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七章声名远播

酒鬼花生2017-6-3 23:49:24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七章声名远播

    “大壮哥,俺家没有劳力能不能麻烦你们几个帮俺把这麦子给送回去?”周晓白瞅着这成堆的麦子犯愁了。就自己和晨墨两个的小身板,要是自己搬还不知道要搬到哪年去了呢。

    王大壮一拍脑门,“大妹子,看俺的这脑袋,早该帮你搬的。你说搬到哪里,俺们负责帮你搬。”周晓白叫王大壮把东西给拾掇一下,自己一溜儿小跑的就到了桩子哥家里面去了。扯着桩子娘问清楚要放在哪里,这才又跑了回来。

    男人家的力道就是不一样,几个人一路下去,很快就把收下来的麦子给拾掇的整整齐齐的了。问了下桩子娘,他家桩子不在,这打麦子的活计,自然也是要请人了。周晓白看着王大壮他们几个人活计都做的不错,就想继续留着他们给打麦子,就是不晓得他们有时间不。

    周晓白把王大壮拉到一边商量开来,先把今个的工钱付了去,“大壮哥,你们自家的粮食收了吗?”

    看着场子里面一堆堆的麦子,王大壮很是艳羡,“大妹子,你家的麦子长的还真是好,这么早就挂穗了,俺家的还有些天,所以吧这些天都才闲着,俺们才出来找事做。”

    周晓白心里嘿嘿一笑,其实她也诧异了,桩子家的麦子确实倒是比别家的早成熟个几天,所以才能这么容易的请到人,也才能有空场子可用。左思右想,虽然桩子哥卖力是一个方面,最大的可能就是种下了那些泡了神水的玉米了。但是这些是自家的机密,自然是不能说出去了,只能笑笑。

    “既然这样,大壮哥,俺想请你继续帮俺家打麦子怎么样,工钱还是照旧。按天数算钱,每天每人十五文钱。”周晓白说的这个价格,其实相当的公道,而且她家的晌午饭也是比别家的好上不少。

    王大壮和其他几个兄弟一合计,都答应了。在哪里做事不是做,这个东家这么大方,他们自然是愿意了。“大妹子,你也是实在人,俺们兄弟几个有的是力气,以后你们要是有啥要做的,直接到俺们村知会俺一声就可以了。俺家门口有棵大槐树很是好认。”

    周晓白也是正有此意,以后自家肯定是要长期请人的,做生不如做熟,也免得再经过王牙子那边,还要出些钱财。两人算是一拍即合。

    既然事情这么商量下了,王大壮也不是个尖酸耍滑的人,既然现在天色还早,就招呼着兄弟们开始铺麦子,打麦子了。周晓白还待要煮些绿豆沙来给他们解乏,这次他们坚决不许,说是喝的这么好了折寿,也就作罢,回去凉了些水,给他们担来。

    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他们才停下来,说是要回去。周晓白本来想留着他们吃晚饭,他们坚决不干,说是向来都没有这个规矩,收拾好了这就回去了。

    第二天周晓白起了个大早,自家的菜地还没有长起来,她特地等着送菜的婶子来,麻烦她再多送点菜来,要不这几个人的饭菜还真是不够吃。折腾完了,看看爷爷好像也没有什么动静,周晓白算是暂时安心下来,吩咐晨墨好生的看着爷爷,自己才出门办事了。

    昨个见着王大壮他们做事这么卖力,周晓白也不想亏待他们,打算去村口周屠夫那里割点肉来点荤腥的,自己也好久没有吃了,打打牙祭。等到她走到打谷场那块,却是见着王大壮他们兄弟几个已经都来了,看样子已经忙活了半天。

    “大壮哥,你这早就过来了啊”周晓白也不过去,远远的问了那么一句。

    只听的王大壮摸摸脑袋,“是啊,早起凉快,俺们就想着早些过来。”

    周晓白心里暗暗称是,这王大壮他们做事真的实在。本来讲好是按天算钱的,他们倒是不知道偷奸耍滑,反倒是尽早的想干完。周晓白想着,还真是请对了人。寒暄了几句,就去割肉了。

    到了村口周屠夫家门口,远远的就闻到一股血腥之气,周晓白几欲作呕。以前没有自己见识过杀猪,买肉也是买差不多处理好了的,哪里会遇到这番情况呢?

    周屠夫正站在院子门口整理呢。猪已经杀了,他正大卸八块来着,见了周晓白倒是稀客,不过人来就是客,放下手里的屠刀招呼开来。“晓白,咋今个想到来割肉了呢?”

    周家是出了名的穷,见年都吃不上一次猪肉的,所以到他这里来,真是稀客了。周晓白倒是不在意,笑笑,指着一条猪肉,“今个俺家请人做工,所以就来割点肉。大叔,俺要这一条,大概二两就差不多了。”

    周屠夫心说,这周家丫头还是见天不见,竟然就发达了,做工的人还吃什么猪肉啊,但是上门的生意自然是不会不做,麻利的割下这么一条,用绳子吊上递给了周晓白。

    几十文大钱就这么花出去了,周晓白倒是半点都不心疼,对于她这种吃货来说,能吃到肚子里面的都不算浪费。回到家里把猪肉交给晨墨,却是被晨墨给说了一顿。“姐,你咋这么浪费呢?”

    周晓白正待要说一番大道理,就听着晨墨继续说着。“割了就割了吧,怎么还不见半点的荤腥,一点油水都不见,这叫吃什么肉啊”

    周晓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晨墨是嫌弃她割的肉,太瘦了,一点油水都没有。原来啊这古代吃肉都是吃肥肉,要带油水的,用肥肉先炼了猪油渣这才做菜啥的,没有人会像是她这样只买瘦肉的。“反正瘦肉也是肉了,买都买下了,也不能退掉。”

    晨墨又唠叨了几句,这才开始去收拾了。晌午饭王大壮他们还是不肯到家里吃,说是耽误时间,所以周晓白还是一样担着饭菜到打谷场。等到她到的时候,却见到王大壮他们已经吃上了。

    原来桩子娘心里过不去,知道前些天周晓白帮自己垫了工钱和饭钱。所以今个一早就把饭菜烧好,带到了打谷场。王大壮听着桩子娘一说,才知道真正的东家是桩子娘,所以这就吃上了。

    庄稼人都不讲究,找了个干净的石头就坐下吃饭了,周晓白一瞅菜色,青菜倒是满满一大盆子,另外就是玉米面的窝窝头和一点咸菜,自然是不能和自家的比了。但是她情知肯定是桩子娘家里最好的了,这一吃肯定是吃掉了她不知道多少天的口粮。

    “大壮哥,你是俺请来的,怎么能随便就吃别人家的东西呢。快放下,这饭菜俺都带来了,难道还嫌弃俺家的不好?”说着周晓白把饭菜给摆了出来。

    这一摆出来,虽然油水不是很大,但是沾着荤腥,香气一下子就扑出来了。周晓白只听见几道咽口水的声音,知道他们其实也是眼馋的不行。拉扯他们过来,“桩子娘,俺这做的多,一起吃点吧,要不这天热,菜不能过夜。”

    昨个周晓白带来的吃食已经够厚道了,今个竟然还特地做了肉菜,把这些庄稼汉子也给弄懵了,又不是盖房子,这家东家怎么这么大方呢?都拿着筷子不肯吃,周晓白急了,直接把菜往他们碗里这么一扒拉,剩下点扒在自己和桩子娘的碗里。

    既然都这样了,他们也都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吃了去。吃了人家过年的饭食,王大壮他们自然是不肯偷懒,稍微歇息了一会儿就开始继续了。

    帮着周晓白拾掇完碗筷,桩子娘把周晓白拉扯到一边,“晓白,你这见天请人还有这些个饭食,花了不少钱吧。你算个数,俺给你。”桩子娘见着周晓白带来的饭食很是心疼,自己过年间都不见得能吃上这么些,晓白这丫头心是好的,但是不能这么糟蹋钱啊。

    周晓白自然是不肯,在她看来钱挣了就是花的,就看花在哪里了,“桩子娘,别介,桩子哥临走的时候,已经给了些钱俺的,叫俺招呼着你,他放心不下你。”

    听着周晓白这么说,桩子娘完全是不相信。这些天,桩子娘早就想通透了,桩子整天在家猫着,能有些啥钱啊。之前说是桩子托周晓白带给自己的银子,怕也是周晓白私下给的自己。周家啥样自己还不清楚啊,这晓白丫头真是太实诚了,怕是把自己的家底都给了自己。但是钱已经给花了,想还给她也不成了。自己一个老婆子,吃不了那么多,所以也不能再占人家便宜了。

    把这话给周晓白这么一说透,周晓白也就嘿嘿一笑,就是不承认,反倒是叫桩子娘放心,啥事她来操心就好了。桩子娘也不肯自己在家不做事,周晓白就把送水的事情交代给了她,自己打算去镇上一趟。

    这几天家里吃饭的人多,所以口粮却是不够了,该去镇上买点了。怀里就剩下一两多的银子了,卖鱼的钱虽然不少,当这些天杂七杂八的花掉了。还好还有卖掉绿豆的钱,不过这钱都给晨墨存着着。过不久天就凉了,家里该置办的东西多了去,钱还是要省着点花。周晓白就指望着鱼塘能真的养起来,这样家里就不用这样见天发愁了。

    既然来到了镇上,周晓白自然是要去看看鱼塘的情况。一见之下啧啧称叹,果然水都差不多肥了,该是时候下鱼苗了。见水塘边上商洛染还特地留下一个守堂的人,周晓白吩咐下去叫他把水给放了,然后自己就到商家通知了商洛染明个就下鱼苗。

    既然明天就要下鱼苗,那么周晓白就回家打算做准备了。前些天周晓白在家也没有闲着,自己手工不行,叫着大姑帮忙做了几个袋子,想来抓鱼。

    大姑一直没有拿来,想来是家里很忙,周晓白买完了白面就绕道去小姑家一趟。说实在的,周晓白还是有些不敢见大姑的,生怕她再拿自己的亲事说道。

    赶着回家,周晓白也不进门,在门口叫了大姑,等着她把做好的布袋给拿了出来,“晓白,这是你叫俺做的布袋,也不知道你这是做啥用的,真是浪费布。还有这次上次你买的布料,俺已经把你们三个的过冬衣服给做好了,一会儿你一起带回去。”

    周晓白谢过了大姑,心道还好她没有再提什么亲事的事情,正要开溜,却是被周喜凤拉到一边,神神秘秘的,“晓白,听说你们村最近来了个开了天眼的仙姑。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额,怎么这事都传到这里来了,看来这个神婆倒是很有几分板眼。周晓白点点头,“是来了个瞎眼的神婆。”

    “啪”周喜凤一巴掌就打在周晓白的背上,“你这丫头,说话也没个分寸,神婆是你叫的,叫仙姑。听着这仙姑能开天眼,能古今五百年,还能看到前世今生,更是能请的神仙附体,晓白,你快给俺说道说道是不是真的。”

    天啊,这真是三人成虎,瞎眼神婆传到这里都已经成仙了,周晓白刚想出口反驳,但是想想,这有些事情真的是说不准,就比如自己的穿越,爷爷的算卦,还有那小神碗,所以就不敢肯定了。这个世界上古里古怪,没法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俺也不清楚,晨墨和爷爷去过,倒是说那仙姑很是灵验。”

    喔。连自己老爹都说仙姑灵验,那该是不会错了,周喜凤对自己老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看着大姑跃跃欲试的样子,周晓白想着不会她也动了什么心思吧。“大姑你不是也打算去看看的吧。”

    周喜凤点点头,自己出嫁几年了,虽然婆婆不错,但是一直没有生出儿子来,一直是她的心病,所以听说有仙姑,自然是想去拜拜的,“俺想去求仙姑问问俺啥时候能怀上个小子。”

    额,在农村里面没有儿子,是会被人说闲话的,周晓白虽然觉得求仙姑也不靠谱,但是终于还是没有说啥,“那大姑你要早些去,这仙姑每天就看十来个人。”

    哎,小懒很寂寞啊,最近书评区很冷清,也没有亲催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