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六章剑拔弩张

酒鬼花生2017-6-3 23:48:24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六章剑拔弩张

    说话间这差不多燕小开那边又是一桶的豆浆差不多磨好了,这次周晓白有了经验,和燕大娘很熟练的就把豆渣给挤了出来,又是满满的一包。

    接下来的活计周晓白就是驾轻就熟了,看着周晓白那边不需要帮忙,燕大娘就开始最后的步骤了。这就用了到了刚才周晓白看到的那大块的白布和木头框子。

    “晓白,你先把框子给俺放平整了。上面铺上白布。”燕大娘交代着周晓白,自己却是一股脑的两手抱起那口大锅,把那点好了石膏的豆浆给倒在了白布上。看着豆浆都要漫出来了,周晓白赶紧把白布的四个角都拎了起来。

    燕大娘看着差不多和框子平齐了,放下了大锅,接了过去。见着她用白布把把豆浆给包裹了起来。这点了浆的豆浆也像是粘稠了一些,等着白纱布包完,燕大娘又从一边翻出一块大的青石板压在了上面。剩下的豆浆也是如此炮制。

    周晓白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了豆腐的做法,没有想到是这么的麻烦。两家人就两袋豆子,差不多半天的功夫就给全部打了出来。没想到这打出的豆腐还真是不少,整整弄出了四桶的豆腐。

    本来燕大娘说是一家两桶的,但是周晓白想着家里就三个人,口粮都不大,所以坚持就只要了一桶半。

    其实就是这一桶半周晓白都还觉得多了去。自家就三个人,这该是能吃多久啊,还放不了多久。虽然豆腐好吃,但是见天都吃的话,那也熬不住的。

    回到家里,周晓白见着晨墨已经眼巴巴的在屋外等着她了,今个就看晨墨的了,果真晌午他就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豆腐,小葱拌豆腐、香煎豆腐、豆腐汤。虽然都是素菜,但是晨墨做的出来却是香气四溢,周晓白吃的分外的香甜,连馍馍都多吃了半个。

    “姐,一会儿你帮着俺,豆腐不经放,俺炸点存着。”晨墨没有想到周晓白竟然拿回来这么多,虽然这大冷天的,但是豆腐也只能放个十来天,必须给炸了去,才存的住。

    “要不俺们送点去给桩子娘吧,她一个人家里没有点劳力。肯定没有磨豆腐的。”爷爷和晨墨都没有意见,周晓白寻思着,自家也没有啥好送的,就拿着篮子装了几块豆腐,趁着没有下雪赶紧给她送去。

    下雪不冷化雪冷,这道理说得还真是对。虽然今个没有下雪了,外面太阳一出,冷风这么一吹,周晓白却更是觉得身上冷飕飕的,加快了脚步到了桩子娘家。

    “大娘,在家不?俺是晓白。”老远的,周晓白就扯开嗓子吼了起来。

    桩子娘也是一个人在家,自从自家桩子走了以后,屋里就没有啥人来了,这忽然听着外面有人叫唤也觉得听不分明,打开院门一看,周晓白正跺着脚这里哆嗦的呢。

    还真的是有人来了啊。桩子娘赶紧拉起周晓白,到了里屋。她一个人在家,也没有生火盆。这见着周晓白哆哆嗦嗦的样子,赶紧这就点了火盆想给周晓白暖暖。

    “大娘,别麻烦了,俺这今个打了点豆腐,送了点给你尝尝。俺这就走的。”周晓白见着桩子娘这么麻烦,从篮子里面拿出豆腐就要走。

    桩子娘怎么肯,赶忙拉住周晓白,“晓白,既然来了,就别忙着走,陪大娘俺说说话。”

    自打冬天了,天一冷,大伙儿也都不爱出门了,桩子娘自个在家也是一个人呆着,好容易周晓白这一来,还不拉住说道说道。“俺不烧火了,晓白,俺们直接到炕上去。”

    见到不用麻烦了,又有热炕头,周晓白也想着多陪陪桩子娘说说话,前些日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来看桩子娘,但是这些时日起来,每次见着桩子娘,她都会问自己有没有春花和桩子他们。可惜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所以现在周晓白都不敢见桩子娘了。

    果真这一见面,上了炕上,桩子娘拉着周晓白第一句话就是问到,“晓白,你有桩子他们的消息没有。”

    周晓白摇摇头,“大娘,他们现在还没有联系俺,想来还没有功夫吧,你甭担心了。”

    又是这个答案,桩子娘失望的摇摇头,“哎,这两人也不知道咋样了。俺那孙子怕是也快生出来了吧。”周晓白心里也是直埋怨着这两人真是,怎么一走这么些时日连点音讯都没有。

    还好桩子娘也习惯了失望,也就是那么随便一问,随即倒是问起了周晓白,“晓白,这些天你没有来,不知道针线活儿你做的咋样了。”

    提起这个,倒是叫周晓白不好意思了。这些天天冷,周晓白也没有功夫来桩子娘家,没有人了人监督,她更是懒得去摸什么针线了,所以说这些天来,算是半点都进步都没有。

    “大娘,你别寒碜俺了,俺是啥水平,你还不知道啊。”周晓白很是羞愧,怎么说起来这些做姑娘应该学会的东西,怎么自己却是一点不会呢。

    桩子娘作势又是打了周晓白一下,“你这闺女,真是的,等开春了,俺盯着你点。非要你把姑娘家该学会的东西都学会了去。”桩子娘真是的把周晓白当做闺女疼,所以也帮着她操心。

    两人又是杂七杂八的闲聊了好大会儿,桩子娘这才放周晓白走,还再三叮嘱着,叫周晓白没事就来唠嗑啥的。“对了,闺女,俺给你和晨墨一人做了个手套,一直忘记给了你。”临走的时候,桩子娘这才想起来,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一个包袱。知道她家没有个会做针线活计的人,所以这些东西肯定没有备上,所以桩子娘就给做了一副。

    拿到了新手套,周晓白直接套上,暖烘烘、软绵绵的,肯定是桩子娘弄的新棉花做的。还是女人家心细,周晓白高兴极了,急着回去和晨墨显摆。

    刚一从温暖的热炕头下来,到外面这冷风一吹,周晓白直接打了个寒颤,还好手上有着桩子娘给新做的手套,倒是一点都吹不着。“大娘,马上就过节了,你反正也就一个人,就直接到俺家去过得了。人多热闹点。”

    “你这孩子说啥瞎话呢,大过年的,你们一家人,俺一个外人去凑什么热闹。”桩子娘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大娘,晨墨不会做菜,俺是想请您过去帮个忙的,你总是不会瞅着俺大过年的还吃不好的吧。再说啥外人啊,有着春花姐这层关系,俺们能外人到哪里去了。”周晓白想着桩子娘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很是不忍心,便是想着法子的劝服她。

    这下说帮忙倒是叫她有些心动了,但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待要说些什么,已经见周晓白跑开了,“大娘,俺们就说好了,年三十的时候,俺来接您。”

    看着周晓白蹦蹦跳跳的身影,桩子娘一阵感慨,这孩子啊不过她这个提议倒是叫自己很是心动,自打桩子走了以后,屋子里面空荡荡的,心里也是空落落的。周家孩子多热闹。

    这周家的孩子还真是不错,之前倒是没有咋觉得,现在倒是事事都想着自己,连块豆腐都不忘送给自己。

    周晓白带着新手套,倒是也不觉得有多冷了,欢欣鼓舞的就跑到了家,还没有进到家门,就看到自己院子外面停了一架马车。这大冷天的,会是谁呢?难道是流风哥,周晓白高兴了起来,高声叫喊了起来,“流风哥,流风哥……”

    但是等她冲到了院子里面,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却是皱起了眉头,冷下了脸,“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原来来的人却是商略行,周晓白完全的不待见他,心里就怎么都琢磨不透,怎么这个冤家就来了呢?

    要说商略行为什么要来周晓白家,这个怕是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来了。自从上次在自家见到周晓白以来,好像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虽然每次和她见面都是吵吵闹闹的,好像从来没有气平过,但是这么久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倒是很有点想念。所以商略行偷偷的跟着大哥去过几次鱼塘,想碰上周晓白,可是奇怪的是,虽然知道周晓白也有去,但是从来也就没有碰上呢。所以今个就找了个机会,到了周晓白的家。

    果然一见之下,还是剑拔弩张的,但是奇迹的是,胸中的气果然就给平了。见到人家不待见自己,商略行竟然觉得还很欢乐。

    周晓白这会儿的心里可就不欢乐了,见着商略行第一反应就叫她想起了商洛染。想起来自己给人家拒绝的那一幕,那次之后周晓白就刻意的不去见到商洛染,虽然水塘的事情不能放下,但是周晓白总是瞅着他不去的时间才去,所以这才这么些时日从来就没有遇上过。但是今天一见商略行之下,又是直接戳到了自己的伤疤,所以面上更是不爽了些。

    口气也更是恶劣,“这是俺家,你来做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