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四章肥水养鱼

酒鬼花生2017-6-3 23:49:32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四章肥水养鱼

    但是古人是肯定不知道这些的,周晓白琢磨着,怎么能好好的把这袋种子给用上。

    燕麦就燕麦的啦,周晓白想到了之前自己吃过的燕麦片,不仅味道不错,营养也是相当的丰富。既然这里完全不知道燕麦的价值,那么若是这样自己直接种出来的话,铁定也是卖不出什么好价格的,毕竟野麦都是人家不吃的。

    要不直接自己就整出点燕麦片什么的再去卖?周晓白忽然觉得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若是再和严掌柜的一合计,若是可以的话,能找到个长期的销路,自家的燕麦肯定不愁了。

    既然这样拿定了主意,周晓白又继续折腾她的种子去了。周根生却是不像她那么乐观。“晓白,要不俺这种子就算了,再去买点来。”

    周晓白才不答应了,蚊子腿也是钱啊,且不说这还不是蚊子腿,这还是花了自己不少钱买来的。“爷爷,你放心了,俺一定能卖掉的,你就瞅着好吧。”周晓白寻思着,按照她的想法,肯定能大卖不仅能把把本钱挣回来,还铁定比种小麦挣钱的多。

    见着周晓白这么固执,周根生也不说啥了,这些事情叫孩子们自己拿主意就算了。虽然这事儿就这么了了,但是周晓白自然是不肯就这么算了,吃了这么大一个闷亏,心里暗暗想着,一定下次要找个什么机会,把这口郁闷气给发了出去。

    又是几天光景,差不多把燕麦种子给倒置好了,周晓白看着和商洛染约好的时间差不多就到了,又是起来个大早,打算再去和商洛染商量下鱼苗的事情。

    路上周晓白还是先弯到自家地里,瞅了瞅玉米长的怎么样。一看果然和她想的一样,已经冒出一点头了。神水催熟的效果还真是不赖,周晓白心里可是美极了。

    这几天周晓白也没有闲着,经常到温泉那边看看那黑鱼的生长环境,然后使劲的回想那养鱼场的技巧,别说还真是有点收获。

    这次周晓白想着一定不能晚到,所以赶早的去了。不过一到那边却是发现,竟然水塘边上已经早早的有了一个人影,难道商洛染这么早就来了?周晓白郁闷着了,怎么今个自己还是来迟了呢?

    又是几步小跑,跑到他面前,气喘吁吁的说着,“不好意思,洛染,俺又来迟了。”

    周晓白话音还没有落,就是大吃一惊,“怎么是你?”原来那人竟然不是商洛染,而是商略行。

    “怎么不能是我”商略行眉头一挑,眼睛一瞪。

    一大早上的好心情,周晓白不想和他斗气,回头到处看看,没有见到商洛染的身影。

    商略行不乐意了,明明自己一个大活人在她面前,她怎么就像是没有看到呢。虽然不待见她,但是被她不待见,还是很不爽的,特地的在周晓白面前再三晃了晃。

    这次周晓白终于搭理他了,“你哥哥在哪里?”

    商略行满心的不爽,“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倒是你怎么也在这里?”嘴里含着的话没有说出来,若是知道哥哥在哪里,他怎么可能来得了。原来他是听说大哥在这边山上弄了个什么水塘,一时好奇就问了下人。知道大哥不允许,就自个偷偷摸摸的上来看个究竟,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看到那个野丫头在这里。

    “俺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俺这里开了水塘,自然是要在这里了。”周晓白撂了那么一句,就懒得理会。正要找个地方下脚,看看水塘里面消毒的怎么样了。

    什么这不是自家的水塘吗?怎么这个野丫头说是她的,商略行不让了,一把拉住周晓白不叫她下去,“野丫头,你给我说清楚,这不是我家的水塘吗?怎么你说你是的。”

    周晓白挣脱了几下,奈何毕竟他还是个男人,虽然小点,但是周晓白还是挣脱不了,只能放弃。“放手,男女授受不亲。”

    商略行一听,手赶紧的一松,还赶紧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看的周晓白直皱眉,自己又不是细菌病毒。拉了自己竟然还要擦,心里更是恨上了他。“要问清楚你问你自家哥哥去。”

    要是问大哥能问出点什么,自己还用得着苦巴巴的问野丫头嘛。周晓白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只是单纯的看着商略行不爽,就是不想理会他。算是把商略行急得不行,也不能怎么办。周晓白又不能下去,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略行,你怎么会在这里?”忽然传来商洛染的声音。

    商略行像是老鼠见了猫,立马蔫了,“大哥,听着这里咱家开了个水塘,我就想来见识见识。”

    难道自家的弟弟能有点长进,商洛染也不反对了,交代他好生在后面的跟着,不要捣乱,这才转向了周晓白。“晓白,不好意思,今天我来迟了。”

    看见周晓白两手空空,“晓白,难道今天还不能下鱼苗?”

    周晓白点点头,指着水塘的两边,“今个还不能下,俺要去看看排水和进水水道有没有清理好。”

    水是鱼类赖以生存的首要条件。水源要求无毒、无污染、无冷浸水、锈水,水源充足,排灌方便,不怕旱涝。这是周晓白在家几天回忆起来的养鱼要点。现在古代,水质自然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就是需要排灌方便,所以需要挖排水和进水道。

    啊,还要排水和进水道。商洛染没有养过鱼,真的完全不知道,周晓白就把这个详细的和他这么一说,他才知道。原来水塘的水还不能是死水,要经常流通。这倒是他之前没有想过的,招呼了两个工人,赶紧按照周晓白的要求来做。

    商洛染带来的都是能做活的人,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把管道给打通了。怕人家做的不通透,周晓白脚上套了个布袋,就要自己去看看,虽然她也是不甚了解,但是好歹总是比他们知道的多些。

    虽然觉得叫周晓白一个小姑娘下水塘有些不妥,但是现在懂行的人也只有她一个。自己虽然从南方请来一个师傅,但是还在路上,只能叫周晓白下去了。

    待到周晓白下去这么一看,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自己只那么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下,没有想到领悟能力这么的高。

    周晓白做了个没有问题的手势,就给他们拉了上来,商洛染开口就问,“现在这样可以下鱼苗了吗?”

    岂料周晓白还是摇摇头,商洛染还没有问出口,一直在一边问清楚了状况的商略行抢先出口了,“野丫头,你是不是糊弄人啊,是不是弄不来鱼苗啊”

    “晨墨。”商洛染也是被自己弟弟的失礼给弄的很无语,赶紧喝止了。“晓白,不好意思,可是怎么还不能下鱼苗呢?”

    不过周晓白向来把他的话当空气,一点也没有理会。和颜悦色的转向商洛染,“洛染,俺不是没有鱼苗,只是这水塘现在确实不适合养鱼。还要肥肥水,才可以。”

    肥水,这话对商洛染来说又是天书。听着周晓白这么解释来,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周晓白刚才下水一看,虽然水道是不错了,但是这水里太清了。有句古话水至清则无鱼,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水里太清澈了,没有鱼吃的东西,自然鱼就是没有办法生长的。

    虽然是头次听说,但是商洛染觉得周晓白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那你说,这水怎么肥?”

    周晓白又是回忆了下,交代了下去,叫人先灌水两尺左右,再割一百来斤的野草放到水塘里面,另外还要他们再找些、猪粪、鸡、鸭粪、羊粪放了进去。

    要粪便?大家一听,手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这鱼可是要人吃的啊,怎么能放这些脏东西?这次商洛染忍不住开口了,“晓白,你确定是要这些?”

    没错,周晓白点点头,随即明白了他们的顾忌,可能是古人对这个有些没有办法接受。若是要用什么科学的道理来解释,周晓白怕是说不通了,只能换种说法。说是吃的米面和蔬菜都是这些农家肥种出来的。解释了半天,几人这才面色好了点,商洛染也才叫手下着手去做。

    听着周晓白说的简单,其实做起来倒是没有那么容易。周晓白又和他们好生详细的说了一番,看着他们点头这才放心。

    因为后面这些倒是肥水的关键。几天后,草料开始腐烂,以后隔两到三天,就要将草翻洗重堆一次,使其腐烂部分,逐渐向全池塘扩散,使水质变肥呈黄褐色,然后将不易腐烂的根、茎、杆与草渣捞起。免得水质污染了。

    不知道他们懂了其中道理没有,周晓白反正只求他能按照自己说的做就成了。

    商洛染心里却是嘀咕开来,之前叫上周晓白完全是意外,但是没有想到她现在做起来还真是一板一眼的,很是那么回事儿,虽然总是那么出人意表,但是听着她的解释,却是头头是道。

    周晓白却是没有看到商洛染意味深长的笑意,她忙着畅想水塘可以挣多少钱来着了。

    忽然晨墨的叫声却是叫她从天上掉元宝的美梦中醒来,“姐,你快回去……瞅瞅……爷爷。”晨墨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之前周晓白走的时候告诉过晨墨自己来这边,以防有啥事找不到自己,可没诚想,真的还有事。“晨墨,歇口气,说说爷爷咋的了。”

    晨墨歇息了片刻,这才把话说利索,周晓白这才明白。原来爷爷和晨墨一起去给鸡找吃食的时候还好好的,等到回家,爷爷却是眼睛直愣愣的,问他话也不说了,就呆呆的坐在屋里。

    所以把晨墨给急坏了,放下东西,这就跑来找姐姐了。周晓白心里转了多少圈,镇定了下,既然不是什么外伤,应该就好办。

    “晓白,要不要我请个大夫帮你爷爷看看。”商洛染看着周晓白焦急的神色,出言。

    周晓白摇摇头,“不用了,俺去找蓝河叔。”商洛染想想也就不做他想。唐蓝河的医术在镇上是首屈一指的,所以若是他去了的话,其他大夫自然是不用了。

    既然家里出了事情,周晓白也不耽搁,“洛染,今个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隔些天,俺来看看若是可以的话,俺就去知会你一声,差不多就可以下苗了。”

    商洛染见她家有事,也不耽搁,就招呼自家的马车把她送到回春堂,周晓白也不客气,叫上晨墨这就上车了。

    等着到了回春堂,却是不见到蓝河叔,只有流风哥。听着爷爷的病情,流风哥也皱起了眉头,这不见到他本人,却也是不知道情况。所以就锁了门,说是先要和她们一起先过去看看。

    说着套了车,和周晓白、晨墨一起去了。两人都那么熟悉了,所以周晓白更是没有一点的客套。再三问了下晨墨,因为年纪大的人,突然会有点啥,倒是叫人防不胜防的,他要做点准备。

    叫上了唐流风,周晓白心里倒是不着急了,很是放心的感觉。几人赶着马车,不大会儿就到了周家。

    果然院门和房门大开,周晓白一眼就瞅见了爷爷歪在墙根上,赶紧抢了几步前去。用手在爷爷眼前晃了晃,又在他耳边叫了几声,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周晓白和晨墨都急了,一人抱住爷爷的胳膊就摇了起来。

    唐流风赶紧拉开两人,“你们在一边呆着。”说着把周根生的手拿起一摸这脉,却是眉头越皱越紧了。看着唐流风凝重的神色,周晓白心里也更是几分的慌忙,“流风哥,俺爷爷这是咋了?”

    吞吞吐吐的,唐流风却是说不出点什么。按照他摸的脉象,周根生脉象清晰有力,一点的问题都没有。但是看着他的脸色又是青白的,木愣愣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听到周晓白的问话他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晓白,俺学艺不精,不知道爷爷这是咋了,我去找俺爹来。”

    什么连流风哥都不知道原因?晨墨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要是爷爷有什么事情,自己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晓白虽然看起来面上还镇定着,但是心里也是慌的不行,唐流风收拾起东西就要赶回城里。

    屋里几人这么忙活着乱成了一团,忽然就听到周根生呼了口气,“晨墨,你咋哭成这样了?”

    接着看到屋里多了这么些人,赶紧招呼着,“晓白,晨墨,你们这是做啥,流风小哥来自家都不知道招呼一下。”

    周晓白和唐流风都愣住了,晨墨更是吓得哭都没有声了,抖着声音,“爷爷,你没事了?”

    “俺咋了?啥事都没有。”见周晓白和晨墨没有什么动作,周根生自己起来给唐流风倒茶。

    唐流风赶紧拉住,一把把他给压在椅子上,好生仔细的又是给他一番检查之后才说,“爷爷果真啥事都没有。”

    “爷爷,你刚才咋了,怎么忽然就叫你不应声了?把俺吓死了。”晨墨扑到周根生怀里又是一阵腻歪。

    周根生莫名其妙,自己好生生的啊,不过就是刚才坐在那里想了会事情。怎么孩子们都吓成这样了,也是出言安慰。

    见到周根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唐流风就告辞。把唐流风送到了门口,周晓白再三的询问了下,得到唐流风肯定这才放心下来。

    按照唐流风的推测,估摸着是刚才爷爷遇到的什么事情,心里一时过不去,魔怔了,所以叫他怎么都没有音了。这爷爷到底遇到了啥呢?周晓白不放心的进去问着爷爷。

    周根生听着周晓白的问话,却是脸一阵红一阵青的,分明是有问题,可惜怎么说不说。周晓白实在无法,只能转个方向,把晨墨拉到了一边,打听打听刚才爷爷遇到点啥。

    晨墨这么歪着头一想,刚才就是和爷爷去割草,也没有遇到啥特别的事情啊“哦,姐,俺想起来了,回来的路上,俺们路过河边,听到有人说村上来了个神婆,厉害的紧。大伙儿都把她当做菩萨一样的供奉着呢。”

    神婆?周晓白想起这么回事儿,之前也是听着人家八卦说隔壁村来了个神婆,灵验的很,这么说来,现在她到了咱们村子了。

    这下周晓白心里有点谱儿了,知道了爷爷心里的根结到底是在哪里。虽然来了这边没有多久,但是对于爷爷的心思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肯定就是为了这个神婆他不爽,一时想不开。

    爷爷本意想出仕,但是一直无果,然后就一门心思的钻研家中祖传的玄学,这么多年,一直觉得自己很是能耐,但是奈何村上的人都不信,所以靠着算命连口饱饭都混不上,一直心里郁郁不得欢。这村上忽然来了个神婆,竟然一下子叫村里人五体投地,所以他就一口气上不来。但是孩子们问起来,自然是不好说出口的。

    周根生的这份心思,周晓白果真猜到了几分,对于自己爷爷的水平,时灵时不灵的,估计村里人每次都见着他不灵的那面,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相信他了。至于这个神婆倒是勾起了周晓白的几分兴趣,想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个灵验法子。

    今天是周末,小懒也勤劳了一下,写了个大章,就不双更了嘿嘿。

    另外谢谢king-2005和丢落的线头的粉红,vissy和a司芳的打赏。前面几天每天都在赶更新,来不及感谢,今天就一并感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