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一章燕家的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48:3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一章燕家的事

    “大娘,这是小关弟弟又惹您生气了?”周晓白看着刚才在一边哭的伤心的小关弟弟,问道。

    燕大娘叹了口气,“哎,晓白你这也不是外人,俺这生了都是些置气货,哪个都不叫俺省心。”

    “大娘,小关弟弟才那么大点,啥都不懂,你和他生哪门子气啊”周晓白开解道。

    “俺说的哪是小关啊,就是那家的小开,真是也不叫俺省心。”燕大娘的眉头又给皱了起来。

    啥,是小开哥惹了大娘了。“不会吧,小开哥听话又孝顺,怎么又叫大娘生气了的呢。”

    说话间,燕小开已经带着小关进来了,小关一见吃的,抱住一个麻雀就是大大的咬上了一口,嘴里大说着好吃。燕大娘把他推到一边,“小开,带着你弟弟一边玩去,俺和你晓白姐姐好好的唠唠嗑。”

    说着把炕上一整理,就拉着周晓白到炕上来了。刚一上来,周晓白就觉得暖烘烘的,舒服的紧,心里寻思着,来年反正爷爷说了要拾掇屋子,一定要他把这火抗给整上一个。

    把那一大一小两个支使了去,燕大娘这才拉着周晓白的手,说开了,“晓白啊,你说俺咋就没有生出你这么乖巧的个闺女呢,生出两个讨债鬼,见天叫俺费心。”

    周晓白不知道她到底抱怨些啥子,只能从小几上给燕大娘倒了一杯茶,听着她继续抱怨,“咋的了,大娘,小开哥是和村里有名的孝子,咋个就惹您生气了呢?”

    虽然生着燕小开的气,但是听着人家夸奖他,燕大娘还是觉得面子上有些开心,这才面上的怒气少了点。哪个当娘的,不喜欢听到人家说自己的儿子孝顺呢?

    “你不知道啊,平日里面小开倒是温温吞吞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也很听话,怎么这到了关键时候,就完全不听了呢。和他老爹那个犟驴子一样,就是不听劝。”燕大娘越说越是恼火了,但是周晓白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继续听着。

    还好燕大娘也不过就是找个人说道说道,不需要什么回答,接着就说了下去,“俺家的大小子啊,不知道咋的了,就忽然魔怔了,非要去行商。”

    小开哥要去行商?这商人在古代虽然有钱,但是地位是最低下的了,所以难怪的燕大娘要来气呢。

    “小开哥,为啥要去呢?”周晓白有点想不通了,按照燕家的家境虽然算不上很好,但是总也过的去,还没有到必须行商的地步啊。

    燕大娘听着周晓白这么一问缘由,看了周晓白一眼,嘴巴动了动,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谁知道这小子怎么就一根筋儿不对了呢?”

    其实燕大娘这话也只说了一半,只是这其中的缘由不好怎么开口对周晓白讲着,因为这事儿说起来还和周晓白有关系。

    却说燕小开和周晓白青梅竹马的,早就一颗心落在了周晓白身上,本来前些年周家穷,倒是也没有啥好担心的。但是前些时候开始,周家也渐渐的发达了,吃的好了,周晓白脸也展开了,小身段也有了。连着几户人家都打听着周家的闺女,虽然她年纪小,但是模样长开了,过不了两年指定就很多人来抢着的。

    再加上最近周晓白人也伶俐,还在镇上弄了个水塘养鱼,这又该是多些钱啊,所以燕小开就心里着急了。觉得自己家里虽然可以温饱,但是和周晓白这么一比,还是有些不够的,所以想去行商挣点钱回来,这才配的起周晓白。

    燕小开的心思,燕大娘自然是清楚的,晓白这丫头,她也是打小看到大的,性子倒是真不错,本来她还有点不乐意,觉得周晓白家太穷了,心里还有点介意。可是没有想到这没有几天功夫,风水轮流转,竟然落到了自己家里要配不上晓白的地步。虽然她也觉得晓白不错,支持小开去外面挣钱,但是去行商,燕大娘一百个不同意。

    但是燕大娘的这份想法,自然是不方便和周晓白说的了。周晓白也是肯定不可能猜到的了。只能安慰着,“大娘,小开哥想挣钱是好事儿。”

    “好事,俺也想挣钱,但是这个俺们燕家丢不起啊”燕大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咬牙切齿的望着燕小开。“反正俺说死了也是不会同意的。”

    听着燕大娘这话,本来带着小关在一边玩的燕小开,忽然扭头说了句,“娘,不管咋地,俺一定要去。”

    这话说的燕大娘立刻火冒三丈,“你这孩子,生来就是气俺的,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要生出来的呢。”

    “小开哥,你快别说了,说几句软话叫大娘消消气啊。”周晓白只能在里面劝着。

    可这次燕小开,连周晓白的话也不听了,就是硬着脖子不低头不松嘴。燕大娘看着他那个样子,悲从中来,捶胸顿足,“你简直和你那个死老爹是一副脾气,反正这事俺就是不答应,就算是他答应了也不成。”

    见着娘哭了起来,本来在一边抓着麻雀吃的正香的小关,睁着眼睛看了看大人,把手里吃了大半的麻雀一丢,也是嚎啕大哭起来了。见着这一家子,闹得眼红脖子粗的,周晓白一个外人站在那里很是尴尬,心里很是后悔怎么就赶到这个时候来的呢。

    那边还听着燕大娘哭着嗓子叫着,“俺怎么就生了个你这么不成器的儿子啊,之前叫你去学堂,非说年纪大了不肯去,结果现在又要去学人行商,本钱都没有,就一走家串户的小货郎有啥子意思。”周晓白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嫌弃小货郎没有意思,若是等小开哥真发达了,开了几家铺子,估计也不会这样闹腾了。

    小开哥也真是的,要挣钱就挣钱呗,干嘛要当什么货郎啊。做点别的啥,不也成的啊。

    “小开哥,你干嘛非要去当货郎啊,去学门手艺什么的咋个就不成的呢?”周晓白和着稀泥。

    一听周晓白这个建议,燕大娘也不哭了,燕小开也低着脑袋想了起来。晓白是说的这倒是个法子啊,虽然燕大娘也不情愿小开去学手艺,但是起码总比做个走家串户的货郎强的吧。等着学到了手艺,自己开个小店,这么一想倒是还成。燕小开也是想着,既然做货郎家里人这么反对,那么去学门手艺倒是也不错的样子。

    “那俺去学个啥子手艺好的呢?晓白。”燕小开还真是动了这个心思了,只是不知道学啥子好。

    燕大娘看燕小开心思能有点活络,赶紧趁热打铁,“小开,要不你就去学个木匠。各家各户都少不了木头部件儿,学这个肯定不愁吃饭的。晓白,你说是不是的。”这次燕大娘学精了,拉着周晓白发表意见,知道小开肯定不好驳了周晓白的面子。

    周晓白点点头,倒不是为了附和燕大娘的话,而是觉得木匠这个活计倒是真的不错。见到周晓白也是赞同,燕小开心思倒是真的动了,“那俺一会儿就去镇上打探下,看看成不。”

    听到燕小开这么一说,燕大娘算是松了口气,拍着周晓白的手说,“闺女啊,还是女儿贴心,俺咋就没有这么个贴心的小棉袄的呢。你要是俺的闺女可就好了。”说着饱含深意的望了一眼周晓白一眼。

    不过天然呆属性的周晓白完全是没有想到这一层,歪到了燕大娘身上,牵着她的袖子,甜甜的说着,“那感情好,俺也想要一个娘亲,要不俺就认大娘你当干娘好了。”

    燕大娘给周晓白逗得一笑,“这可不成,要是认了你当干闺女,只怕俺这傻儿子第一个不肯依着俺。”

    “娘……”燕小开给燕大娘这么一说弄的个大红脸,有些不自在了,怕周晓白听明白了,更是怕她听不明白,这纠结的心理啊,简直比之前还郁闷。“娘,你胡说些什么呢?俺出门去了,叫你们娘俩好生的说。”

    说着把小关往燕大娘身上一丢,自己转身就出去了。

    周晓白还是不明白,这燕小开到底唱的哪出?怎么自己认个干娘,他还会有意见的呢。真是的,难道害怕抢了他的母爱不成。鼻子一哼,挽住了燕大娘的手,“大娘,小开哥还真是小气。”

    把燕大娘说的一愣,这孩子啊,真是不知道说点啥好,感觉怎么就是一点都没有开窍儿呢?可惜自己这个傻儿子,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哎,算了现在操心也没有用,儿孙自有儿孙福的吧。

    “闺女,你这咋做的,这雀儿怎么闻着这么香啊?”心事了结,燕大娘这才心思看着周晓白带来的东西。之前看着小关吃的“吧唧吧唧”那叫一个香啊、燕大娘拿起一个一尝,也是赞不绝口。

    “大娘你喜欢就成,也不是点啥精贵的东西,就是雀儿,不过做的方法不太一样了。就是这样……”周晓白把这做法这么一说。

    听的燕大娘直皱眉,“你这孩子啊。这东西虽然好吃,但是你也太舍得了吧,这一盘油炸雀儿,估计都要俺家一天的油了。”

    周晓白“扑哧”一笑,“大娘,俺都带了来,你还操心这个做啥子,安心的吃就是了。”

    旁边的小关,一手抓这一只,嘴巴不住的吃着,附和着周晓白的话,“好吃好吃。”

    见着燕家的事情算是有个了结了,周晓白就和燕大娘说了声告辞,打算回家。就是这热乎乎的炕头叫周晓白真是舍不得下来。

    临到了门口,忽然燕大娘给她叫住,“闺女,你家有豆子吗?”

    豆子,黄豆吗?周晓白摇摇头,自家没有种过黄豆,自然也是不会有的,“大娘,你要豆子做啥子,俺家没有,不过绿豆倒还是剩了点,你要的话,俺一会儿给你送来。”

    “你这孩子啊,咋记不住事情呢?这都年根上了,要去打豆腐的啊,往年你不去,今年总该是要去了吧。”往年周家穷,别说豆腐,能吃饱就不错了,所以就是燕大娘每次做了豆腐给他们担上一块。今年周家收成不错,所以燕大娘就叫着周晓白一起去了。

    打豆腐,原来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习俗啊。作为穿越人士的周晓白完全是不知道,但是马上回神儿了,“大娘,俺这不是没有记起来的啊。那俺和晨墨就去镇上买点豆子。”

    燕大娘摇摇头,“早知道你家没有备上豆子了,俺已经给你准备了。”说着指着屋角的两大桶豆子,“你现在现去肯定不成的,豆子都还要泡几天的呢。你家人少,这一桶子的豆子应该就差不多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明个大早你记得早些过来,俺和你一起去打豆腐。”

    周晓白一跳老高,抱住了燕大娘的脖子,“大娘,您真是俺亲娘啊,想的这么到到的。”

    燕大娘心里想着,俺这容易吗?还是为了俺家那个傻儿子啊,不过晓白这闺女也真的招人疼人,和个小棉袄一样。拍拍她,“外面冷,裹紧点,赶紧的就回去吧。”

    等着周晓白回家和爷爷还有晨墨这么一说,明个要打豆腐的事情。周根生一拍脑袋,“哎,要说晨墨小不知道也就算了,俺咋也把这事儿给忘记的呢。要不连过年豆腐都没有吃的。”

    周晓白才不当回事儿的呢,“爷爷,怕啥,就算是过年没有豆腐,俺见天的给您割肉去。保险不叫您饿着。”

    “好啊,好啊。”晨墨现在也是大方了去,对吃的舍得很,在一边拍着巴掌附和着。

    周根生拿着烟杆直敲他的小脑袋,“你们两个啊,还一唱一和的,有钱没有处花的是吧。地主家都不是顿顿都能吃上肉的,就咱家,还逞能的。”

    晨墨那小身子,灵活的紧,没有等周根生的烟杆落下来,就溜得飞快,到了周晓白的身后躲起来了。

    “你以为躲在晓白后面安全啊,俺要连着你们两个一起打。”周根生作势要吓唬他们。

    几人笑闹了一阵子之后,周晓白就早早的歇下了,明个要早起,这些天冬天个,周晓白都不愿起来了,特地叫晨墨一定要叫她,不能误了事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