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二章捕魂显影

酒鬼花生2017-6-3 23:49:11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二章捕魂显影

    看着周围不明真相的人纷纷指责自己,周晓白也满心老大的不爽,泥人还有三分脾气的呢周晓白也不管不顾的嚷了出来,把之前来了个和尚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那个神婆本来见着大家指责着周晓白还是满心的高兴,但是也没有想到会闹上这么一出,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怎么反应。

    瞎眼神婆虽然面上还是淡淡的,一派高人的样子,但是心里已经把周晓白暗暗的恨上了,想着不能这么就算。忽然脱口而出。“你不是人。”

    用手指着周晓白,一双瞎眼定定的望住周晓白。周晓白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阵寒气从脚底涌了上来。这个瞎眼神婆说出了她心底的秘密。

    周晓白愣愣的,只觉得脚下有些发软,刚才的那股气势也没有了,心里寻思着,难道这神婆还真的有些道行,竟然能看出自己的秘密。不行,一定不能叫她当众揭穿。周晓白心里倒是有了几分害怕,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怯意。

    沉默了许久的周根生却是开口,“仙姑,这话可是不能瞎说的。刚才晓白对你不敬是不对,但是这种脏水可是不能往她身上泼的。”晨墨也是连声说着,“是啊,不能瞎说。”村里和周家交好的人也纷纷出言支持。

    周晓白心里倒是空空落落的,完全没有底气反驳那神婆什么。心里暗自害怕若是爷爷和晨墨知道了自己不是原来的周晓白会是什么样子。这个是她自己最大的秘密,不知道怎么竟然给瞎眼神婆说中了,是她到底有些道行还是瞎猜的,周晓白不得而知了。

    瞎眼神婆一见更是心里有数,更是步步紧逼,“之前俺在你家做法的时候,就发现了,你丫的不是人,当时把你救醒不过只是权益之计,但是现在既然你上门来了,俺也不会和你客气。”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桃木剑,指着周晓白。

    呆呆愣愣的,周晓白这会儿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也不闪避,只见瞎眼神婆大叫一声,“兔子精,过来受死。”

    等到桃木的剑尖就要碰到了周晓白的鼻尖,被眼疾手快的晨墨一把拉开。兔子精?周晓白一听,脑子里面闪过一道闪电。刚才瞎眼神婆叫自己兔子精?周晓白乐了,脸上露出一抹大大的微笑。

    周围的人都是以为周晓白魔怔了,被叫做兔子精,竟然还笑的这么开心。赶紧躲在一边,不管是不是的,不要误伤了自己才好。

    原来周晓白听到那瞎眼神婆说她是兔子精,这就说明她根本不知道周晓白是穿越而来的这个事情,刚才她出口说了那句,你不是人,也不过就是随口说说的。岂料刚好周晓白心虚就上了这个圈套。

    既然发现瞎眼神婆不过尔尔,周晓白顿时活了过来,腿也不抖了,气势也盛了。一把拔开瞎眼神婆的桃木剑,“神婆子,少这里妖言惑众。”

    瞎眼神婆倒是一愣,怎么转眼的功夫,周晓白竟然抖擞了起来?但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打起精神来,“妖孽,看俺叫你现行。”

    从怀里拿出一张符咒,在空中一挥,又是往自己脑门子上一贴。只见她又是浑身一个激灵,忽然眼睛一睁,精光大胜,“妖孽,俺何仙姑再此,休得放肆,快快现形。”

    周晓白不怒反笑,微微一笑,也不动。瞎眼神婆也就只有这一招了,不过就是什么请神上身,自己又不是什么妖精,更是不相信她还真是能请神上身。所以周晓白不动声色,就想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接着又见到她摸出另外一张黄纸,走到神坛跟前,拿着个棍子在上面比划了几下,然后又浸在旁边的一碗水中,片刻之后拿起黄纸,在香火边上一烤,在空中一看,黄纸一抖,果真就是见到一个活灵活现的兔子出现在黄纸上面了。

    围着的村民一见,都是大声的叫了出声,“抓住妖精,烧死妖精。”就连周根生和晨墨也是退了一步,脸色发白,哆哆嗦嗦的。“姐姐不是妖精不是妖精。”

    瞎眼神婆一见周围的动静,见到大家都给她糊弄住,微微一笑,大喝一声,“妖孽受死吧。”

    周晓白却是乐了,心想还好自己是穿越来的,她这套鬼把戏糊弄的了别人,对于自己,简直就像是孩子过家家一般的简单。不过就是简单的碱水风干,遇到热蒸汽就会现形的道理。这是现代最简单的化学反应而已。

    完全没有把瞎眼神婆的话当回事儿。用手随便拨开她的桃木剑。

    “乡亲们,这个神婆说要说俺是兔子精,还做了这套把戏来污蔑俺。现在俺就给你们揭穿她。”说着就想走到神坛面前。

    那瞎眼神婆自然是不允许的,心里泛着嘀咕,不知道周晓白是不是真的明白她这套把戏,就挡在她身边不许她上前。

    周晓白见状,扬声对着周围的乡亲们说道,“乡亲们,俺们在一个村子呆了十来年,若是俺真是什么兔子精什么的,你们还会活的好好的吗?所以就是这个神婆造谣生事,俺这就来揭穿她。大叔帮俺拉开神婆。”

    听着周晓白这么一说,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没错,和周晓白生活了多少年,村里也没有出现过啥怪事,要是说她是什么精怪,还真是叫人不能相信。

    即便这样,被周晓白点到名字的大叔还是后退一步,虽然他心里也是存着疑虑,但是叫他得罪仙姑,还是不敢的。

    还好这次周根生和晨墨难得竟然想到了一起,一人一边拉住了神婆。他们虽然相信神婆,但是要说周晓白是精怪,还是打心底里面不相信的。

    周晓白见状,见缝插针的上前,随便拿起一张黄纸,找到瞎眼神婆上次用过的木棍也是在上面画了几笔,然后就按照瞎眼神婆的动作一步步的来。把神婆急得不行,但是奈何两人拉扯住了自己,不得脱身,只能看着周晓白在前面动作。

    周晓白了解其中的奥妙,所以自然结果和她预想的一样。黄纸上面同样也是出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兔子。

    把手里的黄纸一扬,叫周围的人都看清楚。俱是倒吸一口冷气,果真是一样的。那神婆瞅见周根生和晨墨一分神,用力一挣,就脱身出来。指着周晓白就是一声大喝,“妖孽,竟然道行如此之深,看本仙来收了你。”

    这次周晓白才不会站在原地乖乖的叫她打呢,身子一躲,又是向着人群里面一声大喝,“这神婆子给揭穿了恼羞成怒了,是非黑白大家都见到的啊”

    周晓白这么一叫,瞎眼神婆倒是不好再追着她了,要不反而显得自己理亏。见到自己的计策奏效,周晓白心里暗暗一笑。

    “妖孽,你休得胡说。”那瞎眼神婆还待要狡辩。

    周晓白直接一句话给堵了回去,“你若是不承认,敢不敢叫俺再来做个试验?”试验是个什么东西,瞎眼神婆不懂,但是这个节骨眼儿,也不由得她说不了。

    但是等她看到周晓白的动作心里就是叫苦不迭了,原来周晓白随便在人群里面叫了一个大哥,叫他按照自己的动作来做一遍。

    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是再换了个人做还是一样的。自然那位大哥做了一遍,同样一个兔子现形了。人群里面“嘘”声一片。

    瞎眼神婆还在挣扎,不死心的说着,“你们别叫这个兔子精给蒙蔽了,她道行相当的深,这些都是她的鬼把戏。”

    别说她这么一说,人群里面又是一阵的议论,毕竟之前瞎眼神婆在村子里面还是不少的根基,尤其是吴二媳妇儿她们更是她的忠实信徒,在人群里面这么一起哄。

    围观的村民们看着周晓白言辞灼灼的样子,然后又看看仙姑一脸坦然,这两人看起来倒是像都没有说谎。那这到底是咋回事儿?这下算是两方僵持在这里了。看起来好像都有道理,谁也不能说服谁。

    正在僵持的之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女人扯着嗓子的哭声,然后就见到从人群里面挤着出来一个女子,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大家一瞅,竟然是牛翠花,她蓬头垢面的,怀里还抱着一只黄黑相间的癞皮狗。只见她上前一把扯住仙姑,把癞皮狗往她手里一塞。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仙姑啊,这就是您给俺算出的夫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着些什么。

    还好周晓白凑得近,从牛翠花颠三倒四的说话中,算是听了个分明。原来前几天自己陪着牛翠花来仙姑这里算夫婿,当时仙姑给牛翠花说的是,叫她好生供奉那个符咒,然后三天后一大早就去村口等着,第一个进村的人就是她的夫婿。

    牛翠花对仙姑可是信了个十成十,自然是按照她的话老老实实的照做,今个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她就到了村口等着。可是这左等右等的,等了好大会儿,天都大亮了,也就只能出村的人,没有进来的人。

    但是她又不敢离开,只能眼巴巴的继续在这里等着。等了好久,终于瞅见一个影子过来了,本来满心的期待,想看看到底是啥人,可惜等着走进一看竟然是条赖皮狗,所以她这才跑到这里来问个说法了。

    那仙姑也是被她忽然手里塞进一只癞皮狗,也是给吓得往后一跳,接着就给牛翠花给缠上了,一阵拉扯,又是一阵的哭诉,算是把她头都给弄晕乎了。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但是眼珠子一转,张口就来,“女施主不要心急,你的夫婿自然不是这狗了,是这个狗的主人。这狗通灵能代其主人认亲。”

    什么?牛翠花听的一愣,是这个狗的主人。刚想开口问,怎么知道知道这狗的主人是谁呢?

    就听到人群里面一声哈哈大笑,住在村子口的周达曲,“仙姑,这狗是睡在土地庙里面的流浪狗。若说主人的话,岂不是土地公公了。”

    听着他这么一说,又有人认出来了,果真这是经常在村里串来串去的流浪狗。牛翠花刚好一点的脸色立刻又是发青了。

    瞎眼神婆刚待要开口说些什么,一直被晾在一边的事情主角,那条癞皮狗忽然就发威了。冲着瞎眼神婆的脸就扑了过去。

    那瞎眼神婆倒是反应相当的快,转身立马就跑开了,显得异常的狼狈。衣袖里面还落下了几块鸡骨头。周晓白一见,“扑哧”一声差点没有笑出来,就她这样吃完了还舍不得丢的真是少见。

    一直瞅着那边,忽然叫周晓白发现了有点不对。周晓白和她一直争吵着,也没有留意到一点。这下子倒是叫她发现了有些蹊跷。

    平日里面见着瞎眼神婆总是闭着眼睛,只有请神的时候才睁开,但是现在瞅着这样子,被狗追的动作麻利的。完全不像是瞎眼的人,难道这瞎眼也是装的?

    “神婆子,你眼睛怎么不瞎了,竟然看的见狗啊”周晓白冲着瞎眼神婆就是一声的吆喝。乡亲们一听,也是一愣,瞅着神婆麻利的动作,也是有些不相信了。腿脚这么利索,怎么可能是个瞎子?

    那瞎眼神婆自然是不肯了,连声分辩,自己看不到狗,作势还停了下来。果然是下的了狠心的人。她一停下来,那狗直接就咬住了她的腿,顿时鲜血直流。

    看的周晓白都觉得疼,本想就这么算了的。但是瞎眼神婆就是这样还不放过周晓白,指着她就大叫道,“你这个兔子精,竟然还叫这孽畜来要俺,看俺怎么收拾你。”

    这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周晓白本来有心放她一条生路的,可是人家还不领情,非要继续挑衅。

    周晓白也不是能咽的下气的人,偷偷的趁着她不留神,捡起一块大石头,就往她的脚上砸去。

    那神婆神色一凝,顾不得再装瞎子了,这么大块的时候要真的砸下去,这腿肯定是要废了的,所以赶忙往后一跳。

    周晓白算是把这个骗人的神婆揭穿了,得到了村子里面的尊敬,说她为民除害,要立她为村长,但是周晓白一门心思挣钱,领着晨墨和爷爷发家致富去了。最后成了村里首屈一指的大地主。和小开哥成亲之后,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幸福的活到了八十八岁。

    ——全文完。

    哈哈,有没有人上当啊,今个是愚人节,最后一段是写来玩玩的,不做数的,当然也没有完结了。至于男主是不是小开哥,这个俺也不知道。

    只知道今天写的很痛苦,因为本来写好的稿子,觉得不好重新写的,真坑爹,思维都混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