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二章拒不嫁人

酒鬼花生2017-6-3 23:49:3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二章拒不嫁人

    周喜凤也是接着吐糟,“俺也是觉得不可能,人家林二宝要长相有长相,要家境有家境的,怎么就一眼瞅中了你这么个野丫头呢?”

    听着周喜凤这么说着,周根生可不可以了,“俺家晓白咋地啦,要长相要长相,要身段要身段,怎么就是野丫头了。”

    周根生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虽说喜凤说的林家二宝听着倒是不错,但是邻家的燕小开,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知根知底的,那孩子的心思两家大人都知道,不过之前自家穷,自己也不好怎么说着。就是不知道周晓白心里怎么想着,所以这才把她留下,看看她的主意,免得以后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俺长的又不丑。”周晓白也搭着腔,嘴里嘟囔着。

    “扑哧”周喜凤一阵轻笑,又是掐着周晓白的小脸,“你这丫头真是不害臊,哪有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话锋一转,“其实咱家的晓白,确实很不错,这小模样俊的啊。”这话其实到也真是实话,之前周晓白因为见天都吃不上饱饭,所以个头小小、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但是现在每天吃的饱饱的,营养不仅够还均衡,这小脸想不白都难,所以出落的真是像朵花一样了。

    周晓白得瑟了,嘀咕着,“就是嘛,俺就是人见人爱的来着。”

    “好了,晓白,咱不扯这些了。既然爹叫你自己拿主意,那你就自己好生的想想吧。林家的二宝你自己也见过了,他家的家境和大人,这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什么好生的想,周晓白真想直接说,再想多久自己也不肯。但是看着爷爷和大姑看着自己,也不好那么一口拒绝,低下头装作在认真想的样子,不做声。

    “晓白,这二宝啊已经上了两年的学堂,来年再若是考上了秀才,你就是秀才夫人了,有了功名这就不一样了。”周喜凤还在一边继续鼓动着,周晓白倒是没有啥想法,却是把周根生给说动了。

    说起功名可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啊。周根生寒窗苦读十余年,但是屡次去考秀才都不成,提起来就伤心。“晓白丫头啊,你可要好生想想,要是成了秀才夫人就不一样了。”

    不想再听他们念叨了,“爷爷,大姑,俺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事儿,晨墨还没有读书,家里这地都还没有整,俺这要一嫁人了该咋弄。”

    一说周根生和周喜凤都不说话了,周根生更是自责,觉得自己真是不中用,但是总是不能因为自己把人家孩子的终身给耽误了的吧。

    “晓白,这些倒是没啥,反正只是先定亲,不急的。”周喜凤以为周晓白在惦记这个事情,出言宽慰。

    周晓白一摸差点冷汗了,“爷爷,大姑,俺就直说了吧。这林二宝,俺是没有看上。”

    啥,晓白没有看上人家周喜凤和周根生都有些诧异了,人家这么好的条件晓白还没有看上,难道真的是看上了燕家的小哥了吗。“现在俺都不想想这茬子事情,只想专心把这家给归置起来,等俺家有钱了,再说这事儿也不晚。”

    周晓白现在满门心思的只想挣钱,至于成亲,往后再说。当这话听在周根生和周喜凤的却是另外的想法。他们觉得周晓白是心气很高,想先把家底给弄扎实了,再嫁个好人家。

    两人心里都这么寻思着,晓白这丫头自从前些时候大病一场醒来之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人清白多了,也主意大发了。既然孩子心里有主张,就先听着她的主意好了。就是可惜了二宝和小开这两个好孩子了。

    这事儿就算是暂时揭过,周晓白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抱着换洗的衣服,周晓白躲了出去,“爷爷。俺先去把衣服洗了啊”随便交代了一句,就赶紧一溜烟儿的跑的不见人影了。

    等到走远了,周晓白才慢下脚步,摸摸不存在的汗水,哎终于算是逃了出来,生怕爷爷和大姑再把自己拉回去说上一通。

    忽然眼睛一黑,肩上一沉,“猜猜俺是谁?”

    “翠花,别闹了,俺衣服都快担不住了。”周晓白刚才一被惊吓,手一滑,手里的篮子就要往下掉。

    牛翠花赶紧帮她扶住,傻傻一笑,“晓白,你咋这聪明的,一猜就一个准。”

    周晓白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不知道说啥,这每天都来一出,若是还不知道是她,这不真成了傻子。这些天,周晓白见天都去河里洗衣服,所以和村里的一些大姑娘小嫂子都熟悉了。之前因为周晓白脑袋也不好使,所以村里的大人都不叫小孩和周晓白多接触,现在见着她家日子一天天红火,人也清白多了,所以就叫她们和周晓白多亲近亲近。

    周晓白倒是觉得身边这个牛翠花脑子不是很好使。每天都来上这么一出,叫周晓白猜猜她是谁。整天没事总是跑到周晓白这里和她咬着耳朵八卦这个八卦那个,周晓白想着反正闲来无事,听听也是好的,所以两人也就这么混熟了。

    到了河里,虽然已经不算太早了,但是还是好些村里的女人在这里洗衣服。

    “你们听说没有,小周庄来了个神婆,灵的很呢?”村子西头的一个大媳妇八了起来。

    说起这些神神叨叨的,大家兴趣都来了,“咋个神法,讲讲,快讲讲。”大伙儿都催着她更赶紧八卦八卦。

    看着这么多人盯着,那个大媳妇也不作势了,清清喉咙,绘声绘色的讲了出来。听得大伙手里的活计都停了下来,专心听着她说。

    周晓白倒是觉得这够玄乎,真有那么神吗?自己爷爷一样也是算命的,有些不淡定了,插了句,“俺家爷爷也是算命的呢?”

    周晓白这不说还好,一说一群的女人都是笑的前仰后合的,笑的周晓白莫名其妙,自己这话倒是怎么了?还是翠花实诚,捂住肚子,“春花啊,也就你还说你爷爷是算命的。你爷爷啥样,咱村上的人都知道,要是他真是有本事,之前你们家会穷成那样。”

    其实人家说的倒是也没有错,周晓白开始也是这样觉得自家爷爷只是到处骗人的,不过后来温泉和神碗的时候,她才觉得爷爷也不是完全的神棍,还是有点本事的。但是看来村里的人,都被爷爷糊弄过,所以怎么都不相信了。

    听着翠花这么说道,周晓白也不能怎么解释着。只能讪讪的笑着,继续听着村上那些人八卦。心里琢磨着,这说的这么玄乎,难道这个神婆这么厉害?

    抱着洗好的衣服回到家里,晨墨却是赶紧跑了过来接过衣服,拉住周晓白往鸡圈那边看着。“姐,你看……”

    鸡有啥子好看的,周晓白就不知道了,等到走近,这才知道晨墨叫自己看的是什么。

    两只野鸡不知道怎么的混到了自家鸡舍里面,正和自家的鸡抢食来着。晨墨看着,刚要把野鸡给打开,周晓白赶紧拉住了他。

    这两只身子都是褐色的,一只身上麻麻点点的样子不是很出众,另外一只却是尾巴长长,五颜六色,甚是好看。一看就是一只公的一只母的,晨墨看着它们和自家的鸡抢食,心里不喜,周晓白倒是有了个想法。

    “晨墨,你先别急着赶,要不要俺们把这两只野鸡给养下呢?”周晓白想着既然是一公一母,若是养下的话,能生野鸡蛋什么的,岂不是很好。

    把这个想法和晨墨这么一说,他也是眼睛一亮,“姐,野鸡俺倒是没有养过,不知道养起来会不会有啥不一样?”

    养鸡养了这么些时候,晨墨倒是有些门道了,就是不知道这野鸡该怎么样。周晓白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管他的呢,反正这野鸡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该咋养就咋样,死了就算,自家也没有什么损失。若是养活了,那又是另外的钱了。

    听着周晓白这么一分析,晨墨兴致马上的高昂了,这就又去打算给它们弄点吃的去。周晓白却是想的另外一茬儿,野鸡最好不要和家鸡混养在一起,要不这下的蛋怕是就不纯了。

    这样想着,周晓白又在自家鸡圈外面打算圈一个小的起来,专门养野鸡。手里正忙活着,就听到外面急吼吼的叫着,“晓白,晓白。”

    回头一看,却是燕小开跑的气喘吁吁的来了。大热天的,跑的满头是汗,这又是啥事情啊

    周晓白起身,正要给他倒水去,但是自己这满手泥巴的,想叫晨墨,忽然想起来他外面去弄鸡食了,“小开哥,你也不是外人,你自己进屋,倒水喝吧,倒是有啥急事啊,跑的满头是汗。”

    燕小开毫不在意,随手擦擦,胸膛起伏不定,盯着周晓白看了半天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看的周晓白好生奇怪,“俺脸上有啥?”

    “没啥……”燕小开吞吞吐吐的不说些什么,周晓白急的不行,“小开哥,你这有啥事情,就直接说吧,急死俺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