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八十九章人魔怔了

酒鬼花生2017-6-3 23:49:19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九章人魔怔了

    看着姐弟俩抱着个罐子还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身影,周根生气的在后面直跺脚,也没有办法。这两个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抱着罐子跑了好大一阵,两人跑不动了。喘着气,晨墨问道,“姐,俺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周晓白指指前面,村口处已经有一辆马车等着他们了。赶着马车的小哥倒是眼生,不过穿着的衣服倒是和商洛染身边的立春一样,应该就是他家派来的吧。

    见着周晓白他们姐弟俩个,一人抱着个罐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那个小哥很是有眼色劲,马上走了过来,“请问你就是周家姑娘吧。”

    瞅见周晓白一点头,他就赶忙伸手把晨墨手里的瓦罐接过,“我是大少爷派来接小姐的,请上车吧。”

    第一次被人叫做小姐,周晓白浑身不自在,小姐在现代那是什么称呼啊,想起来周晓白就抖了几抖。“小哥,你直接叫俺晓白好了,叫小姐太折杀俺了。”

    把两个瓦罐都安顿好了之后,周晓白这才吩咐晨墨赶紧回去,家里还有好些事情要做的呢。

    这次周晓白知道自己拿着两个瓦罐不方便进城,所以就麻烦商洛染一早派个车子来接自己。她还特地多长了个心眼,叫他在村子门口接自己。一是怕村里人看到太招摇,二是不想他猜到自己是从哪里弄来的鱼苗。

    那个驾着马车的小哥很是不爱说话,交代了下周晓白坐稳,就一声不吭了。周晓白一个人坐着无聊,抱着两个瓦罐,就靠在马车的假寐。

    许是今个起的太早了,然后又受到惊吓,接着忙活了半天,太累了,周晓白靠在马车壁上,再加上马车一摇一晃的,竟然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周晓白脑子晕晕乎乎的,忽然就听到耳边有人轻声的叫唤着自己,“晓白,晓白……”

    周晓白勉力睁开眼睛,却是发现四周眼前白蒙蒙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自己不是在马车上面赶着去送鱼苗的吗?怎么会忽然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小哥?”周晓白叫唤了声,没有人答应。

    咦,自己坐着的马车呢?还有身边的两个瓦罐呢?怎么都不见了?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周晓白揪揪自己的脸,疼啊,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纳闷间,又是听着远远的地方有人在叫着自己,“晓白……”周晓白一下慌了神,这声音怎么像是自己的呢?觉得心里忽然渗的慌,今个是鬼节难道?周晓白赶紧打了自己脸几下,想叫自己清醒一点。

    脸给打的生疼,周晓白却是还听得分明,那个声音离着自己越来越近了。不可能不可能,周晓白不住的和自己说着。可是却怎么样也不能说服自己,因为她自己明明就是一抹幽魂。

    周围全是白雾缭绕,周晓白只能往后跑着,想离着那个声音远点。可惜不管她怎么跑,那个声音还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她,甚至越来越近了。

    “周晓白……俺才是周晓白。”那个声音忽然在她耳边轻轻的叫了声。但是这熟悉的声音在周晓白听来却是像炸雷一般。周晓白吓得跳了起来,她才是周晓白,那自己又是谁呢?

    忽然脑袋上一阵生疼,“哎呀”周晓白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眼前正是刚才那个赶车的小哥,“晓白姑娘得罪了,刚才俺看叫你半天没有动静所以……”

    周晓白还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抬眼望望四周,自己却是正歪在车厢里面,手里一手还抱着一个瓦罐。

    原来刚才那个小哥赶到了地方,停下车来,招呼周晓白下车。半响没有反应,就打开帘子一看,周晓白闭着眼睛,估摸着睡着了,就出声叫唤了两声,但是见着周晓白还是没有动静。急了,就上前推了她一把。可谁成想到,周晓白身子一歪,脑袋碰到了车厢,“砰”的一声,把那小哥急坏了,生怕碰到了她。

    周晓白此时却是后怕不已,刚才自己不知道怎么的了,一下子像是魔怔了。整个就陷入到了了那个未知的世界里面,再加上那道声音,现在想来就叫她心惊胆战的。若不是那个小哥把自己叫了出来,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滴呢。

    摸摸满脑门的冷汗,周晓白诚心实意的对着那小哥道了声谢谢。却是把那个小哥吓了个半死,心里心思着,周家的闺女不会这就脑袋给撞傻了的吧,怎么反倒是给自己道谢的呢?但是见着周晓白一脸惨白的模样也不敢继续再问了下来。

    周晓白摇摇头,清醒了下,问道,“小哥,是不是地方到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就转身跳了下来。那小哥也赶忙上前帮她抱住了一个瓦罐,一人一个拿了下来。

    还好一路上虽然颠簸,但是周晓白把瓦罐护的还算是周全,所以一点水都没有洒出来,鱼应该也是没有问题,还隐约能听到里面鱼尾巴拍打水面的声音。

    这鱼没事就好了。水塘边上,商洛染早已经等着周晓白来。这也是他第一次养鱼,所以心情自然也是忐忑不安了。甚至比之周晓白更甚,毕竟周晓白只用提供点鱼苗,算是无本的生意了,但是商洛染却已经投入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若是一旦出了岔子,他的损失自然也是最大的。

    见着周晓白只带着两个小瓦罐过来,他眉头暗暗的皱了一下,怎么就只这么点?自己大费周章的挖了那么大个鱼塘,她这两瓦罐最多也就是十来条的样子,能当个什么用?

    周晓白见到商洛染,心情莫名的飞扬了起来,一点倒是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也把之前自己的那段心惊的事情完全忘记到了脑后。反倒是愉快的招呼他起来了。

    把瓦罐里面的鱼苗一股脑儿的就倒在了那个小水塘里面,商洛染一看,果真也就是那么十来条的样子。“晓白,怎么就这么点鱼苗?”

    拍拍手上的水,“洛染你放心好了,俺不是小气,不过是想先在小鱼塘里面试试,毕竟俺们这可不是小数目的生意,稳妥点的好。俺这鱼苗换了环境总是要看看能不能适应的吧,若是直接全部下水了,出了点什么问题,到时候更麻烦了。”

    商洛染听到周晓白的这个解释,也是点点头,还真是女子的心细,考虑问题倒是很周全。周晓白蹲下身子,仔细看着放在水里的鱼苗的情况。

    那些小黑鱼,倒是欢畅的紧,刚才从那么小的瓦罐里面,现在到了那么大的池塘里面各个游得活蹦乱跳的,很是欢实。

    “看来这些鱼苗倒是适应的不错。”商洛染也是蹲下,瞅了过去。

    周晓白点点头,“恩,看样子倒是不错,不过还是得观察几天,才换了水质和吃食……”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周晓白的脑海,刚才那个声音不会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吧。若是这样的话才解释的通了,为什么声音和自己一模一样,为什么她会说她才是真正的周晓白。

    忽的周晓白脸就白了,冷汗直接又从脑门子上掉了下来。

    一旁的商洛染正听着周晓白说着,忽然怎么就不说了呢,一见周晓白脸色变化,赶忙出声询问她,“晓白,你怎么了,难道鱼苗有什么问题吗?”

    周晓白这才回神,摇摇头,“没有什么,暂时看来这些鱼苗倒是不错,这几天就麻烦你安排些人看着些,若是有什么问题,赶紧到俺家里来找俺。”说着站了起身,刚才的那个想法叫她顿时心神难安起来。

    “晓白,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商洛染关切的问着。

    周晓白勉强一笑,“没事,俺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情,若是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俺就先回去了。”

    商洛染见周晓白脸色实在不好,也就不再说什么,本想叫马车送周晓白回去,但是周晓白摆摆手,说还有些事情要办,这才作罢。

    离了水塘,周晓白却是还不急着回家,怕给爷爷和晨墨看出点什么,一个人在街上瞎逛游着,专门找人多的地方走。似乎人多的地方,阳气就重,那些神神叨叨的声音也就没有再出现了。

    周晓白一个人逛了会儿,倒是也没有什么异常,心神也就宽了些。记起来自己说要给晨墨再扯点布料,好生的做几件能穿的出去的衣裳。

    这些天手里的钱宽泛了些,所以周晓白这次倒不像以前那么斤斤计较了,挑了两匹穿着软和点,看起来鲜亮点的布料给包上。

    等着从店里出来,周晓白觉得肚子“咕咕”作响,抬眼一望,太阳已经有点西斜了。自己这么闲逛竟然给逛了一天,一天没有怎么吃东西,难怪肚子这么饿了。

    这次周晓白不想亏待自己的肚子,索性买了几个大肉包子,一口咬了下去。一股鲜肉的香气冒了出来,吃的周晓白直眯眼。这古代的包子太香了,纯天然,更是不用担心什么瘦肉精之类的。

    几口就是一个大肉包子下肚,周晓白还是忍住了想继续吃掉的冲动把包子塞到袖子里面,要带回去给爷爷和晨墨尝尝。

    本待就这么回家,但是周晓白一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安。转念一想,会不会是最近自己睡觉不好,所以思虑过多,才会产生的这些幻觉呢?

    越是这样一想,周晓白越是觉得很可能,但是又不能确定。既然都已经到镇上了,不若就叫蓝河叔给自己看看,这样自己也好定定神,要不晚上估计连觉都睡不着了。

    等到到了回春堂,这次倒是只有蓝河叔一个人坐在大堂里面,又是那副眯着眼睛,似乎要睡着的样子。

    周晓白一来倒是给他带来几分乐子,好一通闲聊,周晓白才把今天的来意给蓝河叔说了说。

    说起医药的正事,蓝河叔也是一脸正色,叫周晓白伸出手腕,自己号了上去。沉吟了半响才说话,“晓白,你这脉象倒是有些蹊跷。虽然看起来正常,清晰有力,但是细细听来,却是有一丝的不一样,但是这哪里不一样,你蓝河叔却是说不上来了。俺去查查书。”说着自己就到里屋去翻看医书了。

    有一丝的不一样?周晓白心里倒是明白的很,自己不过是一缕幽魂寄居在周晓白的身子里面,难道就这个他竟然能察觉?那这还是太神奇了,周晓白顿时有些坐卧不安,虽然和蓝河叔熟悉,但是若是他发现这个秘密,还不定把自己看成什么呢?

    越想心里越是不安,周晓白正要和蓝河叔说一声就告辞。就见着蓝河叔抱着一个大部头走了出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不对啊,还是有些不像。”

    周晓白刚说要走,蓝河叔却是不让了,他行医这么多年,遇到这些疑难杂症最是要搞个通透,若是一时想不明白,估计连饭都吃不下了。“晓白,你这样子多久了?”蓝河叔摸着胡子又继续问道。

    周晓白只得把情形给蓝河叔又说了次,当然那些不能让他知道的自然是隐瞒了下去。唐蓝河找了半天典籍,还是没有结果,只能讪讪的和周晓白说道,“晓白,我估计,可能真是你最近休息的不好,然后心思过多,所以才会产生那样的梦靥。”

    既然蓝河叔这里也看不出什么来了,周晓白干脆就打算回家了。看着天色不早,唐蓝河本待要驾着马车送她一程的,但是临时忽然来个病人,说是病情严重,须得马上出诊。

    周晓白自然不能耽误了蓝河叔的正事,连连保证自己这道已经走了多次,一定没事儿,唐蓝河才放她走。

    等着唐蓝河到随着病人到了他家,这才忽然想起来,今个是鬼节,这样的日子叫周晓白一个人走夜路,心里顿时不安了起来。赶紧看完了病人,回到家里,刚巧遇到唐流风,便是叫他去追着周晓白,怕出什么事情。

    谢谢petnut和king-2005的粉票。啦啦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