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三章为民除害

酒鬼花生2017-6-3 23:49:7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三章为民除害

    那神婆神色一凝,顾不得再装瞎子了,赶忙往后一跳。瞎眼神婆一蹦三尺高,多了过去。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这瞎眼神婆根本不瞎,一直都是装的。纷纷起哄了起来。

    但是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瞎眼神婆还是继续狡辩,嘴里连声嚷嚷着,“俺这是请神了,神仙附体,自然是能看的见的了。”

    周晓白才不给她半点辩解的机会,“你还真是神了,想请就请,岂不是比神仙还灵了呢。”这么一句话给瞎眼神婆直接堵了回去。

    这下不待周晓白解释什么,乡亲们就全明白了。

    可这事情还没有完结。两人拉扯之间,又是从人群外面传来一阵动静,这次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这个神婆子,怎么忽悠人啊?村口哪里见到翠花啊”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见着一个男人从人群里面挤了进来,一眼瞅见牛翠花,就想上前拉着她的手,“翠花,俺就是你命定的夫婿啊”

    牛翠花一眼一番,手狠狠的一甩,像是看到什么蚊子苍蝇一般,“喂喂,俺叫你别缠着俺了,俺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俺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会嫁给你的。”

    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村上有名的一个二流子,名叫周二黄,还真是人如其名,为人是吃喝嫖赌样样都沾的,和那个狗剩儿成天厮混在一处。村里的正经点的人都躲着他们走。

    前些时候周二黄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牛翠花,成天缠着她,非要娶她。牛翠花虽然想嫁人,但是像是这种混混,她还是看不上眼的。所以自然是怎么都不肯答应的了,那周二黄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缠着牛翠花好些天,见着牛翠花不答应。软的不行,就直接来硬的,到她家里去闹腾,直接赖在她家不肯走,非要她家把牛翠花嫁给他不成。

    但是牛翠花家里一家都是硬骨头,心疼闺女,不肯把闺女往火坑里推,偏生就是不答应,结果牛翠花到周晓白家里躲了好几天这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怎么今个又开始闹上了呢?周晓白望向牛翠花,牛翠花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怎么就找到的自己呢?又使劲的把刚才周二黄拉扯过的地方,擦了擦,像是有什么病毒一样。

    那周二黄一见牛翠花的反应,脸上横肉一抖,面目顿时狰狞起来,就要一把抓住牛翠花。牛翠花在家也是做活的人,身子倒是灵活的紧,身子一蹲,就钻了过去,躲在了周晓白的身后。

    周二黄一见那边人多,暂时抓不到牛翠花的人,也就转向了他面前的神婆了。叉腰指着神婆,就是一阵大吼,“你这个鬼神婆,答应俺的事情呢?”

    那个瞎眼神婆倒是一下子慌了神,对付其他的人倒是好说,但是对于这种浑身只有蛮力,蛮不讲理的人倒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往后退着,“小哥,有话好好说。”

    “好说,好话俺都说在前面了。”周二黄倒是凶相毕露,手里的拳头就要落在了她身上。喷旁边的人好说歹说算是拉住了他,不要冲动。

    周二黄才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呢?完全不理会仙姑的辩解,“你这个神婆子,本来不是说的好好的要把翠花说给俺当媳妇儿的吗?说什么今个早起叫俺从村子外面回来,可大爷俺过来一个人都没有瞅见。”说到这里他声音小了点,有些心虚。

    那个瞎眼神婆本来是叫他早点起来从村口进来的,可是昨个他因为和狐朋狗友一起得瑟,结果喝多了,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等着他急急忙忙赶到村口就没有见着人。还以为是给那神婆糊弄了呢,所以这才到这里问个究竟,岂料这里还遇到了翠花,又给她在村子众人这么一数落,心里所有的怨气都给发在了神婆身上。

    听到这里,不仅是周晓白,底下的众人也都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儿了。什么给牛翠花算的夫婿,本来就是她和周二黄商量好了的事情。但是不知道周二黄什么原因给耽搁了,所以就没有遇上牛翠花。

    这不就跑到这里给闹了起来。牛翠花更是气的不行了,冲到瞎眼神婆面前,就要揪住她的头发。却是见到那个瞎眼神婆麻利的转身就跑,想跑到人群里去。

    顿时大伙儿都觉得是受了骗,任是她跑的再快,这么多人,也给揪住了。那神婆被五花大绑的给绑在了祠堂外面的大槐树上面。

    村里的人向来淳朴,最是恨这种骗子了,围了上来。神婆面上有了一丝慌乱,但是马上又镇定了下来,“休得无礼俺乃是何仙姑,尔等凡人竟敢对仙人无礼。”

    听着这样一说,村里人都是一愣,不敢上前,手上的绳子也一松。瞎眼神婆轻轻一挣,就挣脱开来。然后就嘴里念念有词,手里还挥舞着,看样子倒是真像上身了一样。

    周晓白却是情知她肯定是作假,再看看身边的爷爷,本来已经神色松动,这会儿又是有些痴迷的样子。生怕爷爷再给她蛊惑了,上前冲了过去,把她双手给反剪住,压在身后。

    瞎眼神婆一个不查,却是叫周晓白抓了正着。“少在这里给俺装神弄鬼。别人相信你,俺是不会相信你的。”

    牛翠花和周二黄这次难得的一致,也是过来帮周晓白把那瞎眼神婆给压住,绑在了大树上。

    周二黄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刚才就想揍她了,可惜被人拉住。这下没有人拉住了,他自然是放开了手脚,几拳直接招呼在瞎眼神婆的身上。

    她一个老婆子,向来到处混吃混喝,被人当成神仙一样供奉的,哪里受的住周二黄这几拳,顿时鬼哭狼嚎,哇哇大叫了起来。

    “小哥……好汉……姑奶奶……别打了,要把俺老婆子给打死了,别打了,俺什么都说。”周晓白见状,拉住了周二黄。本来周二黄还不答应,但是周晓白在他耳边一阵耳语。

    “别打了,打了不过叫她肉疼一时,放心吧,把她交给俺,俺叫她以后都混不下去。”周晓白信誓旦旦的说着。

    刚才周二黄虽然没有见识到周晓白的手段,但是之前也听说过些,想了想也就松开了手。

    什么以德服人,在她这里完全行不通,反倒是比不上周二黄的几拳,她立刻就什么都招了。

    周二黄的拳头一停,瞎眼神婆还在那里“咿咿哑哑”叫唤个不停,听的周晓白好生心烦,出言威胁。“你要再叫唤一声,俺就叫周二黄继续拳头招呼你。”

    这话算是比什么都有效,瞎眼神婆立刻闭嘴不说了。周晓白点点头,“俺问你什么,你给俺放老实点,一五一十的给俺交代清楚。”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那瞎眼神婆现在已经落到了他们手里,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你给俺说清楚,你是不是不是瞎子?”周晓白先丢了一个问题出来。其他人都不解,这不是刚才都明摆的事情了啊

    那神婆也是奇怪,但是回答起来一点都不迟疑。

    接着周晓白又问到,她是哪里人,多少年纪,这类无关紧要的话,大家都有些不解了,那神婆也是放松了,随口就来。

    见着火候差不多到了,周晓白一个猛药问了出来,“是不是你所谓的请神上身,都是糊弄人的?”

    那瞎眼神婆不查,以为还是在聊天。随口就说了出来,“什么请神,都是俺忽悠人的。”话一出口,就立马觉得不对了,怎么能把这个事情都说了出来呢?本来装瞎什么的倒是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装神弄鬼这就麻烦大了。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可能收的回来。

    周围的人也听的分明,顿时义愤填膺,都想冲过来。但是给一边的周二黄给拉住了。之前吴二媳妇儿有多迷信瞎眼神婆,这会儿就有多气愤,实在是气不过,拼命往前挤着,周二黄一时没有在意,竟然给她钻了进来,直接两个大耳光的打在了神婆的脸上。

    农村做事的人,虽然是女人家但是力道也不算小,尤其是气愤之下,力道更是没有个控制,直接给那瞎眼神婆打的头一歪,两颗牙落了下来。吴二媳妇儿还觉得不解气,还待继续上前,周晓白赶紧拉住,叫她再打了下去,话都不会说了,自己还怎么问下去。

    吴二媳妇儿气哼哼的走到一边去,继续听着这神婆子怎么糊弄人的。想到自家下蛋的母鸡就是好生的心疼。

    见到周围暂时的平静了点下去,周晓白继续问了下去,打算把心里的疑问都问个明白清楚,也叫大伙儿都看看这神婆的手段,免得以后她再去害人。

    “平日里丢了东西,叫你算命,你怎么给算出来的。”这是周晓白最纳闷的一点儿。

    那神婆既然已经最大的秘密都给自己说破了,所以这些细枝末节也不瞒着,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给说了出来。“那些东西都是俺着人给偷去的,若是有人来算命,俺就装模作样算一番,把藏着东西的地方说给人家听,若是没有人来,那东西俺就不还了。”

    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儿。

    “你往哪里跑?”晨墨忽然“哧溜儿”一声冲出人群,不大会儿就压着一个男人回来了。原来这就是每次和神婆一起的那个男子,见到神婆把他供出来了,这不就想着赶紧开溜,又给眼明手快的晨墨给抓了回去。

    这个骗子也不能放过,众人把他也给绑在了树上。

    晨墨也把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你是咋知道俺的生辰的?”对啊对啊,这瞎眼神婆就是靠着这一招就把人给糊弄住了。

    那神婆讪讪一笑,也招了出来,“这个简单,俺来村子之前已经把村子里面各家各户的情况了解的透透的。更是买通了个接生的稳婆。”

    晕,原来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么简单。确实是除了自家人都无法知道自己的生辰,但是稳婆却除外了。

    “那……那,你咋知道俺去求你的目的?”牛翠花也问了出来。

    瞎眼神婆撇了牛翠花一眼,“这村里哪个不知道你想嫁人?”

    说的牛翠花脸噪红,啐了她一口就躲在了周晓白的身后。周根生握着拳头,还是对她说周晓白是兔子精的事情不能释怀,“你……为啥说俺家晓白是兔子精?”

    “俺见着这个小闺女,不好糊弄,所以就说她是兔子精。”

    “那你那套把戏也是假的?”周根生气的直哆嗦,就因为自家的闺女精明,还就给按上一个精怪的名分。若不是自家晓白能耐能揭穿她,晓白岂不是要给村里人抓起来烧死了

    “那把戏不是这个闺女已经揭穿了啊。”话头都已经说开了,也没有啥好隐瞒的,瞎眼神婆也破罐子破摔,干脆啥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她也真没有想到,自己压箱子底把戏都给用了出来,怎么还给她识破了呢?若是她知晓了周晓白还真不是人,是穿越而来的,岂不是要吐血?

    原来她骗人的手段也简单的很,就是先了解了村里的个人的情况,再买通了稳婆,串通了人偷偷摸摸就把大家给糊弄住了。

    村里人已经到祠堂好一通翻找,把瞎眼神婆骗来的东西都给找了出来。这还真是不知道,什么金钗、银锭子,各色财物倒是很不少。之前周晓白还在想着她不收谢礼靠怎么过活的呢,这下才知道,不是不收,是看不上他家那点小财物。人家要收就收大的。

    今个的事情就像是活生生的一场闹剧,若不是关系到周晓白自身,她都想好好的笑笑了。村里人决定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把两个骗子绑了起来,再加上那个稳婆,一起送官了。

    周根生真是懊悔不已,直说自己老糊涂了,连这种人的当都能上,要不是晓白,自家好容易攒下的一点钱,估计都要给骗去了。

    等到几人回到家里,却见到院子外面等着一个人,看样子竟然是商家的一个小厮,难道是鱼塘出了什么岔子?

    谢谢昨天蓝叔和49的粉红票,还有听风扫雪的打赏,嘿嘿。小懒在首页做了个男主的调查,大家希望谁是男主,就去投上一票吧。

    另外推荐朋友的书,这妞更新超给力的,哎,怎么我认识的都是些猛人啊。

    书名:《红绣添香》

    书号:2199833

    作者:三叹

    一句话广告:一个现代“绣女”的古代幸福之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