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四章鱼苗出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49:2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四章鱼苗出事

    见到瞎眼神婆还有那几个骗子,都给带到了府衙去,把从她那里搜出的东西分给被骗的大伙儿,这个事情还算是有个交代。

    周根生真是懊悔不已,直说自己老糊涂了,连这种人的当都能上,要不是晓白,自家好容易攒下的一点钱,估计都要给骗去了。

    可一旁的人都直夸奖周晓白机灵,要是她,估计全村的人被骗的还不知道能有多少。听着他们这么一说,周根生的心里爽快多了,那点不舒服也烟消云散,反正自己都老了,要那么精明利索做什么,以后干脆啥事都交给他们年轻人就好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了吧。周根生心里这么想着就和周晓白一道回了家。

    还没有到门口,就见到自家院子外面站了一个人。周晓白一见,还是上次来接自己小哥,商家的人。这会儿来找自己,可不是有啥事儿吧。

    果然那个小哥瞅见周晓白回来,赶忙上前,拉住周晓白的衣服,“晓白姑娘,你总算可回来了,我等得急死了。大少爷着我来请您过去,说是水塘那边有些啥事儿。”

    周晓白心里一沉,难道自己的预感还真是灵验了啊,鱼塘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大事儿要紧,周晓白也不墨迹,和爷爷晨墨说了声,就赶紧上了马车。

    说起这个马车,周晓白一上去,就浑身忍不住的哆嗦了几下,在这里太有阴影了。虽然马车一摇一摇的,周晓白又是习惯性的犯困了,但是她可再也不敢合眼了。于是便找着前面的小哥搭话,提提神。

    “这位小哥,请问您贵姓啊?”虽然见过一次,但是上次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叫啥名谁,以后看样子倒是要经常来往的,以后总就这么没名没姓的叫吧。

    “晓白姑娘,贵姓不敢,以后你叫俺春分就好了。”周晓白“扑哧”一笑,他家的名字还真是好玩,立春、冬至,现在又来个春分,“你家是不是二十四个节气都有的啊”周晓白玩笑的问道。

    岂料春分点点头,“是啊,俺家就是用节气来起名的,不过只有俺们这些和主子们亲近些的下人才能得到主子的赐名。”一脸得意的样子。

    周晓白对古代的高门大院也完全不了解,所以就趁着这个机会好生的问了开来。原来商家果真的家大业大,门第高啊,里面复杂的不行,周晓白听了半天还是有些糊涂,这有钱人家就是麻烦。

    这么一路上走来,周晓白算是把他家也打听的差不多。也刚好,一路有人说着话,倒是也没有做梦,更是没有魔怔什么的。一路倒也安全的过去了。

    等到到了地界儿,周晓白还不待春分停稳马车就跳了下去。商洛染也是一脸着急的不停望向这边。

    倒是把春分给吓了一大跳,“晓白姑娘,你咋这性急呢?脚没有崴了吧”接着看了周晓白倒是啥事儿没有,这一颗心才算是回到了原地,心里还想着,这小姑娘咋就这心急呢。

    见到周晓白过来,商洛染也是顾不得寒暄,一把扯住她的衣服,“晓白,你跟着我过来看。”

    听着商洛染语气急切的样子,周晓白心想难道这还出了大事儿不成,怎么连一向不慌不忙的商洛染都成了这个样子,赶紧跟着他过去一看,自己也傻眼儿了。

    怎么小水塘里面的鱼苗各个都翻着肚皮,商洛染叫伙计下去捞了一条上来。周晓白捧在手心里面一看,虽然还有气,鱼鳃还在不停的动着,但是看样子都坚持不了多久了。

    周晓白心道坏了,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难道这鱼苗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吗?再三看了几眼,又赶紧把鱼苗给丢回了水里。心里寻思着,到底是咋回事儿?难道是水土不服?那种黑鱼不适合这里的水质?还是这里的饵料,黑鱼吃不惯?

    商洛染看着周晓白面色阴晴不定,估计着这事还有些棘手。

    “洛染,这鱼这样大概多久了?”周晓白问着。

    “就今天一大早的,我就接到守着水塘的人说状况不好,所以马上就着人来请你了。”看来时间倒不是很久。

    周晓白心里想着,之前自家卖掉的那条活鱼,在溪水里面养了一晚上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后来卖掉的时候一样还是活蹦乱跳的。这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虽然之前也想过这黑鱼是生长在温泉里面的,外面普通的水温肯定是要低上很多的。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该怎么着呢?总不能放着这鱼都死掉的吧。那自己这么多天的心血岂不是都白费了?

    “洛染,你试过把鱼放在大池塘里面了吗?”周晓白一个个的设想,是不是氧气不够。

    商洛染指着大池塘,“我一发现鱼不对劲,就已经着人放了条鱼到这个里面试着的。”接着又摇摇头,“可惜倒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周晓白伸着头过去一看,果然大池塘里面也是那条鱼孤零零的飘在上面,一点儿活力劲也没有了。

    看来时间不多了,一定要赶紧想出办法来。周晓白抱着脑袋努力的想着自己对之前的那条鱼做过些什么。打来溪水直接就养在瓦罐里面,连喂食都没有的啊。

    忽然周晓白一拍脑门,对了,自己怎么忘记了这茬儿呢。一下子跳了起来,跳的老高,把旁边也在苦思冥想的商洛染也吓了一大跳。“晓白,你这是咋了?”

    周晓白却是满脸的潮红,很是激动的向着商洛染嚷嚷,“洛染,俺有办法了,你赶紧叫春分驾车送俺回次家?”

    商洛染完全不知道周晓白在搞些什么把戏,但是现在懂得养鱼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只能按照她说的去做。赶紧叫春分过来,周晓白直接跳到了马车上。

    这一路上没有顾得上闲聊,周晓白也完全没有心思闲聊,更是没有心思魔怔了。因为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自己之前往养鱼的瓦罐里面滴了几滴的神水。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了,虽然不知道那神水到底有啥功效,但是肯定就是神水的了。一路上不住的催着春分赶紧的。

    还好春分驾车倒是还有几分把式,叫了声周晓白坐稳,就扬起马鞭开始猛的催促着可怜的马儿。在这一顿紧赶慢赶之下,倒是叫他们比平日里快了不止一成。

    晨墨和爷爷就瞅见周晓白急匆匆的跑进了家门,话都来不急说上一句,就又从屋子里面报出一个罐子,又急吼吼的上了一直在门口等着的马车上。总算还难为她没有忘记交代一声,可能晚上不会回来了。也是鱼塘的事情说不准,所以不要叫爷爷和晨墨等着自己了。

    拿到了神水,两人就是一顿的紧赶慢赶。饶是春分的技术了得,周晓白也是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颠簸了出来。等着马车一停下,周晓白腿早已经软的不行了,更是连下马车的力气都没有。还是给春分搀扶下来,一下来把怀里的瓦罐往春分怀里一塞,就跑到一边吐上了。

    即便这样,她还交代了下去,叫春分把瓦罐给商洛染,然后把里面的水倒进小池塘。商洛染过来问候了一声,见周晓白就是有点晕车,也就放心的过去了。

    周晓白在一边吐了好一阵儿,算是把早起吃的那点东西都给吐得干净了,这才觉得好点了,不过脑子里面还是像一匹马在那里踩来踏去的。心里直道,这马车竟然和过山车都有的比。

    自己好过一点儿,周晓白这又赶忙的到了小水塘的边上,想来看看到底咋样了。神水倒进去已经有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有效没有?

    商洛染一见周晓白过来,赶忙问着她身体怎么样。“晓白,你好点没有?”

    周晓白摇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

    “晓白,你这瓦罐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见效?”商洛染见周晓白也就是脸上苍白了点,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把疑惑给问了出来。

    刚才他按照周晓白的吩咐,把瓦罐里面的水倒进小水塘。本来还疑惑着,就这么点的水,能做点什么用处啊,却没有想到这水一进入水塘,转眼的功夫,几乎水塘里面的鱼都活泛起来了,各个精神抖擞的,一点蔫吧的劲头都没有了。

    周晓白却是不回答,好生的看了那水塘半天,这才笑了出来。果真这养鱼的关键就在于这神水了。确实温泉里面的鱼不能适应这边低上很多的水温,但是有了神水,就一切不一样了。但是这个秘密自然也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和商洛染打着马虎眼。“这是俺家的秘方。”

    商洛染虽然明显的不相信,也知道这是周晓白的托词,但是既然她不肯说出来也就算了。想来这水塘还有周晓白的一份,她也不会藏私的。

    “洛染,俺想着,这鱼苗还要再看几天,瞅瞅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周晓白想着多观察几天,看看到底能成不。

    商洛染自然也是没有意见,点点头。两人正要离开,周晓白直起身子有些猛了,刚才本来还有些头晕,这一下子脚一滑,就落到了池塘里面去了。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商洛染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的看到周晓白掉了进去。水塘有多深他们自己看着挖的自然都是清楚的,淹死个大人都是没有问题的,还别说周晓白这么个半大的小孩了。

    商洛染见着周晓白落水,下意识的就直接跳到了水里。等到他一落水,才想到怎么自己这么冲动,自己也不会凫水啊。也是自己这边的地界儿,常年缺水,自然会凫水的没有几个了。

    两人连着下水,“噗通噗通”的带起两片水花。在另外的一边的商家下人,见到这边出了事情,赶忙过来拉起了两人。

    待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两人给救了上来,两人衣裳都湿了。商洛染还好,神智还算是清醒,等他们把他腹腔中的水给按压了出来,商洛染赶紧指着周晓白,叫他们过去看看。

    周晓白掉下水更是早了几分,之后虽然救起,但是明显没有马上得到救治,所以这会儿眼睛闭着,肚子鼓鼓的。把水给按压了出来还是不见她醒来。

    商洛染这儿已经基本恢复了,“春分,赶紧赶着马车过来,回府,然后找人到回春堂请唐大夫来。说周家姑娘落水了。”

    果然是遇事不惊,商洛染完全恢复了冷静的本色。只见他一个指令,一个指令,有条不紊的布置着。

    待到把周晓白抱上了马车,正要走了。底下守着池塘的下人问着这边的事情怎么办,商洛染眉头一拧,“你自己看着办,这鱼该是没事儿了,若是再有事情,就再通知我。”现在人命关天,自然是这些重要。

    一路上商洛染心急如焚,看着周晓白苍白的小脸,眼睛闭的紧紧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完全不顾上自己身上头上不停滴落的水。不住的催促着春分赶忙,终于这次他也尝试到了周晓白刚才的那份颠簸。可惜就是在这分颠簸之下,周晓白竟然还没有醒来。

    商洛染特地叫春分不要从正门进去,免得遇到了家里人又要拉扯解释半天。等到了小门,打发春分赶紧去叫唐大夫,自己就抱着周晓白进门了。

    顾不上整理自己身上的狼藉,商洛染先把周晓白给安顿好了。春分动作还是很速度,他这边才一安顿好,唐蓝河就一边抱怨着一边进来了。“你这个死小子,又是这么急吼吼的叫我过来,还说什么我侄女周晓白落水了,若是叫我……”也难怪他不相信,这边缺水,他行医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几个落水的人,怎么还这么刚巧,落水的是自己侄女,还是在商家?

    等到他看到躺在床上,面色发白的周晓白,这才住了口,原来这小子还真是没有骗自己,周晓白还真是落水了。

    不好意思,今天的更新晚了,理由太2了,我都不好意思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