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九十八章自制手炉

酒鬼花生2017-6-3 23:48:47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八章自制手炉

    “晓白,晨墨在家不?”三人笑闹之间,听到门口燕小开的叫唤。

    听着外面的风声,晨墨也不指望着周晓白能去开门了,自己一路小跑,赶紧冲到院子里面,拉住燕小开就往屋子里面冲。

    两人一进来,就带进来一阵凉风,吹了周晓白直接一个哆嗦,“阿嚏”一声就给打了出来。

    “晓白,咋的了伤风了?”燕小开顾不上拍自己身上的雪花,就直接的把热烘烘的东西塞在了周晓白手里。周晓白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抱住了。

    低头打开一看,却是一块包着布的圆滚滚的石头,不过现在热乎乎的。燕小开憨憨的一笑,“晓白,俺去镇上见着人家夫人小姐,都拿着个手炉,这石头蛋子虽然不好看,但是拿着布头一包,倒是也不错。”

    燕小开还真是个心思细密的人,知道周晓白怕冷,整个冬天都是基本窝在家里不出门,也是有些着急。见到镇上大户人家拿着手炉什么,倒是很美气,可惜他到店里这么一问,价格也是美气的紧,所以他只能灰溜溜的回来了。

    回来这么灵机一动,虽然买不起手炉,但是自己做一个倒是可以。这边靠近山,燕小开就抽空到山上找了块看起来倒是平整的石头,好生的打磨一番,放到灶火里面一加热,再掏出来热乎乎的。然后他又怕烫手,找了块花布头给包住,这样子倒是和手炉有了几分相像。这不就赶紧揣在怀里,找周晓白献宝了。

    晨墨一边帮燕小开拍着身上的雪花,外面风雪还真是大,这么几步路的功夫,就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要不赶紧打下去,一会儿化了去,岂不是衣服都要湿透了。一边就偷眼瞄了过去,到底是个啥宝贝。“小开哥你这点子还真是的,有了这俺姐姐就不会一直叫着晚上脚冷的睡不着了。”

    周晓白斜着眼睛撇了一眼晨墨,这小子真是的,怎么把自己的糗事儿都给说了出来,不过也真是的,这鬼天气,周晓白每天都是泡了脚才****,但是每每到了半夜都要给冻醒了去。所以这些天都是和晨墨一起是睡觉,每天都是晨墨把自己的脚抱在怀里这才能睡上一会儿。

    现在燕小开送来这玩意儿,虽然看起来倒是简单,但是却是很实用,就像是个暖水袋一样。真是不知道花了他多少的功夫了。周晓白心里和明镜儿一样的,自己这边没有什么大河,所以像是这么大,又这么光滑的石头,肯定是废了他不少的功夫。心里很是感激。

    “小开哥,刚才晨墨这才生气的火盆,外面凉气大,你赶紧来烤烤。”周晓白把石头往怀里一揣,拉住燕小开往火盆边上一围。

    连着吸了几口气,“好香啊”燕小开吸着鼻子,闻着空气中的香甜。周晓白想起来,赶紧从火盆里面掏出一个番薯,塞到燕小开手里。

    “小开哥,你尝尝,可好吃了。”燕小开瞅着周晓白硬塞过来的黑漆漆的一个团子,“这是啥?黑乎乎的。”

    周晓白想起了烤番薯,这里也没有,还是自己围着火盆烤火的时候,嘴里口馋,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吃食。叫晨墨去别家的讨上了些个番薯,这就在自家这么一试着,果真的味道不错了去。不过初初一看起来倒是黑乎乎的表皮一点都不起眼的样子,难怪燕小开不敢吃呢。

    帮着燕小开拨开黑黑的表皮,递到燕小开嘴边,“小开哥,要把外面这层焦皮给去掉。”就着的周晓白的手,燕小开大大的咬上了一口。

    周晓白的话还含在嘴里,说了一半,“小开哥,小心烫嘴……”就已经见到燕小开已经大口的咬了下去。这会儿正皱着眉头,张大着嘴,不停的哈着气呢。好一会儿功夫,燕小开嘴巴这才合上。

    “晓白,这咋这烫的呢?”燕小开接着赶紧喝下了晨墨递给自己的一碗凉水,这才觉得嘴里火辣辣的感觉好了点。

    但是手里的香气,又叫他忍不住来了这么一口,不过这次才不敢这么大口了,小小的咬了下去,果然是香甜四溢,绵绵软软,甜丝丝的,就像是蜜糖一样,“别说,这还真是好吃,晓白你这是咋整的。”

    燕小开一瞅就知道是周晓白的手笔,虽然周家做饭都是晨墨,但是这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周晓白倒是经常给捣鼓出来。

    这也没有啥好隐瞒的,烤番薯做法及其的简单,最方便的就是做饭的时候塞到灶台里面,一顿饭的功夫也就差不多了。

    番薯凉了些,燕小开连吃再吃的,算是把一整个番薯也吃了下肚,连声说着这还真是好吃。

    “晓白,前些时候听人说你在镇上整个什么鱼塘,是不是有这回事儿?”燕小开围着火盆,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之前总是听人说着,但是问起爷爷和晨墨总是摇头闭口不言,说是叫他来问周晓白。

    周晓白也不是故意装什么神秘,只不过是觉得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拿出来现的话,若是不成就太丢人了。不过幸好,水塘也算是不错,已经收了这么一季。不过现在天太凉了,鱼苗自然也是养不起了,先放着在。

    “没错,俺之前是在镇上弄了个鱼塘,不过不是俺一个人整的……”既然燕小开问起,周晓白也就老老实实的回答。

    就算不是你一个人整的,那满水塘的鱼,也是能挣上不少,燕小开听着周晓白说完,却是不说话了。

    瞅着时辰不早,晨墨就要去做饭,要留着燕小开在家。燕小开却是不肯留下,周晓白硬是塞了几个烤番薯,说是回去给燕大娘、燕大叔他们尝尝。

    这些个天天冷,周晓白都不想动弹,一直都是窝在家里,这会儿有了燕小开弄的简易手炉,周晓白才想着要去自家的地里瞅瞅。

    晌午吃完了饭,周晓白抱着刚烧好的热乎乎的石头出门了。打算先去看看自家地里的嫩玉米。

    往着山边那边走着,周晓白琢磨着,这些天天冷,自己都没有好生洗过澡,都是随便擦洗一下就算了,这样的天气,去泡泡温泉,那该别提多美气了。尤其还是这种私人的温泉,更是叫周晓白越想越是不能自持。打算赶紧去看看地里,就叫上晨墨一起去泡温泉。

    许是周晓白想的太入迷了,快到了地里,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她发现通向她地里的雪地上竟然不止是她一排的鞋印。这种天气,山上没有什么果子和猎物,所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上山,这山边上也只有自家一块的地,那这鞋印难道就是到自家地里的?

    周晓白想着肯定自己地里出了什么事情,蹲下身子,从路边捡起一根枯树枝,握在手里,慢慢的向着自家的地里过去。

    果不其然还没有到地界儿,就听到几声孩子的笑闹声。

    “大虎,这根不错……”

    “那根那根……”

    “大伙儿,小声点,嘘……”

    “怕啥,这大雪天的,没人出来。”只听的几个声音大笑了起来。

    周晓白这才走近一瞅,不由得怒火中烧,这小贼还不止一个,好几个人呢,细细一看,正是上次到自家偷鸡的那伙坏小子。这不,正忙着在自家地里掰着玉米呢。时不时掰一个,还丢到一边,嘴里说着,这个太嫩了,一煮一泡水。

    “你们在干什么?”周晓白一声大喝,把他们几个忙着偷苞谷的小贼给吓了个大跳,但是随即反应过来了,主人家来了。

    带头的那个小子,丢下手里的苞谷,手一挥,“风紧扯呼……”

    几个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周晓白虽然不甘心,但是毕竟那群小子野惯了的额,在雪地里跑不过他们,只得暗暗记下了他们几个人的面貌,这才来看看自家的地了。

    这一瞅自家的地,周晓白可是心疼坏了。因为是小麦和玉米套种的,所以玉米现在已经结出了青青的玉米棒子,但是小麦,才杆子才长结实。被他们这群小贼这么一踩,各个都是歪七扭八的,完全不成样子了。

    周晓白看着地里的样子,估摸着,他们不止来了这么一次。村上那么多家都种了玉米,怎么他们偏生就次次挑了自家的呢?

    其实也难怪人家总是挑着周晓白家的偷了。一是周家的这地在山边上,年根上平日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别说这下雪的天了,他们瞅准了周晓白一到冬天就不出门,更是肆无忌惮了。再者了这周家的玉米,不知道咋的,虽然还没有成熟,但是像比其他家里的玉米就是多了股说不出的味道。

    周晓白这下子完全清醒了,一个人在地里忙活了半天,才算是把他们这弄的乱七八糟的地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是就是不知道这些苗子还活的成不。心里不住的骂着这些个小鬼,真是糟蹋粮食,偷玉米也就算了,怎么还掰着些丢着些呢?

    又去看了村里租下的那三亩地,倒像是安稳,估摸着,肯定是那些小贼不敢去了。周晓白想着自家地里破坏成啥样,心里很是不甘,本来想去村上告上那么一状,但是想着这次自己可真是没凭没据,也没有抓个现行,指不定又要给诬赖成什么样子的呢。

    只能狠狠的回家,但是还是寻思着一定要抽个好机会教训一下他们,要不这口恶气,岂不是又咬牙吞下了。

    别说这机会来的还真是快,第二日就给周晓白抓着个好机会。

    却说第二日,天气倒是晴了,地上虽然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但是好歹连着的雪倒是不下了。燕小开一早就在院子里面招呼着晨墨出去逮麻雀。周晓白也是闷着屋里无聊,所以抱着石头手炉,也出门了。

    大雪天也没有点什么乐子,所以村里的小孩,也就抓点麻雀什么的玩玩,也给自己开开荤。雪地里面抓麻雀,说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是不容易的事情。

    先是要找到一块平地,再用一根细细的棍子,支住簸箕,在簸箕里面撒上些玉米渣或者稻米壳什么的,再用根细线绑住棍子,人就躲得远远的看着有麻雀进去了,一拉绳子麻雀就关在簸箕里面了。

    当然了抓麻雀就是要看人的耐心,还有这眼力劲,必须要眼疾手快,要不自然是抓不到的了。

    周晓白听着燕小开说了方法,兴致勃勃,非要吵着要来试试,可惜就周晓白那毛毛躁躁的性子,自然是半天都抓不到的了。好几次眼瞅着麻雀就进去了,可惜还没有等着麻雀到簸箕里面点,周晓白就拉动了绳子。

    晨墨见到周晓白这么菜,也是直嚷嚷着,要来试试,不过他倒是比周晓白好上了不少,好歹抓了几次,总算是有了个把次成功的吧。

    燕小开看着两人就这么折腾的,也不说话,就捂着嘴笑笑。周晓白把东西往他怀里一塞,“小开哥,你别紧着笑话俺,你来抓一个给俺试试。”

    燕小开也不做声,就接了过来,果真还是有那么一手,连着几次,每次都能抓到,甚至有次还给抓了两只。周晓白和晨墨忙着装麻雀都过不来了。

    可这周晓白还不死心,总算是给她想出一个歪点子了。原来她想着自己既然技术不行,就要再这饵料上下功夫。想起来昨个被那些坏小子糟蹋了的苞谷棒子,从家里拿了个出来,剁碎了去,放在簸箕下面,一阵阵甜香,果真是吸引了不好多的麻雀。

    连燕小开一瞅也是直夸周晓白有本事。一会儿的功夫,三人已经抓了好些个了,忽然晨墨一扯周晓白的衣角,在她耳边轻声说着,“姐,你看那边有些人。”

    周晓白偷偷躲在树后面往周晓白指的那个方向望去,竟然是那一伙儿小贼,他们面前也是支楞着一个簸箕,看来也是来抓麻雀的。可惜半天的功夫,都不见一只麻雀过去。

    就这样办,周晓白计上心头,打算好生的教训一下他们。

    今天要和爸妈一起郊游,所以熬夜码字啊,已经过了12点了,真心的困死了,偶睡觉去了。对了,弄了个调查,到底男主是谁,有空就去勾一下,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