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三章吃个闷亏

酒鬼花生2017-6-3 23:49:3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三章吃个闷亏

    “没啥……”燕小开吞吞吐吐的不说些什么,周晓白急的不行,“小开哥,你这有啥事情,就直接说吧,急死俺了。”

    看着周晓白的样子,燕小开终于算是开口了,“晓白妹子,听说有人来和你提亲?”

    哦,就是这茬子事情啊,周晓白奇怪了,这不是才刚才的事情啊,怎么燕小开就知道了。想起晨墨,这才想明白了,晨墨一向和燕小开关系亲,肯定是刚才晨墨出门给他遇到了,就顺口说了出来。

    见着周晓白半天没有答话,这次轮到燕小开着急了,“晓白,咋了?你定亲了?”

    “哦,没啥,刚才就是大姑来问道几句,啥提亲啊”既然是问道了,那就是真有这事儿,燕小开赶紧又问着,“那爷爷答应了没有?”

    周晓白白了他一眼,都说没啥了,自然是没有了。“当然没有了,俺还小,这种事情以后再说了。”

    “哦哦。”燕小开像是松了口气。“那没啥事儿,俺就先回去了。”说着哧溜儿一声就跑了。

    看着燕小开的身影,周晓白纳闷了,这燕小开急吼吼的过来,就是问这么一句就跑了?算了,想不通的问题不去再想,周晓白干脆就不要想了。

    把前几天收拾回来的小麦种子拿出来,周晓白打算倒置一下。刚把小麦种子给倒了出来,爷爷就进来了。

    “晓白丫头,你这是干啥?”说着掬起一把种子看了起来。

    “俺倒置一下种子。”周晓白忙着忙活自己的,头也没有回一下。

    周根生像是来了兴趣,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声音扬了起来,“晓白,你这到底整的啥种子?”

    周晓白还在把神水均匀的洒在种子上面,不住的搅拌着。“小麦啊,爷爷,你别不是不认识的吧。”

    不认识,就是太认识了。这明显的不是小麦啊。周根生虽然在村里种地少,但是好歹也是见过人家播种的,所以小麦的种子倒是认识。这分明不是小麦,明明是野麦啊之前家里穷,所以周根生倒是经常去山里找吃的,所以见过些野麦,虽然能吃,但是却是和小麦是天差地别的。

    周根生着急了,“晓白,你这种子是哪里买的?”

    “就是在俺村上的一个叔手里买的。”周晓白还不知道咋回事儿。

    周根生闻言,这脸都黑了,感情自家晓白还是给村上的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晓白,是哪个缺德的人卖给你的,俺们找村长说理去。”

    什么?这种子怎么了,周晓白还是有点不明所以。“晓白啊,你糊涂啊,被人给糊弄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小麦种子,而是不值钱的野麦种子。”

    周晓白也被这一变故给弄蒙了,说实话,她还真是没有见过小麦种子,这野麦看起来和小麦也差不了太多,所以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给人骗了。“俺也不知道那个叔叫啥名字,就是看着面熟,刚巧他家多买了些种子,所以俺就直接买了过来。”

    周根生听的直跺脚,这白丫头这事儿做的还真是。但是三四十斤的种子,可不能叫人白骗了去。“白丫头,拎着袋子,俺们找村长说理去。”

    两人闷头闷脑的就到了村长家,很是不巧,他家又在吃饭。村长又是吃的满面油光,看到他们来了,赶紧几口饭扒在嘴里。打着饱嗝,剔着牙,问了下啥事情。

    听到周根生这样一说完,他也是面色不愉,怎么自家村子就出了这么茬儿的事情,黑人都黑到自家人身上了。村长就在这村头,召集了大伙儿。因为周晓白不知道名字,所以现在把村上的男人都给召集起来,叫周晓白来认人。

    周埂子和狗剩儿开始还不知道咋的,怎么大晌午的就急火火的叫人的呢。本来心里还骂骂咧咧的,周埂子这一瞅见村长身边的周晓白可就慌了神,知道肯定是上次的事情败露了。

    腿一软,“狗剩儿,人家苦主找来了,要不俺们赶紧溜吧。”周埂子就扭头想往回走,躲过一阵是一阵。

    狗剩儿的心里素质明显好上不少,一扯周埂子的袖子,“回来,这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了这一时,你还想躲一辈子啊”

    听着狗剩儿这么一说,周埂子也只有留下,但是心里暗暗骂着狗剩儿,他不是说周晓白好骗的啊,怎么现在还能又给找上门来了,早知道这样,宁可被媳妇儿骂的狗血淋头,也比在村里人面前丢面子的强。

    “你别慌,之前俺给你说的,你给她种子的时候身边有人没有?”狗剩儿不慌不忙的扯着周埂子,往前站着,专门往人多的地方猫着,小声的向周埂子出着主意。见到周埂子摇摇头,又接着说,“既然这样你就一口咬定没有,村长又是你亲戚,怕啥,直气腰杆来,啥事就没有了。”狗剩儿就是一无赖,也没啥招儿,就是死不承认。

    现在周埂子也没有其他办法,死马当成活马来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打定了主意,就是不承认。

    周晓白看着人越聚越多,就猫着眼到处瞅着到底是谁,这左瞄右瞅终于在人堆里面看见了周埂子,指着那厢就叫着,“村长,就是他。”

    说着从台子上面冲了下来,一把揪住了周埂子,推推嚷嚷的,把他揪到了前面。等到村长看到周晓白带着的人是谁,脸又沉了下去。

    心里算是明白了大半,肯定又是这个小子在外面给自己惹得事情,现在弄到了众人面前。暗暗叫苦不迭,早知道是这个小子,自己就不该说什么叫上众人了,要不这自己就是有心维护,又要怎么下台。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埂子。

    “村长就是他骗俺的。”

    清清喉咙,村长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来,“周埂子,你老实给俺交代,是不是你骗周晓白的。”虽然这样,但是还暗地里给他打了个眼色。

    收到村长暗示的周埂子,这下气才顺了点,腿也不软了,一把挣开周晓白的手,“瞎扯啥呢,少这里血口喷人,俺什么时候骗你了。”

    周晓白一听,炸毛了,这人还不认账了,把事情经过在众人面前这么一说,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岂料周埂子倒是反问了,“俺是买了些种子让了给你,但是俺可是没有说那是小麦,是你不问清楚,直接就买了去。之前是不是俺再三不肯卖的,是你请求半天,俺才答应的。”

    这话倒是叫周晓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她还真是失误了,当时听着说是麦种子,哪里想到还有野麦种子这茬儿事情的说。“但是你也没有说那是野麦啊。”

    “俺说要小麦种子。”

    “俺也没有说俺这是小麦种子啊。”

    两人就揪着这个事情争执来争执去,可惜当时也没有个别人,所以只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其实事情到这里,明眼的人都看出了是啥子事情,就是周埂子拿着野麦糊弄了周晓白,可惜当时就他们两人,怎么都说不清白了。

    下面的众人看着两人就这么吵了起来,都纷纷起哄。周晓白往人群中这么一看,就明白了。这起哄最厉害的就是二狗子的爹,看着他激动的样子,想来就是他们合伙来蒙自己的。

    “村长,你说这事儿咋办。”周根生一瞅见原来是周埂子,就知道今天这事儿万不了,周埂子是村长的亲戚,他还能不包庇他的吗?但是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念头,问了出来。周晓白也停了下来,想听听村长怎么说。

    “这,你们各说各的,也没有个证人,俺说这就是个糊涂账。”其实村长这会儿心里乐和着,既然他们之间的事情没有人看见就好说了。

    周根生拉住周晓白,在她耳边一说,周晓白就知道了,早知道村长是这周埂子的亲戚自己就不来了。心里暗暗恨着,但是面上也不露出什么,“既然这样,俺也没有啥可说了。”

    说着拉住爷爷就要下去,见到周晓白这么识相,村长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叫自己难办,“有啥事儿记得再来找俺啊。”

    周晓白在心里啐了他一口,再来找他,找他有啥用。之前爷爷的事情还以为他能帮忙,结果还是人家商洛染帮的,他还能厚着脸皮占了这功劳。现在又是这样,周晓白的心寒了。

    周埂子见着周晓白不继续了,也是心里一松。然后就给他媳妇儿给揪到屋里去修理了。见到两个当事人都走了,其他村民见没有热闹可看了,也就纷纷散去。

    又把这野麦种子拎了回去,周晓白很是不甘心,这几十斤的种子就这么白费了?心里寻思着,要怎么整一下,才算是可以。

    对,有了,周晓白记起了,野麦又叫燕麦,其实若是说起来,倒是比小麦营养更高一些。但是古人是肯定不知道这些的,周晓白琢磨着,怎么能好好的把这袋种子给用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