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七章冬天来了

酒鬼花生2017-6-3 23:48:51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七章冬天来了

    周晓白在心里捶胸顿足的时候,那个小丫鬟已经帮她收拾好了,“姑娘,先吃点东西垫下底吧”。说着招呼了人从外屋拿来一个食盒,笑着说,“姑娘,大少爷特地交代过,姑娘生病了,要吃点清淡的东西特地吩咐厨房做了些皮蛋瘦肉粥。既营养,又清淡好消化。”

    看着面前香气四溢的饭菜,周晓白忽然一下子失去了胃口,心里恨恨的想着。商洛染,你就不能坏一点吗?明明已经那么明确的拒绝了自己,干嘛还要对自己这么好呢?

    看着周晓白光盯着饭不吃的样子,那小丫鬟倒是奇怪了,“姑娘。没有大少爷在你身边,难道你吃不下去?”小丫鬟看着周晓白很好说话的样子,所以活泼的样子倒是也放开了,偷偷的取笑着周晓白。

    听了这话,周晓白更是食不下咽的啊,若不是知道这个小丫鬟是无心的,还真是以为她是在戳自己伤疤的呢。哎,人是铁饭是钢,周晓白虽然更加的没有胃口,但是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下去,要再不吃饭,还不知道会给笑话成什么样子。

    吃完了饭,周晓白再也没有心思,在这里呆下去,不顾小丫鬟的再三劝阻,就要回家了。可把她给急坏了,“姑娘,你这身子还没有大好,就这么走了,等我家少爷回来,岂不是会把我给骂死了去。”

    拉着周晓白就是不叫她走。

    拉拉扯扯之间,商略行不知道打哪里窜了出来,眼睛睁得大大的,指着周晓白大声叫着,“野丫头,你怎么在我家里?”

    小丫鬟面上有些为难,“姑娘,你就先进去吧。”转身就劝着商略行,“小少爷,你怎么就给转到这里来了呢?一会儿大少爷就回来了,要是见到你在这里铁定不高兴去了。”

    商略行听见那小丫鬟提起商洛染,反射性的一缩,但是看着周晓白,又是不依不饶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小少爷,你就别闹了,这位姑娘是大少爷请来的,一会儿等大少爷来了,你就麻烦了。”小丫鬟见商略行不走,也是有些着急了。

    “什么?”商略行的眼睛更是睁得溜圆儿,之前就是听着府里的丫鬟婆子们说起,自己大哥神神秘秘的带了个姑娘回来,还藏在自家的偏院,不叫人知道,所以他这才好奇了。岂料怎么来了一看竟然是周晓白那个野丫头。

    见了商略行,周晓白更是不想在这里久待了,“姐姐,俺还是先走吧,等洛染回来了,你只要和他说一声就成了,放心,他不会责怪你的。”

    “晓白,你怎么就起身了?”果然人都是要扎堆的,唐流风竟然背着药箱也过来了。

    好些天没有见到流风哥了,周晓白惊喜交加,直接冲了过去。唐流风先是给商略行打了个照顾,这才转向了周晓白。虽然见到周晓白也是面上一喜,但是还是沉下了脸,把周晓白拉到了屋子里面。“晓白,你还真是不叫人省心,怎么见天的就闹出这么一出,现在不老实床上呆着,怎么还到处乱跑?”

    周晓白面对唐流风只能插科打诨,想给浑水摸鱼过去,但是唐流风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人,板起脸来,周晓白没有办法只能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出来。

    听着周晓白的解释,唐流风面上才慢慢缓和了起来。既然都是正事,也都是意外,怨不得别人。拉起周晓白的手腕把脉,没有想到这一晚上的功夫,竟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周晓白人精一样的小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唐流风的是神色,一看着他脸色稍微好点,也顾不上伏低做小了,上前腻歪,“流风哥,俺现在想回家了”

    被周晓白这么一闹腾,唐流风也不好说些啥了。看这周晓白的脉象倒是也还平稳,要回家倒是也不是不行。被周晓白这么缠着,在想着之前自己在门口的听着商略行对周晓白大呼小叫的态度,以为周晓白在这里被人不待见,他也只能答应了。

    两人的亲昵动作,叫一边的两人都有些心理不痛快了。那小丫鬟是为自家的大少爷抱屈,所以这会儿对周晓白的态度倒是也冷淡了几分。

    商略行却是觉得完全被人给忽略掉了,心情很是不爽,正要说话,就被那小丫鬟给拉住,见到有外人在,鼻子那么一哼,虽然心里不爽快,但是也不好发作。

    “商家少爷,我家晓白,叨扰贵府多时,就此告辞,下次专程来感谢。”说着带着周晓白就要走了。

    这次见着大夫都说了,那小丫鬟却是也拦不住了,只能急得直跺脚,望向商略行。他老大爷的,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发话。

    唐流风既然是把周晓白给带了出来,也就顺便直接驾着马车送她回家了,回去又是好生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晨墨和爷爷昨个一听说周晓白出了事情,着急的不行,就要去镇上,但是后来听说在商家住下休息,这才打消了去镇上的念头。这不周晓白一回来,两人就把她给拉扯住,打量了一番。

    “你这孩子,真是叫人不省心,怎么见天出点这事情呢。”周根生鼻子一哼,数落着周晓白。“俺看啊,就不该叫你去镇上弄什么鱼塘,这弄的俺和晨墨提心吊胆的。”

    啊,周晓白一听不叫她去镇上弄鱼塘了,这可不行,给晨墨使了个眼色,叫他一起劝劝爷爷,可惜这次晨墨也是害怕极了,虽然想着鱼塘挣钱,但是姐姐更是值钱,所以故意扭着头,不看周晓白。

    一瞅晨墨的小动作,周晓白知道坏了,这次两人还都气坏了,只能继续一贯的伎俩,好说歹说算是暂时把两人给糊弄住了,再三赌咒发誓,若是再出什么事情,就一定停下不干。

    鱼塘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只用等着再看两天就可以正式下鱼苗了。刚好现在功夫闲着,周晓白就去看看打谷场的事情,已经忙活的差不多了,王大壮他们做事很老练,麦垛子也给拾掇的很整齐。瞅着桩子娘回去的功夫,周晓白就抢着把这几天的工钱给付了,另外还每人多了五文钱。

    “大妹子,你也太厚道了,本来做多少活计得多少钱,这就是该的,你咋还整这多呢?”王大壮坚持不肯收下,其他的兄弟们虽然有些不舍得,毕竟这五文钱也够一家人的伙食呢。

    周晓白笑笑,也是不肯,“大哥,你们活计做的好,俺多给些钱也是该的,这钱就当俺给弟弟妹妹买块糖吃的呢,你赶紧收下吧,本来俺还有事相求的,你这不说下,叫俺怎么开口啊。”

    两人都是痛快人,王大壮收下了钱。“大妹子,你这有啥子事情就直说,俺们兄弟几个要钱虽然没有,但是力气倒是有一把的。”几个兄弟也是哄堂大笑,拍拍胸脯纷纷说是。

    周晓白也是笑着,“几位大哥,你们瞅着俺家的这几块地,俺一个人种自然也是不成,俺想请你们几个长期到俺这里来帮工。”

    周晓白说的客气,其实也就是想叫他们来当长工。长工可不比短工,所以虽然刚才几个人拍着胸脯说的信誓旦旦的,但是这下却像是卡壳了。推推嚷嚷,几人都不好开口。

    “几位大哥,放心,这工钱,俺自然是不会亏待了几位的。”周晓白还以为是工钱的问题。

    王大壮摸摸脑袋,很是有几分不好意思的开口,“姑娘,本来你开口,你家的工钱已经算是很多了,本来俺们是不该考虑的,但是这长工一来就是五年,俺家里虽然地少,但是还是得有人照应的。”

    听着王大壮这么一解释,周晓白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长工还是要按照年份来签订的。抱歉的笑笑,“几位大哥,是妹子俺考虑不周,其实俺的意思也不是这样,就是想定下来,每到农忙的时候,比如播种还有收割的时候几位大哥就来俺地里帮忙,俺觉得每次再去请人的话倒是麻烦。”

    这下王大壮他们几个人算是听明白了,周晓白也不是也什么长工,“大妹子,你这么一说,俺们还有啥意见,要感激你还来不急了呢。”是啊,自然是要感激的,这相当于是有了长期的活计,既能照顾好家里,空闲的时间还有了固定的东家,不用到处找活了,大家都觉得很满意。

    既然这样,周晓白就和他们说好了,过个几天等他们把自家地给倒腾好了就来给自家接茬儿种小麦。这些事情都交代好了之后,周晓白心里的才算安定下来。

    虽然一直在折腾鱼塘的事情,若是那事儿能成倒是也不小的一笔收入,但是看着爷爷和晨墨心里都不踏实,这下把地里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这样起码有了自己的神水,旱涝保收,自家的肚子总是饿不着了。

    “爷爷,你看这自家的屋子,到处都漏着风,冷的不行了。”周晓白在屋里跺脚,到处翻腾着,叫晨墨再加个火盆取暖。

    晨墨倒是很听话,帮周晓白弄着火盆,“姐,你咋现在这么不受冻呢,这才啥天气,看你就哆哆嗦嗦的,要不你就直接****得了,捂着被子里面肯定暖和。”

    周晓白蹲着火盆边上帮晨墨一边吹着火盆,还继续唠叨着,“若是火炕的话,不要你催,俺早就上去了。现在这床到处冷的要命,就是上去也指不定还没有底下暖和呢。”

    等着火盆里面的火大了起来,周晓白这才觉得自己暖和了点。转眼的功夫,自己已经到了这里几个月了。时间也真是过的快,周晓白只觉得夏天好像还没有几天,怎么冬天这么快就来了呢。

    前些日子,按照周晓白的算计,自家的田地,都已经给种上了,套种的玉米和小麦都长势不错,看的村里的人都羡慕的紧,都向周晓白讨教来着,打算来年也这么种上。

    和商家合伙的鱼塘也是不错,加了神水,果真那些黑鱼都适应的很好,年前已经收了一批下去,周晓白也分到了不少的钱。所以那会儿她就劝说爷爷赶紧给自家房子修一修,要不铁定冬天冷的不行。

    但是周根生却存着其他的念头,有些舍不得,晨墨也是觉得这钱虽然容易,但是生怕下次没有了,所以要省着点用,再说了,往年还没有过冬的棉衣还不一样就过了,也不同意。家里人都不同意,周晓白孤掌难鸣,只能作罢。

    这不,到了冬天,怕冷的周晓白深深的觉得自己已经快冻成了冰棍。窗子上的缝隙,周晓白早已经用纸给糊上了,但是还是觉得这冷风一阵阵的往骨头缝里面钻。

    这一到冬天,周晓白就不想出门了,干活什么的也完全没有一点积极性。恨不得见天就抱着火盆子过活。

    周根生见着周晓白哆哆嗦嗦的样子,终于一拍桌子,“白丫头,今年就这样算来,你就熬着点,等来年春上,俺们就把房子好好给拾掇一下,每个屋都装上火抗。”

    也是,家里这几个月倒是也存了下了点钱,这么看着孩子们受苦,周根生也是很有些不忍心,有钱就该花。

    周晓白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使劲的抱住周根生大大的就亲了一口,“爷爷太好了。”

    晨墨也是捂着嘴偷笑,“姐姐,还真是越大越腻味了呢。”说着从火盆里面掏出一个烤的喷香的番薯。

    哇,烤红薯,周晓白老远就闻到了这股香甜,从爷爷身上“哧溜”一声就滑了下来。看着周晓白淘气的样子,周根生摸着胡子,“哎,可怜俺这老头啊,连个番薯都比不上。”

    啧啧,爷爷还吃醋了呢,周晓白接过番薯,甜甜的一笑,送到了爷爷嘴边,“哪能呢?俺就是下来给爷爷拿吃的。”

    “爷爷,不吃姐姐的,这里还有。”晨墨也过来凑趣,赶紧递给爷爷一个番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