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八章黑灯瞎火

酒鬼花生2017-6-3 23:49:21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八章黑灯瞎火

    周晓白虽然觉得生儿子什么的,求仙姑也不靠谱,但是终于还是没有说啥,“那大姑你要早些去,这仙姑每天就看十来个人。”

    还这大的排场看来这仙姑还真是和一般的不一样,周喜凤琢磨着到底要给仙姑带点贡品的好,“晓白,每次他们要带些点啥孝敬仙姑?”

    这可是把周晓白给问住了,虽然她打心底里不相信这个瞎眼神婆,但是看着她平日来的事情,也不要什么香火钱,到底是为啥呢?怎么都不通,“俺也不清楚,只知道爷爷和晨墨去的时候都没有带。”

    周晓白眼睛一白,这可不行,虽然仙姑不要,但是自己心意总是要到的,这是敬神的,怎么可以马虎得了呢,自己在心里盘算开来。

    等到周晓白回到家里,晨墨瞅见她带回来的新衣服,一跳老高,一把抢过周晓白怀里的衣裳就要来试试。周晓白捂着嘴巴笑了笑,平日里面看着晨墨少年老成的,这下才算是有了半分少年的心性。

    “喂,晨墨,这天热的。衣服这么厚,你还要穿啊”周晓白追了进去,生怕晨墨给热到了。

    晨墨却是扯住衣服不放手,“你给俺,俺就要试试。”拉扯不过,周晓白只能放手,叫他折腾去。

    也不不怪晨墨,实在是他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之前的都是别家穿着不能再穿的破布,然后随便补补,就那么穿在身上。这还是他第一件新衣服,所以哪能不新奇。

    看着晨墨这么喜滋滋的样子,周晓白忽然有些心酸了。自己还真是大意了,虽然做了过冬的衣服,但是现在的褂子早已经破烂的不行了,自家不差那几个钱,是该也添置两件了,打定主意明个去镇上就再去买两匹布,麻烦大姑再给自己做几件。

    两人笑闹间,谁也没有注意到周根生竟然一个人偷偷的溜了出去。大姑的手艺还真是没有话说。周晓白经不住晨墨的墨迹,也把新衣服给上了身。

    虽然是棉服,颜色也不算鲜亮,但是毕竟是新衣服,周晓白一穿还真是不一样了,腰是腰,腿是腿。大姑还手巧的在胸前、衣领那里给绣了些花样,看起来更是活泼可爱。

    晨墨看了半响,呆呆愣愣的,就蹦出一句话,“姐,你穿着真好看。”

    被人夸漂亮,周晓白脸上也美滋滋的,身上的衣服也不觉得热了,在屋里绕了几圈,可惜没有镜子。要是看自己样子,只能去河边,肯定会被人笑死,所以只能作罢。

    两人试完了衣服,小心的叠好,正要叫爷爷也来试试合身不合身,却是发现爷爷怎么就不见了呢?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爷爷会跑到哪里去的呢?周晓白房前屋后的这么找了一圈还是不见人,两人这才着急了去。

    “爷爷会不会上山了?”自家靠着山,晨墨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夜里山上难走,而且还不知道有些啥东西,所以村里的人从来都是赶着太阳下山之前出来。若是爷爷这个时候去山上了,就真麻烦大了。

    但是周晓白转念一想,不对啊,爷爷向来都没有去过山上的,连个道都不知道,应该不会去山上了,赶紧的安慰着晨墨。

    脑袋里面也飞快的想了起来,到底爷爷会去哪里呢?天都要黑了,这么四处乱找一通肯定是不成的。忽然脑子一道闪电,“晨墨,你说爷爷会不会又去找瞎眼神婆了?”

    这次晨墨没有顾得上纠结周晓白的措辞,也是这么一想,这几天在家没有瞅见爷爷有啥动静,但是觉得按照爷爷的性子,很是可能去了那里。拉住周晓白,飞快的就跑到祠堂。

    还没有到祠堂那边,就见到了爷爷,垂头丧气、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周晓白和晨墨一人一边把爷爷拉住,“爷爷,你也真是的,出来也不交代一声,这天都黑了,俺和晨墨都担心的紧。”

    周根生正低着头郁闷的不行,刚才好不容易抽空出来找仙姑。好说歹说总算是见上了仙姑一面,可惜任是他怎么说,仙姑就是不肯答应收他当徒弟。听着周晓白这么一抱怨,哼了一声,“要是交代一声,你们会叫俺出来。”

    周根生觉得自从自己从大牢里面出来,周晓白和晨墨都把自己当成豆腐一样供着了,比小孩子还小孩子。这也不许那也不让,心里很是憋气,不过知道他们也是担心自己,所以也不能说些什么。

    周晓白也是嘿嘿一笑,没错,若是知道他出来是要拜师的话,自然是不会允许的,就是绑也要把他给绑在这里。

    晨墨赶紧打着圆场,“爷爷,俺肚子饿了,赶紧回去吃饭吧。大姑给俺们做的衣服拿回来了,爷爷快去试试合身不舍身。”

    今个天都黑了,周晓白估摸着那么几亩的麦子应该改没有打完,想着王大壮他们几个人品倒是不错,所以也不会偷懒,不想去看了。

    这几天忙着收麦子的事情,周晓白、晨墨和爷爷也都累的够呛,都是忙上忙下的,所以晚饭也就随便这么一吃。周晓白先去桩子娘家里说一声,明个自己要忙着水塘的事情,这边打谷场,估计就顾不过来了。送去些个鸡蛋,叫桩子娘做起伙食来,别小气了。

    庄稼人都淳朴的紧,你敬俺一尺,俺就敬你一丈,所以啊,周晓白从来在这些个事情上很是大方。自己大方,他们做事也会卖力些的。听说周晓白有事,桩子娘自然是叫她紧着自己的事情去办。周晓白想着这些小麦够一弄的,自己忙水塘下苗,不过就是一两天的功夫,完了差不多倒是赶上给结账。

    至于山泉的事情,还好周晓白老早就和严掌柜的商量好了,每个星期来接一次水,要不现在忙成这个样子,还真是没有功夫每天来弄这些个事情。

    捶捶酸涩不已的腿,和已经差不多要睁不开的眼睛,周晓白回到家里随便洗刷了一下,就躺下了。不过总算是还记得交代晨墨明个也要早起,和她一起去抓鱼。

    听说是抓鱼,晨墨倒是兴奋的不行,虽然不是第一次去禁地了,但是这次是去抓鱼啊。一晚上翻来覆去激动的睡不着觉,一大早,天还黑着,就把周晓白给叫了起来。

    周晓白揉着睡的还是睡眼朦胧的双眼,晨墨这也太早了吧。不过要是再睡觉的话,估计也睡不着了,所以周晓白索性起来,到厨房用凉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下,拿起布袋,招呼晨墨一人抱着一个罐子,打算上山了。

    第一次这么早的时辰出门,天还黑幢幢的,虽然这山路周晓白已经走了几次,但是还是有些担心,黑灯瞎火的,路上随便一个坑坑洼洼的,不小心给绊倒了该怎么办?

    家里虽然有盏油灯,但是不仅费油不说,两人手里都抱着东西,也不方便拿着啊。周晓白左思右想,还是算了。干脆到了厨房里面拿了个火石,做了个简单的火把带着。

    摸黑上山,还好这没有叫爷爷知道,要不铁定不答应了。周晓白满腹小心,晨墨却是跃跃欲试,很是激动。

    虽然是点着火把,但是周晓白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又要做出个姐姐的样子,只能鼓足勇气上山了。幸好之前还是来过几次,总算是不会走的偏差太大。

    白天里面还能看看周围的风景消磨下时间,现在黑漆漆的,时不时一阵小风刮过,树枝发出“沙沙”的声音,周晓白只觉得脚都是软的。心里后悔极了,应该晚点出来的。

    初时晨墨还满心的激动,很是新奇,但是走了没有几分钟,也是觉得有些吃力了。这前面一段还算好的,因为上山的人多,路已经给踩出来了,但是过不了多久,就要绕到温泉禁地那边。

    那边的山路没有人走,所以本来就没有什么路,树枝也是枝桠八叉的,他们走在路上不仅要注意脚下,还要时不时注意身边,所以走起来别提多费力了。幸好周晓白还弄了个火把,要不还想上山没门了。

    周晓白不停的和晨墨说着话,想把心里的恐惧给驱散,忽然听到身旁有种奇怪的“吱吱”声。

    “嘘。”周晓白停住了说话,凝神辩听着到底是哪里来的声音,可她一停下,那个奇怪的声音忽然就消失了。“晨墨,刚才你听到啥声音了吗?”

    晨墨摇摇头,“啥都没有啊,就风吹的声音,再就是姐你说话的声啊”

    周晓白眨眨眼,放下罐子揉揉脑门,心说难道是俺听错了?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把风吹树叶的声音给听岔了吧。可这刚一拿起瓦罐,往前走了没有多远,周晓白就又听到了那种奇怪的声音。

    这次就连晨墨也听到了,难道是有鬼?“姐,不会是有鬼吧?”晨墨吓得往周晓白身后缩了缩。

    周晓白咽了口唾沫,“肯定是俺们听错了。”努力的叫自己镇定一点,不能慌了神。

    “姐,今个是鬼节,会不会……”晨墨忽然拔高了声调叫了出来,剩下的话含在嘴里没有敢说出来。

    啥,晨墨这么一说,周晓白也记起来日子了,今个七月十五,正是鬼节,腿肚子就抖了起来,心里很是后悔怎么选了这么个日子出来。但是嘴里还是直说,“小孩子不要乱说话,什么鬼节不鬼节的,明明就是中元节。再说了俺们也没有做亏心事,不怕不怕。”

    周晓白声调提高了不少,像是安慰晨墨也像是安慰自己。晨墨扯扯她的袖子,“姐,俺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身边那种奇怪的“吱吱呀呀”声音越来越明显,周晓白捏着火把的手都要出汗了。两人哆嗦着,不敢停下,飞快的往前跑着,几乎是慌不择路。

    跌跌撞撞一路小心,两人算是顺利的到了温泉边上。两人一检查,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但是身上手下都被树枝给划了不少血口子,稍微处理了一下,就开始做准备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周围的声音渐渐的消了下去,两人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周晓白叮嘱晨墨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爷爷,要不之后铁定是不许他们来的。

    周晓白还是到上次的地方,拔了些竹子,告诉晨墨怎么做,两人一起动作,果真是快了不少。这次比之前来的时候准备充分多了,所以工具都也都顺手了许多。

    因为这次是来抓鱼苗的,周晓白特地吩咐晨墨要抓小点的鱼。晨墨也是伶俐,手中的竹竿用了几次,就顺手了,抓起鱼来,比周晓白还快。

    两人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抓到了十来条,虽然温泉里面还有不少。看着温泉里面一条条的大黑鱼游来游去,晨墨就是一阵眼馋,在他看来这鱼就是一锭锭的银子。但是周晓白却叫晨墨不要抓了,这次来主要是抓鱼苗,抓多了没有地方养着。

    周晓白自己没有试过养鱼,打算先拿着这些鱼试试,把抓来的鱼都放在罐子里面装上些水,就叫晨墨收拾一下打算下山了。

    夏天天亮的早,回去的路上,天已经差不多大亮了。虽然天已经亮了,但是一人手里抱着个瓦罐,沉甸甸的,所以走起来倒是也很吃力。

    怕有人上山,所以这次周晓白还特地绕了个远路。回到家里,爷爷已经起来了,见着他们两人抱着个瓦罐回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训斥。

    “你们两个真是胆大的紧,天不亮就敢出门了,知不知道今个是什么日子。”周根生心里有事,昨晚折腾很久才睡着,所以早起的睡的特别沉,两人起身都没有吵醒他。等他醒来就不见了周晓白姐弟俩,算是急坏了,但是天色还是黑的,也不敢出门。

    “今个是鬼节,鬼门大开,夜里都不能出门的,小心给鬼附身了,就不能回来了。”这下见到他们两个完好无缺的回来,算是松了口气,但是忍不住唠叨几句。

    周晓白从厨房里面拿了两张饼,递给晨墨,两人累了一早上的,都是三口两口的吃下。两人一吃完,周晓白拉起晨墨,赶紧开溜,“爷爷,俺和晨墨先出门送鱼苗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