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二章去打豆腐

酒鬼花生2017-6-3 23:48:3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二章去打豆腐

    果然周晓白早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赖床,冬天里面完全不想起床,还是晨墨靠谱,生拉硬拽最后使出最后的一招,把周晓白的被子给掀开了,这才把睡的死死的周晓白给闹了起来。

    “哎呀,这都啥时辰了啊”给外面的冷气一吹,周晓白一个激灵的跳了起来。一清醒的周晓白,瞅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擦亮了,嘴里直嚷嚷,“晨墨,你咋个不早点叫俺啊,哎呀,来不急了。”

    晨墨更是委委屈屈的,撇着嘴,“姐,是你不起来好不好,俺都叫了你半个时辰了。”

    看着晨墨的样子,再想着自己的懒样儿,周晓白汗颜了,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啊啊,晨墨是姐姐不对,姐姐认错。”

    “晓白,你收拾好了吗?”院子里面听着燕小开的叫唤声,想是燕大娘在家等不到周晓白,这才打发小开过来喊人的。

    周晓白一见急了,赶紧的穿着衣服,连扣子都没有扣好,就要跑出去。衣服倒是披着了,但是东西都没有带着,晨墨一见赶紧追了出去,拎着两个空桶就送了过去。“姐,你东西都没有带全。”

    “这丫头,都这大了,怎么做事儿还这么毛毛糙糙的,要出门东西都不带着过几年要是嫁人了该咋整。”冬天里面周根生虽然起来了,但是也不出门了,倒是经常窝着家里抽着旱烟袋,见到早上两人手忙脚乱的样子,感慨道。

    外边周晓白一边系着衣服上的扣子,“小开哥,不好意思,俺起来迟了。你久等了吧。”燕小开看了周晓白一眼,却是赶紧撇开脸,“没事,没事。你先把扣子扣上,外面冷。俺也才来。”

    周晓白心里一笑,这孩子还是那么的腼腆,大冬天的自己里面还穿了夹袄的,他还不敢正眼看着自己,脸还红了一大片。看着燕小开睫毛上都挂上了冰棱子,还说什么来了就一下,这话晨墨都不信。“小开哥,都是俺姐姐赖床,不肯起来。”晨墨在一边插着嘴。

    “晨墨……”周晓白没有想到晨墨把这个给说了出来,真是糗死了。

    不过燕小开那么厚道的人,也不跟着笑话周晓白,接过晨墨手里的两个空桶,“走吧,不早了,晓白俺们赶紧,俺娘在等着俺们的呢。”

    周晓白扣好了衣服,答应了一声,就在前面开路了。

    晨墨忽然想起来什么,在后面叫着,“姐,你这还没有吃早饭的呢?”

    都这个点了,哪里来能顾得上吃早饭的呢,燕大娘还等着自己的呢,“俺不吃了,昨个吃的麻雀油水大,现在还不饿的呢。”周晓白想了现在再去吃什么肯定是来不急了。

    “你咋才来的呢。”还没有到燕家门口,就瞅着燕大娘在外面等着他们,“小开,你也跟着去,这桶子重,你把俺们送去。”周晓白本待说不要,上前拎起桶子,却是一个踉跄,还好燕小开眼疾手快的给扶住了。

    汗,真是丢人大发了,连一个桶子都拎不起来。其实也不怪周晓白,本来这一桶子的黄豆泡了几天了发胀,很是有些重量。再加上周晓白早起没有吃饭,没有拎起才是正常。

    “晓白,这种下力的活计,就叫小开来。”燕大娘挽起周晓白的手,一摸小手冰凉,“你这孩子,早起也不知道带个手套,这小手凉的啊,赶紧的,大娘给你捂捂。”说着就拉着周晓白的手往自己怀里这么一揣。

    这周晓白哪里好意思的呢,拎起一边另外一个看起来少一点的桶子,“大娘,早上刚起来还没有活动开,活动一下就不冷了。”这次有了准备,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所以这桶子还是能提的起来的。

    这闺女啊,真是招人疼,燕大娘越看越满意,要是真是做了自己媳妇儿,那感情可美了。但是看着她吃力的样子,怎么舍得呢,也是赶紧上前两步,“小开,你拎着那桶。俺和晓白拎着这个。”

    燕小开答应了一声,拎着桶子走的飞快,“娘,俺先去豆腐坊占位置,你们也赶紧的哈。”

    周晓白倒是奇怪了,咋个还要占位呢?“大娘,豆腐坊咋还要占位呢?”

    燕大娘诧异的望了她一眼,“你这孩子,咋有时候清明,有时候糊涂呢。这年根上磨豆腐的人那叫一个海了去,虽然今个是轮到咱们村几个,但是也要早些去啊。”

    磨豆腐还人那么多?周晓白有些不明白了,什么叫轮到咱们村的几个?刚要细问,燕大娘就加紧了脚步,“晓白,俺们真要快些了,虽然吴二媳妇儿还有牛大婶子她们平日里都懒散,但是保不住今个就先去了的呢。”

    脚步加快了,虽然是两个拎着一个桶子,但是在雪地里面走着,周晓白还是有些气喘吁吁,等到了豆腐坊外面,她才知道为啥要来占位了。

    这天都还没有大亮,豆腐坊外面已经排上了好几号人。“哎呀,还是晚了些。”燕大娘有些郁闷,这一等不知道要要好些时候了。正要站在吴二媳妇儿的后面,就听着她说,“燕家婶子,你不是叫小开已经先过来了一趟的嘛?这不你家的桶子还在前面放着的呢。”

    果然一看在顶前面放着自家的桶子,燕大娘一笑,“哎呀,这事儿俺咋就给忘记了呢?”拉着晓白就站到了前面。

    吴二媳妇儿就不乐意了,燕家小开早起来占了位置也就算了,咋周家的晓白也要跟着上前,前面多了一个人,这又要等着好久去了,一把扯住周晓白,“晓白,是燕家占了位置,你眼巴巴的过去做什么?人家燕家和你啥关系?”

    还有这么回事儿?周晓白真是觉得她很是无理取闹,正要张嘴,就听着燕大娘开口,“真是对不住,俺家这次打的豆腐多了点,所以这不就叫晓白来帮忙的了。”

    燕大娘年纪比吴二媳妇儿大,一句话解释的又很到位,叫吴二媳妇儿再有理由也张不开嘴,再瞅着周晓白身边和燕小开带过来一模一样的木桶,终于只是横了周晓白一眼,扭头找后面的人说话去了。

    “咦,咱家小子,怎么把桶子给丢到这里,然后人就不见了呢?”燕大娘四处瞅着,就是不见了燕小开的人影,心里直抱怨,这孩子做事咋一点都不稳妥呢。

    话音儿还没有落,就见着燕小开端着两碗热乎乎的豆腐脑从外面过来,“娘,晓白,天寒,你们先喝上一碗,暖暖。”

    “你这小子,竟然今个还有这个心思。”燕大娘接过了碗,叫周晓白也别客气。原来燕小开一直惦记着周晓白还没有吃早饭,所以这不来了大早,就到豆腐坊前面去买了两碗豆腐脑来了。燕大娘瞅了一眼自己的呆儿子,今个竟然还知道点事情。

    一碗热乎乎的豆腐脑下去,周晓白顿时觉得身心舒畅,不仅肚子饱了,还从心眼里都暖和了起来。今个小开哥竟然还这么贴心,估摸着可能想着昨天惹了他娘生气,所以今天才殷勤了起来。不由得调笑了几句,“大娘,俺真是沾了你的光啊”

    燕大娘看了一眼燕小开,自己这个儿子自己还不知道啊。一拍燕小开的肩膀,“晓白啊,俺还不知道沾了谁的光呢。”

    说的燕小开又是满脸通红,扭着身子。

    “这小开啊,咋就光瞅见你母亲和晓白,俺们几个婶子也是冻得不行了。也不给俺们端两碗来喝喝。”旁边那吴二媳妇儿却是眼热的不行了。

    燕小开那薄面皮的,给这么一说,结结巴巴的说着,“那俺这就去给这几位婶子买去。”说着还真是死心眼的就跑去了。

    就听着那边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都说着这后生还真是实诚,说什么就是什么。燕大娘心里不爽快,也只能附和着,“反正他小,叫他跑跑腿倒也没啥。”

    正在这个时候,豆腐坊的门“吱哑”一声的开了。燕大娘和周晓白是第一个,所以赶忙就进去了。

    里面没有人,燕大娘这才和周晓白说开了话,“晓白啊,这吴二媳妇儿碎嘴的很,你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有多远躲着点。”

    周晓白也不是多事的人,自然是点点头。这会儿算是有些时间了,周晓白才把刚才的疑问给问了出来。听着燕大娘这一解释才知道。

    原来这边人穷,平日里面豆腐都经常吃不上,也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来打下豆腐,好待客。年里面也就是那么几天,要赶着打豆腐的人家多了去,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也就只有这家豆腐坊,所以每年都要排队。因为这打豆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天也就是能几家,虽然排好了哪天是谁家,也要早起来占个先。

    这不,刚才就是因为这个事情给闹了起来啊。

    周晓白这是第一次来豆腐坊,啥也不懂,都见着新鲜,东摸摸西看看的。屋子倒是不小,里面最显眼的就是两口巨大的灶火锅,不过现在还没有点上火。然后就是两个四方的台子,上面摞着好些白布。然后就是旁边燕大娘正在摆治的石磨了。

    周晓白到处看着的功夫,燕大娘却是忙活着,找了笊篱,在桶子里面扒着。“大娘,你这是在做啥?要俺帮忙吗?”周晓白看着有趣,便说要来帮忙。

    “俺这是把铁豆给选出来,要不这豆子也是磨不开的。你歇着俺一会儿就好了。”说着把那些泡不开的豆子给扒拉了出来。周晓白也不好闲着,就也去找了个笊篱,在另外一个桶子里面扒拉着。

    两人手脚都快,一会儿功夫,就把豆子全部给拾掇出来了。知道周晓白这是第一次来,所以燕大娘事先把要做的事情给交代了下。

    “晓白,你瞅着这个石磨里面的窟窿眼儿了吗?你就拿着勺子,往里面点着豆子就成了。”这活计简单,周晓白一听就会了,但是却瞅见燕大娘已经握着石磨的杆子在摇了。

    推石磨的活计当然是比点豆子要累的多了去,周晓白自然是不肯,两人抢着杆子的时候,刚巧燕小开走了进来。这当然是他当然不让的就接过了这个活计。

    既然推磨的活计已经叫燕小开接过了,那么两个人点豆子当然是相当的清闲。燕大娘就拉扯着周晓白说开了。

    “晓白啊,你家的这日子见天的好了,你有啥子打算没有?”燕大娘虽然说着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但是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些担心,所以这不没事就来打探打探周晓白的想法。

    周晓白那天然呆怎么可能理会到这么深层次的含义,随口就回答,“俺想着不能耽误了晨墨,打算开年了就把他给送到镇上的学堂去。”

    “这感情好啊,还是你会想着,晨墨看起来那么机灵,去念书肯定错不了,再要是过几年,晨墨考上了功名,你可不是就出头了。”送晨墨去学堂这个想法,燕大娘是完全支持,去念书这事在农村里面都是大事儿,也就只有家境好点的家庭才能送子弟去学堂的。

    周晓白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至于什么秀才举人什么的,她没有想,只不过是想晨墨识点字,以后不要当个睁眼瞎。

    “你这可好了,可惜俺家的小开,当时就是不肯去啊。”这话头转眼就转到了燕小开身上了。

    “娘,俺就不是读书的命,一瞅着书本,俺就想睡觉。”燕小开耷拉着脑袋,也是一脸的郁闷。

    燕大娘直接把他耳朵一拧,“你这死小子,还说呢,去了学堂一天就偷偷跑回来了。”

    眼瞅着两人又要闹起来了,和稀泥的周晓白赶紧过去,把燕小开从燕大娘的九阴白骨爪手下给救了出来,“大娘,你这是做啥的呢。各人自有各人的命,小开哥虽然不爱上学,但是他这不是地里的活计,做的是村里的一把刷子了。”

    “就是做的再好也就是一辈子地里刨食的人。”燕大娘还是有些气愤难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