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五章瞎眼神婆

酒鬼花生2017-6-3 23:49:2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五章瞎眼神婆

    至于这个神婆倒是勾起了周晓白的几分兴趣,想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个灵验法子。寻思好了,周晓白就叫晨墨招呼好爷爷,自己出门打探打探一下了。

    至于打探,自然是找牛翠花的了,她可是少有不知道八卦的。拿起镰刀,周晓白就到她家去叫她一起割草了。周晓白在门口这么一叫,牛翠花在院里找到个镰刀,跑跑跳跳的就走了出来。

    两人走咋路上,果然不用周晓白开口,牛翠花就开始八卦了,这八卦的自然是最近村里最火的那个神婆了。

    “晓白,你知道不,前个俺们村上来了个通天眼的仙姑。”牛翠花一脸神秘的像周晓白说着。

    周晓白不用装,也是完全不清楚,找她来就是来说道这事的。“啥啊,你给说道说道。”

    看到周晓白这么的配合,牛翠花很是得意了,“之前不是说过邻村来了个仙姑的撒,前个不知道咋的她就到了俺们村。你别说之前俺还不是那么相信,可没有想到,还真是准,村里的几户人家都试着找她算了算,发现准的很。所以现在各家都把她当做菩萨一样供奉着。俺也是好奇的紧。”

    说的这么不清白,周晓白兴趣更是浓厚了,扯住牛翠花的手,“翠花,要不俺们去看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未来夫家是啥样的吗?要是她那么灵验的话,岂不是可以帮你算到”

    周晓白这么一说,牛翠花心里一动,这可是说到她心里了。她现在快十五岁了,但是一直还没有许人家,所以她心里一直着急着,不知道以后会嫁给什么人家。被周晓白这么一说道,心里更是按捺不住了。

    纠结了半天,牛翠花终于停下了手下的动作,“晓白,俺们要不要去看看?”

    周晓白等的就是这句话,自然是一口答应,两人把东西拾掇好了,放在周晓白家里,手拉手的就去找神婆了。等到给牛翠花拉着,周晓白这才发现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熟悉,这不是就是村子西头的那个祠堂吗?

    “神婆在这里?”周晓白出言问道。

    牛翠花白了一眼周晓白,做出一个“嘘”的声音,“别啥神婆的叫着,要叫仙姑。仙姑不爱人家这样叫她。”

    额,本来就是一神婆子,还非要叫什么仙姑,周晓白完全不相信,不过既然来了,这么叫叫倒是也没有什么损失。

    离着祠堂越近,周晓白越觉得不对劲,本来村西头的祠堂很是冷清,但是这会儿却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咋一下这么多人的呢?

    牛翠花拉着周晓白赶紧的几步跑了过去,还不住的催促着,“赶紧走,要不排不上队了。”

    啥,还要排队。周晓白不明白了。等到她到了祠堂门口,这才发现,果真确实是要排队。祠堂门口已经排了长长一队的人了。牛翠花赶紧在后面站了上去,看着前面还有着十来号人。牛翠花跺跺脚,“哎,要知道人这多,早该来了。”

    周晓白看着这么多人,也是一吓,真是没有想到这里这么跑火。“翠花,要不俺们先回去,明个俺们再早点来?”

    牛翠花可不答应了,刚才被周晓白给勾了起来,可是一天功夫也等不了了,“俺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周晓白拿着她没有办法,只能继续陪着她等着。

    站在这里排队,实在无聊就看着前面时不时进去一个人,然后喜滋滋的就出来,看来是满意而归了。站着实在无聊,牛翠花又去前面打探了。果然不多会儿,又是一脸惊诧的回来了。

    “晓白,你别说,仙姑还真是灵啊。”不知道刚才她打听到了点什么,现在她算是对那个瞎眼神婆五体投地了,信奉的不行了。

    看着牛翠花的神色,周晓白洗耳恭听,想看看刚才她到底打探到了点什么。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前个不知道咋的,那个瞎眼神婆就到了周家村。刚到村子口就遇到了村里的吴二媳妇儿。吴二媳妇儿可是村上里面最为神神叨叨的,之前虽然村上的人都不太相信周根生,但是她却是对周根生很是有几分的敬畏。

    之前就听说过邻村来了个灵验的瞎眼神婆,这次自己遇上了,自然是激动万分,很是急切的过了去。那个神婆子,果然是见过大市面的人,三言两语就把吴二媳妇儿给糊弄的一愣一愣的。

    更是把她给看成了神仙一样的人物,不仅把她请到家里好吃好喝伺候了一顿,更是临走的时候非要把自家的正在下蛋的老母鸡抓给她。说是仙姑见天给神仙上身,元气消耗很大一定要好生的补补身子。那个神婆子倒是再三推辞,不过最后终于耐不住吴二媳妇儿的软磨硬泡终于给收下了。

    临末的时候,却是好生的盯着吴二媳妇儿好一阵打量,半响才慢慢说,她近日有血光之灾。急得吴二媳妇儿直跺脚,赶紧问有什么解决办法没有。可惜那瞎眼神婆摇摇头,说并无破解之法,不过这血光之灾也无大碍,皮肉之伤而已。

    吴二媳妇儿对瞎眼神婆的话深以为然,一整天忧心忡忡,到了晚起吴二回来了之后也都没有做饭,然后他一见着自家的母鸡也给她送人了,怒上心头,抓住他媳妇儿就是一顿猛揍,一个不小心磕到了墙脚,手上蹭破了一大块油皮,鲜血直流。

    这第二天一早,吴二媳妇儿就到瞎眼神婆暂居的祠堂里面找到神婆,再三感谢,四处宣传说神婆的灵验。就这样,神婆灵验的名声就在村里流传开来,这不现在都排着队大家都等着神婆的赐福。

    周晓白听罢,心里确实暗暗好笑。原来这个瞎眼神婆也不过如此,都是古代人太单纯,这么简单的小把戏就把他们糊弄了。在周晓白看来,若不是那瞎眼神婆把吴二媳妇儿家里的母鸡给骗了去,那什么血光之灾完全不会有的。

    她自己看的通透,可惜其他人就是不这么想的。周晓白心知她再怎么说,人家都不会相信,索性闭口不说,听着她们把那瞎眼神婆吹的那叫一个天上地下,简直是比那天上的王母都还神仙。周晓白心里好笑,只想等着她们进去,看看这个瞎眼神婆到底神奇在哪里。

    几个女人八卦着,所以时间也过的飞快,很快到轮到了前面婶子了,笑着进了去,不大会儿功夫,又更是笑眯眯的走了出来,拍着牛翠花的肩膀,“翠花,仙姑可灵验了,保险叫你心想事成,求个好夫婿。赶紧进去吧。”

    牛翠花赶紧的收起笑容一脸正色的走了进去,这求神可是件严肃的事情,不是闹着玩的。周晓白跟着她身后,也待要进去见识一下瞎眼神婆的神通。可惜刚到门口,就被一打扮的怪里怪气,穿着一身看不出颜色的道士袍子的中年男子拦住。

    “这位施主,请等下,见仙姑需的一个个的进去。”他一把拦住了周晓白。

    周晓白眉头一皱,竟然还叫什么施主。出言激讽,“请问你到底是道家的还是佛家,怎么一身的道袍,却是出言施主呢?”

    排在周晓白后面的人群也是面面相觑,还真是没有注意到的呢。

    那个男子明显一愣,随即倒是马上说道,“衣裳不过是遮体的布料,穿什么样子的,有什么关系。称呼也不过就是个代号,怎么叫本质又有什么不同。”

    听到男子的分辩,人群纷纷称是,反倒是觉得的他的话相当的玄妙,很是有道理。周晓白却是一笑,这样也能叫他混过去,算是他厉害。正待继续要跟着牛翠花进去,那个男人又是上前一步,“施主,你若是有所求,请稍等片刻,现在仙姑正在已经附体,打扰不得。”

    周晓白指着前面的牛翠花说道,“俺是陪着她来的。”

    那个男子却是坚持不放,说是必须一个个的来。牛翠花见僵持不下,和周晓白做了个手势,叫她不要吵闹,免得惊扰了仙姑。周晓白只得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等着。

    等着好一会儿功夫,就见到牛翠花喜滋滋的手里拿着个纸包走了出来,刚到门口周晓白就一把那她拉到一边,问着里面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刚才瞎眼神婆给她说了些什么,这会儿明显她神不守舍,心神不宁,周晓白问了些什么就是不开口。既然这样,周晓白就打算自己进去看上一看。

    这次自己一个人进去该是没事儿了吧,岂料这周晓白刚到门口,又是被那个男人拦住,“施主,不好意思,每日仙姑只接待十五个人,今日名额已满,请明天再来吧。”

    周晓白眼睛一瞪,这个瞎眼神婆的面子还这分的大,竟然还来个限量,那之前怎么不说?正待要发火,一把被已经回神过来的牛翠花给拉住。“晓白,别闹,俺们一会儿去说。”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其他在门口等着的人,在那人的劝说下,见今个确实见仙姑无望,都渐渐的散去。

    牛翠花把周晓白拉到老远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回头瞅瞅四周,确实没有人,“晓白,刚才俺真是幸运,能够见到仙姑。”满眼的星星。

    “到底仙姑和你说了点啥?”周晓白真是好奇了。

    牛翠花捏着手里的纸包,犹豫了再三嘴巴张了又合,倒是把周晓白给急死了,“到底啥啊,急死俺了。”

    果真牛翠花也是憋不住话的人,“仙姑不要俺和别人说道,不过晓白你不是外人,俺就只告诉你一个。”周晓白一听直翻白眼,牛翠花是个大嘴巴,虽然这边说着就告诉你一个,但是估计不到晚上,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俺一进去,仙姑就把俺的心里所想给猜了出来,可神了。”周晓白还是不以为然,就是牛翠花那点小心思,她想嫁人不是一天两天了,村上哪个人不知道啊,随便问一下就出来了。

    见周晓白一脸不以为然,牛翠花拉拉她的袖子,“你别不信啊,更神的在后面,接着仙姑就把俺的生辰八字也给说了出来,这可是只有俺家人才知道的事情。”

    咦,这事儿就有点玄乎了,能猜出牛翠花的生辰。若是说前面的事情周晓白都能想得通,但是这点就不明白了。见着牛翠花手里一直拿着的那个纸包,“翠花,这是啥?”

    “这是仙姑给俺的护身符,叫俺早晚三炷香供奉着。三天之后就能知道俺未来的夫君是谁?”牛翠花说了一半,却是不在说了。“仙姑人真是大善人,俺说要给些香火钱,她还坚持不收,只说和俺有缘,能成就俺的亲事也是美事一桩。”

    周晓白也不再追问,难道这个瞎眼神婆真是那么有能耐?这瞎眼神婆不收香火钱又是为了啥子呢,若说她骗人,但是她又不要钱,这又是图个啥呢?周晓白本来满心的不相信,这会儿却是有了点怀疑,打算明个一大早就去看看。

    回到家里在饭桌上和爷爷、晨墨这么一说,爷爷明显就是面色一暗,晨墨倒是叫了起来,“姐,明个俺要去看看。”在晨墨心中,周易八卦肯定是爷爷第一,这下来了个神婆,还把爷爷的面子给落了,他想看看去,给爷爷找回些场面。

    周晓白一想,这样也好,叫晨墨先去看看,探探水深。自己刚好趁着这功夫,先去找找短工,眼见着小麦就要收割了,自家的人手肯定是不行的。

    第二天一早,晨墨就去祠堂了,周晓白则是去了隔壁村子里面的王牙子那里。王牙子本名王大富,是这片有名的人牙子,久而久之人们就只叫的他王牙子了。周晓白刚一进去,他还不在意,以为又是哪家的小姑娘过来了。待到听完来意,倒是把周晓白好生打量了一番,“你就是周家村的那个周晓白啊没有想到这几天的功夫这么能耐了。”

    原来自个的名气都这么大了,周晓白还真是不知道。做人牙子的,靠的就是信息流通,自然是把这四村八乡的人都摸的清清的了。“你要请短工?”

    周晓白也不知道该请几个人,家里就四亩地。王牙子听着她这么一说,心里一盘算。“周家丫头,差不多一天一个人可以收割一亩地的样子,你自己合计合计,需要多少的人手。”

    既然这样的话,周晓白想直接一下请四个人,早点弄完。把自己的打算和他这么一说,他摸着自己的光下巴,“周家丫头,现在差不多到了麦子的收割期,所以可能这工钱就要比平日里面多上一些了。一人一天要十五文钱了,还要包晌午饭。”

    这话说的在理,赶上这个时候了,贵就只能贵一点了,周晓白倒是没有问题,再三交代他一定要帮自己请几个老实利索能做活的人。王牙子拍着胸脯自然说是没有问题。定了个契约,交了五文的定金,周晓白打道回府了。

    路过桩子哥家的时候,周晓白特地绕了进去,桩子娘正在树下纳鞋底呢。一见周晓白就悄声问道,桩子和春花有消息没有,周晓白连连摇头。心里也是泛着嘀咕怎么这些天了,还不见半点消息呢?

    周晓白安慰了她半响,这才说出了来意。叫她把屋里拾掇一下,隔几天就把收下的小麦给她送来。桩子娘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一直说着在周晓白厚道。

    回家的路上,周晓白就遇到了去打探情况的晨墨,赶紧问开了。

    “晨墨,你见到那个瞎眼神婆了吗?”周晓白很是急切。

    晨墨可不高兴了,“姐,啥叫瞎眼神婆,人家明明就是仙姑,那双眼睛能看到古今,是天眼。”

    啥,周晓白眼睛瞪得大大的,这瞎眼神婆到底是做了啥子,竟然把晨墨给洗脑了。“好好,仙姑就仙姑,你给姐姐说说今个你去问了点撒。”

    见到姐姐态度好了些,晨墨这才开口,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俺自然也是帮你去问了姻缘。”话音刚落,周晓白就一个踉跄,晕,晨墨竟然去问的这个。“你问了也没用,这事儿俺要自个做主。”

    “姐,你也不小了,该为自己打算下了。”晨墨倒是教育起来周晓白。周晓白情知他是因为上次自己的事情担心,以为自己是因为家里拖累所以才不嫁人的。

    “那仙姑咋说的。”周晓白倒是想听听神婆怎么算的。

    说到这里晨墨小嘴一瘪,“哎,也不知道,仙姑就不是本人,算的不地道,只能说你命格和旁人不一样,所以姻缘之事只有安排。”

    这话倒是叫周晓白一愣,命格和旁人不一样,难道……不过这么算命下来,叫爷爷和晨墨不再催促自己的亲事倒是好事一桩。

    “晨墨,仙姑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周晓白还是对晨墨的态度大变觉得奇怪。

    “俺也是奇怪,仙姑一见俺的面,竟然就能知道俺的生辰八字,就连俺当时的想法也一说一个准。这叫俺不信也不行了。”晨墨回忆起刚才的情形。

    嘿嘿,今天又是一大章,给力吧。打滚求表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