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四章占尽便宜

酒鬼花生2017-6-3 23:48:29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四章占尽便宜

    看着自己的那傻儿子,燕大娘在心里叹了口气,平日里见着倒是也没有这么呆头呆脑的啊,咋这一遇到周晓白就这样了呢?但是也没有办法,再笨也是自己的儿子不是,总是要帮的,“晓白,来你帮俺瞅瞅那流着豆浆的桶子满了没?”

    周晓白欢快的答应着,“大娘,差不多满了一桶子的。”晓白一离开,燕小开赶紧擦擦满额头的冷汗。

    看的燕大娘连连摇头,这小子怎么胆子就比猫大了那么点,这还和晓白没有啥呢,就紧张成这样,要是真有个啥了,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笑话的呢。

    “来,俺来教你。”瞅着桶子里面的豆浆都要漫了了出来,燕大娘也是把手里的瓢交给燕小开,赶忙来招呼这边的事情了。

    周晓白完全不懂,只能站在一边看着。燕大娘也是个热心快肠的人,教着周晓白一点都不藏私。“晓白,你把那边那个四方形的罩子拿来。”

    扭头到处一瞅,周晓白在一边见到了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像是两根木棍交叉起来,上面罩上了一块白布。在木棍的四个角上面用绳子紧紧的把白布给扎住。这么个东西是做啥的?

    担着这个架子过去,燕大娘已经把一桶子的豆浆给拎着过来了,磨盘底下又给换上了一个空桶,“晓白,你先把这个布解下洗洗。”

    这活计简单,白布本来就不脏,不过就是因为入口的东西,所以才还要冲一冲,然后再按照原样绑好。“大娘,成了。”

    “好嘞,晓白,拿稳的啊。”只见到燕大娘又拎来一个空桶,对着白布的正下方放好,然后拎着满桶的豆浆就望着白布上面倒了下去。果真是要拿稳,周晓白顿时觉得手里一沉,还好之前燕大娘提醒过,这才抓稳了。

    等着燕大娘把豆浆倒完了,就上来帮着周晓白一起担住,一人拿着一边,然后就轻轻的晃着。“对了,就这样,两人一人拉住一边,把豆浆给晃下去,白布上面就全部是豆渣了。”

    时不时的,燕大娘还用着筷子在豆渣里面搅合几下。见着燕大娘还要往石磨眼里面舀着豆子,周晓白主动把瓢给接了过来,“大娘,俺来吧。”

    以为是很容易的事情,周晓白就时不时的往里面放上一瓢。见着周晓白那么放着,燕大娘赶紧出声,“晓白,这舀豆子,也是要技巧的。”

    啥,这不就是随手往里面那洞眼里面一放不就完了的事情啊。瞅着周晓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燕大娘仔细的和她解释着,你看这舀着豆子的速度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了,太快了,磨出的豆子太粗,都是豆渣,浪费大发了。太慢就跟不上磨豆子的速度,浪费了人力。“晓白,你瞅着点,看着豆浆流出来的速度再放。”

    啧啧,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儿啊。周晓白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有这样的要求。一回生二回熟,这下周晓白算是知道了。下次也就有了经验。

    这厢豆渣也差不多给过滤好了,燕大娘叫周晓白松手,把白布给解了下来,又是用手压了几下,算是把豆浆给全部压了出来。

    燕大娘把豆渣收好放在了一边,说道着,“晓白啊,别看这豆渣不咋地,但是可好吃的呢。”啊,豆渣也可以吃的吗?周晓白还真是没有吃过。“等豆腐打完了,大娘给你做豆渣粑粑去。”

    “好嘞。”周晓白痛快打答应着。

    只见燕大娘先把这边的活计给停下,走到了那灶台边上。周晓白看着,但是手里的功夫也不敢闲着,不停的往石磨孔里面丢着豆子。

    原来燕大娘现在在生火,这次周晓白不敢自告奋勇的上去帮忙了,来到这里这么久,但是不知道咋整的,周晓白就是对这柴火灶完全的不感冒。每次那么一去厨房都要给弄的人仰马翻,晨墨本来还想教着周晓白做点饭菜的,但是几次下来算是彻底的死了心。自家也就厨房齐备点了,若是再给周晓白烧了,岂不是连火都开不了了。

    虽然晨墨很是担心,等着周晓白嫁人了以后,该咋整,但是周晓白却是一点都不在意,所以这学做饭的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不是在自家,周晓白更是不敢碰灶台了。只能眼巴巴的瞅着燕大娘麻利的就给一个灶台烧上了。

    “晓白,下次你要打豆腐的时候,可是记着哈,要先去山里打点柴火来烧。”燕大娘往灶膛里面填着柴火,交代着。

    啊,这柴火还不是店家给的?“还要自己去打柴火啊”周晓白懵了。

    “你这闺女咋还尽想着美事的呢,这豆腐坊人来人往的,要是店家都给整的话,那该是多少的呢。”周晓白这么一想,也是的,人家做生意的,怎么可能吃这个亏呢。那这今个烧的柴火呢?“那今个烧的的呢?”

    “俺早就叫小开哥,一早就准备好了。”燕大娘这么一说,周晓白更是不好意思了,燕大娘叫自己过来这不完全就是便宜了自己嘛柴火是人家打的,豆子是人家泡的,这来了连重点的活计都不叫自己做。“大娘,你咋这样呢,说是叫俺来做闲人的啊可是不能总叫俺占着你便宜啊。”

    燕大娘轻轻的打了她一巴掌,“你这孩子,说的啥话呢?多大点事儿,你还和大娘俺计较个什么。”

    “大娘,俺还要做点啥子?”周晓白看着燕大娘这么忙里忙外的,自己反倒是闲着在一边,心里不舒坦。但这点活计,燕大娘还不放在心上,反倒是还叫周晓白去帮着燕小开,两人去磨豆浆。

    她心里的算盘也盘算的美气,两人一人磨着,一人点着豆子,这么一来二去,不就又培养了感情的嘛。

    周晓白也不好再说些什么,燕大娘对自己的心意,自己记在心里就好了。既然她不叫自己过去,也就老老实实的帮着燕小开了,不过见着小开哥一个人磨了这么久,虽然嘴巴上不说,但是动作已经慢了下来,想来也是累的不成了。周晓白这次赶紧过去了,“小开哥,俺来帮着你,你歇一会儿吧。”

    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绢,要给燕小开擦擦汗,这次的汗可是不是作假的,这么转了半响的,虽然不用走动,确实也累的够呛。燕小开接过手绢,擦了擦,但是还是不肯松手叫周晓白来替换,周晓白无法。现在她点豆子的技术高了许多,所以走了过去,又是要和燕小开一起推磨,两人分担一点,怎么说也轻松一点的是不。

    正当她要上前的时候,一股大力把她往旁边挤了过去,接着就闻到一阵香风迎面扑来,一个娇嗲的声音,“小开哥,你咋家里做豆腐都不叫俺一声的呢。”

    周晓白被人挤的一个踉跄,差点没有倒地,这到底是谁啊。“晓白,没事吧”燕大娘也是给这边的动静给惊动了,一眼就瞅见了周晓白,赶忙问着。

    周晓白摇摇头,站稳了,抬眼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个不长眼的。等她看清楚了,果然是个不长眼了,还是个不长心眼的。原来这人却是周夏桃。很是有些时候没有见到她了,自从出了春花姐那茬子事情,周晓白就不往二叔那边去,恨不得自己没有这门子亲戚,倒是二叔和罗氏瞅着周晓白弄了个水塘养鱼,眼红的不行,跑到门上给闹腾了几次,但是周晓白那牙尖嘴利的,倒是叫他们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去。

    这周夏桃也是因为春花姐的事情,给二叔打的鼻青脸肿,眼睛还肿的老高,在家躲了很是些时日不敢出门,前些时候才见着她出门。现在不知道咋的了,怎么竟然到这豆腐坊来的呢。

    燕小开也不理会她,自顾自的继续磨着豆腐。夏桃见没有人搭理她,自己讪笑了几声,也收住了笑,随即又是上前,贴了上去,“俺知道了,小开哥这是心疼俺,怕俺做不动活计。”

    啥,周晓白刚才见到她那动作,还想说几句的,但是现在瞅着她忽然这么神来一笔,差点没有忍住笑了出声,赶紧掐了下自己的手,千万别笑出声。这夏桃也还真是个活宝,周晓白决定不说话,站在一边,看看这出好戏到底是唱的哪出。

    却见到燕小开听到夏桃的话,一惊,差点没有给跳了起来,偷眼看了一下周晓白,倒是没有点啥反应,心里松了口气,但是又莫名的不爽了起来。心里把夏桃给记恨上了,她这都胡说些什么啊,平日里面也就算了,现在周晓白在这里,还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摆明叫别人误会的啊。赶紧解释道,“夏桃妹子,你这说的啥话啊,这点小事,俺能行。”

    周夏桃的反应更是出乎所有人意外,她捂住嘴又是一笑,不知道也是从哪里摸出一条手绢。爱娇的笑了一声,手绢往燕小开身上一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