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五章指桑骂槐

酒鬼花生2017-6-3 23:48:27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五章指桑骂槐

    周夏桃爱娇的笑了一声,手绢往燕小开身上一打,“小开哥,你真是的,俺又不是纸糊的。虽然俺知道你能行,但是瞅你这样子,满头大汗的,俺来给你擦擦。”说着就是要把手绢给燕小开擦去。

    本来在烧火的燕大娘也给这一出给弄的愣住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儿?自己的儿子不是一直看上的都是周晓白吗,怎么这见着和周夏桃倒是像扯上了什么关系呢?

    其实这事儿,说起来也就是一句话,周夏桃不知道怎么的就给看上了燕小开。周晓白见天见着燕小开倒是不觉得,但是这些日子,燕小开倒真是像是长开了似的,一下子身量拔高了不少,面相也不差,虽然黑了点,但是反倒是有种英气勃勃的感觉,所以这村里的小姑娘们倒是纷纷的瞅上了眼。周夏桃也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她倒是比别的人主动了不少,她一向觉得自己美貌过人,拿下燕小开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偏偏这就在燕小开这里给吃了个闷亏。任凭她是多主动,燕小开就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性子,从来都不主动,但是就是这样反倒是激起了周夏桃心里的那股心气儿。

    在姐妹们面前夸下了海口,一定要叫燕小开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所以这不,千方百计的知道了燕小开要来这豆腐坊,就给追来了。

    燕小开这会儿更是叫苦不迭,这几日不知道怎么的,去哪里都能遇到周夏桃,时不时她就是一个手绢在自己面前挥啊挥的,叫人好生的不自在。那个味道也是直叫自己打喷嚏,还是周晓白身上的那股自然的味道好闻的多。

    前些天她还特地问着自己要不要磨豆腐,但是自己就是怕又给她缠上,才说不知道,岂料怎么今个又给找上了门来了。

    发愣见,又是忽然见到一条手绢,就要往自己面上拂来,燕小开这就把木杆往周夏桃手里一塞,自己飞快的往后一跳,“夏桃妹子说的是,俺是有些累了,那就麻烦你帮俺替把手来。”心里却是暗自庆幸还好跑的快,要不给她这么缠住,两人一起磨豆腐,那还真是不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娘,俺来帮你烧火吧。”屋子就那么大点儿,燕小开想逃也逃不到哪里去,只能缩到一边。

    再说周夏桃忽然手里就给塞住个杆子,听着燕小开那么说着,就是叫自己来帮他推磨,心里叫苦不迭。暗暗骂着燕小开真是不解风情,自己本来就是想和他两人一起推磨,耳鬓厮磨的,培养点感情来的,怎么就现在揽下了这么个活计呢?

    他还倒是好,一个人“哧溜”一声就躲在了一边,周夏桃本想就这么放手,但是这会儿见到房子里面还有另外两个人。至于周晓白,她撇了那么一眼就闪开了,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倒是燕大娘,自己这会儿不好得罪,以后说不准就是一家人了,怎么说也要做出一个贤惠的样子来的啊

    所以只能咬下牙含血吞下,面上还只能做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笑着说,“大娘,刚才俺还没有瞅见你,原来您也在啊。”

    燕大娘多明白的人啊,这么一会儿算是看通透了,原来自家的儿子还真的长大了,还有闺女追上门了呢。若说是别人家的也就算了,但是这周夏桃,她还真是一百个看不上。你说咋这就都是老周家的闺女,她就和周晓白差距就那么大的呢。

    这闺女若说这长相和身段,倒是还真没说的,倒是在村上还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身上这骨子狐媚的劲儿,真是叫人怎么都不舒服,那眼睛像是带勾一样,眉梢带着桃花,这种女人啊,瞅着就不安分。

    还好看着这样子自家的小开还算是有些眼力劲,瞅不上这女人,若是还真娶回来了,那还真会弄的家犬不宁,永无宁日了。所以听着周夏桃这么和自己招呼着,也就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夏桃啊,你这是做啥,俺家的事情怎么好麻烦你去做,晓白,你去接把手。”

    这么一说,周夏桃的脸就挂不住了,这不是摆明的挤兑自己啊,把周晓白不当外人,把自己当外人了但是即便这样,她也只能忍着,“大娘,你这啥话啊,俺和你家啥关系啊,你这还这么见外。”

    “夏桃啊,你这说的,俺家和你能有啥关系呢?”见着有自己娘出面,燕小开乐得清闲,低着头不说话。周夏桃这么不软不硬的给吃了几个钉子,在瞅着燕小开完全不往自己这里看上一眼的样子,心里别提多憋气了。感觉自己完全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眼巴巴的送过来当苦力,人家还嫌弃。

    周夏桃本来仗着自己有几分的姿色在家里总是指挥着春花做这做那的,在外头自己也是只要招招手,笑一笑,总是会有些后生们抢着帮自己做事,可哪里成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燕小开这里碰壁呢。

    “哎呦,周家夏桃啊,你咋个也来了呢,你家不是昨个就打完了豆腐的呢?”门口忽然传来吴二媳妇儿说话的声音,原来她瞅见几人进来半天了,想看看还要多大会儿时间,没成想还瞅见了这么个大八卦。

    在几人之间来回的看了几眼,吴二媳妇儿就明白了是咋回事儿,捂着嘴轻笑一声,“啧啧,俺说这周家的风水也不知道是咋的了,怎么尽出些个这样不知道脸皮是啥子的人闺女呢。追汉子,都追到这里来了。”

    周春花那个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的,虽然最后春花不见了,只能不了了之。但是也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说是春花私奔了。周夏桃那么喜欢出门显摆的人,也在家憋着不敢出门,直到最近风声小了点,才敢出来。

    现在遇到吴二媳妇儿这么个泼喇的八卦主子,若是别个什么事情,周夏桃可能立马会回嘴,但是这事儿却是戳到了她心间上了,虽然脸皮厚点,但是毕竟是个未出嫁的闺女家的,本来是已经厚着脸皮来追人了。结果追还没有追到,却是给人这么打着脸,任是周夏桃那么厚的脸皮也是不好意思,一句话不说,就灰溜溜的走了。

    其实她也是撞到了枪口上,吴二媳妇儿的这股火气其实是对周晓白的。之前周晓白戳破了瞎眼神婆的诡计,虽然给她找回了不少的损失,但是却是折损了她的面子,叫他家的汉子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所以她算是在心里把周晓白给记恨上了。刚才她那话里也是有话,不仅骂着周夏桃,更是指桑骂槐,说着周晓白不知羞耻。

    周晓白心里明镜一般的,但是却懒得和她计较,倒是燕小开忍不住了,虽然感激她把周夏桃给赶走,但是也不能这样对着周晓白啊。冷下脸,“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往前一挤,“吴家婶子,俺家还没有打完,你一会儿再来。”说着当着她的面,直接把门给合上了。

    “晓白,你别听她胡说。”燕小开又是接着开始推磨,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周晓白的好,岂料周晓白的心思根本没有在那个上面,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给燕大娘吸引住了。

    “大娘,你这又是做啥呢?”只见到燕大娘把另外一口灶膛也烧了起来。而这锅已经烧的滚开的豆浆,却是不再加火,慢慢的叫着冷却。看着大锅的豆浆上面渐渐的起了一层皮,燕大娘熟练的用一根长长的木棍给它从中间一挑,直接一张油皮就揭起了。

    燕大娘把那油皮放在一边,“这是揭豆油,这可是豆浆里面最精华的部分了。这豆油也最是香了,等着它凉了,可以包着些菜和肉啥子的做菜团子。”听着燕大娘这么一说,周晓白倒是觉得这个像是做春卷了。

    “你看着像俺这样用棍子挑起来的就是做豆油,要是从中间拎起来的就是做豆筋了。”原来这挑起的方式不同还做出的东西不一样啊。

    看着燕大娘娴熟的动作,豆油起了一次再来一次,周晓白也是跃跃欲试了,可惜这次燕大娘却是不叫她了,“晓白,做豆腐这豆油最多起个三次,再多了豆腐做出来味道就不好了。不过若是专门做豆油的,倒是可以再起几次。”既然这样,周晓白只能作罢。但是干嘛燕大娘又要再烧一个灶台呢?

    “俺要等着这豆浆冷了,才好做豆腐,都是要时辰的,所以一般这里烧豆浆都是要两口大锅换着来,免得耽误时辰。”说话间等着豆浆冷的功夫,燕大娘已经快手快脚的点了些石膏进去,一边还教着周晓白,“晓白,你看着这么一锅的豆浆只要点下这么点的石膏就好了,多了和少了都不成。少了凝结不成豆腐,只能成豆腐脑和豆腐花,若是多了的话,豆腐就会太老了,还会有股子怪味。”周晓白受教的点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