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三章打探心意

酒鬼花生2017-6-3 23:48:3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三章打探心意

    “大娘,你这真是的,小开哥,马上不就要去学木匠了啊,等学成了,再开个小店,就把你接到镇上,做城里人了。”周晓白扯起了这个事情。

    燕大娘听着周晓白说的这话,才算是消了点气,“哎,俺就不指望这天了,镇上也不自在,不如俺在村里舒服。”

    “那是那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周晓白也是点点头,虽然现在自家还是四处漏风,但是周晓白还是觉得最好了。

    说起燕小开学手艺的事情,周晓白又问到,“小开哥,昨个你去镇上问的咋样了?”

    燕小开点点头,“俺昨个找上了镇里东头开店的刘师傅,已经说定了,等着年后忙完春耕的事儿俺就过去。”

    镇上的刘木匠手艺那是杠杠的,远近闻名的,燕小开若是能学了他的手艺,以后自然是不愁了,这也是燕大娘现在面色好了点的原因。燕大娘一拍大腿,这是打探周晓白的事情,咋就又转到了燕小开身上的呢。“晓白,等开年了,你有啥子打算没有?”

    开年的打算,周晓白倒是还没有真真的想过,这会儿听着燕大娘问起,她才这么歪着头一想,半响才开口。燕小开虽然装作不在意,手里不停的摇着磨盘,但是耳朵竖的尖尖的,想听听周晓白在说些啥子。

    “俺开年了,还想继续养鱼,这挣钱的活计可是不能丢了去。不过俺还想着再买几亩地,毕竟俺家就一亩怎么都是不够的,就是不成,就再去租点来也成。”周晓白一门心思的就是想着发家致富,所以一说起打算,自然就是盘算起这个了。

    啧啧,这闺女心思还真是深啊,竟然连地都想着要买了。燕大娘真是拿着她没有办法,这妮子啊,“闺女,你这咋见天小脑子里面都是挣钱啥的呢。”

    周晓白叹了口气,“可不是,俺现在满脑子就是钱了,马上晨墨就要去学堂了,家里开销又要大了些。等着开春了,俺家又要打算起房子,这哪里都要花钱,俺不算计着点,咋整啊?”

    啥。周晓白家马上就要整房子了?燕大娘这可是第一次听说,立马又把刚才问话给忘记到脑后了,凑过去问个详细,“晓白,你可是说真的,开春就盖房?”

    盖房这在村里可是件大事儿,毕竟这是要住一辈子的事情,和结婚娶媳妇儿一样基本都是一生一次的。虽然农村里面东西便宜,但是要盖上这么几间房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周晓白实在是忍不住那四处透风的房子了,所以很是坚定的点点头,“是啊,来年等着天气好了点,俺就起房子,到时候指定还要大娘您来帮忙的呢。”

    一拍周晓白的手,“你这闺女,说的真是见外话,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俺们两家都住在一起多少年了,你还说这个客套话。到时候有啥,你就直接吩咐。可是啊,晓白,盖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都弄好了?”

    周晓白纳闷了,这盖房子不是把钱给准备好了就成了的啊,反正燕大娘也不是外人,就直接问了,“大娘,盖房子不是有钱就得了的啊,还要咋整?”

    这闺女,还真是啥都不知道,燕大娘没辙了,“得了,看来你还真啥子都不知道,反正到时候你知会俺一声,到时候再说吧。”

    周晓白真的不知道,爷爷也没有和自己讲,听着燕大娘这么说着,好像还挺麻烦似的,上前抱住了燕大娘,“大娘,您真是俺亲娘啊,要不是有你,俺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看着和自己腻腻歪歪的周晓白,燕大娘真是由衷的高兴,这闺女真是知道亲近人,心里想着若是晓白真成了自己的媳妇儿那别提多好了。想起这个,燕大娘才想着,怎么自己又给歪楼了呢,自己不是要帮小开打探周晓白的心思的啊

    一拍周晓白的手,“闺女,这房子的事情咱们搁着,俺是瞅着你开年了就不小了,也该为自己的事情考虑了。”

    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事情不是都安排好了啊,养鱼种地,周晓白感觉自己很忙的啊不解的望着燕大娘。

    一看周晓白的那副呆瓜的样子,燕大娘恨不得撬开她小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直接一个雷鼓头敲在了周晓白的头上。(雷鼓头就是食指蜷起,打人额头的动作。)“你这丫头真是不知道操心,俺是问你,这马上就是大姑娘了,有没有想着嫁人。”

    这话问的周晓白脸一红,咋这又来了呢。接着就听着燕大娘说着,“你这家里边没有女人家,是难免会有些不方便。晓白,你到底啥心思,给大娘说说。大娘给你合计合计?”

    燕小开手一顿,身子悄悄的往他们这边倾了过。一看这没有出息的儿子,燕大娘把眼睛一瞪,急啥,有你老娘俺在这里,还怕跑了周晓白的不成。

    见着周晓白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燕大娘以为周晓白不好意思,又是把燕小开一瞪,叫他远点,这才和周晓白说着,“闺女,这就咱们娘俩,你有啥心里话,就直说吧,你要有啥上心的人,你不好开口和你爷爷说,大娘俺帮你去。”

    说起这个事情,周晓白心里一阵郁闷,是啊,是有心上人。可惜自己是有心,但是人家看不上自己,那也啥办法都没有。想起商洛染来,周晓白还是一阵的面红耳赤,习惯性的心跳加快。但是随即一想到那天的情况,又是一盆冷水给泼了上来,整个透心凉。

    周晓白扭扭捏捏的小儿女神情在燕大娘看来,有门,赶紧又是接着一句的追问,“咋样?和大娘俺说道说道。”

    别啊,这都啥事儿啊,周晓白怕了,好不容易给躲过了大姑和爷爷的催婚,怎么这燕大娘又来了的呢?苦着脸,“大娘,俺还小,这事儿还早着呢。”

    看着周晓白低着头,通红着脸的小样,燕大娘还以为说起这个事情她不好意思的呢,“晓白,别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怕啥,你也不小了。和大娘俺说说。”

    “大娘,俺真的现在没有想这个事情,现在家里晨墨要读书,就俺一个了,家里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哪里有闲工夫去想这个啊”周晓白想方设法的想打消燕大娘这个心思,她还以为燕大娘打算给自己做媒来着的呢。

    “你这傻孩子,这事儿是哪是什么闲事儿啊。”燕大娘还不死心,还待要说些什么,周晓白赶紧拉扯住,“大娘,放心吧,这事儿俺姑姑操心着呢,上次已经给俺说了一门亲事了,不过俺没有相中,这才算了。”

    什么,周家大姑子还给周晓白说亲事了的这话把燕大娘和燕小开说的都是一愣,但是听着说没有相中这才算了。燕大娘倒是没有怎么多想,不过人家自家的人都给操心上了,自己虽然再亲近也是外人,不好多说些什么了。

    但是燕小开却是心思想远了,之前这事儿听着晨墨说起过,他自己还跑去问过周晓白,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提亲。说是那家的条件怎么样,还是个读书人,就这样的话,周晓白还没有答应,就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该咋样了。

    周晓白根本没有把心思动到这里,还以为燕大娘单纯的就是关心自己的亲事呢,自己这么拒绝了,是不是不好,赶忙的就和着燕大娘说着,“大娘,这事儿,俺自己有主意的。不过现在年纪还小,不着急的啦。”

    知道周晓白主意大着呢,燕大娘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可惜了自己的呆儿子啊。自己说想早些到周家去提亲,早些定下来。他面皮薄,还不肯,现在弄成这样,心里指不定后悔成啥样了。

    大冬天的,周晓白瞅着燕小开却是满头大汗,还以为是累的,“小开哥,俺给你替替手吧,你擦把汗。”

    哪里想的到燕小开的这满头大汗却是刚才着急上火给整的呢。要叫周晓白来替自己,这累人的活计,燕小开哪里舍得,自然是不肯。不过周晓白也不是坐的住的人,瞅着磨磨倒是好玩,所以也就上前,拉住了杆子,要和燕小开一起。

    周晓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石磨,之前见过的都是老大一个,然后用牛或者用驴子绕着圈子拉的,但是这用人力的还是很稀奇的。石磨不算是很大,上面还连着一个长长的弯曲杆子,这样人就省力多了,只用站在原地,摇动手臂就好了。

    随着燕小开的动作做了几次,周晓白觉得还真是挺好玩的,古代人的智慧真是无穷的,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杆子,就节约了这么些的人力。

    有了周晓白的帮忙,推磨的活计倒是轻松了不少,但是燕小开额头上的汗却是滴得更多了。为啥呢?这可还不是因为周晓白。两人在一起推着杆子,身子挨得近了,周晓白呼的气直接就给呼到了燕小开的脸上。这不,纯情的小哥更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