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一章拱手送人

酒鬼花生2017-6-3 23:49:14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一章拱手送人

    “俺刚才请了何仙姑上了声,终于把这个恶鬼给祛除了。”仙姑累的一句话分了几次才说完,像是刚才已经耗费掉了她的大半力气。末了还叫晨墨把那碗混合了符咒灰的水给周晓白喝下。

    又喝啊,晨墨拿着碗,半天没有动作。周根生还以为他怎么了,抢过碗,把符咒水给周晓白一股脑的灌了进去。

    仙姑休息了片刻之后,精神像是好了些,站起身来,打算要走,“你们一家心诚,所以俺做法过不了些时候,这小闺女该是会马上醒来的。”

    周根生再三感谢,并叫晨墨拿点香火钱出来给仙姑。仙姑一见,正色道,“俺不是为了挣钱的,你这钱收回去,若是这般,以后就不要再来找俺了。”

    说着又直接转身走了去,周根生过意不去,叫晨墨在鸡圈里面抓了几只小鸡,硬是要塞给仙姑,叫她补补身子。

    还别说,刚送走了仙姑,周晓白就“嘤嘤”两声,眼睛眨巴了两下,像是要醒来的样子。晨墨刚过去,就见到周晓白身子一歪,“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晨墨和爷爷也不嫌弃地上脏都围了上前,只见到她眼睛倒是慢慢的睁开了。许是昏迷的久了,周晓白头还是晕晕沉沉的。

    “姐,你知道俺是谁吗?”晨墨赶紧问了去,生怕周晓白这下给睡傻了去。

    周晓白虽然还是晕乎乎的,白了一眼他一眼,“你傻了吧,你不是俺弟弟晨墨啊”伸出手来想拍拍他的脑袋,可惜手还是软的抬不起来。

    见到周晓白人已经清醒了,周根生和晨墨都是松了口气。

    “晨墨。你快赶到镇上去一趟,要是能遇到你蓝河叔更好,免得他们白跑一趟。”周根生见着周晓白已经醒来,就不想麻烦人家了。

    晨墨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周根生本待想问下周晓白刚才到底遇到些什么,但是见着周晓白疲惫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样子,也就住了口,叫她好生休息,就出去给她**蛋羹了。想着她这几顿没有吃,该好生给她补补了。

    等着周根生一出门,周晓白却是立马把眼睛给睁开了。虽然疲惫,但是周晓白还不至于睁不开眼。只是看着爷爷的样子,就知道他想问自己昏迷的事情。

    但是说起刚才的事情,周晓白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在梦中,完全不想回忆起来。一片白茫茫之中,只觉得一直有人在自己耳边叫唤,但是自己却是醒不过来,直到嘴里被喂进一碗清凉的东西,这才觉得脑子里面清白了起来,人也才清醒了。

    听着屋外忽然听到了蓝河叔的声音,原来路上晨墨倒是真遇到了他们,但是蓝河叔还是很不放心,非要过来看看周晓白才放心。

    蓝河叔把脉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蹊跷,只得叫周晓白好生的休息,只能作罢。休息了半天,周晓白才觉得人整个才精神了起来。还有时间来操心其他的事情。

    见着周晓白精神劲十足的样子,周根生倒是也不阻拦了。昨个一天没有去打谷场,周晓白心里倒是还有些惦念,吃了个鸡蛋羹,她就出门了。周根生不放心,还是非要晨墨跟着一起,说着有什么照应。

    其实在周晓白看来这倒是完全没有必要,感觉昨天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什么就都好了。既然他们不放心,就带着晨墨出来逛逛好了,顺便带上布料,打算去叫大姑再给做上几件衣服来。

    等到了打谷场,周晓白发现,还真是不用来看,人家王大壮和几个兄弟干活干的倒是老老实实,一点都不偷奸耍滑的。活计也做的很好,就连打下的杆子都码的整整齐齐的。这见天的功夫,基本上就给做了大半儿,估计今个就差不多了。和他们兄弟几个找个招呼。

    桩子娘也就坐在一边的树荫下面纳着鞋底。瞅见他们两个过来,把鞋底子往身边的篮子这么一丢,就把周晓白和晨墨拽了过去。伸手倒了杯茶,给他们解乏。

    “晓白啊,咋就一天不见,你这小脸就白净了不少呢?”桩子娘打量了周晓白一番。

    周晓白真是苦笑啊,自己惨白的脸色还给说成了白净,难道还说自己因祸得福了吗?傻笑了几声,算是把这个话题揭过。瞅见周晓白拿着布料,桩子娘拿过一看,“啧啧”了一番,料子倒是还不错。

    “晓白,不是俺说你,你这大的闺女了,针线活咋都不学着做些呢?这布料啊,你也别麻烦你大姑了,要你相信大娘,就搁在俺这里。俺帮你做,顺便教教你这针头线脑的活计。”桩子娘是越看周晓白越喜欢,觉得这丫头心地好,做人也实诚,所以从心眼里喜欢她。这女人家哪里有不会做针线活的,要是真不会,以后嫁人了一定会被婆家给嫌弃的。所以也就打算教教她。

    啊,学针线活?周晓白一听就傻眼了,自己两辈子都没有摸过的东西。虽然知道桩子娘是好意,但是还是打心眼里不想去学。刚好出口拒绝,晨墨就插了话进来,“那感情好啊,等姐姐你学会了,俺就可以穿上姐姐你亲手做的衣裳了。”

    看着晨墨期待的眼神,眨巴眨巴的,周晓白不知道怎么的,拒绝的话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能点点头,“那就麻烦大娘了。”

    “一家子人,哪里还用说这两家子的话呢,再说这些大娘俺就不乐意了。”说做就做,桩子娘立马就拉扯起周晓白要到屋里去教她了。

    晨墨倒是也好奇的凑在一边,看着两个女人一个教一个学的。忽然听到屋子外面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这是谁家啥喜事啊,咋个就这么热闹?

    三人到了院子一看,果然是有人在敲锣打鼓。周晓白拉住一个敲着锣的大哥打听起来,原来是去仙姑那里还愿的,正要进屋的时候,却是见到走在队伍顶头的不是爷爷周根生还有谁呢?

    还愿?难道爷爷就是去还自己醒来这个事情的?周晓白脑子里面一木,这个事情自己还没有弄清白的呢,赶忙的和桩子娘告辞,拉起晨墨就走。

    当时自己只觉得口中一阵清凉,接着自己就醒了过来,估摸着这清凉就是自己醒来的关键,本来以为就是那仙姑的符咒水,但是现在听着晨墨那么一说,周晓白觉得有些不对了,后来那些符咒水自己好像全部都吐出了的。那么之前自己喝掉的就是神水了?

    听着晨墨把那个和尚的事情一说,周晓白心里顿时有谱了,“晨墨,是不是一个长得肥肥壮壮,还随身带着个酒葫芦的大和尚。”

    晨墨连着点头,那个和尚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是有个大葫芦,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酒葫芦。”

    既然是这样就没错了,肯定就是神水起效了,作为现代人的周晓白是深刻的知道符咒水是一点用途都没有的。但是这神水,自己可就说不准了。

    现在爷爷去还愿,还不知道要闹腾些什么呢。“晨墨,那个高僧俺认识,以后你要见着他了,记得多去接近接近。”

    本来晨墨心里就有些怀疑,但是以为那和尚不甚靠谱,以为姐姐醒来还是多亏了仙姑,现在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说,也是不由得有些相信了。

    再看看眼前的排场,又是敲锣又是打鼓,还放着鞭炮,远远的瞅着爷爷手里还拎着好些东西,晨墨心里倒是有些心疼了。这爷爷咋就这么不知道节省呢,感情他这还愿的钱都花上了不少。

    赶紧哧溜一声溜了过去,拉住爷爷的手,“爷爷,你这是做啥呢?”

    周根生满脸的菊花笑开了褶子,“俺这是要去给晓白还愿的呢。别耽误了好时辰。”在乡里乡亲的面前,晨墨不好再落了爷爷的面子,只能松手。

    但是看着他一手拎着一大块的肥肉,另外一手拎着只母鸡,又是一阵的肉疼。

    周晓白只得和晨墨两个人跟着后面到了祠堂,只见周根生毕恭毕敬的把仙姑给请了出来,把手里的还愿礼给递了上去。仙姑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身边的那个男子就赶紧接过了。

    祠堂外面已经是围了不少的人,喇叭和打鼓的声音也是一直不停,人们都是纷纷交头接耳。这个仙姑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村里的最热门话题了。请过仙姑的纷纷就说着有多灵验什么的,没有的都跃跃欲试,很是心痒。

    周晓白和晨墨在人群后面,就只见着爷爷在仙姑不住的说些什么。但是那仙姑却是满脸的倨傲,连连摇头,爷爷却是不住的恳求。周晓白好奇了,拉着晨墨钻到前面想听爷爷到底在说些什么?

    等到了前面凝神一听,却是叫她大吃一惊。什么?爷爷又是想在拜师,这可不算竟然还把自己鱼塘给作为拜师礼?

    只见仙姑之前都是一副不耐的样子,但是一听说鱼塘,眼中光芒一闪,但是继续又是一副不上心的样子。周晓白可急了,心里埋怨着爷爷怎么把这个扯了出来,且不说这个事情八字没有一撇,再说那鱼塘还是和商家合伙的,怎么能自作主张的呢。

    这次还不等周晓白出言反对。晨墨已经跳了出来,拉住爷爷的袖子,“爷爷,你在做啥,姐姐鱼塘的事情还才刚开始,你咋就……”

    周根生向来倒是很疼爱两个孙子孙女,但是唯独在这个事情上很是执拗,一点也听不得意见,反倒是板起了脸,“小孩子,别管这些事情。”

    还生怕仙姑不愉,就是低声道歉什么的。眼见着那仙姑嘴巴动了动,周晓白虽然不知道这仙姑到底是不是真那么灵验,但是自然是不肯自己辛辛苦苦的东西就这么送人了。

    大声说着,“爷爷,这事儿你做不得主,俺不同意。”

    本来周根生低声说着话,倒是也没有什么人注意,但是几人越说声音越大,却是把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周根生眼见着仙姑就要答应自己的拜师请求了,周晓白忽然又冒出这么一横杆子事情。“晓白,这家还是俺来做主,你若是还当俺是你爷爷,就一边去,不要说话。“

    鱼塘?大家听着周根生的话里话外都是满肚子的疑惑,听着他话的意思,难道他家还开了什么鱼塘不成?都是闭上了嘴巴,听着他们几人说道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周晓白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但是不甘心自己辛苦了这么些天的东西就这样拱手让人了。但是也不敢对着爷爷大声说话,只能对着那个瞎眼神婆叫道。”就是你这个神婆,忽悠的俺爷爷,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跟着你不清白。“

    周根生一见着周晓白的这个样子,急了,赶紧扯住她,想要把她拉走。晨墨也是对仙姑将信将疑的,也生怕姐姐这般无礼会招致大祸,他只是心疼自家的鱼塘,没想姐姐竟然当面挑衅仙姑。赶紧捂住周晓白的嘴巴。但是周晓白哪里肯,嘴里还不住的说道着,“你少在这里忽悠人了,要真有什么本事的话,给俺亮亮。”

    那个仙姑本是闭着眼睛不出声的,但是耐不住周晓白这样的叫嚣,淡淡的开口了,“施主你若是不信,也就罢啦,不要在俺门前喧哗。一切自在人心,若世间皆是你这般忘恩负义之人……”

    还不等她说完,周晓白就怒了,竟然说自己是忘恩负义的人。在她看来这话就是滑天下之稽,自己能醒来完全是神水的功效,和这个瞎眼神婆半点关系都无。她那碗符咒水还好自己吐的快,要不不定喝下去会不会拉肚子的呢。

    但是在其他人眼里,却不是这般的了。之前见着周根生敲锣打鼓,大张声势的来还愿,自然当是仙姑显灵,但是现在周晓白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他们也是纷纷指责周晓白忘本。

    谢谢丢落的线头的打赏,捂脸,你是知道小懒今天生日吗?好吧其实,生日对我来说真是没有什么了,要不要买点什么慰劳自己的咩?必须的,真的看着上架半个月,小懒真的觉得自己勤劳了很多。每天****,竟然还用手机写几百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