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一百零七章搭顺风车

酒鬼花生2017-6-3 23:48:22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七章搭顺风车

    周晓白口气也更是恶劣,“这是俺家,你来做啥?”

    商略行却是痞痞一笑,桃花眼那么向上一挑,“是吗?那我真的走了啊,以后你别后悔的哦?”说着就一副真的要走的样子,不过终于没有忍住,往后瞄了几眼,但是见着周晓白完全不为之所动。周晓白才懒得理会他的呢,哼了一声,就扭头不理会。商略行一下拉不开脸面,真的要走,旁边的冬至却是拉住他,“少爷,你真的要走啊我们正事还没有办的呢。”

    听着冬至的话,周晓白却是脑子一动,他们来找自己是干嘛的,她倒是不觉得商略行能闲得无聊大冷天来自己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赶紧喊住了,“等等,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一听到周晓白这样的话,商略行一见有楼梯下,得瑟的劲头立刻又来了,不同冬至拉住,就停了下来,“我还以为你连水塘的鱼钱都不要了呢?”

    什么?他们是来送水塘的分红的啊这个,要,当然是要的了。既然人家是来送钱的,财神爷啊,怎么能不欢迎?虽然是面对着的是商略行,周晓白脸上也漾出一抹微笑,“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快坐下。”

    商略行趾高气昂的坐下,“啧啧,站了这么久,哎呀,腿很酸啊”

    真是的,兜里有钱的人是老大,周晓白只能压下那口气,软下声音,“商家少爷,这有椅子,您请坐。”

    商略行半点都不客气,大模大样一屁股的坐下,翘着二郎腿,摆出一副大爷的样子,“这半天连口水都没有喝,嘴巴这么干,要我怎么说话的呢?”

    这还真是大爷了的啊,但是周晓白是那种能屈能伸的人,也就招呼这上来一碗茶来,可惜这位大爷也作势上了瘾,就看了一眼,把碗一丢,“碗这么脏,叫什么怎么喝?”

    喂喂,这人还有完没有,要不是晨墨给她拉住,周晓白真是想发火了,“你到底有完没有完?不喝就拉倒。”

    商略行见到玩的这么过火了,也就见好就收了,“冬至把钱拿出来。”

    周晓白接过,手里掂量了一下,就递给晨墨了,也不去数,想来商家是不会为了这点小钱骗自己的。“好了,钱收到了,你也可以走了。”

    典型的过河拆桥说的就是周晓白,既然钱已经拿到了,周晓白就不用忍商略行的大少爷脾气,直接赶人了。商略行胸中那口闷气见了周晓白,吵上了那么几句,心里像是舒坦了许多,见到这会儿周晓白这么说话,倒是也不生气,就直接招呼这冬至出门走了。

    拿到了钱,周晓白倒是没有觉得什么,见到瘟神走了,又得了不少的钱,心里高兴的紧。刚见着他们出门,忽然想起来,前几天晨墨和自己说的自家还攒下了不少的野鸡蛋没有卖掉,一直说着要去卖掉,这不刚巧他们有马车,干嘛不直接诶坐车去的呢。

    见着他们就要走了,周晓白却是发现找不到那篮子的野鸡蛋在哪里,赶紧叫着家里的大管家,“晨墨,你把野鸡蛋放在哪里了?”

    周晓白在厨房里面翻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叫晨墨也没有反应,“晨墨,野鸡蛋到底放在哪里啊?”

    还是不见晨墨反应,周晓白一看,这孩子竟然还抱着钱袋子在那里傻笑的呢。周晓白不由得笑了起来,这傻孩子,竟然这点钱还激动成这样。若是叫晨墨听了肯定叫他眼睛一瞪,反驳她,什么叫这点钱,这可不是一点点,这足足有两百两的好不好。

    周晓白一敲晨墨的头,“小财迷,俺问你到底把野鸡蛋在哪里?”

    晨墨吃痛,抱着脑袋,“姐,你这么用力干什么?”嘟囔着,姐姐真是的,自己家里就这么大点的地方,都是她自己不肯好好的去找。这不一他一转身就找到了,“姐,这不就在这里,你怎么找的。”

    拎出一篮子的野鸡蛋,篮子下面还小心的垫着碎布,生怕给颠簸了去。还再三交代着,“姐,你小心着点,记得卖贵点啊。”虽然手里还有那么大一袋子的银子,但是晨墨还是舍不得那些小钱。

    看着外面马车就只剩下一个影子了,周晓白赶紧拎着篮子,追了过去,“好了,好了,管家婆,俺出手,你放心好了。”

    “喂喂,等一下。”周晓白看着走的越来越远的马车影子,忍不住出声叫了出来。哎,就晚了这一会儿,免费的马车也坐不到了吗?

    商略行和周晓白这么吵了几句,本来一直憋着不爽的心理,忽然一下子爽了似的。上了马车,还哼起了小曲。坐在前面的冬至还诧异的问着,“少爷,到底什么时候,你还高兴成这样。”

    冬至回想了下,今个也没有什么好事,值得少爷高兴成这样啊不就是见到了刚才那个周家的姑娘的,吵了这么几句,怎么就乐开了花?难道自家的少爷还真是有那种啥米倾向?

    商略行正得意着呢,眼睛一白冬至,“赶好你的马车,少多嘴。”

    “少爷……”冬至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唤,好像是周家姑娘的声音。“专心赶车,少多话。”商略行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得意的很,倒是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人叫唤。

    不多会儿,商略行却是听到后面的动静,像是那个野丫头的,打开门帘往后一看,还真是周晓白追在后面,叫着自己。赶紧叫冬至停下车,还抱怨着,“真是的,怎么连人家叫唤都听不见,这耳朵聋了啊”

    冬至相当的委屈,自己刚才就是想说这个来着,不是少爷自己你叫我闭嘴,专心赶车的呢。自己还以为根据着少爷和周家姑娘的针锋相对的情况,刚才少爷听到了后面周家姑娘的叫声,故意不搭理的呢。岂料还真是没有听到,这少爷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每次见到周晓白都是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怎么偏生少爷就还就爱和周晓白吵。

    马车一停下,还不等冬至扶着他下来,商略行就自己跳了下来,“野丫头,你叫我干什么?”趾高气昂的站在雪地上。

    周晓白见着前面的马车一停,赶紧几步上去,俺的个神啊,这还真是跑的自己气喘的不行了。见到商略行,直接把手里的篮子往他手里一塞,“帮俺拿会儿。”

    啥,怎么忽然自己怀里就给塞进了一个臭烘烘的篮子呢?商略行还没有回神过来,只得抱着,“喂喂,你到底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说着就要往地上丢。

    这野鸡蛋可是易碎的东西,不小心磕磕碰碰了,破了怎么办,周晓白眼睛一瞪,叉着腰,喘着粗气,“帮俺拿好了。”

    商略行嘴里骂骂咧咧的,“你这个野丫头,又是在做什么?”虽然嘴里抱怨着,但是手里倒是没有松开,篮子拿的紧紧的。周晓白一看,倒是安心了。

    等着她歇完了,气也顺了,这才从商略行手里接过篮子,自己先跳上马车,冲着在外面的商略行叫着,“你还不上来,打算在外面一直呆着的啊”

    商略行给外面的冷风一吹,一个哆嗦,也是一个翻身直接跳了上来。只听见周晓白又对前面站着看热闹的冬至说着,“冬至小哥,麻烦你开车吧”

    冬至刚才就闲闲的站在前面,看着自家少爷和周晓白的互动,倒是觉得有意思,但是这次自己也不敢插嘴了,免得多说多错。这会儿见两人都上车了,虽然也不知道周晓白到底在搞啥,但是听着叫他赶车,也是答应了一声,就跳上了马车一挥鞭子。

    商略行给车厢里面的暖空气一熏,也像是回神过来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啊,刚才给周晓白莫名其妙的这么一叫,然后就是忽然给塞进一个东西到自己怀里。这会儿见着冬至竟然听着她的招呼,气又是不打一处出来了,“冬至,你是她家的下人,还是俺家的下人,怎么她这么一叫,你就听了?”

    冬至一听,坏了,不知道刚才又是惹到少爷不爽了,赶紧一拉缰绳,叫马停了下来。周晓白急着进城,“商略行,你就是哪里不对劲了,堵在路上还不走,难道打算在这里过夜啊”

    “我就是想在这里呆着,你不爽啊”商略行就是想和她唱反调,故意拿着话堵她。周晓白算是知道了他的这种别扭的心思,也就不理会,就坐在车上也不说话。冬至更是不敢发话,果真,不大会儿,就听到商略行的吩咐,“冬至开车。”

    憋了一会儿,商略行憋不住了,“野丫头,你干啥去。”他见着周晓白紧紧的抱着那个篮子,像是有什么宝贝似的,不就是一篮子鸡蛋的啊。

    “俺去镇上卖野鸡蛋。还有以后少这么呼来喝去的,俺有名字的。”既然商略行好生的说话,周晓白也不是小气的人,和他搭起话来。

    感谢丢落的线头的打赏和petnut的粉红票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