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章厨房公敌

酒鬼花生2017-6-3 23:48:4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章厨房公敌

    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周晓白打败了,本来气势高扬的大虎,这下也低下了脑袋,怏怏的,“俺输了,你说啥条件吧。”

    周晓白瞅着眼前这个耷拉着脑袋的小子,忽然觉得顺眼了不少,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子,不就是输了啊,至于这样嘛?”

    沉浸在竟然给一个小丫头片子打败的耻辱上了,连被周晓白叫做小子,大虎都半点反应没有。心里光琢磨着心事儿,这叫自己以后怎么带着兄弟们啊,面子上无光啊。偷偷瞅着身后的几个小子,都是耷拉着脑袋,倒是没有一点不服自己的样子,心道还好,还算这些小子有良心。忽然想起自己偷了周家的玉米不止一次两次了,这下还不知道她要怎么惩罚自己的呢。“你……叫俺们做啥子?”

    看着那小子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怎么这会儿竟然还哆嗦起来了呢,周晓白捂着嘴,轻轻笑了一声,“看你胆子就比那老鼠大上那么点,姐姐俺还不是那么记仇的人,不会向你那样缺德的,叫你做的事情也简单,就是开年了,要好生的帮俺看着地,不能自己偷了去,更是不能叫什么鸡鸭糟蹋了去。”

    一听周晓白的要求,后面的几个小子都是松了口气,原来就是这事儿,还把自己吓个半死。这村里要说在地里偷点摸点啥的,也就是只有自己哥们几个,若是自己不去的话,村里指定没有人去了。至于啥鸡鸭什么,各家都像是宝贝一样,自然是不会放出来的,根本没有啥好担心的。

    大虎拍着胸脯说着,“就这点小事儿,俺们当是啥大事的呢,你就瞅着好吧。”说着转向后面的兄弟,“是吧。”

    其他几个人也连声附和着。周晓白本来也不指望他们能做点什么事情,更是不指望收服他们,只要能保证他们不给自家添乱就成了。虽然不怕他们,但是这几个小子,要是暗地里给自家老这么来着几下,也是吃不消的。虽然瞅着这些个小子蔫坏蔫坏的,但是看样子都还是能说话算数的。只要能保证他们不给自己添乱,应该就没事了。

    燕小开见今个的收获不小,光雀儿都抓了这么些只,也不贪多,拉着周晓白和晨墨,收拾起东西来。

    抱着一大袋子的雀儿,晨墨喜滋滋的,今个可回去要好生的打下牙祭了。

    燕小开一边走一边瞅着楼上有没有熟人,免得回去向他娘告状,“晓白,去你家倒置吧,俺娘不叫俺出来抓麻雀,就到你家就收拾,免得俺娘看到了要说俺。”

    周晓白捂着嘴巴又是一笑,原来小开哥也有害怕的人啊,竟然来抓个雀儿也不敢。不过可不是的呢,燕大娘虽然对自己和气,但是在村里也是一把刷子的,泼剌的很,难怪小开哥还这么怕的呢。

    今天收获颇丰,所以几个人都是心情很高,燕小开还是有些琢磨不透,怎么周晓白打赌就那么肯定会赢的呢?那些雀儿怎么也这么配合的,难道晓白作弊了?“晓白,刚才你咋整的,怎么那些雀儿都直往俺们的簸箕里面钻呢?”

    “小开哥,你咋还这么不开窍的呢?”周晓白看着还一脸呆瓜样的燕小开,忍不住打趣儿,“你想想之前俺们抓雀儿的情形,有啥子不一样。”

    晨墨年纪虽小,但是脑袋瓜子却是灵活的很,看着燕小开还抓了脑袋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嚷了出来,“小开哥,你咋这笨呢?”

    可怜的燕小开,还给晨墨给鄙视了。“小开哥,俺们给雀儿备下的吃食,是姐姐带来的碎苞谷,当时你不是还说有股甜香的啊。估摸着雀儿都爱那个味道。”

    没错,周晓白当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她注意到了刚才没有用自家的苞谷之前,虽然也能抓到雀儿,不过是零零星星的几个。但是一换上自家的苞谷,这雀儿立马多了不少。所以她才敢大着胆子去和大虎和打赌。果真就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听着晨墨这么一说,燕小开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一拍晨墨的小脑袋,“还是晨墨厉害。”

    岂料人家小鼻子一翘,“不是俺厉害,是姐姐厉害。是俺家地里的苞谷厉害。”

    “是是,你们都厉害。说起来晓白,咋你家的苞谷这么香呢,别说雀儿,就连俺闻着这味道都眼馋。”燕小开也是纳闷了,这苞谷谁家不种的呢,但是还真的是晓白家的香,光这青青的苞谷棒子都闻着叫人想吃了。

    周晓白嘿嘿一笑,还不等她开口,晨墨就抢着说了,“俺家的风水好,你没瞅着自从夏个来了,这俺家的气势都变了?”

    燕小开这么一想,倒是真的像是的。自从上次夏天个里面周晓白醒来了,好像周家的运气就来了似的。

    “俺们赶紧回去做麻雀全席吧。”周晓白看着袋子里面的战利品,也是有些激动了。好些天没有开荤了,这麻雀儿虽小,但是也是肉的不是。

    都是些孩子们,听着说吃,都是满脸的兴奋,口水直流,也忘记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你们瞅着好吧,俺今天来下厨。”周晓白脑子里面回忆起来,爆炒麻雀、油炸香酥雀、五香麻雀、麻雀粥就眼冒红心。

    可惜晨墨和小开哥才不给她面子,“姐,少来了,要你叫你下厨,俺们今个都不要指望上吃饭了。”

    周晓白委委屈屈的,撇着嘴,自己想勤劳一次,还给人嫌弃,但是晨墨才不吃她这一套。周晓白只能望向燕小开,指望他给点支持,“小开哥,连你也不相信俺吗?”

    “俺先回去把东西放好,你们先去河里洗干净麻雀儿。”燕小开本来抬头望天,装作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但是见到周晓白又点了自己的名字。想说周晓白做饭好吃,这不是昧着良心的吗?其实这也没有啥,他也是怕真的接了话,周晓白真的去做上了,今个他们三个的劳动成果都要泡汤了。所以这才找了借口赶紧开溜。

    周晓白看着燕小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背影,在地上使劲的跺跺脚,“喂喂,小开哥,你说句话儿再走撒。”

    “哈哈,姐,你就别指望小开哥来帮你了,你做饭那水平,怕是连俺家的狮子头和东坡肉都不敢来恭维你的。”晨墨一点面子都不给周晓白留下,继续吐糟。

    周晓白脸上一阵发烧,心里嘀咕着,自己做饭真的有那么差吗?竟然都能把燕小开给吓走。“好了,好了,俺们快点去河边,这么些雀儿,拾掇起来也够一会儿功夫的。”

    既然这样,两人事不宜迟,赶紧到了河边。这都是活蹦乱跳的麻雀,先要给杀死,周晓白虽然年纪大点,但是还是不敢做这杀生的事情,在晨墨鄙视的眼光里面还是坚定的退到一边。

    晨墨倒是也没有那么血腥,把口袋一扎,直接往地上这么不停的摔着,一会儿功夫就不见雀儿们挣扎了。

    打开口袋果然见着雀儿已经大多昏死了过去,晨墨瞅着几个还有气的雀儿,又是抓出来往地上丢着。见到雀儿们已经死的透透的了,晨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小刀,麻利的就开始拔毛开膛,清洗内脏。

    周晓白见到既然有能干人代劳,自己就闲闲的站在一边,还说着风凉话,“啧啧,这么残忍。”

    可是晨墨一句话就把她给堵得老老实实一言不发了,“不残忍的人,一会不要吃。”作为一个吃货来说,只看不吃是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啊,周晓白果断的不干的,紧紧的闭上嘴巴,还上前主动要帮忙去了。

    等着燕小开把东西送了回去,再转来,两人已经把雀儿都给拾掇的差不多了。一起一共二十来只,够好几盘菜了。

    “晨墨,你打算咋做?”周晓白看着洗的白白嫩嫩的麻雀。

    “还咋整,直接下水,煮熟就完了啊”听着晨墨的回答,周晓白一拍脑袋,怎么忘记了这茬儿呢,这边做饭的技术就那么简单,完全没有点花样,基本就是煮和炒就完了。平日里也就算了,今个可不能暴殄天物了。

    虽然做菜周晓白不成,但是做法倒是知道了不少,所以就和晨墨打着商量,“晨墨啊,俺就进去厨房了,俺把做法给你说说,若是成的话,你就按照俺说的来做成不?”

    其实说光煮了雀儿,这些倒是确实有些多了,所以晨墨听着周晓白把这些做法一说,也是眼睛一亮,听起来就是不错,可惜就是太费油了。不过晨墨实在经不住周晓白的软磨硬泡,终于算是答应了。

    不大会儿功夫,周晓白和燕小开就闻到了从厨房里面传出的香味,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往里面喊着,“晨墨,你别忘记先把麻雀粥给炖上啊”这煮粥火候很重要,时间短了肯定不入味的,所以周晓白就怕晨墨给忘记了。

    “姐,你就放心吧。厨房的事情,说起来俺比你拿手的多,”晨墨一边在里面忙活着一边还不忘打趣周晓白。

    别说,晨墨还真是有做饭的天分,就是听着周晓白那么说了一次,这么些个菜这么复杂的步骤,真一下子就给做了出来。几个盘子端了上来,香气扑鼻,几个人都是直吞口水,就连本来坐在一边的周根生也是闻着香走了过来。

    看到做的成品了,晨墨这下忘记了刚才多心疼油的事情了。几人就这么吃开了,各个都是满嘴的油光,最后再来上一碗清淡的麻雀粥,别提多满足了。

    “小开哥,俺们啥时候再去抓雀儿吧。”晨墨还抓出瘾了,恨不得每天都能抓到这么多。

    燕小开也是拍拍自己的肚子,“歇两天吧,这雀儿都精的很,别一下子抓狠了,就以后再也抓不到了。”吃完了饭,燕小开就赶紧回家,出来一早上了,免得家里人担心。

    等到燕小开走了,晨墨这才想起,自己还特地给燕大娘他们备下的些油炸麻雀什么的,忘记叫小开哥给带走了。

    天冷平日里周晓白都不怎么出门,出去跑腿的事情都是晨墨来做的,但是这次周晓白赶紧抢着去,倒不是她多勤劳,而是刚才吃的太饱了,这下要消消食,走动一下,拎着篮子就到燕小开家。

    刚敲了一下们,就听到里面燕大娘中气很足的声音,“就是你们爷儿两个,都是一个二个这样的……”

    周晓白马上停住了手,看样子里面像是在吵架,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不方便来的呢,正要离开,却看到燕大叔把门一推,大踏步的就走了出来,在门口遇到周晓白,头也没有抬的就走了。

    “你这个冤家……”接着燕大娘就追了出来,她可是看到了周晓白,再看了一眼不见人影的燕大叔,停住了脚步,堆起了满脸的笑意,拉扯住周晓白,“白丫头,这冷的天,怎么都到了门口也不进去,你不是最怕冷的啊,来赶紧来屋里暖和一下。”

    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周晓白给拉扯进去了。周晓白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就只好也跟着进去了。心里嘀咕着,怎么他们家就给吵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开哥出去抓雀儿给燕大娘惹恼了。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带来的麻雀,岂不是叫燕大娘看了更来气了?

    但是篮子那么大的物件,也不好藏着遮着,也只能拿了出来,“大娘,俺和晨墨今个见雪没有继续下着,就去雪地里面抓了些雀儿,换了个法子做了出来,觉得味道还过的去,就带来大娘你尝尝。”说着把包着篮子的布给打开了,顿时一股香气就飘了出来。

    “晓白姐,好香啊,俺要吃。”一听说有吃的,在屋里一边哭着的小关就冲过来了,就要抓着一只油炸麻雀吃。

    燕大娘直接把他手给打下,点着小关的脑袋,“只知道吃,小开,带着你弟弟先去把手给擦净了再来。整天没有点眼色劲。”把小关骂的转眼眼泪就又要出来了,燕小开赶紧带着他出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