定要好生的看好鸡圈,要不回来一定红烧了它们。

    村子不大,但是要找一只小小的鸡,还是有些困难的,周晓白和晨墨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见着。忽然晨墨挣开周晓白的手,猛的往前一跑。”姐,你看这里。“晨墨声音里面又带着哭腔。

    随着晨墨手指,周晓白也在田埂上看到了一地的鸡毛,看样子和色泽就是自家的鸡没有错了。原来自家鸡不是丢了,而是被人偷了吃。既然鸡毛在这里,那么偷吃的人应该也就在这附近。

    果不其然,走了没有两步,在田埂后面的小丘后面,听到了高声的笑闹声。周晓白和晨墨过去一看,几个十来岁半大的孩子,正围着一个火架子,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呢。而火架子上的正是自家的鸡。

    晨墨忍不住了,冲了过去,指着他们就是一阵大骂,”你们怎么能偷俺家的鸡呢?“可惜晨墨平日里面就是文静的性子,现在就算生气骂人也没有半分的气势。

    那群坏小子,见到苦主找来了,竟然半点也不害怕,反倒是哈哈大笑,”呦,原来是周家的那个病小子啊,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呢。“

    甚至还有几个胆大的,起身拾起小石子,就往晨墨身上丢了过去。周晓白看的怒火中烧,冲上前去,“你们干什么在?”

    往晨墨身前一站,可惜她虽然大上晨墨几岁,但是毕竟是女儿身,身量比晨墨还小上半分,那些个少年更是不怕了,哄堂大笑,起身反倒是把他们围住。

    晨墨在周晓白身后哆哆嗦嗦,扯扯周晓白的袖子,小声说着,“姐,俺们赶紧回去吧,他们是俺村上有名的坏小子,招惹上了他们,可就麻烦大了。”

    周晓白安抚他似的拍拍晨墨的手,“没事,你看姐姐的就好。”

    周晓白可不是以前那般胆小怕事的主子,若是这次就这么样算了,以后自家还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呢。“怎么了,偷了鸡的人,还倒打一耙。被人抓了个现行还死不承认。”周晓白可是不怕他们,自己加起来几十岁的人了,还怕他们几个半大的小子算怎么回事儿。

    听着周晓白这样厉声质问,那几个小子回神看了看,心里都纳闷了,之前周家姐弟一个胆小一个呆傻,每次都是被他们欺负的不敢还口,今天怎么竟然还这么大胆?

    本来村上的孩子,能坏到哪里去,不过就是调皮了点,欺软怕硬,见到周晓白强硬了起来,他们不由得软了起来,“你有什么证据说俺们偷了你家的鸡。”

    看着这几个小子色厉内荏的样子,周晓白一阵好笑,都这样了,还鸭子死了嘴壳子硬。摊开手里刚才在田埂那边捡来的鸡毛,“俺家的鸡都是黑白相间的,村上都没有这种毛色的鸡,再加上俺家刚好少了一只,你们这里还刚巧正在烤鸡。这世上真的还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难道俺家的鸡还会自动跑到这架子上被你们烤?”

    周晓白说的有理有据,头头是道,把那群小子唬的啥话也不敢说了,只能一步一步往后退着。带头偷鸡的二狗子心里叫苦不迭,什么时候周晓白这么利索了,本来想着他家好欺负,自己偷了也就偷了,岂料还会给当面抓了个现行,被说的自己还不了口。

    见他们不说话,周晓白继续说着,“既然你们没有别的说的,俺就拿上这上你们家去,总要给俺讨个说法。”

    听说周晓白要上门告状,他们几个更是害怕往后退去,有个小孩一个不小心脚踏了个空,跌倒在地,顿时“哇”的哭了出来,其他几个小子也顺势一起都哭了起来。

    倒是把周晓白闹得里外不是人。村里在地里干活的几个汉子,下地回来路过这里瞅着怎么闹成了一团,也都过来看看到底出了啥子事情。看着几个村里的几个小子都在地上打滚哭,还以为是周晓白欺负他们来着。

    人群里面钻出一个精瘦精瘦的汉子,长相尖酸,指着周晓白就说道,“你咋欺负俺家的二狗子?”

    原来是他家大人找来了啊看来自己连他们家都不用去了,周晓白不慌不忙的把事情原委这么一说,那人还待要狡辩,但是看着周晓白拿着的鸡毛,啥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晓白一顿鄙视,那样子他家大人就是不想赔了的,但是自家的鸡可不就能这么算了。对着人群一吆喝,叫大家评评理。农村人淳朴,见不得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纷纷的谴责起来。

    二狗子的爹燥的不行,丢下几十文钱,抓起二狗子就跑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叫你这从小不学好,给老子丢人现眼的,看俺回去不好好教训你。”

    看着事情了结了,围在一圈的人也渐渐散去,那几个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溜了。周晓白正要牵着晨墨回家。

    “俺的鸡。”忽然晨墨一阵惊呼,这会儿他才想起来火上还在烤的鸡。冲过去一看,表皮已经烤的乌黑,把晨墨心疼的不行。

    硬是把鸡给带了回去,说把面上的焦黑刮刮还是可以吃的。周晓白再三劝说也不停,也只好由着他了。事情算是解决了,虽然鸡没有找到,但是赔了的几十文钱,好歹也差不多了。但是晨墨这一路上还是忧心忡忡的,“姐,你刚才在村里人面前落下来二狗子爹的面子,他是村上有名的二流子,以后怕是他会对咱家不利。”

    周晓白摸摸晨墨的脑袋,“别担心了,姐现在不是以前的姐姐了,会保护好你的。”看着姐姐信心满满的样子,晨墨算是把这份心思给淡了去。

    回到家里,把鸡面上的焦黑一刮,确实还真的味道不错。爷爷叫晨墨给燕小开家也送去一半。之前他们帮衬了自家那么多,自家也总该是想着他们点的。

    一顿饭吃的香喷喷的,吃完了,周晓白也不休息,已经和商洛染商量好了,今天去选鱼塘的地址。

    等到赶到约定的地方,商洛染已经准备好了,备着马车在这里等着了。周晓白赶紧的紧了几步,赶了上去,“不好意思,俺迟了些。”

    商洛染微微一笑,“无妨,是我来早了些。晓白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我们再走?”

    周晓白摇摇头,想赶紧把这边的事情了结了。

    等他们上了马车,正要走,忽然听到后面叫唤周晓白的名字。

    小懒大清早的就起来,关在小黑屋,终于算是写完了,休息一会去。还好是周末,一觉起来继续小黑屋,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八点的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