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六章雇人收麦

酒鬼花生2017-6-3 23:49:27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六章雇人收麦

    晨墨回忆起刚才的情形。其实刚开始晨墨是抱着找茬儿的心态去,也不是很在意,等到到了祠堂门口,真是给门前的人群给吓住了。

    本以为自己一早就过来已经算是很早了,就算不能排到第一也能是个前三吧,岂料,自己一到,却是发现前面已经排了长长的一趟了,难道这些人都不睡觉的吗?

    还好是在前面十五个里面,昨个听着姐姐说着。这瞎眼神婆架子还真是大,每天还就见十五个人。好容易轮到了他,一走近祠堂,就顿了下。

    原来祠堂里面烟雾缭绕,渺渺的青烟围绕着,几乎看不到人,晨墨睁大了眼睛,模模糊糊的只看到一个人影。接着就听到那边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小哥,,既然来了,就是与俺有缘。既然这样先叫俺说说你心中所想可好?”

    晨墨被这烟气弄的晕晕乎乎的,也就顺势叫她开口,试试那人的道行。

    只听的又是那道声音,慢慢悠悠的,“你可是为求身边人的姻缘而来。”

    一句话出口,就是叫晨墨愣住了,之前前几天他知道了周晓白因为家里的事情拒绝了大姑替人来的求亲。心里很是愧疚,所以一直担心着这个事情,心里存着心思,今个也是来想探听下,但是这就是他心里想想,谁都不知道,怎么这个神婆倒是知道了呢。

    难道真的有几分玄乎?晨墨倒是有了几分正色了,还没有开口,又只听的那个神婆又接着算,“小哥所求之人,命格奇特,所以姻缘之事也确实有几分波折。”

    说到这里晨墨已经有了几分相信,姐姐之前拒亲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个神婆倒是又像是知道的样子。所以语气倒是有几分急切,“那敢问仙姑,有何破解之法?”

    那神婆摇摇头,“此乃天机,也不可改变,所以只能一切只能随缘,不过小哥不需担心,所求之人,辰时而生,命中有贵人相助,虽然有波折,但是总会有好结果的。”

    这神婆连姐姐都没有见过,竟然把她的生辰给说了出来,算是把晨墨给震住了,信了十足十。还待要继续问些什么,神婆却是挥手叫他出去了。

    这回去的一路上,晨墨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儿,觉得这个仙姑还是很有板眼的。竟然能把这些完全不可能叫人知道的事情,都说的十成十的准。

    等到回家之后,晨墨把这事情在和爷爷一说,周根生也是不相信了。难道这个瞎眼神婆真的那么灵验吗?

    周根生拿定了主意,打算自己去会会这个神婆,所以谁也没有说,第二天一大早的,天还没有擦亮,他就早早的去了。

    等到周晓白起身到处瞅着爷爷怎么不见了,这才见到他慢慢悠悠的回来。“爷爷,你这一大早上的哪里去了?俺和晨墨担心的紧。”

    周根生摆摆手,反倒是说,“晓白啊,俺现在才知道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了。”

    爷爷这大清早的怎么会突然说这些了,刚才见他从外面回来,这是见了什么人的啊。“爷爷,你这是做啥去了。”

    “俺去了见了仙姑。”周根生叹了口气,坐在了院子里面的大石头上。

    爷爷这么大清早竟然也是去了那个瞎眼神婆,周晓白心里泛着嘀咕,看着爷爷的这个垂头丧气的样子,肯定也是受挫了。估计是被那神婆给洗脑了,若是能叫他放弃算命的念头,安安分分的在家和晨墨一起做活倒是件好事。可惜周晓白倒是想的简单了,只听的爷爷又说,“之前俺本来是不服气仙姑的,本来想去看看她到底有啥本事,可没有想到这仙姑还真是有几分灵验的。”

    能叫一向对那些玄黄算数很是自信的爷爷也服输,怕是不那么容易的事情,周晓白倒是有几分好奇,那瞎眼神婆到底说了些什么,可惜这次爷爷再怎么问也不肯说,只是面上露出几分尴尬的神色。

    再问周根生却是说道,“晓白丫头,俺想去拜师。”

    啥,拜师?周晓白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连厨房里面的晨墨听到动静也是冲了出来,“爷爷,你都这大年纪了,还拜什么师啊。快别去了。”

    可惜这次周根生像是很坚定的样子,“人家姜子牙八十多才出山,俺才六十来岁,怎么就不能拜师了?”

    “爷爷,你不是要拜那仙姑为师吧。”周晓白心里忽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果然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只见周根生点点头,“是啊,见了仙姑俺才知道这人外有人啊,所以俺倒是想跟着她学学。”

    这下不仅周晓白不答应了,就连晨墨也不许。爷爷年纪大了,怎么可以跟着仙姑到处跑,四处颠簸的呢。

    可惜这周易算命一直都是爷爷的心里的结,所以这次他是下定了心思,怎么也不肯听周晓白和晨墨的劝说。周晓白还待要说些,院外就听着有人叫了,原来王牙子已经带着人来了。

    周晓白赶紧的迎了上去,“王大叔,你办事真是实诚,见天的功夫就给办好了。”

    王牙子身后跟着几个大汉,伸手拍拍其中的一个的肩膀,“周家姑娘,俺做事儿,你还不放心。俺给你找的都是行家里手,做起事情来都是有一把的。”说完留下这几个人,就走了。

    周晓白谢过了王牙子,就带着他们去地里了。路上周晓白打量着这王牙子带来几个人,他们都自己带着工具,考虑的倒是很齐全。各个人高马大的,看来都是精壮有力,应该都是能干活的人。

    心里暗暗先点了个头,周晓白出口和几个大哥唠嗑上了。“大哥,你们都是哪个村子上的人,俺去别处少,没有见过你们。”

    周晓白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最有力道的中年汉子,憨厚的一笑,“俺是你们村西头王家庄的。”

    “那其他……”还不待周晓白开口,那个汉子已经接口了,“东家,俺叫王大壮,其他几个也是俺家的兄弟,这个是俺二弟王大根,那个俺三弟是王大石,那个最矮的是俺四弟王大有。”

    听着他这么一说,周晓白特地的看了看,果然兄弟几个长的倒是很有几分相像,“大壮哥。快别叫俺东家了,你看俺这样子,哪里像是有钱人的样子,你要不嫌弃,就叫俺一声妹子。”

    王大壮也是个痛快的人,答应了一声。周晓白倒是有些疑问了,“大壮哥,你这家里没有地吗?怎么兄弟几个都出来了呢?家里的粮食怎么办?”

    这可说到了王大壮的心里,叹了口气,“俺们村地少,俺家一共才三亩地,兄弟又多,所以这不只能出来找事情做了。”

    话头说开了,王大壮也把心里疑惑问了出来,“大妹子,你家咋这多地呢?”

    “这地也不是俺的,也是俺才租来的。”周晓白这事情给他这么一说,这事儿也不是啥保密的事情。

    王大壮倒是也动了心思,自己村上地少人多,自己总是出来打零工也不是回事儿。要不到这边租点地试试。就算是不成,看着这周家也没有劳力,四亩地肯定还是要请工人的。若是能在她家一直干着,倒是也不错的事情。

    等到地里,周晓白把这事情一说,特地说了下,因为地里还下着玉米种子,果真泡了神水的种子,长的确实比其他的快,几天功夫已经长出了绿苗。

    王大壮虽说在地里刨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种法,但是还是按照周晓白的要求,交代了几个兄弟,收割的时候别踩着了。周晓白在地头瞅着他们做了会活计,见着果然都是种田里手,动作起来都是相当的速度,也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王大壮存着这样的心思,所以再三交代兄弟们做事起来不要偷懒。几人也都真是行家,一会儿下来,就倒置了一大片。

    周晓白之前没有准备,但是既然人家来了,就要赶紧准备晌午的伙食了。叫晨墨今个不要出门,在家忙伙食。做饭周晓白不成,打打下手倒是可以的。

    先去给他们烧了几壶开水,七八月的天气,太阳还毒辣的很,他们在地里做活,肯定是要口渴的,周晓白特地还放了些白糖和绿豆,熬成绿豆沙。虽然事前没有准备,但是还好这些天送的菜都还有多的,所以准备几个人的饭食倒是绰绰有余。周晓白吩咐晨墨不要小气,多打几个鸡蛋进去。

    看着时候差不多了,周晓白就担着绿豆沙来到地里。一瞅,竟然活计都做了大半,招呼他们过来休息休息,“大壮哥,天道热,歇一会儿吧。”

    王大壮抹抹头上的汗,确实一晌午没有歇着,哥们几个也累的够呛了,招呼着大家过去树荫里面歇着。

    “大壮哥、大石哥……你们尝点这个绿豆沙,俺自家做的,去去暑气。”周晓白已经拿碗给盛了出来,递给他们。

    王大壮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儿,以为就一碗水,接过一喝,顿时一口凉气从嘴里爽到到心里,“大妹子,你这是啥啊,咋这凉气呢?”

    他们一上午做活儿,确实水分消耗也大,每人都是连着喝了好几碗这才停下,感觉一上午的热气都消散了。“这是俺按照镇上商家茶楼的做法,整治出来的。”

    啥,王大壮望着手里的空碗。虽然他没有在镇上茶楼喝过,但是也听过那里出了个新的东西,绿豆做的,一碗都要十文钱,自己这一口气岂不是都喝掉了几十斤的玉米面了。王大壮心疼的不行。“大妹子啊,你这也太糟蹋钱了吧,几碗白水就好了,你还搞的这些。”

    其他几个兄弟一听说,端着手里的碗都不肯继续喝了下去,这一碗啥的竟然比他们一天的工钱还值钱,主人家太舍得了吧。

    “自家种的,尽管喝啊”周晓白见这么一说,他们犹犹豫豫心疼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心中的顾及,硬是非要他们喝下。“几位大哥,俺家饭菜做好了,你们喝完就回俺家吃完再来吧。”

    王大壮看看地里,剩下的活计不多了,“大妹子,眼瞅着这地差不多了,俺们想一鼓作气弄完了,这一来一回太浪费时辰了。俺们做完了早些回去。”

    确实里面差不多已经弄了大半,王大壮估摸着再要半个时辰就差不多了。刚才喝了碗绿豆沙,感觉肚子也不饿了,问了下其他几人的意见,都是想赶紧弄完回家。

    周晓白见他们这么打算也不好说些什么,干脆自个回家,然后把饭菜给担到树荫下招呼他们来吃。让人家饿着肚子干活,这种事情周晓白可是做不出来。

    既然见到人家主人家饭都给担来了,他们几人也就过来吃饭。一看这菜色都是愣在了原地。

    满满当当的几大盆子青瓜炒蛋,凉拌茄子,另外还有一篮子的白面馒头。“大妹子,你这是给俺们吃的?”

    几个汉子都站在一边不敢伸手,他们经常在外面给人做活,也是管晌午饭的,但是哪家都没有这么舍得。虽然没有荤腥,但是这鸡蛋至少都打了好些个,还别说都是白面的馒头。

    “大哥们,你们畅开怀的吃,就是给你们备下的。”周晓白不知道人家请工是什么标准,反正她是想着这些个人做活老实,手脚也快,所以不想亏待了人家。

    见到主人家发话了,几人也不闲站着,拿起了白面馒头就开吃了。周晓白见着他们光吃馒头不肯菜,热情的给他们夹了几次,他们这才放开了吃。

    吃饱了饭,他们动作利索的多,刚等周晓白把东西拾掇回去,不大会儿功夫,王大壮已经来叫她了。周晓白擦把手跟着他就来到了地里,果然一摞摞都堆的整整齐齐的,地里的玉米苗子一棵也没有碰到。

    “大壮哥,俺家没有劳力能不能麻烦你们几个帮俺把这麦子给送回去?”周晓白瞅着这成堆的麦子犯愁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