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五章女儿心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48:59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五章女儿心事

    唐流风一见躺在床上小脸发白的周晓白这才心道坏了,还真是的,怎么晓白就落水了呢,还和商家搅合在了一起。但是这会儿救人要紧,也顾不上询问这些了。

    上前搭起周晓白的脉象一看,还好倒也不是很严重的事情,看来他们救人还算及时,腹腔中的积水也给挤出不少,只是周晓白身子单薄,所以一下受了风寒,再加上受了些惊吓,竟然一时也就没有醒来了。

    拿起一旁的金针,在周晓白身上又是扎了几针,只见她嘴巴一张,又是几口黄水吐了出来。还好早有丫鬟在一边伺候着,早就收拾了去。

    “唐大夫,怎么晓白还没有醒?”商洛染见着周晓白虽然又是吐了出来,但是还是双眼紧闭,忍不住上前又是询问了。

    唐流风打量了下商洛染,看着他神色急切,眼中的关心倒也不似作假。再加上他全身湿漉漉的,到现在还不住的往下滴着水,看来是和周晓白一通落水的,心里就奇怪了,周晓白怎么会和他扯上了关系?他可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大户,而周晓白不过就是农家的一个小丫头,别不是周晓白给他骗了吧。神色凌厉了起来,“你怎么和晓白在一起的。”

    “我和晓白一起在山上开了个鱼塘。”商洛染知道周晓白和唐家关系近,看样子倒像是误会了什么,所以就把实情给说了出来。

    唐流风低头一寻思,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前段时间见着周晓白神神秘秘的,好像就是在正弄什么水塘,看来就是这事儿,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和商家一起的。这小子没有说谎,唐流风的神色才缓和了下来,“晓白身子弱,再加上一惊吓,所以就暂时没醒来,估计还要一会儿才能醒来。”

    听到唐大夫这么说,商洛染才放心。“你也赶紧去换衣裳吧,虽然你身体强,但是湿衣服长时间穿着,湿气入体也是会沾染风寒的。”

    商洛染早觉得一身湿衣服不舒服了,不过心里惦记着周晓白这才没有出去,现在听着说她没事,也就告辞,先去清理一番了。待到他整理一番再回来看周晓白的时候,却见到她已经醒了。

    再说周晓白,一不留神儿给落到了水里。一时之间心中慌乱无比,虽然她是活了两世之人,但是一直都是旱鸭子来着,提起水就是一脸的恐惧。下意识的张口呼救,但是一张口又是几口水直接呛进了她的咽喉。

    接着就不省人事了,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有双手仅仅的拉住了自己,然后就一直听着商洛染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不住的说着话。

    但是等她再次醒来就在这里了,看到了蓝河叔,“蓝河叔,你咋在这里?”周晓白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这孩子,成天就折腾,不知道消停点。既然醒来了,就先去换件衣服吧。”商洛染倒真是和细心的人,早已经备人准备好了衣物。

    周晓白正要下地,已经有个丫鬟端了一碗汤水过来。唐流风端起一闻,“不错,你先喝完姜汤。我再去给你开个方子。”

    周晓白一口喝下姜汤,那个丫鬟扶住她,说洗澡水已经放好,先去清洗一番,再换衣服。那丫鬟倒是也懂规矩,虽然满腹的好奇,但是也并没有多问。大少爷从来不近女色,忽然抱回来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姑娘,并且安置在偏院,不叫别人打扰,太叫人浮想联翩了。

    等到周晓白一切都安顿好了,换了身干爽贴身的衣物,回到床上的时候,连湿掉的床单被褥都已经给换掉。

    周晓白这才看了看四周,红木雕花的大床,绸缎的被褥,这应该是商府了吧。心里却是有些不安。转向蓝河叔,“蓝河叔,俺什么时候能回家啊”呆在这里周晓白觉得浑身不自在。

    还不待唐蓝河说些什么,那一边静立的丫鬟,就上前插话,“姑娘,你放心在这里住下便可,我家少爷叫你把这里当自己家便可。”

    把这里当自己家?周晓白可是没有那么大的福气,更是也不好厚着脸皮这里住下,可惜蓝河叔也是摇摇头,“晓白,你现在身子弱,经不住吹风,不宜搬动,所以还是在这里歇上些时候吧。”

    商洛染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周晓白这还没有大好,就着急回家。

    “晓白,你就听唐大夫的吧,就在这里歇息几天。我已经叫你到你家招呼一声了。”周晓白落水的这个事情,商洛染也真心的觉得自己难辞其咎,所以也必定要等着看见她完好才放心。

    见到他们都这样说,周晓白就算是心里再不舒服,也只能留下。喝完了唐蓝河熬制的汤药,周晓白困倦的闭上的眼睛休息。其他人叫她这样,只是好生的吩咐她好好休息,也就不打扰她了。

    待到他们人都走了出去,周晓白这才又睁开了眼睛。其实刚才她急着回家,住在这里不自在是一个方面,其实主要的还是她忽然发现自己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每次一见到商洛染心就“砰砰”的响,就像是要从胸膛里面跳出来似的。这个叫她很是害怕,生怕自己做出什么事情。

    趁着现在大家都不在,周晓白躺在床上好生的剖析一下自己的心态。回想起每一次和商洛染相处的时间。周晓白越来越清晰的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了这个商家的大少爷。无关他家的家世,只是因为他那个人。

    回想起第一次和他见面,虽然是在闹市,但是他那温文尔雅的态度,就叫周晓白如履春风。不知道是不是一见钟情,反正周晓白当时一眼就像是中箭了一般,就连身子就不像是自己的了。

    因为商洛染不管是外貌和气质,以及待人接物的态度,都是和周晓白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模一样。叫周晓白一见之下就有了那种就是他的感觉。

    那是那时和那地都不能叫她多想,只能按捺住自己的想法。之后每次见到他就难免会心动,这叫周晓白心里暗暗有些担心,觉得自己和他是绝无可能的,所以渐渐的刻意忘却这种念头。

    当时今日落水之后却是叫她这种念头有些按捺不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在生病的时候特别喜欢胡思乱想,也特别脆弱,当时他一握住自己的手的时候,周晓白立刻就有了种安心的感觉。

    现在醒来在见到他,这种想法越来越明晰了。周晓白是个想法很简单的人,既然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那么就打算说出来,不管结果怎么样,自己总算也不会后悔过。

    周晓白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什么身份地位,般配不般配的问题,在她看来若是商洛染在意这些问题,那么也就不是值得她喜欢的人了。

    脸上挂着笑意,周晓白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听到一个丫鬟轻轻的把她叫醒,“姑娘,姑娘……”

    周晓白睁眼一看,还是觉得头晕沉沉的,马上又把眼睛给闭上了,“别吵俺,俺再睡一会儿。”

    “姑娘……我们家……”话音还没有落,就见着周晓白已经完全不理会了。

    丫鬟愣在那里,没有见过这样的姑娘家,回头看了看门口自家的主子。商洛染也是一愣,随即也是失笑,示意她让开自己来。在他看来周晓白还是个小女孩,哪里有什么男女大防,所以也就不忌讳的进来了。

    “晓白,赶紧起来,天色都晚了,吃点东西再歇息吧。”商洛染微微弯下身子,在周晓白耳边说道,语气轻柔。若是平日里面周晓白肯定是觉得如沐春风,但是这下却是像一道惊雷在耳边响起。

    周晓白猛的一睁眼,一抬头,就见到商洛染的一张帅脸在自己头顶上方。顿时周晓白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声大叫,“啊你怎么在这里。”

    说着伸出手掐着自己的脸颊,“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这小妮子又在做什么的呢,商洛染拉开她的手,不叫她继续荼毒自己的脸颊。

    周晓白这会儿才清醒了过来,接着又赶忙把自己头缩了回去,钻到被子里面去,“你……先出去……”额,周晓白双颊通红,不是被自己揪红的,却是大窘了。

    再在一边的丫鬟见到周晓白那个鸵鸟的样子,忍不住捂着嘴巴偷笑了起来,怕她在被子里面给闷坏了,拉起被子,“姑娘,大少爷走了,你放心的出来吧。”

    周晓白探出脑袋,悄悄的往外瞄了一眼,果然商洛染人不在了。这才把脑袋伸出来,听着丫鬟还在偷笑,苦着脸,“姐姐,洛染在,你咋就不偷偷和俺说一声呢?”

    那个小丫鬟见到周晓白这么迷迷糊糊也是少了几分拘谨,多了一些调笑,“姑娘,刚才我是想偷偷和你说来着,但是你一下就睡过去了。”

    周晓白哭丧着脸,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偏生有钱人家的衣服就是麻烦,左一层右一层的,把周晓白给弄懵了。

    “姑娘,还是我来帮你吧。”丫鬟上前,三下两下就把衣服整理好,“姑娘,你先吃点什么吧。大少爷一直等着你在。”

    啊,周晓白看看天色,果断的已经不早了,天都全黑了,难怪自己肚子都饿了呢。今天一早就去斗法,不得消停了一晌午的,然后又是折腾鱼塘的事情,还掉到了水里,一天都没有好生的吃点什么。“那就麻烦姐姐了。”

    等等,什么洛染一直等着自己?周晓白赶紧叫停,“等等。”虽然自己是很想见他,但是也不是这会儿啊,自己还没有做好心里建设的啊刚才自己那还没有睡醒的傻样子,肯定落在了洛染的眼中,不知道自己流了口水没有。

    那小丫鬟又是捂着嘴一笑,“姑娘来不急了,大少爷一直在门口等着您呢。”

    周晓白一听直接想装死了,老天啊,你要不要这样玩我啊但是既然这样也只能这样了。

    商洛染倒是一脸坦然的走了进来,含着笑意,“晓白,肚子饿了吧,我已经叫人准备了饭食。”

    吃了就睡,睡醒了就吃,周晓白才不要当某种动物来着的呢。立马摇摇头,“俺不饿,先不要吃。”可惜自己的肚子完全不配合,也是同时的“咕咕”想了起来。周晓白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掐着自己的手指,周晓白心里想着,要不要这么窘,每次都要对着他出这样的糗。

    商洛染一听,心里也是暗暗的笑了一下,但是看着周晓白脸耳朵都红了起来,不忍心再去打趣她。揉揉自己的肚子,“那晓白陪我吃一点吧,我晚上就吃了一点,这会儿肚子还有些饿。”

    有了个梯子,周晓白自然不会继续矫情,立马说是。饭菜不大会儿就上了上来,五六个小盘,各色的点心,五颜六色,花样也很精致,看着周晓白就食指大动。毫不客气的开动了。

    几个小点心下肚,周晓白这才觉得肚子里面的打鼓声音停了下来。这才抬眼望向商洛染,却见到这个号称晚上没有吃饱的人,碗里还放着一个点心,到现在还没有吃完。

    一口一口小口的吃着,动作及其的优雅,不像是在吃饭,反倒是像在做什么高雅的活动。见到周晓白望着自己,他抬眼,“怎么了,晓白不和口味吗?怎么不吃了?”

    不合口味?必须的不是啊,若是不合口味她也不会一口气吃下了这么多,只不过见着商洛染吃饭的样子,忽然有些自惭形秽。自己一个女儿家,吃饭怎么那么粗鲁呢?

    周晓白摇摇头,低下头慢慢的吃了起来。商洛染却是有些奇怪,“晓白,你不饿吗?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了。”

    周晓白泪流满面,心里想着洛染难道是在疑惑自己怎么不那么狼吞虎咽了吗?难道自己在他心中就那样的形象了吗?

    谢谢夜兮初晓和spike.spiege的粉红票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